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独家】厦门北八道集团追踪:主要交易席位还涉嫌操纵其他48只股票

除了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和胜股份之外,厦门北八道集团主要交易席位至少还涉嫌操纵了其他48只股票。

日前,证监会对外通报的厦门北八道集团涉嫌操纵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和胜股份等三只股票引起了市场极大反响,监管部门重拳整治操纵市场等违法活动,意在震慑市场不法分子的同时,也在告诫中小投资者不要盲目跟风炒作,抑制长期以来的投机气氛。

界面新闻记者深入调查发现,除了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和胜股份之外,厦门北八道集团主要交易席位至少还涉嫌操纵了其他48只股票。

其中,包括无锡银行、数据港和嘉澳环保等次新股;中电电机、太阳电缆和柘中股份等袖珍股,时间集中分布到2016年5月至2017年5月,单只股票运作周期少则一周左右,长则两三个月,累计涉案金额超过上百亿元。

主力席位集中围剿48只股票

在报道了厦门北八道集团利用资金优势人为制造“流动性旋涡”,涉嫌操纵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和胜股份等三只股票攫取暴利的操纵手法以后,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该集团的主力席位还集中围剿了其他48只股票,也涉嫌操纵股价。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作为厦门北八道集团涉嫌操纵上述三只股票期间最为突出的主力席位之一的东海证券厦门祥福路营业部,能够追溯的最早上榜记录是2016年6月。早在对张家港行等三只股票集中火力以前,该席位就曾以同样的手法先后围剿了白云电器、高科石化、世龙实业、西仪股份、福建金森、三钢闽光、上峰水泥、先锋电子、柘中股份、润邦股份、南京港、桂发祥、太阳电缆、同力水泥、双象股份、跃岭股份和利君股份以及建艺集团等一大批次新股和袖珍股,以及顺丰控股、启迪设计等题材股。

而在涉嫌操纵张家港行、江阴银行期间,还涉嫌操纵了同样是次新银行股的无锡银行,随后继续集中围剿了次新股万里马、特一药业、三德科技、嘉澳环保、超频三和数据港等股票,还有袖珍股中交地产和时代万恒等股票,时间跨度前后接近一年。

在上述股票涉嫌被操纵期间,还有华林证券拉萨柳梧新区察古大道营业部、恒泰证券瑞安拱瑞山路营业部、东方证券厦门仙岳路营业部、广发证券佛山顺德建设南路营业部、国海证券泰安擂鼓石大街营业部、申万宏源西部证券福州杨桥东路营业部和国海证券济南历山路营业部等曾经的主力席位部分或全部参与集中火力围剿。

同时,在上述主力席位集中火力围剿的过程中,多家主力席位相互交叉围剿的股票还有安德利、甘肃电投、桂东电力、闽东电力、柳钢股份、中电电机、金发拉比、得利斯、杭锅股份、梦洁股份、雄塑科技、百傲化学、漫步者、东陵国际、超讯通信、棒杰股份、宁波东力和长春一东以及宝色股份等股票。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48只股票中,涉嫌被操纵期间大多数股票均出现短时间内资金强势拉抬的“井喷”行情,连续大幅换手的背后恰恰就是曾经集中现身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和胜股份等股票的主力席位巨额资金持续疯狂买卖对倒。

其中,在短短15个交易日柘中股份累计涨幅139%,太阳电缆也在短短14个交易日累计涨幅130%,福建金森在22个交易日内累计涨幅高达125%,同力水泥和上峰水泥分别在10个交易日和8个交易日内的涨幅都分别高达102%和101%,还有中电电机也在7个交易日内涨幅高达63%。诸如此类,上述主力席位通过巨额资金持续买入、对倒拉升而实现股价持续暴涨,但最终在出货阶段则断崖式暴跌。

但也有跟风不足而连续拉抬失败的情形。如2017年2月雄塑科技、百傲化学两只次新股的开板炒作行情中,东陵国际、超讯通信和棒杰股份等多只股票的暴力拉抬均以失败告终,最终迎来股价大幅杀跌而被迫出局。

其中,2017年2月23日,华林证券拉萨柳梧新区察古大道营业部、东海证券厦门祥福路营业部和东方证券厦门仙岳路营业部等曾经大肆炒作张家港行等三只股票的主力席位疯狂扫筹雄塑科技的金额接近1亿元,占全天成交额的比例超过15%,通过巨额资金强势拉抬涨停以后,次日更是巨额资金直接开盘就封死涨停,进一步强化了该股的次新开板炒作行情,但第三天大幅高开以后承接无力而被迫放量出货,华林证券拉萨柳梧新区察古大道营业部通过对倒买入1182.34万元完成出货4594.54万元,东海证券厦门祥福路营业部和东方证券厦门仙岳路营业部也分别完成了3313.77万元和2732.83万元的出货,股价振幅超过15%,收盘跌幅高达7.06%。

“流动性旋涡”操纵手法如出一辙

针对厦门北八道集团涉嫌操纵张家港行等三只股票被证监会查处的消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市场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监管部门的执法行动大快人心,但可以肯定地说远不止这三只股票,厦门北八道集团主力席位所涉及到的大批股票都是完全相同的通过人为制造“流动性旋涡”操作手法。

上述人士指出,厦门北八道集团主力席位所涉及到的股票涉嫌被操纵期间都有非常显著的三个特点:

首先,必须是流通市值非常小,这样很容易被操纵。比如说,张家港行这种次新股当时的股价低、流通市值才几个亿,最多不超过10个亿;

其次,必须有想象空间,题材也好,概念也好,能够让市场产生板块效应的联想。比如说,他们做张家港行,次新银行股概念,同时他们还做了同样是次新银行股的江阴银行和无锡银行。再比如说,他们做上峰水泥的时候同时还做了同力水泥,都是实际流通市值特别小的水泥股;

最后,在操作手法上要凶狠,凌厉,不给空方喘息的机会,直接将股价一步到位,让跟风资金彻底失去风险意识为止。等到市场不再担心回调风险,跟风情绪达到了一个极限,就是他们趁机出完最后一批筹码的时候,此后就造成了市场预期的陡然转折,形成“多杀多”局面而出现暴跌。

界面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在48只涉嫌被操纵的股票中,几乎全部完全符合上述情形。以太阳电缆为例,尽管股价启动前的总市值接近50亿元,但前十大流通股东合计持股比例接近70%,并且绝大多数股东都是不可能参与短线炒作的机构,也就是说该股票当时实际流通的市值只有15亿元左右。柘中股份、中电电机、时代万恒和中交地产等大批涉嫌被操纵的股票几乎都是该类情形,剔除不可能参与短线炒作但合计持股比例普遍在70%-80%的前十大股东后,实际流通市值普遍都在10亿元左右。

除了这些袖珍股的实际流通市值普遍偏小外,挂牌上市时流通股占比只有10%的次新股也往往都存在流通市值整体偏小的特征,上述48只股票中的次新股也都无一例外。

职业投资者老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很难解释那么多主力席位集中、交叉地参与了这些股票的炒作,资金手法、资金规模还都那么如出一辙。”

老高还指出,多账户、多席位之间密切分工配合也非常突出。短线炒作的核心有三点:第一,多空力量的平衡,才能完成接力;第二,超预期的表现才能不断吸引跟风;第三,只有多空存在分歧,才能出现超预期。他们既要通过对倒完成筹码的内部换手,不能让市场担心锁仓筹码的抛压而影响了后续接力,又要通过资金优势不断管理预期完成充分的换手,当强则弱、当弱则强,而这些特征在这批主力席位炒作的过程中完全都有集中体现出来。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无论是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和胜股份,还是上述48只股票,厦门北八道集团的主力席位之间或集中、或交叉地完成了巨额资金与筹码的交换。这其中,到底是否同样涉嫌操纵股价呢?诸多疑问有待监管部门给出答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