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阿里95亿美元收购 饿了么能否保持独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阿里95亿美元收购 饿了么能否保持独立?

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强调,饿了么在被阿里收购后依然保持独立运营和独立品牌。他不再担任CEO位置,但会将更多精力放在战略规划层面。但有分析认为,CEO位置拱手相让给阿里,也让外界对饿了么能否在未来保持独立运营存疑。

作者:徐冰倩

4月2日,阿里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这是迄今为止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的一笔现金收购案。收购后,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将担任饿了么董事长,兼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王磊出任饿了么CEO。

收购消息坐实当日,张旭豪与张勇共同出现在饿了么上海总部,公开回应收购细节。对于成为阿里生态中的一员,张旭豪强调:“饿了么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独立发展,和阿里生态融合,接下来我们有充足的资源,超配的资源。”

创立于2008年的饿了么,在被阿里收购前,于2017年8月并购了百度外卖,令国内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进入饿了么对决美团外卖的两强争霸时期。如今阿里赋能饿了么,外卖市场的战况是否会发生改变?张旭豪一直强调的饿了么保持“独立运营”,是否能够实现?

赋能流量与场景

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其实早有端倪。

据了解,早在2016年之时,饿了么已获阿里12.5亿美元的融资,阿里口碑平台的外卖服务由饿了么提供运营支持。2017年,饿了么并购百度外卖,阿里巴巴为此次交易向饿了么提供了融资支持,同时还在流量入口、智能技术等领域提供支持。

饿了么与阿里巴巴之间的业务联系,在这两次融资动作之后,已密不可分。

对于此次的收购,张旭豪看中的是饿了么可以充分享受阿里的资源红利。至于为何如此重视资源,张旭豪在接受时代财经书面采访时回应称:“本地生活服务市场发展到现阶段,需要是‘餐饮外卖+新零售’的协同作战,财务投资或者上市不能完全解决问题,上市融10亿美元也解决不了问题,未来是资源战。”

阿里拥有的口碑、支付宝和淘宝等平台资源,恰好能为饿了么提供流量入口,继而为饿了么带来巨大的用户增长。

除了线上导流,入驻阿里生态后,饿了么能够充分利用口碑的线下到店消费场景,打通线上线下,拓展更加多样的营销场景。

对此,张旭豪在书面回复中向时代财经表示,“ 将结合‘口碑’以数据技术赋能线下餐饮商家的到店服务,形成对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全新拓展。”

目前来看,得到阿里赋能的饿了么,短期内发展策略并不会有太大改变,因为从2016年开始,阿里其实就已经逐步向饿了么渗透这两项资源支持,被收购后的饿了么,能够得到更多的资源去执行自己的发展计划。

对于阿里的资源配给是否会改变饿了么的发展方向,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共享经济助理分析师陈礼腾告诉时代财经:“不会产生太大的变化,饿了么依旧走的是到家服务,只是相对于之前资源更加丰富,与阿里体系内其他平台共同形成紧密的闭环。”

在这场庞大的收购中,获益方当然不只是饿了么,饿了么所拥有的末端即时配送体系,是阿里愿意“出手”的关键所在。

张旭豪表示,饿了么依托外卖服务所形成的本地即时配送网络,能够协同阿里新零售的“三公里理想生活圈”。这为阿里的新零售场景落地提供了物流基础设施,加上阿里在长距离物流布局的菜鸟,阿里的物流网络得以进一步完善。

外卖战局将生变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阿里的入局,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已由饿了么对战美团,转变为阿里与美团的较量。

饿了么在此次收购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就是完善阿里的新零售布局,结合口碑平台,以外卖服务作为阿里进入本地生活服务的切入点。

在被阿里收购前,饿了么与美团的对战仅限于外卖业务。饿了么是在线外卖服务商,而美团则是生活服务综合平台,其所含业务除了外卖服务,还包括休闲娱乐、医疗健康、旅游、培训等各类生活服务。

据易观千帆提供的数据,截至2017年2月,在餐饮外卖app中,饿了么和美团外卖的活跃用户规模约为4505万人和2884万人,分别居一、二位。由于百度外卖已经被饿了么收购,实际上饿了么的活跃用户规模可以算作5631万人,高出美团外卖约2747万人。

但如上述所说,外卖并不是美团的唯一业务,在生活服务综合平台领域,美团可谓是一家独大。美团加上被其并购的大众点评,app活跃用户规模达到约15275万人,比排名第三位的口碑高出13810万人。

由此可见,阿里在生活服务综合平台领域与美团的差距,要比美团外卖与饿了么与的差距大的多。很大程度上,阿里收购饿了么,其“醉翁之意”并不只是加入局外卖市场的竞争,更多是要瓜分美团生活服务市场的“大蛋糕”。

除了阿里需要借助饿了么切入生活服务市场,饿了么也可以凭借阿里已有的庞大生态体系,对美团外卖进行“降维打击”。

过去,美团的多元化布局使其在与饿了么的竞争中,拥有更灵活的手段及更低的流量成本。如今,背靠阿里的饿了么,在嵌入前者的多元化商业体系的同时,可以结合口碑的餐厅后端信息改造,为商户提供增值服务,进而攻占线下消费使用场景。

对于竞争格局发生的变化,张旭豪坦率地打比方称:“过去饿了么每个人很努力,但是为什么一直跟竞争对手拉不开明显的差距,关键一点是因为我们被‘降维打击’,因为对方是二楼打我们一楼。今天通过融合,在阿里巴巴世界级的体系里面,我们跑到了六楼,我们六楼打别人二楼,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独立运营或待考

对于此次的收购,最引人关注的一点就是阿里方面调派了集团副总裁王磊担任饿了么CEO,对于这一人事任命,张旭豪对外表示:“给饿了么派CEO,是我和创始团队对阿里提出的最重要的要求。”

阿里方面出任CEO一职,意味着被收购后的饿了么很大程度上将受阿里的监督和掌控,担任董事长的张旭豪自然可以预见其中的意义。

回顾阿里之前合并或收购的公司,原管理层在缓冲期过后大多已选择离开。

2014年2月,阿里10.45亿美元全资收购高德,2015年3月高德创始人成从武卸任高德管理职务,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俞永福担任高德总裁。

2015年1月阿里投资控股易传媒,同年6月易传媒与阿里妈妈合并,而原易传媒CEO闫方军将公司出售给阿里巴巴不久后即离开。

2015年11月,阿里56亿美元全资收购优酷土豆,2016年10月古永锵不再担任优酷土豆董事长兼CEO,转而出任阿里大文娱战略和投资委员会主席,负责筹集大文娱产业基金。

2016年7月阿里巴巴收购豌豆荚,5个月后,豌豆荚联合创始人王俊煜宣布成立新公司青芒。

现在,阿里在收购饿了么后,后者能否保持独立运营,原管理层是否会变动,也成为外界关心的焦点。

据悉,被收购后的饿了么,其创始人张旭豪的股权稀释为2%,倘若按照95亿美元的收购价计算,他可获得约1.9亿美元的现金回报。曾经放言要将饿了么做成千亿市值公司的张旭豪,会否在拿走1.9亿美元后,将自己付诸十年心血的饿了么完全交给阿里,还有待观察。

但张旭豪向时代财经表示:“我本人从CEO的位置上下来,并不代表我跟大家告别。我是把更多的时间其实是放到战略规划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饿了么

3k
  • 新一轮宁波消费券来了,今晚8时开始报名
  • 宁波新一轮消费券今晚8时起报名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阿里95亿美元收购 饿了么能否保持独立?

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强调,饿了么在被阿里收购后依然保持独立运营和独立品牌。他不再担任CEO位置,但会将更多精力放在战略规划层面。但有分析认为,CEO位置拱手相让给阿里,也让外界对饿了么能否在未来保持独立运营存疑。

作者:徐冰倩

4月2日,阿里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这是迄今为止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的一笔现金收购案。收购后,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将担任饿了么董事长,兼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王磊出任饿了么CEO。

收购消息坐实当日,张旭豪与张勇共同出现在饿了么上海总部,公开回应收购细节。对于成为阿里生态中的一员,张旭豪强调:“饿了么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独立发展,和阿里生态融合,接下来我们有充足的资源,超配的资源。”

创立于2008年的饿了么,在被阿里收购前,于2017年8月并购了百度外卖,令国内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进入饿了么对决美团外卖的两强争霸时期。如今阿里赋能饿了么,外卖市场的战况是否会发生改变?张旭豪一直强调的饿了么保持“独立运营”,是否能够实现?

赋能流量与场景

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其实早有端倪。

据了解,早在2016年之时,饿了么已获阿里12.5亿美元的融资,阿里口碑平台的外卖服务由饿了么提供运营支持。2017年,饿了么并购百度外卖,阿里巴巴为此次交易向饿了么提供了融资支持,同时还在流量入口、智能技术等领域提供支持。

饿了么与阿里巴巴之间的业务联系,在这两次融资动作之后,已密不可分。

对于此次的收购,张旭豪看中的是饿了么可以充分享受阿里的资源红利。至于为何如此重视资源,张旭豪在接受时代财经书面采访时回应称:“本地生活服务市场发展到现阶段,需要是‘餐饮外卖+新零售’的协同作战,财务投资或者上市不能完全解决问题,上市融10亿美元也解决不了问题,未来是资源战。”

阿里拥有的口碑、支付宝和淘宝等平台资源,恰好能为饿了么提供流量入口,继而为饿了么带来巨大的用户增长。

除了线上导流,入驻阿里生态后,饿了么能够充分利用口碑的线下到店消费场景,打通线上线下,拓展更加多样的营销场景。

对此,张旭豪在书面回复中向时代财经表示,“ 将结合‘口碑’以数据技术赋能线下餐饮商家的到店服务,形成对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全新拓展。”

目前来看,得到阿里赋能的饿了么,短期内发展策略并不会有太大改变,因为从2016年开始,阿里其实就已经逐步向饿了么渗透这两项资源支持,被收购后的饿了么,能够得到更多的资源去执行自己的发展计划。

对于阿里的资源配给是否会改变饿了么的发展方向,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共享经济助理分析师陈礼腾告诉时代财经:“不会产生太大的变化,饿了么依旧走的是到家服务,只是相对于之前资源更加丰富,与阿里体系内其他平台共同形成紧密的闭环。”

在这场庞大的收购中,获益方当然不只是饿了么,饿了么所拥有的末端即时配送体系,是阿里愿意“出手”的关键所在。

张旭豪表示,饿了么依托外卖服务所形成的本地即时配送网络,能够协同阿里新零售的“三公里理想生活圈”。这为阿里的新零售场景落地提供了物流基础设施,加上阿里在长距离物流布局的菜鸟,阿里的物流网络得以进一步完善。

外卖战局将生变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阿里的入局,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已由饿了么对战美团,转变为阿里与美团的较量。

饿了么在此次收购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就是完善阿里的新零售布局,结合口碑平台,以外卖服务作为阿里进入本地生活服务的切入点。

在被阿里收购前,饿了么与美团的对战仅限于外卖业务。饿了么是在线外卖服务商,而美团则是生活服务综合平台,其所含业务除了外卖服务,还包括休闲娱乐、医疗健康、旅游、培训等各类生活服务。

据易观千帆提供的数据,截至2017年2月,在餐饮外卖app中,饿了么和美团外卖的活跃用户规模约为4505万人和2884万人,分别居一、二位。由于百度外卖已经被饿了么收购,实际上饿了么的活跃用户规模可以算作5631万人,高出美团外卖约2747万人。

但如上述所说,外卖并不是美团的唯一业务,在生活服务综合平台领域,美团可谓是一家独大。美团加上被其并购的大众点评,app活跃用户规模达到约15275万人,比排名第三位的口碑高出13810万人。

由此可见,阿里在生活服务综合平台领域与美团的差距,要比美团外卖与饿了么与的差距大的多。很大程度上,阿里收购饿了么,其“醉翁之意”并不只是加入局外卖市场的竞争,更多是要瓜分美团生活服务市场的“大蛋糕”。

除了阿里需要借助饿了么切入生活服务市场,饿了么也可以凭借阿里已有的庞大生态体系,对美团外卖进行“降维打击”。

过去,美团的多元化布局使其在与饿了么的竞争中,拥有更灵活的手段及更低的流量成本。如今,背靠阿里的饿了么,在嵌入前者的多元化商业体系的同时,可以结合口碑的餐厅后端信息改造,为商户提供增值服务,进而攻占线下消费使用场景。

对于竞争格局发生的变化,张旭豪坦率地打比方称:“过去饿了么每个人很努力,但是为什么一直跟竞争对手拉不开明显的差距,关键一点是因为我们被‘降维打击’,因为对方是二楼打我们一楼。今天通过融合,在阿里巴巴世界级的体系里面,我们跑到了六楼,我们六楼打别人二楼,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独立运营或待考

对于此次的收购,最引人关注的一点就是阿里方面调派了集团副总裁王磊担任饿了么CEO,对于这一人事任命,张旭豪对外表示:“给饿了么派CEO,是我和创始团队对阿里提出的最重要的要求。”

阿里方面出任CEO一职,意味着被收购后的饿了么很大程度上将受阿里的监督和掌控,担任董事长的张旭豪自然可以预见其中的意义。

回顾阿里之前合并或收购的公司,原管理层在缓冲期过后大多已选择离开。

2014年2月,阿里10.45亿美元全资收购高德,2015年3月高德创始人成从武卸任高德管理职务,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俞永福担任高德总裁。

2015年1月阿里投资控股易传媒,同年6月易传媒与阿里妈妈合并,而原易传媒CEO闫方军将公司出售给阿里巴巴不久后即离开。

2015年11月,阿里56亿美元全资收购优酷土豆,2016年10月古永锵不再担任优酷土豆董事长兼CEO,转而出任阿里大文娱战略和投资委员会主席,负责筹集大文娱产业基金。

2016年7月阿里巴巴收购豌豆荚,5个月后,豌豆荚联合创始人王俊煜宣布成立新公司青芒。

现在,阿里在收购饿了么后,后者能否保持独立运营,原管理层是否会变动,也成为外界关心的焦点。

据悉,被收购后的饿了么,其创始人张旭豪的股权稀释为2%,倘若按照95亿美元的收购价计算,他可获得约1.9亿美元的现金回报。曾经放言要将饿了么做成千亿市值公司的张旭豪,会否在拿走1.9亿美元后,将自己付诸十年心血的饿了么完全交给阿里,还有待观察。

但张旭豪向时代财经表示:“我本人从CEO的位置上下来,并不代表我跟大家告别。我是把更多的时间其实是放到战略规划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