正在阅读: 经济型酒店越来越没意思 郑南雁开辟新战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经济型酒店越来越没意思 郑南雁开辟新战场

铂涛酒店集团正在做酒店业的孵化器,现在7天的老店长、画LOGO的设计师、7天的广告策划人都已经成为最新酒店品牌的CEO。

图片来源:CFP

7天酒店创始人郑南雁现在正在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开酒店,用他的话说,这是“好莱坞式”的。

完成对7天的私有化之后,郑南雁联合投资基金凯雷和红杉资本,创办了铂涛酒店集团。铂涛与其他酒店集团一样,正在将自己变成一个多品牌的运营者,但与众不同的是,它还是一个酒店孵化器。

郑南雁告诉界面记者,他曾拉着多位高管去了一趟好莱坞。好莱坞成功的原因之一,在于能在一个整合的资源平台上为优秀的电影导演团队提供资金、演员、设备,以及发行渠道等支持,而导演只要带着优秀的想法来就可以了。好莱坞之行在很大程度上帮助铂涛确定了最后的运营模式:平台上的所有品牌酒店都是由铂涛控股、与7天平级的独立公司,每个品牌的股份比例大致是集团60%、创业团队20%、高管20%。

也就是说,每个品牌的核心团队,都相当于是在铂涛平台下创业的小股东;品牌公司的品牌、产品、运营完全自主,但所有品牌共享集团的供应链、商务开发、财务、法务、人事、IT等平台资源。

在铂涛这个平台上最新孵化出来的酒店品牌是“Xana hotelle”希岸酒店,是中国首个女性连锁酒店品牌。它在今年7月推出,并将于2015年4、5月间推向市场。这个品牌为女性提供更宽敞的衣柜和鞋架、更私密的房间以及24小时开放的甜点吧,在卫生间的某个角落会放置有专门的女性生理期用品包。

铂涛酒店集团的想法源于郑南雁此前请咨询公司进行的一次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虽然中国酒店业的中端市场一直都有,但是现在会有更多人愿意为自己的“喜欢”而多花一点钱。

进入细分市场也可以规避中国连锁酒店集团之间的惨烈竞争。7天、如家、汉庭几家经济型酒店产品服务同质化严重,不断降低房价来争夺客源和市场份额。经济型酒店关键盈利能力指标RevPAR(每间可供出租客房收入)逐年下滑。经济型酒店每天每间客房行业平均利润很多只能达到10元左右。

在女性酒店之前,铂涛已经推出了5个细分市场的酒店品牌,其他三个中端酒店品牌包括:主打舒适、自然的麗枫酒店、咖啡文化特色的喆•啡酒店、中国首家社交酒店ZMAX潮漫酒店。

对于这些新的品牌,郑南雁称自己最为看重的是其传达的“调性”,即是否满足了一定范围的消费者的需求,有没有引起这些消费人群的情感共鸣,就像好莱坞的类型片一样。比如喆·啡酒店就是一个咖啡店与酒店相结合的新概念,瞄准那些文艺范儿的商旅客人。

在铂涛推出的几个已有品牌中,除了麗枫品牌的CEO是原来7天的一位老店长外,其他品牌创建人均来自新引入的创业团队。比如喆·啡品牌的创建人是原来给7天画LOGO的人,而Zmax品牌创建人则是曾提出“7天天天睡好觉”宣传语的策划人。而女性酒店品牌创始人陆斯云,最早认识郑南雁也只是在今年年初,她向郑南雁聊起自己曾出差入住一家知名连锁酒店的不愉快经历。在构想希岸品牌的时候,7天的办公区内还为陆斯云腾出一个空工位,她还可以向铂涛相关业务部门查询数据、寻找帮助。

这么做是因为郑南雁发现,想要在原有体系中内生出新的成功品牌可能会非常困难,此前7天内部几个高管提的方案最后全部被否定了。

“他们的想法太受现在运营的酒店影响。中高端酒店是要帮用户花钱,但是我们原有的惯性思维是经济型酒店那种怎么帮用户省钱,一下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了。”郑南雁说。后来他决定公开品牌创意,初步通过之后就安排内部的品牌评审会,包括原有的品牌创建人都会去听。

至少从借鉴好莱坞的模式上看,铂涛集团有着自己的优势。原来7天的供应链只为7天做,而铂涛把整个供应链平台共享给各个品牌使用,可增强议价能力。另外,铂涛也会根据各个品牌的运转情况给予资金支持,使其不必像7天开始创业的时候到处想办法融资。铂涛甚至可以将自身的开发体系以及加盟商的网络、数据拿出来共享。

虽然该平台模式也有退出机制,如创业团队可以把公司股票和集团兑换,未来也可独立出来融资,但并没有风险投资基金所谓5到7年的退出期限制,铂涛更像一个长期战略投资者,这将更有利于创业团队的健康发展。

目前麗枫、喆•啡、ZMAX潮漫三个品牌已经签了超过100家合同,麗枫已经开了6家。在位于北京朝阳区北苑路的一家麗枫酒店,店长介绍,自今年7月初开业以来,入住率一直超过80%,临近暑期7月底时连续几天升到90%以上。

如果这样的势头可以延续,那么郑南雁的酒店新模式至少算是迎来了一个良好开局。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