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SMG版图逐渐成形 千亿明珠呼之欲出

黎瑞刚有可能会成为中国国情下的传媒业默多克,他主导的SMG有可能成为东西方文化产业交流合作的一个重要通道。

已经确认的消息是:百视通与东方明珠这两家同为SMG(上海文广)的旗下上市公司,将于22日在上海就重组方案与新上市公司未来发展规划举行投资者交流会。

根据这个确认的消息,可以推断的是:

——这两家公司有望于24日重组为一家新的上市公司并复牌。

——新上市公司的市值按50倍市盈率计算,将有望超过1000亿人民币。

—— 新公司是东方明珠并入百视通,然后百视通更名为“东方明珠”,原东方明珠的上市公司壳将被放弃。

江湖还有一些流传的但未经最终证实的信息是:

——100亿定向增发,其中可能有阿里的影子。但也有说法是阿里可能入股的是同属SMG旗下的第一财经,而非新上市公司

——试图在从其中的30亿一个定向中,提取90%作为优先股。也就是说,这27亿所代表的股权将放弃“投票权”。这是另外一个方向的对“特殊管理股股”的尝试。在现有的《公司法》“同股同权”的规定不能改变的情况下,也算是一种曲线绕道。

两家上市公司的合并有一些具体背景。

当SMEG(大文广)和SMG(小文广)合并后,百视通和东方明珠的合并也就迫在眉睫。因为按照国家的有关规定,一个集团下不能有两家具有同业竞争业务的上市公司。而百视通和东方明珠显然具有较大的重叠部分。这是外部动因。

内部动因上,黎瑞刚回归文广后,要下一盘整体的棋——即消灭小巨人之说。小巨人诞生于彼时高层并不完全赞同制播分离之时,黎瑞刚力推的制播分离并不可能在宏观整体上去推动,只能在微观局部层面慢慢演进,自然派生出自成体系的“小巨人”。

在去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肯定了“制播分离”之后,宏观整体上进行改变已成为一种可能。黎叔的“做大做强”之心必然被调动起来。而媒体产业,本就有“规模经济”、“范围经济”的客观规律,合力而不是分力,是媒介融合的题中之义。

以下这张图,是解读新上市公司内部价值链的重要结构图:

 

一环套一环,互相支撑呼应,而每一环上,本身又可以被拆解为一个小型的产业链条。整个SMG的棋局,都以这根链条为主线,进行布局落子。

内容环分为“研发”、“生产”和“发行”。

模式研发,SMG与全球最大电视节目模式公司Fremantle成立合资公司,进行新类型节目的探索和创造;

内容生产上,东方明珠旗下有“尚世影业”这个内容生产公司。尚世影业前身为上海电视传媒公司(简称上视传媒),成立于2007年,是国有广电集团最早进行转企改制的影视企业,近年来多有商业上颇为成功的电影电视剧产出,截止目前,SMG尚世影业参与宣发的影片票房已经累计超过20亿元,是一个三年复合增长超过60%、去年营收6亿利润8000万的国有影视企业。。另外,今年年头则和华特迪士尼影业宣布签署一项多年期合作协议,介入到合作开发全球大片的内容生产中。

发行则通过“五岸传播”等机构来完成。五岸传播是SMG全资投入的从事国内国际节目发行、节目代理和节目合作的子公司。04年成立时,主要销售来自SMG旗下13家专业电视频道和10套广播频率的版权节目。其后则慢慢发展成为一个覆盖国内发行网络达200多家电视台、海外触达25个国家和地区,新媒体领域的合作伙伴多达20余家的销售网络。08年,五岸传播开始致力于“全国节目交易枢纽”的目标,成为SMG旗下重要的IP(知识产权)商业环节。

云+端部分,即平台+渠道

渠道环则分为三个渠道,来传输内容环上的内容。

分别是:有线电视网络、IPTV和基于互联网电视的OTT。有线电视网络SMG在上海市场具有无可争议的垄断地位,主攻的是“直播”渠道。

IPTV也具有无可争议的垄断地位,大致定位是在“回放”这样的渠道。前两者都有很强的本地市场烙印。

而基于互联网电视的OTT业务,则是新公司重点需要发展的全国性市场。新公司握有互联网电视牌照,如何将这张牌照的商业价值尽可能放大,不仅要善用政策资源,还需要有高超的商业智慧。OTT业务的主要定位在节目播放上是“点播”市场。

新公司还有两个潜在的传播渠道,那就是Xbox和PS游戏机,尤其是Xbox,其实具有联网功能。

百视通与微软达成合作协议,在大陆地区销售后者的Xbox One游戏机,并获得了有关管理部门500万台的销售许可。

东方明珠则与日本索尼公司合作销售PS游戏机。合并后的新公司,将成为全球主流三大游戏机中的两种在华独家销售商和运营商。

基于这些联网设备,新公司很有可能在未来将其当成一个重要的内容传播渠道。

平台,则是各种内容的依托之地,并通过各种屏(电视机、电脑、手机、pad等)向外传播。新公司成立了云平台和大数据平台来支撑这些内容的传播。

最后一环则是服务应用环。服务应用环上包括了游戏业务、电商业务、数字营销广告等。

游戏业务正如前文所提及的Xbox One和PS,仅Xbox One一项就可以为SMG带来至少80亿的销售额(SMG获取了200万台的销售代理,以及500万台的合作运营分成)。

电商业务主要依托并入的东方购物(CJ)。04年就开播的东方CJ,目前已经有3成的业务来自于互联网络,2013年销售额超过50亿,净利近5亿。

数字营销,在10月24日的2015年SMG广告盛典上,SMG发布了一个号称国内首款的全平台电视广告实时竞价系统,这个系统由SMG旗下数字营销公司艾德思奇研发。艾德思奇是一家成立于07年的广告技术公司,在移动广告市场中份额领先。今年8月,百视通以1亿美元的价格获得该公司51%的股权。

另外还有一个旅游产业,自然以上海地标东方明珠为旗帜。这个地方人流如织,确然是非上海居民抵达上海的几乎可以称之为“必经之地”的景点。

上市公司装入前文所述的“尚世影业”、“东方CJ”、“五岸传播”等公司,并未装入SMG旗下各频道,比如“炫动卡通”之类。

报业的方式是采编不上市,经营上市(俗称两张皮)。理论上,电视业可以模仿。

但SMG似乎不愿意这么干。从报业上市的历史表明,两张皮的做法,并未对新业务开拓产生多大的促进作用,反倒是造成集团拼命贡献利润装入上市公司维持股价,造成上市公司本身还是传统业务。

这个做法,目前报业也在反思。SMG,则貌似不愿意重复老路。

黎瑞刚,有可能会成为中国国情下的传媒业的默多克。

他主导的SMG,有可能成为东西方文化产业交流合作的一根重要通道。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