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维权斗士李志

最初,我们都想过改变世界;接着,被世界慢慢改变。像李志这样一直保持愤怒的,还真不多。

李志

作者 | 叶春池

编辑 | 李春晖

“宋冬野是梦想,赵雷是理想,李志是现实。所以梦想很胖,理想很瘦,现实很丑。”——摘自网易云音乐格言大全。

代表梦想的宋冬野得了金曲奖;代表理想的赵雷越来越主流;而代表现实的李志,在维权的路上越撕越勇。

在粉丝圈外,李志出现在大众视野里通常是他因为版权的各种撕逼:撕平台、撕歌手、撕综艺。粉丝热议、看客嘲笑、侵权方推诿,可李志和他的团队在版权上依然异常执着,既愤怒,又无奈。

这次让李志频频登上热搜的,是与龙丹妮公司哇唧唧哇的版权之争。李志和团队又采取了维权组合拳,逼的哇唧唧哇不得不发声面对。但双方你来我往几个回合之后,仍然免不了对簿公堂。

打官司也不怵。这些年,李志已经有过太多类似维权,有的成功,大家相逢一笑泯恩仇;有的失败,即使赢了官司,李志还得自己倒贴钱。可即便是赔本买卖,李志也誓在版权问题上死磕到底。

就像不少路人是先知道李志这个人,再去了解他的音乐。李志自己也说,相比音乐,更希望大家认可他的价值观。

他对这个时代永远有旺盛的表达欲,不惮于用最强烈的方式向世界传达。天生反骨、酷爱折腾,四十不惑的李志还有很多困惑,但也异常清醒。

音乐个体户

李志是个叛逆少年。这不奇怪,很多人都是过。但他还是叛逆青年,叛逆中年,这就比较罕见。目测他还有望成为叛逆老年。

2004年夏天,李志从大学主动退学,开始做音乐。这对农村家庭出身的李志来说,算是为音乐不顾一切了。没钱没人脉,穷困潦倒,可还是在家里下了盗版软件,录了第一张唱片《被禁忌的游戏》。

接着他录了第二张、第三张,没什么人听,他自己也负债累累。朋友看到他极端的生存状态,屋子里没有什么东西,吃不饱穿不暖。朋友问,“你这是何苦呢?”李志自己也问自己,但他就是想跟自己死磕。

但怼天怼地的生存状态给李志带来很多创作灵感。所谓“文章憎命达”还是非常有道理,那几年他写了不少歌。《天空之城》、《山阴路的夏天》都是在那个时期创作的。

2009年,李志孤注一掷,借了30万出《我爱南京》。他认为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张唱片,定价120元。结果可想而知,赔钱。 

2010年,已经发行第五张实体专辑的李志,在自己的官网上开展了一个颇具行为艺术气息的“免费下载,自由定价”的活动,后续当然还是不了了之。 

而就在来年年初,他的反叛劲儿又来了,一把火烧光了自己之前出版的唱片,配上齐秦的《把梦烧光》。他不允许自己用心做的音乐被贱卖,他也终于明白,“靠音乐赚钱不现实,靠音乐赚钱的被骂得很厉害。”

虽然道理明白了,可仍然没耽误他的反叛。后来,李志慢慢有了名气,有不少公司抛来橄榄枝,被他一一拒绝。他受不了被人管制。 

出道以来,他从来没有签过任何一个公司。他找来一帮朋友开了自己的工作室,乐队、演出、票务、场地等等一系列的事物都是工作室自己完成,不与任何第三方合作。

当然,在探索过程中走过不少弯路,也走通不少李志特色路线。

比如已经成了李志个人品牌的跨年演唱会,用最好的灯光舞美音响,请一流的嘉宾……然而,即便一放票就秒光,没有一张赠票,七年来的每一场李志跨年演唱会,仍然在亏损。

除了跨年演唱会的品牌,李志还做了件可能会被记入音乐史册的事情。2017年2月19日,李志以视频直播的方式宣布了“叁叁肆”计划,要带着自己的民间演艺团体,用12年的时间演遍中国的334个地级市。

很多人听到这个计划的第一反应,都觉得他疯了。但就像当初什么都没有,李志就能借30万发专辑、还定价120块一样。成功与否,靠谱与否,划算与否,永远抵不上一句:老子乐意!

李志能火,因为他敢撕

李志乐意,螳臂当车。 

前些年,整个大环境的版权意识都非常薄弱。音乐平台几乎都在免费播放艺人的音乐,而大多数的艺人也不会想着去反抗。即使想出面交涉也是投诉无门,还会被一句“反正都是给你们免费宣传”怼回来。大多数人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可李志就是异类,独自扛起了音乐维权大旗。

2010年,虾米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售卖李志的歌曲。李志尝试与虾米沟通,无果。他联合了一批独立音乐人,如张佺、张玮玮、郭龙、小河、周云蓬等等,共同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与侵权“死磕”。

在当时,李志的做法其实遭到不少非议。有人怀疑他的维权动机,是否借机炒作。但当时的众人料想不到,这只是他漫长维权之路的开始。

2012年,李志手撕酷我音乐。几经周折,漫长的5年过去,2017年才讨回了说法。法院判决酷我方赔偿19万元,但满打满算,李志还赔了1000多块钱,搭进去的时间精力就更不用说了。

毫无性价比、舆论受非议,并未熄灭李志的维权斗志。李志又先后撕了农夫山泉、《吐槽大会》、《明日之子》。虽然现在国人的版权意识已经在普遍加强,可侵权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音乐人看似高调,其实还处在非常被动的位置,需要有个把事儿搞大的人,李志当仁不让。

除了手撕侵权,李志乐于手撕一切“反动派”,时时为“这个圈子是这个屌样子”而出离愤怒,堪称音乐圈的鲁迅。微博是他公开表达观点的阵地,他在这里分享价值观、臧否人物、“教训”粉丝。 

他在微博上与马頔的“骂战”,至今还被人拿出来研读。李志针对民谣音乐人马頔的一条微博“在中国做音乐真可悲”发表反对意见。李志的论据是:在中国,民众的音乐欣赏能力普遍低下,歌手无论怎么低级都会有人听,赚钱太容易了,所以在中国做音乐明明“很幸运”。 

一下把音乐人和乐迷都得罪了,也是没谁了。双方你来我往几个回合,最终握手言和。期间李志遭到不少骂声,包括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马頔的粉丝和民谣的粉丝。客观看他的每一条言论,其实是挺在理。但言辞太犀利,画风太真实,免不了刺激了太多脆弱的小心脏。

不过这些骂声丝毫无法降温李志的撕逼热情,左小祖咒这样的前辈,或是好妹妹乐队这样的晚辈,都先后进入李志的撕逼名单。 

“我不爱吃披萨,觉得披萨傻逼,可从来不会觉得爱吃披萨的人是傻逼。”李志的撕逼理念算是对事不对人,但扛不住社交网络就是对人不对事。斗士李志,注定要一路撕下去。 

克制和放肆 

李志在很多方面出奇放肆,怼天怼地,不服就骂。他在一些方面又出奇克制,原则大过天。 

为了保证乐队的状态和水平,他将乐手全职签在自己的团队中,一年排练日超过200天。排练房的墙上,写着六个大字,“排练就是工作”。为此,他专门买了一台打卡机,制定了奖惩制,迟到三分钟以内,扣排练费的一半,超过三分钟全扣。

李志的演出,有时会比同行多出一个售后环节。几年来,跨年或是较大型的演出结束后,他都会随机抽选一部分观众,亲自打去电话,只让提批评意见。“你觉得演出有什么问题,表扬的你不要说了,我知道。” 

他的认真到较真还体现在:在资产为负的时候,李志就已经聘请了专业律师专门处理版权事宜。 

维护独立音乐尊严有人叫好,但他对行业契约精神的恪守,有时在外人看来有些不近人情。2013年5月19日,音乐人崔忠鹏主办的首届“北京梦象音乐节”邀请李志当嘉宾。崔忠鹏可以算是李志的半个伯乐,在音乐路上帮了他许多。即使是这样的关系,都不妨碍李志跟他较真。该李志上场了,崔忠鹏还是说没弄来钱。李志说:你不用勉强,你没钱,没关系,不演了,带着乐手和团队绝尘而去。 

在李志的世界里,有自己的一套规矩。守规矩很重要,自己和别人都要守。在一向散漫的独立音乐界,李志独有一套民谣歌手的自我修养。

这样一个人在音乐的风格上又十分放肆,他在音乐上从不吝惜对生活的抨击,像个愤怒的诗人,不允许自己,甚至别人的音乐的感情有造假的成分。总有人说李志“装逼”,他不服。他查了《新华字典》里“音乐”一词的含义:人类在长期劳动的过程中表达感情的工具。“它是表达感情的。如果表达的感情是假的,那就不是音乐了。” 

最初,我们都想过改变世界;接着,被世界慢慢改变。像李志这样一直保持愤怒的,还真不多。 

十年之前,他唱,“那些猛烈的情绪,在睡不着的时候折磨着我。” 

十年之后,他唱,“在这样一个夜晚,有人会替我们思考夜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