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北京老四合院内嵌个“盒子”,就完成了换里不换壳的改造

除了大动干戈地推倒重建,还有没有什么其他方法改造北京的老四合院?一家名为“众建筑”的公司发明了一种内嵌式的改造方法,让老四合院重回青春变得更容易。

如果仅从北京前门大栅栏的外观上看,你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老北京最繁华的商业区。大栅栏是保存着最多四合院的区域之一,但随着商业中心的转移和建筑的老化,这里早已呈现一片破败。很多老住户都搬离了这片地区,留下不少空房,而继续守着这儿的人却要面对保温和私密性都极差的生活环境。

大栅栏的改造计划被提上议程多年,但如何改却十分棘手。大栅栏地区的老院子正是北京历史发展的见证,且拆迁费用昂贵,推倒重来并不可行。由于没有一个统一的好方法,大栅栏逐渐成为了一些建筑设计公司实践设计的试验地。众建筑就是其中的一家,他们最近设计出的“内盒院”就在大栅栏的杨梅竹斜街72号院做了展示。

内盒院是一种可以直接放在老房子里的板材结构空间,由特殊PU夹心板材制成,整合了结构、保温、门窗、电线、插座、内外墙面于一体。除了起到加固和改善房屋的设施的作用以外,内盒院还可以为老房子延伸空间。在杨梅竹斜街的院子里,众建筑便在老房子原有的面积外,向外搭建一个饭厅。

许多人不愿意改造老房子,还有一个原因是麻烦,因此众建筑在设计内盒院时,希望它能和宜家一样便于DIY。内盒院所使用的板材质量轻,板材上附带的偏心钩又使得板材能够被轻松安装—常见的内盒结构完全不需要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几个人在一天内就可完成。

另外,因为板材是批量生产的,价格较为便宜,且安装过程中基本无浪费和损耗,因此安装内盒院作为改造手段较传统的新建和改造项目要省钱得多。

“未来在内盒院售卖时会为用户配备说明书,使得用户能够更容易地建造自己的内盒院。同时,板材的保温性和密闭性很好,使得建成的房屋能够为用户提供温暖、私密的生活空间。”众建筑合伙人臧峰对界面记者说。

传统的北京老房子没有独立卫生间,模块化的内盒院可以让老房子装上厕所

通常而言,旧房改造难以避免会引发邻里矛盾。而像北京四合院这样几户人家共同住在不大的院子里,需要共用着许多空间和设施,在牵扯到改造、装修等问题时,矛盾可能还会变得更大—不论是在空间上的争夺,还是改造噪声和污染所带来的烦扰。但臧峰说,由于内盒院安装快捷,加上结构和功能上的多样性,“各自获得更多更好的生活空间,同时减少因为争夺空间引发的矛盾。

所有的用户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这就是众建筑对于“人性化”的理解。

在内盒院之前,众建筑还有另一次“人性化”的尝试—圈泡帐篷。圈泡帐篷是众建筑事务所利用照相反光板材料做成的一种临时房屋。几片轻巧、易携带的反光板拼接出了一个个独立的多面体气泡式的帐篷。而一个个帐篷又可以灵活拼接成各种规模和形状的几何体。根据不同的需要,不同体形的几何体可以被放在任何地方,可以成为拱门、房间等。更多的圈泡还可以形成小型社区,甚至是一个城市。

圈泡们也曾出现在大栅栏。它们被摆在几个四合院的屋顶上来遮蔽院里天井上方的阳光。当时是夏天,“圈泡帐篷”取代违章搭建的凉棚被用作树荫,为四合院居民饭后闲聊提供了一个临时的“阴凉地儿”。到了冬天,“帐篷”可以被轻松收起并储藏起来。这使得之前京城四合院里常见的“违章建筑”问题找到了对策。

圈泡和内盒院的设计思路一致,都是适应性极强的功能型建筑。按照臧峰的话说,不论是圈泡还是内盒院,用户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任意地“玩”,玩出自己需要的,玩出一万种可能。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