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火速拿下东北制药控股权 方大系再构资本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火速拿下东北制药控股权 方大系再构资本局

方大系长袖善舞,东北制药成其新平台。

图片来源:摄图网

方大系可谓神速。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方大系数月之间,已悍然拿下了东北制药(000597.SZ),也由此,自卖掉方大化工(现在的航锦科技(000818.SZ))之后,方大系拥有的上市公司平台,再达3家,另外两家分别为方大炭素(600516.SH)和方大特钢(600507.SH)。

数月内问鼎东北制药

2018年4月25日,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辽宁方大)以现金购买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增持东北制药7509.99万股,占东北制药总股本的13.18%,新增股份于2018年5月11日在深交所上市。此次增持后,辽宁方大持有东北制药7516.85万股,占东北制药总股本的13.20%。

2018年5月28日至2018年6月1日期间,辽宁方大又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增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份2849.6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增持后,辽宁方大持有公司股份1.04亿股,占总股本的18.20%。

2018年6月8日至2018年6月12日,辽宁方大再次出手,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东北制药1607.84万股,占东北制药总股本的2.82%。此增持后,辽宁方大持有公司股份1.2亿股,占总股本的21.02%。

马不停蹄,2018年6月25日至2018年7月2日,辽宁方大继续增持东北制药1380.87万股,占东北制药总股本的2.42%,增持后,辽宁方大持有公司股份1.34亿股,占总股本的23.45%。

由此,辽宁方大持股第一,成为东北制药的第一大股东,东北制药也相应变更了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辽宁方大注册资本10亿元,成立时间为2000年4月24日,法定代表人方威现任北京方大国际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现还为方大炭素和方大特钢的实际控制人。

与此同时,东北制药还在2018年6月28日召开董事会,完成了董事会提前换届的选举工作,相关事宜也经2018年7月18日召开的公司2018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获得通过。其中,非独立董事共5人(魏海军、黄成仁、敖新华、吴开华、韩波),其中3人由辽宁方大提名(魏海军、黄成仁、敖新华);独立董事共4人(王国栋、韩德民、姚辉、梁杰),其中3人由辽宁方大提名(王国栋、韩德民、姚辉),辽宁方大通过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决定了公司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选任。

东北制药在公告中提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后,不会影响东北制药在资产、人员、财务、机构和业务方面的独立性,公司控股股东将依据相关法律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履行股东职责,依法行使股东权利。公司将进一步规范、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提升整体运营效率、提高盈利能力。”

接盘后长袖善舞

方大系的名头近年来早已传遍A股,方威之名也是路人皆知,细想其治下的方大炭素、方大特钢,以及曾经的方大化工所经历,不少地方与东北制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回顾历史,1973年出生的方威,人生几经起伏。受到市场广泛关注大概是从2002年开始的。2002年,方威重组了国有企业抚顺碳素厂,后改名为抚顺炭素有限责任公司,此时的方威仅仅29岁。在随后的3年里,方威又先后收购了沈阳炼焦煤气有限公司、成都蓉光炭素股份有限公司和合肥炭素有限责任公司等国企,雏形初具。

2006年,辽宁方大入主海龙科技,时年海龙科技还是简称*ST海龙,之后在2007年1月29日更名方大炭素,这也是方威旗下第一家上市公司,为其进入资本市场的标志性事件。当时辽宁方大将旗下炭素资产注入,还引来市场“一石三鸟”的佳话,因为随着当时炭素资产的注入,一方面归还了海龙科技原大股东的借款,又使得炭素资产得以实现借壳上市,并且同时还解决了同业竞争的问题,这充分体现了方威的资本运作能力。如今的方大炭素已是风风火火,在经历了去年的行情之后,财务数据更是有了一个质的飞跃。2017年方大炭素净利润达到了惊人的36.2亿元,同比增长了5267.65%。

2008年,江西省委、省政府作出部署计划用两年时间基本完成全省国有工业企业改革,这其中,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被定为重点企业。虽然宝钢、华菱钢铁及江西新余钢铁等大国企都为之进行过洽谈,华菱钢铁还递交了受让申请,但最终只有方大系满足略显苛刻的股权转让条件且不问个中细节如何,成功拿下南昌钢铁。2008年,方威便以23.6亿元财富值登上“新财富500富人榜”。到了2009年8月,方威乘势并购长力股份(后改名方大特钢),方威因此成为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方大系治下的方大特钢,向市场递交了不错的成绩单。从2009年起方大特钢虽然营业收入改善较慢,但净利润却提升不少,2009年还为3704万元,2010年便上到了3亿元,2013年更达5.63亿元,2015年时方大特钢净利润有所回落,但2016年很快又崛起,在经历2017年的行情下,当年的净利润更高达25.4亿元。

关于方大特钢后来还陆陆续续传出佳话,就是方大特钢时任董事长的钟崇武2013年以1973.54万元的年薪超越当时的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成为2013年A股上市公司中的“打工皇帝”。要知道钟崇武并非方威的空降部队,钟崇武于2008年由新余钢铁副董事长调任南昌钢铁董事长,作为原南昌钢铁董事长时当年曾全程主导南昌钢铁改制,后继续任职方大特钢的董事长。有报道称,早些年的钟崇武年薪大概200万元左右,后来的突飞猛进,一方面体现了其人的能耐之大,也体现了方威在对待得力下属的毫不吝啬。当然,现在钟崇武的薪酬远远不止这个数了,据2017年年报显示,钟崇武的税前报酬总额为4036.71万元。

实际上,方威的豪爽,不仅仅只针对得力干将,也还惠及普通职工。据相关报道,方威今年1月份给方大特钢符合条件的员工每人发3万元红包,给方大炭素一般员工每人发5万红包,且再涨薪50%,给九江钢铁符合条件的员工每人发5万元红包。据悉当天重达2吨的2.78亿元现金由5辆运钞车送至方大九钢公司的厂区,搬运清点过程就长达1小时,当天共为5000余名员工发放2.78亿元的现金红包,平均每位员工拿到5万元的红包。

上述两上市公司之后,方大系在2010年又通过司法拍卖入主了上市公司锦化氯碱,并将其更名为“方大化工”。说起来锦化氯碱早就在1997年10月上市,但由于经营管理不善,这家国企及其部分高管曾五度遭深交所处罚,其中两次为内部批评,两次为公开谴责,一次为通报批评,甚至有的董事、监事还曾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一开始方大系接手方大化工时,曾空降了一批来自钢铁和炭素企业的高管,但化工背景甚少,无奈之下,方大化工还曾不惜祭出董事席位招聘能人,向社会公开聘任化工企业管理专家进行海选,以求治理公司。虽然方大化工最终易主,被新余昊月拿走,但公司一步步走来却令不少人记忆犹新。

“方威是个实业家。”一位长期跟踪方大化工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公开信息来看其对待员工较为友善,从入主方大化工来多年里没向中小股东要过一分钱,甚至高管孙贵臣等,也是“元老”级的人物,其之前早在锦化氯碱任职,后来得以留任重要岗位。方威对有功之臣也不吝啬,比如特钢的钟崇武,更能成为“打工皇帝”。“方威擅用人管理,几千职工的大企业,在治理之下都可活下来,对社会贡献很大”,该人士称,之所以能够带活企业,主要是因为这些国企本身是具有实力和基础的,在积极治理之下,就能够稳定经营,一旦等到行情转暖,马上就能够实现大规模盈利。该人士表示,综合来看,方威用人唯才是举,也敢用高薪激励,颇有实干精神,所以从历史经历来看,虽然方大系此次介入的是制药行业,但擅于用人专注管理之下,方大系的介入对东北制药来说应是个好消息。

方大系早与东北制药有交集

所以根据回顾方大系治下的上市公司历程,再回味“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后,不会影响东北制药在资产、人员、财务、机构和业务方面的独立性,公司控股股东将依据相关法律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履行股东职责,依法行使股东权利。公司将进一步规范、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提升整体运营效率、提高盈利能力”这一东北制药变更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公告中的内容,可知方大系对东北制药的这一番说辞当是认真。

资料显示,东北制药前身为东北制药总厂,始建于1946年,有着几十年的历史,1996年登陆中小板。该公司主要业务覆盖化学制药(原料药、制剂)、医药商业(批发、连锁)、医药工程(医药设计、制造安装)、生物医药(生物诊断试剂)四大板块,形成了医药上下游产业及服务集群。公司拥有维生素系列药品、抗感染系统用药、妇产科系统用药、消化系统用药、泌尿系统用药、抗病毒系列用药、心脑血管系列用药、镇痛镇咳系列用药、生物诊断系列、大健康领域系列等十大系列精品、400多种化学原料药、医药中间体和制剂产品。主导产品远销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原料药主要产品包括维生素C、左卡尼汀(左旋肉碱)、抗感染类原料药等。数据方面,东北制药2015年、2016年、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8.34亿元、48.14亿元、56.7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84亿元、2378.81万元、1.19亿元。

虽然从目前的公告中,尚看不出方大系接下来会给东北制药带来怎样的影响和变化,但可以晓得的是,方大系选择东北制药并非临时起意,它们之间早就有过交集。

2012年6月,辽宁方大就与东北制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署过协议,以每股8.35元,总价款为2.79亿元受让东北制药10%的股份,共计获得3338.10万股。之后该笔股权在2014年6、7月间,被辽宁方大全部减持,有人计算买卖价差约为3500万元。转眼2015年股市大幅波动之后,辽宁方大又出手抄底东北制药,且在2015年三季报中回归前十大股东之列,这之后在2017年底,这些股权再度被卖出,期间自然是有利可赚。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方大系进出,东北制药的表现不仅仅在股价的起伏,也还在于当年经营的好坏,方大系对东北制药景气度周期的精准把握,或也正是此番入主上市公司的信心所在。

还记得今年辽宁方大参与过定增吗?东北制药所募资金是用于维生素C生产线搬迁及智能化升级项目。据东北制药2018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东北制药预计2018年上半年盈利1亿元-1.15亿元,同比增幅152%-190%,而导致业绩变动的原因,就有公司维生素C产品价格上涨,另外还受到了整肠生、左卡针剂、磷钠等制剂产品销量上升等影响。那么,辽宁方大此番高调入主,不再像之前般当个过客,是因为它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方大特钢

2.2k
  • 方大特钢:实控人、控股股东拟8.15亿元转让所持5.01%公司股份
  • 方大特钢:放弃参与安钢集团股权竞拍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火速拿下东北制药控股权 方大系再构资本局

方大系长袖善舞,东北制药成其新平台。

图片来源:摄图网

方大系可谓神速。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方大系数月之间,已悍然拿下了东北制药(000597.SZ),也由此,自卖掉方大化工(现在的航锦科技(000818.SZ))之后,方大系拥有的上市公司平台,再达3家,另外两家分别为方大炭素(600516.SH)和方大特钢(600507.SH)。

数月内问鼎东北制药

2018年4月25日,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辽宁方大)以现金购买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增持东北制药7509.99万股,占东北制药总股本的13.18%,新增股份于2018年5月11日在深交所上市。此次增持后,辽宁方大持有东北制药7516.85万股,占东北制药总股本的13.20%。

2018年5月28日至2018年6月1日期间,辽宁方大又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增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份2849.6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增持后,辽宁方大持有公司股份1.04亿股,占总股本的18.20%。

2018年6月8日至2018年6月12日,辽宁方大再次出手,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东北制药1607.84万股,占东北制药总股本的2.82%。此增持后,辽宁方大持有公司股份1.2亿股,占总股本的21.02%。

马不停蹄,2018年6月25日至2018年7月2日,辽宁方大继续增持东北制药1380.87万股,占东北制药总股本的2.42%,增持后,辽宁方大持有公司股份1.34亿股,占总股本的23.45%。

由此,辽宁方大持股第一,成为东北制药的第一大股东,东北制药也相应变更了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辽宁方大注册资本10亿元,成立时间为2000年4月24日,法定代表人方威现任北京方大国际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现还为方大炭素和方大特钢的实际控制人。

与此同时,东北制药还在2018年6月28日召开董事会,完成了董事会提前换届的选举工作,相关事宜也经2018年7月18日召开的公司2018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获得通过。其中,非独立董事共5人(魏海军、黄成仁、敖新华、吴开华、韩波),其中3人由辽宁方大提名(魏海军、黄成仁、敖新华);独立董事共4人(王国栋、韩德民、姚辉、梁杰),其中3人由辽宁方大提名(王国栋、韩德民、姚辉),辽宁方大通过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决定了公司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选任。

东北制药在公告中提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后,不会影响东北制药在资产、人员、财务、机构和业务方面的独立性,公司控股股东将依据相关法律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履行股东职责,依法行使股东权利。公司将进一步规范、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提升整体运营效率、提高盈利能力。”

接盘后长袖善舞

方大系的名头近年来早已传遍A股,方威之名也是路人皆知,细想其治下的方大炭素、方大特钢,以及曾经的方大化工所经历,不少地方与东北制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回顾历史,1973年出生的方威,人生几经起伏。受到市场广泛关注大概是从2002年开始的。2002年,方威重组了国有企业抚顺碳素厂,后改名为抚顺炭素有限责任公司,此时的方威仅仅29岁。在随后的3年里,方威又先后收购了沈阳炼焦煤气有限公司、成都蓉光炭素股份有限公司和合肥炭素有限责任公司等国企,雏形初具。

2006年,辽宁方大入主海龙科技,时年海龙科技还是简称*ST海龙,之后在2007年1月29日更名方大炭素,这也是方威旗下第一家上市公司,为其进入资本市场的标志性事件。当时辽宁方大将旗下炭素资产注入,还引来市场“一石三鸟”的佳话,因为随着当时炭素资产的注入,一方面归还了海龙科技原大股东的借款,又使得炭素资产得以实现借壳上市,并且同时还解决了同业竞争的问题,这充分体现了方威的资本运作能力。如今的方大炭素已是风风火火,在经历了去年的行情之后,财务数据更是有了一个质的飞跃。2017年方大炭素净利润达到了惊人的36.2亿元,同比增长了5267.65%。

2008年,江西省委、省政府作出部署计划用两年时间基本完成全省国有工业企业改革,这其中,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被定为重点企业。虽然宝钢、华菱钢铁及江西新余钢铁等大国企都为之进行过洽谈,华菱钢铁还递交了受让申请,但最终只有方大系满足略显苛刻的股权转让条件且不问个中细节如何,成功拿下南昌钢铁。2008年,方威便以23.6亿元财富值登上“新财富500富人榜”。到了2009年8月,方威乘势并购长力股份(后改名方大特钢),方威因此成为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方大系治下的方大特钢,向市场递交了不错的成绩单。从2009年起方大特钢虽然营业收入改善较慢,但净利润却提升不少,2009年还为3704万元,2010年便上到了3亿元,2013年更达5.63亿元,2015年时方大特钢净利润有所回落,但2016年很快又崛起,在经历2017年的行情下,当年的净利润更高达25.4亿元。

关于方大特钢后来还陆陆续续传出佳话,就是方大特钢时任董事长的钟崇武2013年以1973.54万元的年薪超越当时的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成为2013年A股上市公司中的“打工皇帝”。要知道钟崇武并非方威的空降部队,钟崇武于2008年由新余钢铁副董事长调任南昌钢铁董事长,作为原南昌钢铁董事长时当年曾全程主导南昌钢铁改制,后继续任职方大特钢的董事长。有报道称,早些年的钟崇武年薪大概200万元左右,后来的突飞猛进,一方面体现了其人的能耐之大,也体现了方威在对待得力下属的毫不吝啬。当然,现在钟崇武的薪酬远远不止这个数了,据2017年年报显示,钟崇武的税前报酬总额为4036.71万元。

实际上,方威的豪爽,不仅仅只针对得力干将,也还惠及普通职工。据相关报道,方威今年1月份给方大特钢符合条件的员工每人发3万元红包,给方大炭素一般员工每人发5万红包,且再涨薪50%,给九江钢铁符合条件的员工每人发5万元红包。据悉当天重达2吨的2.78亿元现金由5辆运钞车送至方大九钢公司的厂区,搬运清点过程就长达1小时,当天共为5000余名员工发放2.78亿元的现金红包,平均每位员工拿到5万元的红包。

上述两上市公司之后,方大系在2010年又通过司法拍卖入主了上市公司锦化氯碱,并将其更名为“方大化工”。说起来锦化氯碱早就在1997年10月上市,但由于经营管理不善,这家国企及其部分高管曾五度遭深交所处罚,其中两次为内部批评,两次为公开谴责,一次为通报批评,甚至有的董事、监事还曾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一开始方大系接手方大化工时,曾空降了一批来自钢铁和炭素企业的高管,但化工背景甚少,无奈之下,方大化工还曾不惜祭出董事席位招聘能人,向社会公开聘任化工企业管理专家进行海选,以求治理公司。虽然方大化工最终易主,被新余昊月拿走,但公司一步步走来却令不少人记忆犹新。

“方威是个实业家。”一位长期跟踪方大化工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公开信息来看其对待员工较为友善,从入主方大化工来多年里没向中小股东要过一分钱,甚至高管孙贵臣等,也是“元老”级的人物,其之前早在锦化氯碱任职,后来得以留任重要岗位。方威对有功之臣也不吝啬,比如特钢的钟崇武,更能成为“打工皇帝”。“方威擅用人管理,几千职工的大企业,在治理之下都可活下来,对社会贡献很大”,该人士称,之所以能够带活企业,主要是因为这些国企本身是具有实力和基础的,在积极治理之下,就能够稳定经营,一旦等到行情转暖,马上就能够实现大规模盈利。该人士表示,综合来看,方威用人唯才是举,也敢用高薪激励,颇有实干精神,所以从历史经历来看,虽然方大系此次介入的是制药行业,但擅于用人专注管理之下,方大系的介入对东北制药来说应是个好消息。

方大系早与东北制药有交集

所以根据回顾方大系治下的上市公司历程,再回味“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后,不会影响东北制药在资产、人员、财务、机构和业务方面的独立性,公司控股股东将依据相关法律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履行股东职责,依法行使股东权利。公司将进一步规范、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提升整体运营效率、提高盈利能力”这一东北制药变更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公告中的内容,可知方大系对东北制药的这一番说辞当是认真。

资料显示,东北制药前身为东北制药总厂,始建于1946年,有着几十年的历史,1996年登陆中小板。该公司主要业务覆盖化学制药(原料药、制剂)、医药商业(批发、连锁)、医药工程(医药设计、制造安装)、生物医药(生物诊断试剂)四大板块,形成了医药上下游产业及服务集群。公司拥有维生素系列药品、抗感染系统用药、妇产科系统用药、消化系统用药、泌尿系统用药、抗病毒系列用药、心脑血管系列用药、镇痛镇咳系列用药、生物诊断系列、大健康领域系列等十大系列精品、400多种化学原料药、医药中间体和制剂产品。主导产品远销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原料药主要产品包括维生素C、左卡尼汀(左旋肉碱)、抗感染类原料药等。数据方面,东北制药2015年、2016年、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8.34亿元、48.14亿元、56.7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84亿元、2378.81万元、1.19亿元。

虽然从目前的公告中,尚看不出方大系接下来会给东北制药带来怎样的影响和变化,但可以晓得的是,方大系选择东北制药并非临时起意,它们之间早就有过交集。

2012年6月,辽宁方大就与东北制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署过协议,以每股8.35元,总价款为2.79亿元受让东北制药10%的股份,共计获得3338.10万股。之后该笔股权在2014年6、7月间,被辽宁方大全部减持,有人计算买卖价差约为3500万元。转眼2015年股市大幅波动之后,辽宁方大又出手抄底东北制药,且在2015年三季报中回归前十大股东之列,这之后在2017年底,这些股权再度被卖出,期间自然是有利可赚。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方大系进出,东北制药的表现不仅仅在股价的起伏,也还在于当年经营的好坏,方大系对东北制药景气度周期的精准把握,或也正是此番入主上市公司的信心所在。

还记得今年辽宁方大参与过定增吗?东北制药所募资金是用于维生素C生产线搬迁及智能化升级项目。据东北制药2018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东北制药预计2018年上半年盈利1亿元-1.15亿元,同比增幅152%-190%,而导致业绩变动的原因,就有公司维生素C产品价格上涨,另外还受到了整肠生、左卡针剂、磷钠等制剂产品销量上升等影响。那么,辽宁方大此番高调入主,不再像之前般当个过客,是因为它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