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川化股份锂电转型调查:两大矿山资产注入悬念待解

围绕川化股份及其控股股东四川能投锂电池产业链布局的资产至少有两大锂矿山和一处锂盐加工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自2017年12月18日通过破产重整实现恢复上市以后,川化股份(000155)提出向锂电池全产业链战略布局的转型目标。同时,在中小投资者问询有关锂电池资产注入事项进展时,公司方面曾公开回应称将于2018年上半年完成大型锂矿资产的注入工作。

但随着资产注入承诺期限的日益临近,公司方面回复中小投资者时却开始闪烁其词,反复公开强调需要结合公司实际情况、结合标的资产是否具备收购条件等因素进行综合分析,适时启动并购。

那么,川化股份到底到底有没有标的资产可并购?又有哪些标的资产具备注入条件?

界面新闻记者深入展开调查发现,目前川化股份控股股东四川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四川能投”)控股的四川阿坝州李家沟锂矿山已经开始前期工作,有望在2019年实现投产;而尚在四川能投体外的四川甘孜州甲基卡德扯弄巴锂矿山采矿权前不久刚获得有关批文,已经于5月14日办结采矿权审批手续。

除此之外,早在今年初川化股份参股能投新源合伙企业以现金出资的方式完成了对四川能投鼎盛锂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鼎盛锂业”)控股权并购。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该锂盐加工资产有望在今年年底实现投产,不排除在2019年达产并释放业绩后注入上市公司,进一步完善川化股份锂电池产业链。

两大锂矿山+锂盐厂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围绕川化股份及其控股股东四川能投锂电池产业链布局的资产至少有两大锂矿山和一处锂盐加工厂。分别为李家沟锂矿山、甲基卡德扯弄巴锂矿山以及鼎盛锂业。

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由于李家沟矿山所处山势较为陡峭,加上曾遭遇山洪泥石流冲击导致部分山路被毁,矿区基建工程量较大,同时考虑到矿区地形地貌,地下硐采就地修建尾矿库的可行性不大。但去年四川能投入主以后,已经开展了大量前期准备工作,正在积极推进李家沟锂矿项目。

根据金川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四川德鑫矿业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德鑫矿业”)拟在阿坝州金川县集沐乡李家沟实施四川省金川县李家沟锂辉石矿105 万吨/年采选项目,5月22日起的10个工作日内环评二次公示。

上述公示显示,德鑫矿业拟投资10亿元,在四川省阿坝州金川县集沐乡李家沟新建李家沟锂辉石矿105万吨/年采选项目,主要包括锂辉石矿开采以及选矿工程,配套建设尾矿库工程及相关配套设施,矿区面积约3.878km2,采用地下开采方式。

实际上,早在去年9月,四川能投联合雅化集团通过共同收购、股权转让和合作协议等“组合拳”解决了李家沟锂矿的股东内讧纠纷,并通过分立的方式实现了对李家沟锂矿62.75%的股权控股经营。

公开信息显示,四川国理锂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四川国理”)曾经以现金收购了四川恒鼎锂业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恒鼎科技”)100%的股权,恒鼎科技下设德鑫矿业、阿坝恒鼎锂盐有限公司等两个全资子公司,其中德鑫矿业拥有已探明锂资源储量约51.21万吨(折合氧化锂)的李家沟锂辉石矿的采矿权。

根据雅化集团披露,四川国理分立为国理锂盐公司和国理矿业公司,四川能投对应的持股比例分别为43.74%和62.75%。

熟悉李家沟锂矿山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根据目前的环评公示等情况来看,李家沟锂矿山有望在2019年正式投产并产生效益。但考虑到矿山前期所需的巨大资金需求,不排除四川能投通过将其所持的股权注入上市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较之于李家沟锂矿山的广为人知,界面新闻记者调查还发现另有一处大型锂矿山被四川能投收购存在较大可能性。

一个不为人知的细节是,早在今年初川化股份参股能投新源合伙企业以现金出资的方式完成了对鼎盛锂业51%的股权并购过程中,交易对手方分别为成都兴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兴能新材”)、成都川商兴能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简称“川商兴能”)、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斯诺威”)。而在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旗下,还有一处位于四川省甘孜州甲基卡锂矿山核心区的德扯弄巴锂矿探矿权,四川省国土资源厅显示该矿山已经于2018年5月14日办结采矿权审批手续。

界面新闻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斯诺威旗下的德扯弄巴锂矿是甲基卡锂矿山编号为309的大型锂矿脉,长达730米,厚度达到30~40米,氧化锂平均品位1.3%,累计查明矿石资源储量2624.82万吨,折合氧化锂34万吨,为目前甲基卡地区探明的第三大锂矿(甲基卡第二大锂矿为融捷股份旗下的134号矿脉)。

需要补充的是,同一地段相临的X03号超大型锂矿脉是整个甲基卡锂矿山最大的矿脉,长达2200米,厚度为1~92.73米,氧化锂平均品位达到1.46%,估算矿石资源量6321.03万吨,氧化锂资源量88.558万吨。

熟悉斯诺威的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309号矿脉的采矿权刚刚已经获得批文,去年就已经做完了采选工程的二次环评,但目前整个甲基卡锂矿山项目都需要等待甘孜州政府统一协调安排。一旦实现投产,该矿区将直接对接能投鼎盛的原材料供应,甚至不排除下一步注入川化股份的可能性。

对此,一位投行人士指出,相比之下,将鼎盛锂业注入上市公司的可操作性要大得多。由于目前能投新源合伙企业已经通过现金增资直接持有鼎盛锂业51%的股权,只要鼎盛锂业达到一定的业绩水平,就可以以收益法给出更高的对价现金收购或者进行换股,也有可能同时收购剩余49% 的股权。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该锂盐加工资产有望在今年年底实现投产,不排除在2019年达产并释放业绩后将会注入上市公司,进一步完善川化股份锂电池产业链。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鼎盛锂业在甘眉工业园区分三期建设年产5万吨锂盐项目,项目总投资30亿元,占地500亩。一期项目投产后,电池级锂盐产能达到1万吨/年,项目全部三期建成达产后,将成为国内主要的锂盐生产企业。

何时注入悬念待解

因2013年、2014年和2015年连续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2014年、2015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2016年5月10日起暂停上市的川化股份借助破产重整和注入通过并购四川省能投风电开发有限公司55%股权实现恢复上市,2017年12月提出向锂电池全产业链战略布局的转型目标。

然而,从2016年5月份暂停上市、2017年12月份恢复上市,至今已经过去了2年左右的时间,等待川化股份通过破产重整解决历史遗留问题、通过资产注入实现转型升级的中小投资者们始终看不到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四川能投在打造锂电池全产业链战略目标上的实质性动作,甚至不少投资者开始质疑这是否将会成为一张“空头支票”。

公司方面表示,2017年通过并购四川省能投风电开发有限公司55%股权,川化股份跨入新能源行业,布局风电、光伏产业,获得新的盈利增长点,业务规模和盈利能力显著提升。但自去年底在互动平台透露公司计划2018年上半年完成大型锂矿并购以后,今年初以来则多次改口称“不构成实质性承诺”。

对于中小投资者追问锂矿资产并购进展情况,公司方面还强调,关于锂电资产并购需结合公司实际情况、标的资产情况及公司战略长远规划系统科学策划,还得兼顾外部环境等客观因素等,目前相关工作正在全力推进中,公司将根据工作进展及时履行披露义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破产重整期间,四川能投对川化股份做出了业绩承诺,2017年、2018年度实现的经审计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达到3.15亿元和3.5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7年底,川化股份2017年全年营业收入约65.09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3.25亿元,略高于承诺水平。

一位熟悉情况的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考虑到2018年业绩承诺,四川能投很可能不会将尚未释放业绩、甚至还处于前期投入阶段的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否则必然会影响业绩承诺的兑现问题。

不过,上述人士进一步指出,如果李家沟锂矿前期进展顺利的话,2019年有望实现投产,那么相对而言这块资产注入可能就比较容易。但甲基卡德扯弄巴锂矿迟迟不能推进的话,相对就没有那么快。目前最有希望注入的还是即将今年年底即将投产并释放业绩的鼎盛锂业,不排除四川能投将其所持51%股权注入上市公司,也有可能同时收购剩余49%的股权。

据了解,鼎盛锂业锂盐生产项目占地500亩,总投资30亿元,分三期建设(其中,一期工程投资6.7亿元,占地192亩)。一期项目投产后,电池级锂盐产能达到1万吨/年,年产值达14亿元,税收1.5亿元。

目前,项目一期工程土建主体工程已经基本完成,预计6月底完成砖砌工程及外装修工程。到8月底,机械竣工,届时所有的设备,包括单调安装完成,整个生产线联动将进入试投料试生产阶段,最终预计今年11月项目可正式投产。

 一位长期跟踪关注川化股份转型进程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川化股份资产注入的进度可能会受到四川能投人事变动的影响。早在去年10月,四川能投面向全国公开选聘集团总经理,该岗位全面负责集团公司经营管理,需要等待新的总经理人选到岗以后才有可能实质性推进川化股份的资产注入事项。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四川省委组织部5月25日发布的干部任前公示中,目前川化股份董事长、四川能投副总经理王诚拟提名为四川能源投资集团总经理人选。公示期为5个工作日。

王诚的履新,能够破解川化股份资产注入悬念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