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调查】北八道集团操纵手法揭秘:人为制造“流动性旋涡”攫取暴利

厦门北八道集团通过分散在全国各地的配资账户集中火力对三只次新股票进行了“围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日前,证监会组织召开稽查执法专场新闻发布会,对近期查处的厦门北八道集团涉嫌操纵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和胜股份等三只股票拟开出合计约56.7亿元的史上最大罚单。

界面新闻记者就上述操纵案向多位职业投资者采访得知,厦门北八道集团的操纵手法主要是利用资金优势人为制造“流动性旋涡”攫取暴利。这完全不同于A股市场“吸筹+控盘+拉抬+出货”传统操纵套路,而是通过滚动式对倒,属于近年来所涌现出的一种新型操纵手法。

滚动式对倒的“车轮战术”

根据证监会通报,厦门北八道集团利用数十亿资金,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操纵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和胜股份等三只次新股,合计违法所得约9.45亿元。

同花顺数据统计显示,目前在A股3400多家上市公司中,2017年度净利润超过9.45亿元的只有52家。而剔除新股上市后接近3100家上市公司中,更是不到700家股票在2017年度累计收涨,接近80%的股票处于下跌状态。

也就是说,短短2个月时间,厦门北八道集团通过操纵三只股票获利接近10亿元,这个数字已经超越了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年度净利润。这让很多在A股市场摸爬滚打超过十年的职业投资者都感到不可思议。

“股龄”超过20年的老高向界面新闻记者指出,在A股市场通过操纵股价获利的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如果换做1990年代庄股时期还是比较容易理解,但自从2015年股市大波动以后监管持续升级、流动性持续萎缩的市场环境下还能做出这种事情,简直有点天方夜谭。

不过,在仔细复盘了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和胜股份等三只股票被操纵期间的具体数据以后,老高看明白了,厦门北八道集团通过分散在全国各地的配资账户集中火力对这三只股票进行了“围剿”。

“尽管整个市场的流动性在不断萎缩,但是新股上市以后的流动性是整个市场最好的。毕竟一段时间内都盯着那么几只新股,而且现在的新股发行制度安排下新股价格低、流通市值小,一旦有大资金引导市场情绪就很容易形成跟风效应,大多数散户都是买涨不买跌地盲目跟风。”老高向界面新闻记者分析指出。

实际上,除了次新股的价格低、流通市值小等容易操纵等因素外,职业投资者陈先生还道出了厦门北八道集团操纵案的另一个秘诀:即滚动式对倒的“车轮战术”。

陈先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传统的操纵市场模式往往都是经历了吸筹、控盘、拉抬、出货等常规套路,运作资金规模大、时间周期长,甚至还存在拉抬失败或者拉高以后出不了货等问题。”

“但厦门北八道集团则完全是一种新型操纵手法,既没有在低位大量吸筹囤货,也没有达到控盘,整个过程就是通过大量配资账户轮番上阵的对倒拉抬股价,形成快速涨停、连续涨停等极为强势的心理攻势,在强势逼空过程中形成了一种流动性旋涡,最终在连续单笔复利的累积作用下实现了巨额获利并且轻松完成全身而退。”陈先生进一步指出。

对此,老高补充道:“假设他们第一天动用10000万元资金联手将股价扫上涨停,第二天换一组账户动用20000万元继续将股价扫上涨停,同时在高位出掉前一天的筹码兑现利润1000万元左右,第三天、第四天循环往复地操作……在这个过程中,筹码隔日完成换手的同时不断兑现利润,保证手里的筹码维持合理的流动性,并根据市场不断被强化的跟风效应灵活控制资金与筹码的换手节奏和比例,在市场跟风情绪的极限快速完成最后一笔筹码的出货动作。也就是说,相当于这两个月时间内几乎每天都有至少几个点的利润进账,累积下来非常惊人。”

关联交易席位初露端倪

尽管市场人士对上述三只股票操纵案有了诸多剖析,但这种解读到底是否准确呢?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通过操纵三只股票就获利接近10亿元的背后,厦门北八道集团有没有可能在市场公开信息中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带着诸多疑问,界面新闻记者展开了深入调查。考虑到同一主体实施的操纵行为背后,证券账户所在交易席位是难以回避的重要节点,界面新闻记者首先从这三只股票被操纵期间的交易席位着手调查。

在被操纵期间,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和胜股份均披露了超过20天的龙虎榜数据,累计涉及760家/次交易席位。

界面新闻记者通过数据分析和数据处理发现,无论是张家港行、江阴银行还是和胜股份,在股价被操纵的两个月内均出现了若干个特定交易席位频繁巨额买卖对倒行为,同时还有大量交易席位交叉出现且持续巨额买卖对倒行为。

其中,作为一家表现非常突出的交易席位,东海证券厦门祥福路营业部曾在张家港行有5天持续巨额买入、1天巨额卖出,且3天巨额买卖对倒的记录,累计买入金额超过1.5亿元,累计卖出金额超过1.1亿元;而该席位在江阴银行也有持续3天巨额买入、2天巨额卖出,且3个天巨额买卖对倒的记录,累计买入金额超过8000万元,累计卖出金额接近8500万元;此外,在和胜股份也有3天巨额买入、1天巨额卖出,且1天巨额买卖对倒的记录,累计买卖金额均为6500万元左右。

与此同时,国海证券泰安擂鼓石大街营业部的表现也非常抢眼。在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和胜股份分别有连续多日,累计金额分别超过5400万元、15400万元和12000万元的交易记录。

中信证券杭州四季路营业部更为突出,在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和胜股份分别有多达8天、14天和3天的频繁巨额买卖对倒记录,累计金额分别高达31107.19万元、61990.68万元和8978.2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特定交易席位集中出现的频繁巨额买卖对倒行为外,在上述三只股票被操纵期间还有多家交易席位两两交叉出现同样的频繁巨额买卖对倒行为,同时每只股票在几家典型交易席位持续频繁巨额买卖对倒的过程中还伴随着大批冷门交易席位的巨额买卖行为。

其中,在张家港行有上榜记录的34天中,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营业部、华泰证券厦门厦禾路营业部、中信证券杭州四季路营业部、浙商证券绍兴解放北路营业部、国金证券上海奉贤区金碧路营业部等交易席位累计出现巨额买卖的天数高达8天及以上,累计买卖金额分别高达20504.97万元、21701.36万元、31107.19万元和31545.11万元以及10436.17万元。

在江阴银行有上榜记录的18天中,中信证券杭州四季路营业部持续巨额买卖对倒多达14天之多,累计对倒交易金额更是高达61990.68万元。华泰证券江阴分工也有持续巨额买卖对倒8天的记录,累计对倒金额也高达14333.48万元。

持续巨额买卖对倒累计金额较大的还有西部证券福州杨桥东路营业部、中信证券上海淮海中路营业部、华福证券厦门湖滨南路营业部和东海证券厦门祥福路营业部等交易席位,累计买卖金额分别高达26781.51万元、23065.19万元、16914.44万元和16500.77万元。

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和胜股份有上榜记录的24天中。银河证券北京朝阳门北大街营业部持续巨额买卖对倒了12天高居榜首,累计交易金额高达70881.85万元。同样来自北京的海通证券北京知春路营业部则对倒了10天,累计交易金额高达60510.43万元。还有广发证券佛山顺德建设南路营业部、联储证券石家庄友谊南大街营业部和东海证券厦门祥福路营业部等交易席位的交易金额也分别高达19436.45万元、18070.21万元和12956.16万元。

值得玩味的是,在仔细梳理上述三家股票被操纵期间的交易席位数据过程中,界面新闻记者还发现有频繁买卖对倒这三家股票记录的广发证券佛山顺德建设南路营业部、中信证券瑞安拱瑞山路营业部、东海证券厦门祥福路和国海证券泰安擂鼓石大街营业部以及华林证券拉萨柳梧新区察古大道营业部等大量交易席位凭空出现过后又凭空消失,主要集中在2016年底同时出现在张家港行等少数几家股票的龙虎榜,且在过去几个月内再也没有任何其他上榜记录。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