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龚宇越过险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龚宇越过险峰

这注定不是什么特别戏剧性和传奇性的故事,却展现出了互联网行业速来缺乏的品质:耐性。

文 | 阑夕

就在优酷风光上市的同年,百度投建了独立的在线视频公司爱奇艺。

显然,这不是一个理想的时机,彼时的优酷势如破竹,不仅抢在头号竞争对手土豆身前成为视频行业的第一支中概股,其交易首日高达161%的股价涨幅,也创下了自百度以来的美股最大纪录。

另一方面,在卡位之外,基于长视频的流媒体在资本市场看来其实并不性感,昂贵的带宽成本和微薄的营收结构之间,存在巨大的亏损剪刀差,纵使是作为坐标的YouTube,也依赖于Google的庇荫,而很难成为财务上的参照。

事实上,有着YouTube这么一盏明灯,它对效仿者的误导一度远远大于示范,UGC的模式并不适合缺少DV文化的中国市场,哪怕YouTube逐渐发力以原创内容生产为核心的是在PGC模式之后,它在中国的同行仍然被带到了坑里面。

直到移动互联网的中后期——也就是用户的流量成本降低到了能够接受长时间消费视频内容的程度——在线视频的春天方才姗姗来迟,加上Netflix以一己之力开创的另一种可能性,中国的视频公司终于看到不同以往的曙光。

1988年,斯坦福大学的两名商学院教授——David Montgomery和Marvin Lieberman——在提出「先发优势」概念的基础上,把「后发优势」也纳入到了衡量企业竞争因素的考量中。

他们发现,在那些率先进入市场的企业样本里,有47%的比例都以失败收场,桃子反而被后来居上者摘走。

通过长期的调研和分析,两名教授总结出了「后发优势」得以建立的三种原因:

1、「搭便车效应」——因为先发者已经初步完成了教育市场的工作,后动者可以相对低成本的跟随上去,不必重复造轮子;

2、「前车之鉴」——市场初期往往具有大量的不确定性和试错地带,前面犯过的错误,也都可以用来吸取教训并灵活避免风险;

3、「在位者惯性」——由于沉没成本的影响,企业在高速行驶的过程中换车轮的难度极大,而后动者则在追赶时天然带有抓住机遇弯道超车的动机和意志;

从爱奇艺的发展来看,它完美的契合了「后发优势」的理论标准,当它问世的时候,用户已经形成了对于视频平台的基本认知,而UGC的陷阱亦被清晰验证出来,接踵而至的移动互联网大幕开启,则让PC惯性并不如几个主要竞争对手的爱奇艺有了更为决绝的转型效率,在2013年,爱奇艺来自移动端的流量占比就已经过了50%,这种切换速度甚至比它的控股股东百度还要敏捷。

当优酷吞下土豆的时候,爱奇艺一度压力巨大,所幸百度给予支持同样不菲,拿下在三四线城市占有率甚高的PPS,又将爱奇艺推回第一梯队,形成阿里系(优酷土豆)、腾讯系(腾讯视频)和百度系(爱奇艺、PPS)齐头并进的局面,反而是可调度资源有限、无法「All in」的搜狐视频、PPTV、乐视等平台耐力不足,相继掉队。

在奠定爱奇艺长期战略这件事情上,龚宇无疑居功至伟,无论是在互联网行业还是科技媒体——甚至包括对手——的评价里,他的口碑都是极其难得的正面,其中相当突出的一点在于,龚宇之于爱奇艺,其实占股相当有限,然而却是这么一个人,在带领爱奇艺加入长跑的八年时间里,表现出了堪比创始人的敬业精神,而且游刃有余的处理好了和百度这个股东之间的关系。

在中国互联网的历史上,和龚宇很像的,还有搜狗的王小川,后者同样需要无时不刻的拿捏搜狗和搜狐之间、以及自己和张朝阳之间的分寸,与其说是管理的能力,不如说是经营的艺术。

就连王小川,也曾有过兵行险着的经历,2013年,为了避开360对搜狗的投资——这在当时实际上符合张朝阳的心意——王小川擅自搬来腾讯入股,以风险高昂的冒险行动倒逼老板承认「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的既定事实,据说搜狐在这件事情上颇有微词但也不是不能接受,倒是有些围观的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喊出了「原来搜狗姓王不姓张」的调侃。

当然,具体而言,龚宇的处境和王小川还是有着不小的分别,现金流充沛的百度从来不曾想过转手爱奇艺这桩奇货可居的资产,而与龚宇一起前往纳斯达克敲钟的,必然只会是再次造访那里的李彦宏。

占股过低的短板——因其回报的指数增长和事业的长期成长脱节,而持有根深蒂固的打工者心态,无法和公司共患难同进退——几乎没有体现在龚宇身上,他所率领的爱奇艺既没有错失和浪费百度给予的资源支持,又不至于成为一个离了奶水就活不成的巨婴式子集,在百度的精力之外,爱奇艺做对了包括豪赌自制剧在内的很多事情,这都取决于管理团队的关键判断。

所以有人在朋友圈里用七个字评价龚宇:「不负如来不负卿」,可以说是很贴切了。

八年前或许谁也预料不到,在一众在线视频的玩家里,龚宇会是呆到最后并坚持上市成功的那个,在江湖上风起云涌的这些年里,古永锵从阿里「裸退」了,王微当起了动画制作人,周娟把56卖给了人人,姚欣把PPTV卖给了苏宁,王欣刚刚从监狱里出来,那些风流人物接连写入历史不再活跃,只有这个曾被称作是百度「马前卒」的CEO,带着爱奇艺肝胆相向,磨剑成锋。

这注定不是什么特别戏剧性和传奇性的故事,却展现出了互联网行业速来缺乏的品质:耐性。

「欲速则不达」的道理谁都懂,忍得住寂寞的寥寥无几。

就这样,美国资本市场又多了一家百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它也成为了在线视频市场的某种标的,距离前方的Netflix路途遥远且鸿沟深厚,但是龚宇和爱奇艺已经证明了他们拥有步步为营的资质,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百余年前,法国遣使会士古伯察在穿越西藏时,试着理解当地藏民无论如何都要攀登险峻山峰的习俗,最后他是这么评价的:

「他们坚信那些有幸登上山顶的人将会被彻底赦免全部罪行。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使此山没有能够赦免造罪者的能力,它至少也有使翻越它的人具有长久和极大耐心的能力。」

就是这样。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龚宇

  • 内容选择迎来策略转变,爱奇艺想要什么?
  • 爱奇艺:下半年将开启“冷静增长”策略,适当加大内容和市场投入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龚宇越过险峰

这注定不是什么特别戏剧性和传奇性的故事,却展现出了互联网行业速来缺乏的品质:耐性。

文 | 阑夕

就在优酷风光上市的同年,百度投建了独立的在线视频公司爱奇艺。

显然,这不是一个理想的时机,彼时的优酷势如破竹,不仅抢在头号竞争对手土豆身前成为视频行业的第一支中概股,其交易首日高达161%的股价涨幅,也创下了自百度以来的美股最大纪录。

另一方面,在卡位之外,基于长视频的流媒体在资本市场看来其实并不性感,昂贵的带宽成本和微薄的营收结构之间,存在巨大的亏损剪刀差,纵使是作为坐标的YouTube,也依赖于Google的庇荫,而很难成为财务上的参照。

事实上,有着YouTube这么一盏明灯,它对效仿者的误导一度远远大于示范,UGC的模式并不适合缺少DV文化的中国市场,哪怕YouTube逐渐发力以原创内容生产为核心的是在PGC模式之后,它在中国的同行仍然被带到了坑里面。

直到移动互联网的中后期——也就是用户的流量成本降低到了能够接受长时间消费视频内容的程度——在线视频的春天方才姗姗来迟,加上Netflix以一己之力开创的另一种可能性,中国的视频公司终于看到不同以往的曙光。

1988年,斯坦福大学的两名商学院教授——David Montgomery和Marvin Lieberman——在提出「先发优势」概念的基础上,把「后发优势」也纳入到了衡量企业竞争因素的考量中。

他们发现,在那些率先进入市场的企业样本里,有47%的比例都以失败收场,桃子反而被后来居上者摘走。

通过长期的调研和分析,两名教授总结出了「后发优势」得以建立的三种原因:

1、「搭便车效应」——因为先发者已经初步完成了教育市场的工作,后动者可以相对低成本的跟随上去,不必重复造轮子;

2、「前车之鉴」——市场初期往往具有大量的不确定性和试错地带,前面犯过的错误,也都可以用来吸取教训并灵活避免风险;

3、「在位者惯性」——由于沉没成本的影响,企业在高速行驶的过程中换车轮的难度极大,而后动者则在追赶时天然带有抓住机遇弯道超车的动机和意志;

从爱奇艺的发展来看,它完美的契合了「后发优势」的理论标准,当它问世的时候,用户已经形成了对于视频平台的基本认知,而UGC的陷阱亦被清晰验证出来,接踵而至的移动互联网大幕开启,则让PC惯性并不如几个主要竞争对手的爱奇艺有了更为决绝的转型效率,在2013年,爱奇艺来自移动端的流量占比就已经过了50%,这种切换速度甚至比它的控股股东百度还要敏捷。

当优酷吞下土豆的时候,爱奇艺一度压力巨大,所幸百度给予支持同样不菲,拿下在三四线城市占有率甚高的PPS,又将爱奇艺推回第一梯队,形成阿里系(优酷土豆)、腾讯系(腾讯视频)和百度系(爱奇艺、PPS)齐头并进的局面,反而是可调度资源有限、无法「All in」的搜狐视频、PPTV、乐视等平台耐力不足,相继掉队。

在奠定爱奇艺长期战略这件事情上,龚宇无疑居功至伟,无论是在互联网行业还是科技媒体——甚至包括对手——的评价里,他的口碑都是极其难得的正面,其中相当突出的一点在于,龚宇之于爱奇艺,其实占股相当有限,然而却是这么一个人,在带领爱奇艺加入长跑的八年时间里,表现出了堪比创始人的敬业精神,而且游刃有余的处理好了和百度这个股东之间的关系。

在中国互联网的历史上,和龚宇很像的,还有搜狗的王小川,后者同样需要无时不刻的拿捏搜狗和搜狐之间、以及自己和张朝阳之间的分寸,与其说是管理的能力,不如说是经营的艺术。

就连王小川,也曾有过兵行险着的经历,2013年,为了避开360对搜狗的投资——这在当时实际上符合张朝阳的心意——王小川擅自搬来腾讯入股,以风险高昂的冒险行动倒逼老板承认「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的既定事实,据说搜狐在这件事情上颇有微词但也不是不能接受,倒是有些围观的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喊出了「原来搜狗姓王不姓张」的调侃。

当然,具体而言,龚宇的处境和王小川还是有着不小的分别,现金流充沛的百度从来不曾想过转手爱奇艺这桩奇货可居的资产,而与龚宇一起前往纳斯达克敲钟的,必然只会是再次造访那里的李彦宏。

占股过低的短板——因其回报的指数增长和事业的长期成长脱节,而持有根深蒂固的打工者心态,无法和公司共患难同进退——几乎没有体现在龚宇身上,他所率领的爱奇艺既没有错失和浪费百度给予的资源支持,又不至于成为一个离了奶水就活不成的巨婴式子集,在百度的精力之外,爱奇艺做对了包括豪赌自制剧在内的很多事情,这都取决于管理团队的关键判断。

所以有人在朋友圈里用七个字评价龚宇:「不负如来不负卿」,可以说是很贴切了。

八年前或许谁也预料不到,在一众在线视频的玩家里,龚宇会是呆到最后并坚持上市成功的那个,在江湖上风起云涌的这些年里,古永锵从阿里「裸退」了,王微当起了动画制作人,周娟把56卖给了人人,姚欣把PPTV卖给了苏宁,王欣刚刚从监狱里出来,那些风流人物接连写入历史不再活跃,只有这个曾被称作是百度「马前卒」的CEO,带着爱奇艺肝胆相向,磨剑成锋。

这注定不是什么特别戏剧性和传奇性的故事,却展现出了互联网行业速来缺乏的品质:耐性。

「欲速则不达」的道理谁都懂,忍得住寂寞的寥寥无几。

就这样,美国资本市场又多了一家百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它也成为了在线视频市场的某种标的,距离前方的Netflix路途遥远且鸿沟深厚,但是龚宇和爱奇艺已经证明了他们拥有步步为营的资质,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百余年前,法国遣使会士古伯察在穿越西藏时,试着理解当地藏民无论如何都要攀登险峻山峰的习俗,最后他是这么评价的:

「他们坚信那些有幸登上山顶的人将会被彻底赦免全部罪行。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使此山没有能够赦免造罪者的能力,它至少也有使翻越它的人具有长久和极大耐心的能力。」

就是这样。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