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力拓和必和必拓两大巨擘主张铜矿增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力拓和必和必拓两大巨擘主张铜矿增产

全球铜市场正处低谷,力拓和必和必拓两大矿业公司却认为2018年以后铜供应将会吃紧,供需缺口将逐渐扩大。

图片来源:东方IC

全球铜市场都在寒冬里徘徊。铜价持续下跌,市场交易依旧疲软,可尽管如此,依然有人认为铜市场还有继续增产的必要。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力拓(Rio Tinto)铜业务负责人让-塞巴斯蒂安·雅克(Jean-Sebastien Jacques)表示,要满足未来十年全球铜需求,铜矿业“必须每15个月就增加相当于一座埃斯孔迪达(Escondida)铜矿的产量”。

这个传说中的埃斯孔迪达位于智利,是全球产量最高的铜矿,每年生产约120万吨铜,由世界第一大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 Billiton)运营,力拓也持有少数股份。埃斯孔迪达铜矿是衡量全球铜产量的重要指标之一,其在矿业的重要地位可见一斑。

力拓和必和必拓这两大矿业巨擘主张铜矿继续增产理由是,他们认为2018年以后铜供应将会吃紧,供需缺口将逐渐扩大。

加拿大一家铜矿企业First Quantum也认为,如果到2020年时中国、印度和巴西的用铜量达到欧盟的水平,那就需要增加九座埃斯孔迪达。

全球第三大铜生产商嘉能可(Glencore)铜业务主管特里斯·密斯塔吉迪斯(Telis Mistakidis)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中国需求极为强劲,加上预计将出现的采矿中断,可能导致高达180万吨的供需缺口。

这一方面源于潜在的供应中断数量正在增加。必和必拓最近一份报告称,由于矿石品位降低,埃斯孔迪达铜矿产量在2016年后将会下降,力拓在美国犹他州一座运营长达百年的铜矿产量也将从61.5万吨降至50万吨左右。

而在需求方面,则有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铜消费市场做支撑。卓创资讯的铜业分析师李晓蓓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中国的精铜需求占全球消费总量的40%-50%。

2015年1月7日,全球最大的有色金属交易所LME铜库存略降,至17.87万吨,注销仓单占比13.74%。力拓铜业务主管在2014年年底对媒体表示,上海期货交易所、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和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的铜库存总量正处于2008年底以来的最低位。

尽管眼下对中国需求的担忧已推动铜价降至2010年以来的低位,但必和必拓和力拓依然坚持认为,铁矿石和煤炭行情颓势已经让投资者失去兴趣,相比之下,铜的需求预计将更加稳定。

受此类预测的影响,全球多个铜矿正在想办法增产。据《金融时报》报道,英国部分单一业务铜矿商正大举投资提高产量;智利安托法加斯塔矿业公司,也期望到2018年时将其铜矿的年产量将从2014年的70万吨提升至90万吨;哈萨克矿业(Kaz Minerals)正在哈萨克斯坦新建两座铜矿。

与国外铜业一派乐观看好的景象不同,国内铜业需求呈现紧缩状态。咨询机构英国商品研究所(CRU)预计,2015年中国精炼铜进口量为235万吨,降至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更让人无法忽视的是跌跌不休的交易数据。长江铜年报显示,在2014年铜价录得三年来最大年度跌幅,LME铜年跌幅14.79%,沪铜年跌幅11.09%。在资金操作方面,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投机基金中期内仍以看空铜价为主,目前其净空持仓量相对较高。

李晓蓓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由于近两年是铜精矿的产出高峰期,2014年全球精铜的产量过剩已经达到30万吨,这一局面在未来两到三年都将持续,其后产量会出现回落,但还不至于出现供应吃紧。

她认为,目前耗铜产业主要集中在电力、家电、汽车和房地产,但这几大行业在接下来几年的增速均有所放缓,尤其是房地产市场很难出现明显好转,因此未来几年中国铜市场的需求不会有太大提升。她提醒铜矿企业,在增产方面可以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量力而行,但需要更加谨慎。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必和必拓

133
  • 招商轮船、必和必拓和挪威船级社就产业链温室气体管理开展合作
  • 必和必拓提高对澳大利亚铜矿商OZ Minerals的收购报价,寻求近67亿美元完成交易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力拓和必和必拓两大巨擘主张铜矿增产

全球铜市场正处低谷,力拓和必和必拓两大矿业公司却认为2018年以后铜供应将会吃紧,供需缺口将逐渐扩大。

图片来源:东方IC

全球铜市场都在寒冬里徘徊。铜价持续下跌,市场交易依旧疲软,可尽管如此,依然有人认为铜市场还有继续增产的必要。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力拓(Rio Tinto)铜业务负责人让-塞巴斯蒂安·雅克(Jean-Sebastien Jacques)表示,要满足未来十年全球铜需求,铜矿业“必须每15个月就增加相当于一座埃斯孔迪达(Escondida)铜矿的产量”。

这个传说中的埃斯孔迪达位于智利,是全球产量最高的铜矿,每年生产约120万吨铜,由世界第一大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 Billiton)运营,力拓也持有少数股份。埃斯孔迪达铜矿是衡量全球铜产量的重要指标之一,其在矿业的重要地位可见一斑。

力拓和必和必拓这两大矿业巨擘主张铜矿继续增产理由是,他们认为2018年以后铜供应将会吃紧,供需缺口将逐渐扩大。

加拿大一家铜矿企业First Quantum也认为,如果到2020年时中国、印度和巴西的用铜量达到欧盟的水平,那就需要增加九座埃斯孔迪达。

全球第三大铜生产商嘉能可(Glencore)铜业务主管特里斯·密斯塔吉迪斯(Telis Mistakidis)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中国需求极为强劲,加上预计将出现的采矿中断,可能导致高达180万吨的供需缺口。

这一方面源于潜在的供应中断数量正在增加。必和必拓最近一份报告称,由于矿石品位降低,埃斯孔迪达铜矿产量在2016年后将会下降,力拓在美国犹他州一座运营长达百年的铜矿产量也将从61.5万吨降至50万吨左右。

而在需求方面,则有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铜消费市场做支撑。卓创资讯的铜业分析师李晓蓓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中国的精铜需求占全球消费总量的40%-50%。

2015年1月7日,全球最大的有色金属交易所LME铜库存略降,至17.87万吨,注销仓单占比13.74%。力拓铜业务主管在2014年年底对媒体表示,上海期货交易所、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和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的铜库存总量正处于2008年底以来的最低位。

尽管眼下对中国需求的担忧已推动铜价降至2010年以来的低位,但必和必拓和力拓依然坚持认为,铁矿石和煤炭行情颓势已经让投资者失去兴趣,相比之下,铜的需求预计将更加稳定。

受此类预测的影响,全球多个铜矿正在想办法增产。据《金融时报》报道,英国部分单一业务铜矿商正大举投资提高产量;智利安托法加斯塔矿业公司,也期望到2018年时将其铜矿的年产量将从2014年的70万吨提升至90万吨;哈萨克矿业(Kaz Minerals)正在哈萨克斯坦新建两座铜矿。

与国外铜业一派乐观看好的景象不同,国内铜业需求呈现紧缩状态。咨询机构英国商品研究所(CRU)预计,2015年中国精炼铜进口量为235万吨,降至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更让人无法忽视的是跌跌不休的交易数据。长江铜年报显示,在2014年铜价录得三年来最大年度跌幅,LME铜年跌幅14.79%,沪铜年跌幅11.09%。在资金操作方面,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投机基金中期内仍以看空铜价为主,目前其净空持仓量相对较高。

李晓蓓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由于近两年是铜精矿的产出高峰期,2014年全球精铜的产量过剩已经达到30万吨,这一局面在未来两到三年都将持续,其后产量会出现回落,但还不至于出现供应吃紧。

她认为,目前耗铜产业主要集中在电力、家电、汽车和房地产,但这几大行业在接下来几年的增速均有所放缓,尤其是房地产市场很难出现明显好转,因此未来几年中国铜市场的需求不会有太大提升。她提醒铜矿企业,在增产方面可以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量力而行,但需要更加谨慎。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