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邪不压正》背后的古北水镇:与乌镇“同门”,正经历转型之变?

一部浪漫的姜文电影,以及小镇中越来越多的文创活动,能让小镇迎来她的第二春么?

作者/十八子 编辑/郑道森

7.2分。《邪不压正》上映首日(昨日),豆瓣评分高开低走。

“廖凡部分犀利狠辣如《无耻混蛋》,周韵部分仙逸飘渺如《聂隐娘》,彭于晏屋顶奔跑如《卧虎藏龙》……都极其情艳!”

“一部民国时期的跑酷,卖点是彭于晏的肌肉,演得特别别扭。姜文真是才华耗尽了。”

相比于对影片内容褒贬不一的评价,网友对影片的取景评价更为统一——“在古北水镇,有姜文《邪不压正》的北平记忆”。

7月11日,这部电影还选择在古北水镇举办首映礼,姜文带着彭于晏、廖凡、许晴、周韵等一整个剧组,以及宁浩、黄渤、张一白等数百名电影圈人士前往,在司马台长城的夜色下,这部谈论1937年北平旧事的电影正式开演。

尽管露天放映有不可操控的天气风险,夏夜的蚊虫也让浪漫背后多了一丝尴尬,更不要说人力物力的巨额消耗……是怎样的环境,让“讲究”的姜文团队一再坚持?在首映仪式上,姜文还透露,“影片(《邪不压正》)的一些主要场景还是在古北水镇拍的”。

古北水镇,这座位于长城脚下的旅游小镇,与浙江的乌镇,两座小镇的设计都出自陈向宏之手。在经历了开业初期的喧闹之后,如今,古北水镇的业绩增长放缓,2018年一季度还首次出现了亏损。

一部浪漫的姜文电影,以及小镇中越来越多的文创活动,能让小镇迎来她的第二春么?

《邪不压正》邂逅古北水镇

民国风格的建筑、极具北方特色的院子、充满京味儿的民俗、古北水镇汤市街里面五颜六色的店铺……如果你没去过古北水镇没关系,标志性背景司马台长城总是能一眼认出的。

(电影片段)

电影中“彭于晏和他的亨得利爸爸骑着马,出现在司马台长城”、反复出现的大片铺满青瓦的屋顶,让你一眼就能知道,这是现实生活中的古北水镇。

《邪不压正》与古北水镇的缘分还得从3年前说起,当时,这部电影的编剧团队在古北水镇写了一个多月的剧本。“大家觉得古北水镇的特点十分符合记忆中的北平,那时就约定,无论片子何时拍好,一定在这里首映。”首映现场,姜文给出这样的解释。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古北水镇近期刚刚经历了一些股权变动。

6月27日,北京产权交易所的一则消息引发市场关注:北京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京能集团”)寻求转让北京古北水镇旅游有限公司20%股权,转让底价17亿元,这意味着,古北水镇的估值在85亿元。挂牌征集受让方日期为2018年6月27日起20个工作日以内。

7月6日,中青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发公告称,乌镇旅游拟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参与受让北京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古北水镇股权。

7月10日,古北水镇获投战略投资17亿人民币融资。本轮融资资本方为中青旅遨游网。

“《邪不压正》和古北水镇有怎样的关系?在这个时候把首映放在古北水镇。”这是业界最普遍的猜测。

(首映现场)

姜文最终说,“这是周老板(周韵)坚持的”。当时提出真要这么干时,所有工作人员是反对的,随时可能会下雨,夏夜蚊虫到处都是,每一处都需要工作人员指引。

“大家反对的事情,你是要坚持的。”这符合姜文一如既往的风格。

中青旅相关负责人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邪不压正》首映放在古北水镇属于正常的业务合作。就好比,电影选择在酒店办发布会一样,古北水镇有场地租赁的业务,需求方租用场地即可。

三年成爆款,一朝变亏损,正常还是反常?

7月初的周末,小娱再次去了古北水镇,当时天气微热,偶有微风。一路走进小镇,最为直接的感受是为酒店拉客的人不少。

从停车场到小镇售票处,大约30多岁的女士手里拿着卡片,见着路过的人会主动寻问“住宿吗?几百元一晚。”

(古北水镇景色 片段)

真正感觉到小镇的古典和文化气息,是在进入小镇内。青瓦、小桥、流水、石桥路、染坊,穿着同样类型衣服的游客,现场在鼻烟壶中刻字的人,拉着二胡唱戏的人,光着脚丫泡温泉的游客……共同构成了小镇的现代景色。

游客来必看的则是小镇内的重要景点,比如,观赏制酒流程工艺的司马小烧、观赏原汁原味的生态印染的永顺染坊、月老祠,这些地方的客流量也都还好,不拥挤也不冷清。

“一步一景,待在这里面,倒也有一番北方江南的感受。”为了带孩子体验北方的小镇特色,张敏特意从上海来到北京。

(古北水镇全景)

古北水镇和乌镇一样,都是由陈向宏设计。姜文在首映现场讲了这样一句话“艺术和想象的力量是巨大的”。

姜文和陈向宏认识时,那时的古北水镇还不是现在的模样。2010年陈向宏挥师北上,坐在司马台长城脚下,苦思冥想,手绘出现在的古北水镇,时至今日,陈向宏的一部分设计图依然在互联网上流传。

陈向宏给古北水镇的定位是“度假旅游型场所,为游客提供异地生活方式”。

2014年,古北水镇正式开业。除去其他景点不说,最让去过古北水镇的人忘不了的是它的夜景。一时间,摇橹长城下,信步司马台,夜游星空小镇,成为国人旅游的新风尚。

不同于国内大多数商业化极其浓厚的古镇项目,古北水镇的经营管理方式是由上而下,小镇内统一管理,商户都是由古北水镇项目方运营。

直到2017年,古北水镇都一直是业内旅游的典范。游客接待量从2014年的98万人次飙升到2017年的275.36万人次。

但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也是从2017年,古北水镇营收增速首次出现放缓。2018年第一季度净利润还出现了1658万元的亏损。

最直接的变化是小镇内餐饮的营业收入,古北水镇景区内一家火锅店的服务员告诉小娱,现在淡季一天最多有个十几桌人,日均收入最多2万元。以前每天能到4万元。旺季的时候,差不多每天10几万的收入。

“以往来古北水镇的人都是组团来的居多,住宿费、餐饮成为景区收入的大头。现在组团的人少了。”

古北水镇的第一大股东,中青旅也在7月7日公告中坦承古北水镇业绩“呈现一定程度的波动”。

针对此变动,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向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解释说:“这属于正常现象。首先古北水镇本身淡旺季差异较大,从往年经营情况来看,可能因气候原因,一季度一直是淡季。而项目固定资产折旧是按月均摊的,仅仅是一季度净利润亏损不能证明经营遇阻。其次,旅游项目发展到一定的成熟阶段,增速放缓、甚至游客略有减少都是正常的。”

 

大量文创活动涌入,下一步打造北方的“会议小镇”?

从古北水镇表面上能看到的业态来看,能拉动消费的仅有门票、住宿和餐饮,衍生品业务还处于相对粗放的阶段。

有数据显示,2017年古北水镇的人均消费约为355.8元,较去年同期增长近20%。2017年全年累计接待游客275.36万人次,同比增长12.89%,增长趋缓。

大家只看到了古北水镇表面的“没变化”。实际上,古水北镇在规划时,对景区业态进行了“三三制”划分,门票收入、酒店收入、景区综合收入占比是1:1:1。其中景区综合收入在2017年的业务中已有端倪。

小娱翻看中青旅2017年财报发现,2017年,古北水镇在细分市场需求、优化产品结构、传播品牌价值方面都有积极探索,将品牌的打造与营销提升至战略地位。

比如,三星Galaxy新品发布会、宝马Mini发布会、一汽丰田“感恩有你”品牌活动日等都在古北水镇举行。

比如,请王珞丹成为小镇代言人,拍摄宣传片;上线官方APP;录制《妈妈是超人》、《王者出击》等综艺节目。

同时,举办司马台长城跑音乐节、古北水镇艺术塾、国际戏剧大师铃木忠志专场演出、卡丹萨国际钢琴竖琴室内夏令营等文创活动。

而且在此次股权出售过程中,就有分析人士指出,不排除中青旅加强对古北水镇控制的可能。

财报也显示,未来古北水镇会在巩固北京地区市场的基础上,重点辐射周边地区市场,积极探索与IT、教育、汽车、金融等优势产业的合作机会,打造“会议小镇”口碑,整合资源配置,提升景区资源利用率。

2018年以来,中国旅游业的变化看得见:1,一波又一波的小镇再次兴起,仅北京正在打造的就有哈洛小镇、葡萄酒小镇、祥云小镇……2,中端酒店的改造已经出现了由量到质的变化;3,地方国企、全国性房企、地方民企、传统文旅企业均下场进入文旅投资……

可以想见,未来旅游业的竞争会更加激烈。古北水镇,也正迎来新一轮的挑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