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世界杯手札2】在戒严封闭的红场外,等待36年的秘鲁人开始狂欢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世界杯手札2】在戒严封闭的红场外,等待36年的秘鲁人开始狂欢

秘鲁队上一次参加世界杯还要追溯到1982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6月12日,国庆日,俄罗斯人迎来了公休假期的最后一天。在俄罗斯域名的谷歌网页上,几个享誉世界的地标性建筑,标注着这一天的特别之处。

只是,想象中的国旗招展和锣鼓喧天并没有出现,犹如假期中的老百姓一样,红场与克林姆林宫依然处于持续几日的“放空”状态,无论球迷,本地人抑或普通游客,都无法跨越戒严,警察和安检门的隔离。

一位在莫斯科读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告诉我们,“城墙那边咱们看不见的地方,有一个停机坪。莫斯科的交通很拥堵,所以曾有传言说,普京甚至会搭飞机过来,以此躲避堵车。至于这是真是假,咱们就不知道了。”

隔着天空,隔着栅栏,隔着人,许多球迷和游客在红场外的安检处无功而返。自然而然地,没有特殊管制的朱可夫雕塑广场和马涅什广场,便成为了这一天球迷聚集的大本营。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到市中心的白日焰火,世界杯的元素已经随处可见——除了只剩两天的倒计时牌,RT电视台搭建的转播中心,还有一条标记着举办城市和冠军球队的狭长走廊。

“Peru,Peru,Peru……”当不少孩子正与吉祥物雕塑斗智斗勇时,朱可夫广场上的呐喊和歌唱声,已经冲破了空间的界限。远远看过去,红白色的秘鲁,绿色的墨西哥,蓝白色的阿根廷以及蓝黄红的哥伦比亚,已经开始为刮风下雨的俄罗斯之夏,带去专属于拉美的荷尔蒙。

就像《生命之杯》的出现早就让世界杯主题曲与拉美风水乳交融,之于整个世界足坛而言,拉美球迷似乎也自带一种无法被人忽略的气场。我一直清楚地记得,两年前在新大阪站和大阪城公园碰到墨西哥美洲球迷的场景,他们的穿着,风格以及三五成群的派头,都是我们眼中,最恰当不过的“大赛氛围”。

在四天前国际足联公布的官方售票数据中,时隔36年重回世界杯决赛圈的秘鲁,拿到了43538张球票,排名全球第8。这比什么都去了只有球队没到的中国球迷,还多出了3000多张。虽然官方训练并没有引来多少关注,但秘鲁队并不用担心自身的存在感,至少在这一天的红场之外,没有哪国球迷能比“格雷罗和奎瓦们”的歌声更为响亮了。

毕竟,秘鲁人已经等待得太久了,在上一次跻身世界杯决赛圈时,他们此时此刻所踩到的土地,还在拥有“苏联”的标签。

从秘鲁球迷身穿的球衣看,9号格雷罗无疑是这个多种族国家的英雄,在百转千回地躲过药检加罚的判决后,他终于得到了职业生涯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机会。这个名字释义为“武士”的34岁前锋,曾经因为叔叔在1987年利马空难中丧生而对飞机心生恐惧。而这一次,或许三千英尺的高空,已经无法比肩秘鲁人对他寄予的期待了……

 

点击查看界面体育2018年世界杯专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