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追踪】被“猝死”的同学聚会

同学聚会上“猝死”视频引发网络热议:聚会者站在死者身边微笑、继续吃饭。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低保户李燕(化名)在众目睽睽之下倒地,再也没有爬起来。

吉林省四平市郊区的一座山庄里,一段视频记录了她生前最后的影像。视频里的李燕身着黑色连衣裙,翠绿色外搭,头发卷曲又有些凌乱,手腕上带着银色镯子。菜差不多已上齐,聚餐者们把自带酒水打开,在倒地前,她正举起话筒和演讲稿发表感言。

“同学们,今天举办这次聚会,是我们38周年的聚会,目的是给大家机会,拉近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让大家借这次机会,共叙友情。”

话音刚落,李燕咧了咧嘴,流露痛苦之色,歪倒在地。靠近摄像头的几名女子喊了几声“妈呀,咋的了?”

而在另一段视频里,李燕倒地后旁人的反应引发了网络争议。一名黑衣男子的脸对准摄像头,笑着跟旁人解释,“我们这同学聚会,她可能心脏有病。”镜头摇移,两名女子坐在桌旁继续吃菜。还有人似在向旁人解说,“手都紫了,这才三分两分的功夫。” 

2018年6月26日起,该视频开始在吉林本地相关微博流传并引发关注。一条相关微博的转发量达1万,评论也超过了3万。

李燕出事后,25岁的侄女李颖(化名)感到憋屈,她几乎跑到每一条涉及此事的微博里评论,乞求网友关注。在微博中,她质问道:“为何姑姑倒地却无人急救?”

筹划已久的同学聚会,被定在了2018年6月24日。聚会的组织者李燕也是同学群的群主。那天来参加聚会的,是她38年前的四平二中同学。

位于四平市郊区的饭店,距离市区约半小时车程。事发当天,大部分聚会的人乘坐同一辆大巴车前去目的地。“那辆大巴车是几天前在四平市区某家公交公司预定的。”山庄老板推测。

饭店厨师回忆,当时来聚会的人似乎各地都有。“有四平的、吉林的,大连的,还有上海的。”

事发前一周,李燕曾和另外两名男同学去过两次,一次订包间,一次点菜。同来的便有被网友讨伐的黑衣男子。“郊区山庄多,估计就想找个实惠点的地方。”

山庄老板回忆,那天山庄一共接待了四个包间的人,“四平二中聚会的这个房间最大,有两桌。”他们订的是低档团队餐,两桌一千元,自带酒水。“可以吃饭,也可以唱卡拉OK。按照订餐时的要求,有42人参加聚会。”

当天同学聚会所在餐厅。摄影:曾金秋

多名当地居民表示,四平二中83届是当年该校最后一届普通高中,都是划片分的学校。这意味着,李燕的老同学们,大多都是她的老街坊。

李燕的弟弟李光(化名)回忆,为这次聚会,她筹备了好几个月。“姐姐终生未婚,爱热闹。”平时姐弟见面,她常说自己刚又去了某个聚会。“除了聚会也没别的活动。这几年总聚,总听她说又见了同学。” 

李光患脑血栓多年,无业。他说话有些不利索,至今尚未走出丧姐之痛。

和网友一片讨伐声不同的是,老板和厨师均认为网上视频和实际情况存在偏差。“不像网上说的那样,当时都叫了120急救。”

“他们看人不行,赶紧喊我过来,当时就乱套了。”老板说,他立即打电话向一名长春老中医咨询急救方法,随后叫了镇上卫生院的医生。“也有聚会者拨打120。”

大约20分钟之后,山庄所在的三家子镇卫生院安排了桑医生赶到包厢。他到场时,李燕已经昏倒了二十多分钟,气息全无。他怀疑是急性心肌梗塞,“以前遇到过急性心梗的,必须在三五分钟内抢救,不然救过来也可能是植物人。”医生向界面新闻回忆。

但按照行医规矩,他还是做了整套心肺复苏流程,包括心脏按摩和人工呼吸。120工作人员赶到后,在餐厅里为李燕做了心电图,但为时已晚。

桑医生也看过传遍朋友圈的这两段视频。据他回忆,急救时,不少聚会者站在门外拿着手机拍摄。一名女子曾对他说,“这人都这样了,你还来抢救,还做人工呼吸,我回去给你在朋友圈宣扬宣扬。”

但他并不认为人们忽视了死者。做人工呼吸时,他闻到死者嘴里有速效救心丸的味道。“有几个人帮忙找手绢,还挺积极的。”

老板回忆,聚会人员直到警察做完笔录才离开,那时已经下午四点多。当警察询问是否可以还原现场细节时,有人将拍过的视频传到警察手机里,作为证据保存。

他说,之所以会有第一段倒地的视频,是因为她在发表感言,同学录像留念。第二段被广泛指摘的视频,没有人注意究竟是谁拍的。“出事后外面站了好多人,可能还有其他包间的出来看咋回事儿,那个男的当时应该是在跟外面的人说话,被拍了。”

餐厅多名员工谈到此事时认为,过分苛责同学的表情动作有些无理。“你唠嗑笑一下不也很正常么?”

事发后十二点多,李光和哥哥李扬(化名)赶到山庄。警方当场排除了刑事嫌疑。李光说,是聚会同学给他打的电话,他不认识打电话的人,到场后才看到一两张熟面孔。

这个大家庭收入并不高。李光说,十多年前,李燕在一家企业做过法律顾问,之后便没再工作。“能赚钱的就只有二哥,靠开出租车谋生。”

李燕的母亲已经84岁了,身患脑萎缩。李光说,母亲去年做完一场手术之后便无法行走。“她至今仍不知道女儿去世的消息。”

为了方便照顾八十多岁的母亲,李燕住楼房,李光和哥哥则住在老城破旧的平房。这两套房均位于四平郊区。

李燕居住的小区。摄影:曾金秋

李光说,兄妹三人并不疏远。由于李燕早年被诊断出精神疾病,终身未婚,哥俩必须经常去探望。“她犯病时嘴唇哆嗦,手也抽,不看能行吗?” 

网友对视频的议论,让李家人气愤又悲伤。但因人力不足,都顾不上了。“就剩我和我哥了,我脑血栓,这么多年啥也干不了,我哥要照顾我妈,谁还管得了这些?” 

最让李家人受不了的是微信上铺天盖地的赔偿谣言。他们为此报了警。谣言写道,“后续调查参加聚会的每人摊两万,一桌拼酒的每人十万,同学会召集人拿十万,饭店出五万,共计一百万。”

“我们从来没有拿过这些钱。”李光说。

同学聚会后的谣言在当地人微信流传。翻拍

提起此事,李燕的邻居文娜(化名)觉得心寒。她从家人口中得知李姨死讯,随后又在网上看到了视频和网友议论,气愤地发了一条微博:“我李姨都那样了,你们还只顾着吃!”

在这位18岁女孩的印象中,李燕是个爱张罗事的热心人,生前常去她家开设的理发店聊天,有时也做做头发。

文娜还加了李燕的微信。李燕的微信名是一群李玉刚粉丝的代号“玉泽东升”,她常转发一些老歌的链接,对唱歌有极大的兴趣。偶尔,她也会在朋友圈发一些聚会的视频或照片。

2018年5月底,她和朋友在KTV演唱了一首《爱情这杯酒谁都喝得醉》,录下来后发到朋友圈。“能感觉出来,李姨朋友很多。”有一次,她帮她下载一款时新的自拍软件,瞥到李的微信里有很多群,“有同学群,还有前同事的群,比我家里人多多了。”

视频扩散到网上之后,李燕的同学数次找过李燕的家人。他们说,去参加聚会的都是李燕的好朋友,“(他们解释)视频里面带笑容的男子跟李燕也特别好,在一旁继续吃饭的是因为低血糖……”

按照当地习俗,无儿无女的人身后要海葬。7月2日凌晨,侄子、侄女带着李燕的骨灰到了大连。哥哥忙着照顾母亲,弟弟李光行动不便,只好由家里两个孩子前去做最后的告别仪式。

四平市殡仪馆工作人员介绍,6月26日,李燕火化那天,也有当天聚会的同学过来送别。

去大连海葬姑姑之前,侄女李颖删了旧微博,又发了一条,“想必舆论也给他们造成很大影响,不管什么是真的,为了让我姑安息,不想再追究此事。”

在网上的谩骂声之外,媒体也相继转发心肺复苏手法,为了让更多心脏病人在三分钟之内得救。

李颖说,网上的言论已经无心查看。“真真假假,我分不清楚,但愿人都是善良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2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