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斯诺登最新专访:特朗普比所有人都爱普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斯诺登最新专访:特朗普比所有人都爱普京

“我认为现在从内到外,美国都在遭受攻击。外部是俄罗斯,内部是总统。他们攻击着我们国家长期以来赖以运转的政治体制。”

斯诺登接受《Last Week Tonight 》采访。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月25日,曾因爆料美国国安局棱镜门项目而逃往俄罗斯的前CIA情报人员斯诺登接受网络播客《Deconstructed》的采访。在采访中,他表示,“通俄”这种高难度的政治活动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来说可能过于“复杂了”。

这次采访的全文刊发在《The Intercept》上,整个采访过程中斯诺登火力全开,犀利的言语丝毫不减当年。以下为界面记者对这次访问中斯诺登语录的部分摘录:

关于隐私:

每天我们都觉得很无奈,因为我们知道自己的隐私正在被侵犯和滥用。人们公开承认他们在侵犯隐私。扎克伯格在国会作证的时候并不觉得惭愧。

关于特朗普和普京:

一旦他(特朗普)可以,不管用什么政治手段,他肯定会来俄罗斯的。因为很显而易见,在这个世界上他最爱的人就是普京了。

关于穆勒调查:

如果人们觉得穆勒的调查能找到像“没错!普京,特朗普,在酒店拿着那卷尴尬录影带”这样的铁证的话,那实在是想多了。你知道世界通常不是这样运作的,生活远没有这么简单。而且实话说,任何一个听特朗普说话超过3分钟的人都知道他是就像建筑工地的铁锤破碎机(wrecking ball)一样(傻)。他一句话说完下一句都想不起来要说什么。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不想合作,或者不会不惜一切占得先机。我觉得我们必须对这个调查能取得的结果现实一些。

 

斯诺登。图片来源:网络

关于改变:

很多人看到今天的世界都觉这是一个破碎和被毁坏的地方。他们的权利被剥夺,也非常迷失。但是我还是希望人们能看到这个世界有朝着好的方向改变的方面。而且如果某些方面能朝着越来越糟糕的方向发展,那就说明还能有改进的空间。这个世界越变越糟糕,唯一的原因就是邪恶的人让世界变成了这个样子。如果更多有良知的人组织起来,讨论,明确划分一条别人要把我们都推开才能跨越的界线,那钟摆的就会开始摆动,我可能很快就能回家了。

巧合的是美国时间23日,也就是斯诺登在俄罗斯接受采访的两天前,美国前国家情报局局长James Clapper接受了PBS新闻时间的访问,对特朗普、FBI调查的进展等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说起来,斯诺登和Clapper的渊源要追述到2013年。

当年3月在国会听证会上,Clapper声称国安局没有“有意识地”搜集上亿美国人的信息。而斯诺登则在之后的采访中表示:“看到Clapper在国会宣誓的情况下说谎,是我(崩溃)的转折点。如果一个情报机构认为可以无所顾忌地向公众和议员撒谎的话,那是无法挽救的。看到(clapper撒谎)对我来说意味着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并且我很恐怖地意识到,除了我不会再有人做这件事了。”

2013年3月,Clapper作为国家情报局局长在国会作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年Clapper对斯诺登的行为是深感不解。《大西洋月刊》曾经发表文章报道,Clapper不明白斯诺登为什么要将美国人的安全至于危险之中。而在今天看来,更令Clapper困惑和苦恼的是特朗普。以下是Clapper访谈的部分摘录:

(在特朗普要求公开FBI特工身份以后)我对司法部和FBI的士气非常担心。我更担心的是我们国家几十年一直遵守的标准和规定,尤其是司法部和FBI的独立性问题。过去的总统都非常尊重,并拥护这种独立性。这个总统就很不同了。所以当他开始调查(两个部门)并渲染所谓的间谍门的时候,这对我们国家有相当不好的影响。

我认为现在从内到外,美国都在遭受攻击。外部是俄罗斯,内部是总统。他们攻击着我们国家长期以来赖以运转的政治体制。

我们的政治体制是脆弱的。如果不加以保护的话,我们很可能会失去这个体制。然后我们就会变成一个腐败的发展中国家(banana republic)。

基于他们(俄罗斯)在上次大选中花费的巨大努力,接触到美国公民的数量,从多种形式多个方面影响民意和选举,并且有三个关键州少了八万张选票(指三个关键州电子机票器怀疑被黑客入侵),如果说俄罗斯没有影响选举的话是很天真和有违逻辑的。事实上我相信他们整个颠覆了大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马克•扎克伯格

  • 全球500位超级富豪上半年财富总计缩水1.4万亿美元,创史上最大跌幅
  • Meta将削减30%的工程师招聘岗位,为业务下滑做准备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斯诺登最新专访:特朗普比所有人都爱普京

“我认为现在从内到外,美国都在遭受攻击。外部是俄罗斯,内部是总统。他们攻击着我们国家长期以来赖以运转的政治体制。”

斯诺登接受《Last Week Tonight 》采访。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月25日,曾因爆料美国国安局棱镜门项目而逃往俄罗斯的前CIA情报人员斯诺登接受网络播客《Deconstructed》的采访。在采访中,他表示,“通俄”这种高难度的政治活动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来说可能过于“复杂了”。

这次采访的全文刊发在《The Intercept》上,整个采访过程中斯诺登火力全开,犀利的言语丝毫不减当年。以下为界面记者对这次访问中斯诺登语录的部分摘录:

关于隐私:

每天我们都觉得很无奈,因为我们知道自己的隐私正在被侵犯和滥用。人们公开承认他们在侵犯隐私。扎克伯格在国会作证的时候并不觉得惭愧。

关于特朗普和普京:

一旦他(特朗普)可以,不管用什么政治手段,他肯定会来俄罗斯的。因为很显而易见,在这个世界上他最爱的人就是普京了。

关于穆勒调查:

如果人们觉得穆勒的调查能找到像“没错!普京,特朗普,在酒店拿着那卷尴尬录影带”这样的铁证的话,那实在是想多了。你知道世界通常不是这样运作的,生活远没有这么简单。而且实话说,任何一个听特朗普说话超过3分钟的人都知道他是就像建筑工地的铁锤破碎机(wrecking ball)一样(傻)。他一句话说完下一句都想不起来要说什么。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不想合作,或者不会不惜一切占得先机。我觉得我们必须对这个调查能取得的结果现实一些。

 

斯诺登。图片来源:网络

关于改变:

很多人看到今天的世界都觉这是一个破碎和被毁坏的地方。他们的权利被剥夺,也非常迷失。但是我还是希望人们能看到这个世界有朝着好的方向改变的方面。而且如果某些方面能朝着越来越糟糕的方向发展,那就说明还能有改进的空间。这个世界越变越糟糕,唯一的原因就是邪恶的人让世界变成了这个样子。如果更多有良知的人组织起来,讨论,明确划分一条别人要把我们都推开才能跨越的界线,那钟摆的就会开始摆动,我可能很快就能回家了。

巧合的是美国时间23日,也就是斯诺登在俄罗斯接受采访的两天前,美国前国家情报局局长James Clapper接受了PBS新闻时间的访问,对特朗普、FBI调查的进展等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说起来,斯诺登和Clapper的渊源要追述到2013年。

当年3月在国会听证会上,Clapper声称国安局没有“有意识地”搜集上亿美国人的信息。而斯诺登则在之后的采访中表示:“看到Clapper在国会宣誓的情况下说谎,是我(崩溃)的转折点。如果一个情报机构认为可以无所顾忌地向公众和议员撒谎的话,那是无法挽救的。看到(clapper撒谎)对我来说意味着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并且我很恐怖地意识到,除了我不会再有人做这件事了。”

2013年3月,Clapper作为国家情报局局长在国会作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年Clapper对斯诺登的行为是深感不解。《大西洋月刊》曾经发表文章报道,Clapper不明白斯诺登为什么要将美国人的安全至于危险之中。而在今天看来,更令Clapper困惑和苦恼的是特朗普。以下是Clapper访谈的部分摘录:

(在特朗普要求公开FBI特工身份以后)我对司法部和FBI的士气非常担心。我更担心的是我们国家几十年一直遵守的标准和规定,尤其是司法部和FBI的独立性问题。过去的总统都非常尊重,并拥护这种独立性。这个总统就很不同了。所以当他开始调查(两个部门)并渲染所谓的间谍门的时候,这对我们国家有相当不好的影响。

我认为现在从内到外,美国都在遭受攻击。外部是俄罗斯,内部是总统。他们攻击着我们国家长期以来赖以运转的政治体制。

我们的政治体制是脆弱的。如果不加以保护的话,我们很可能会失去这个体制。然后我们就会变成一个腐败的发展中国家(banana republic)。

基于他们(俄罗斯)在上次大选中花费的巨大努力,接触到美国公民的数量,从多种形式多个方面影响民意和选举,并且有三个关键州少了八万张选票(指三个关键州电子机票器怀疑被黑客入侵),如果说俄罗斯没有影响选举的话是很天真和有违逻辑的。事实上我相信他们整个颠覆了大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