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资本由蜜糖变鸩酒:一个传媒公司的跳船自救

华闻传媒成为股东资本危局下的连带“牺牲品”。

作者/贾阳

华闻传媒自重组终止7月16日复牌以来,已连续吃了六个跌停,股民们欲哭无泪。

作为一家发源海南的传统媒体上市公司,华闻传媒在A股文化传媒板块远不如光线、华谊等明星公司引人注目,但事实上华闻传媒早在1997年就登陆了深交所。然而随着报纸等传统媒体的衰落,华闻传媒的营收大幅萎缩。

面对这个大趋势,华闻传媒事实上早就开始通过各种方式吸收资本、努力转型。2016年11月19日,华闻传媒控制权发生变更。民营资本财团“阜兴系”旗下的兴顺文化入主华闻传媒控股公司国广资产,间接持有上市公司7.26%股份,成为实控人之一。事实上,除了华闻传媒,2016年阜兴系及其关联方先后还投资了大连电瓷、三六零、坚瑞沃能、东海证券等,据第一财经统计累计涉及资金50余亿元。

2017年1月,“阜兴系”朱金玲、朱亮、薛国庆三人进入华闻传媒董事会,担任非独立董事,同时阜兴集团副总裁王源也进入华闻传媒任总裁。而华闻传媒与阜兴系不止于此,阜兴系投资的东海证券,山南华闻是其第三大股东,山南华闻是华闻传媒的全资子公司;阜兴系义乌小商品城的合资基金还与华闻传媒一起投资了湖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两者的关系不可谓不密切。

随着“阜兴系”大玩财技利用上市公司为集团输血被央视点名批评、“阜兴系”资金链出现断裂、集团董事长朱一栋失联“跑路”,华闻传媒一步一步切割清了与这个民营财团的关系。然而这并没有让华闻传媒走出风暴区。

7月15日华闻传媒宣布决定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改为采用现金方式购买标的资产部分股权。另外,公司实控人国广控股拟在12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不低于5亿元。

然而迎接华闻传媒的是六个连续跌停。第三个跌停后,大股东国广资产质押的华闻传媒股份16789.05万股(占本公司已发行股份的8.39%)跌破了平仓线。同时,国广资产已被司法冻结的公司股份 10084.87万股 (占本公司已发行股份的5.04%)存在被司法处置的可能。

6个跌停后,华闻传媒股价跌势稍缓

华闻传媒成为股东资本危局下的连带“牺牲品”。

华闻传媒坠落

华闻传媒集团成立于1991年9月,1992年12月整体改制为股份制企业,最初主营是燃气业务,1997年7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2006年公司实施重大战略转型,收购了证劵时报旗下“时报传媒”和都市报品牌“华商传媒”,大举进军传媒产业。

2012年起,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旗下国广控股成为华闻传媒实际控制人,华闻传媒开始了一系列业务并购扩张,先后收购了澄怀科技、国广光荣、国视上海、掌视亿通、精视文化、邦富软件、漫友文化等公司,进军动漫内容与服务商、移动付费视频分销、游戏领域。截至2017年6月底,华闻传媒注册资本超20亿元。

但从2017年年报来看,华闻传媒的主营业务仍是“传播与文化产业”(包括代理《证券时报》《华商报》等媒体的广告、发行、印刷与纸张采购业务等),占到总营收的80%。

高速并购之后,公司营收几年之间得到明显提振。然而这些布局并没有给公司业绩带来持续的保障。财报显示,2017年,华闻传媒实现净利润同比大降68.24%,报2.77亿元;2018年上半年,公司预计实现净利润0.72亿元—1.8亿元,预计同比下降80%—50%。

持续转型,直到像上次由燃气转传媒一样,成功找到新的营收爆发点,是上市公司适应新时代的必由之路。

今年3月1日,华闻传媒发布了《发展战略规划纲要》,提出公司2018年的战略是“拥抱科技、借力金融、依托媒介、创新文旅”;未来5年,公司将侧重于内容布局,拟通过并购重组、资源配置等多种方式,切入互联网新媒体和“创新文娱体旅”。

今年2月,华闻传媒就宣布了一项令投资者诧异的跨界并购提案:拟通过现金和发行股份相结合的方式收购车音智能60%的股权,作价166800万元,切入车联网技术领域。同时宣布的还有受让遥望网络、麦游互动全部或部分股权。

随后公司开始了漫长的停牌复停牌之路。期间,公司购买麦游互动51%股权的工商变更手续顺利完成。在2017年度业绩网上集体说明会上,华闻传媒总裁王源曾表示,游戏将成为公司2018年新的利润增长点之一。

但孕育了半年的车音智能收购案,突然公告重组终止。7月15日晚公告,华闻传媒公告称,决定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改为采用现金方式购买标的资产部分股权,公司股票7月16日复牌。方案的重大变动,显示出上市公司希望绕过严格的重组审核,尽快推进资产收购的意图。

此外,在今年火热的区块链题材炒作中,华闻传媒也不甘人后。华闻传媒布局区块链的第一步,是打造专业智库平台——算力智库。华闻传媒副总裁周娟近日在一个区块链论坛上表示,华闻传媒将依托海南省互联网新政,积极推动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展现上市公司的社会价值。

华闻传媒探索转型的步伐可以说非常坚决。但尽管伴随着大股东增持的承诺,华闻传媒复牌后,股价却遭遇断崖式的坠落。

截至2018年7月24日A股收盘,华闻传媒股价由10元左右跌至4.36元,市值过腰斩至87.26亿元,市净率甚至跌破了1(市值低于净资产)!据东方财富网数据,华闻传媒的净利润、净利率、PE、PB以及ROE数据都处于文化传媒板块中的较低位置。

阜兴系大厦忽倾

6月下旬起,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被曝因股票质押利息无法兑付,已经失联。7月初,阜兴集团旗下多家私募包括意隆财富、西尚投资、郁泰投资和易财行等经营中断,人去楼空,债务人及投资者追债无门。中国基金业协会称,这几家公司严重扰乱了私募基金行业秩序,给投资者合法权益造成重大影响,托管银行已经采取临时止付、冻结账户等措施,维护好基金账户资金安全。

除了私募基金,阜兴集团旗下还有P2P平台“中投融”,号称投资年收益率达到10%-15%。目前官网还能打开,但相关产品论坛上遍布恐慌情绪。

“阜兴系”发源于江苏盐城阜宁县,集团第一代掌舵者是朱冠成,最初在稀土产业方面多有建树。集团第二代朱一栋开始管理公司后,把阜兴集团总部签到上海,阜兴系业务也从稀土实业转向金融投资和资本市场,业务拓展至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健康医疗、贸易和文化传媒等多个板块。2015年集团资产管理总额就超过200亿元,贸易总额突破350亿元。

天眼查显示,朱一栋所有公司有15家;阜兴集团对外投资的公司达34家,其中不少为资产管理、基金等类金融公司

2016年,朱一栋开始在资本市场上大展拳脚。“阜兴系”及关联公司密集买入上市公司股权,此外,还疑似在几个信托、资管产品暗渡陈仓的配合下炒股。据第一财经统计,“阜兴系”及其关联方在2016年先后投资大连电瓷、华闻传媒、三六零、坚瑞沃能、东海证券等,涉及资金50余亿元。

2018年1月底,朱一栋就被监管坐实配资操纵大连电瓷股价,央视曝光的细节显示,大连电瓷在朱氏家族入主前后暴涨,朱一栋四个月获利6亿多。被曝光后,大连电瓷股价腰斩,第一大股东“阜兴系”意隆磁材此前质押股份,占大连电瓷总股本的23.03%,已全面爆仓。与大连电瓷的剧本相似,7月9日阜兴系质押的1.99亿股华塑控股股份爆仓,遭到全数冻结。

央视报道截图

尽管阜兴系在华闻传媒的持股已经于7月11日宣布全部转让退出,但这笔交易几乎确定是较买入时大幅折价的,因为本次股权转让价格将按华闻传媒复牌后30个交易日成交均价9折进行调整。而华闻传媒股价已经腰斩。

7月18日,华闻传媒大股东国广资产质押的16789.05万股(占华闻总股本8.39%)跌破了平仓线,且持股中已被司法冻结的10084.87万股 (占华闻总股本5.04%)存在被司法处置的可能。值得注意的是,阜兴系曾持股国广资产50%,近日正在进行股权转让,质押爆仓及司法冻结的股份大概率与其有关联。

炒作股价、利用上市公司以股权质押方式向集团输送资金、“掏空上市公司”正是阜兴系之前被市场抨击的“罪行”。

资本嗜血

华闻传媒的自救之路坎坷。一方面要扩大产业布局寻找业务增长点,一方面又要摆脱阜兴系这个资本泥沼。

阜兴系年初被央视曝光,资本困境开始显露。尽管与其关系千丝万缕,华闻传媒也不得不狠心一刀两断。当然,这与急需资金的阜兴系的诉求一致。

2月14日,华闻传媒公告称,阜兴系的兴顺文化向中信国安转让其持有的国广控股25%股权的议案,按计划,兴顺文化在国广控股的持股将降至25%,不再是华闻传媒的实际控制人。

阜兴系危机爆发后,7月11日,华闻传媒公告的最新方案称,兴顺文化转让了在国广控股的全部50%股权给和平财富,彻底退出了华闻传媒。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国广资产持有公司15.37%股权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和控股股东;国广控股持有国广资产58.0344%股权,仍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时,和平财富具有深厚的“国资”背景。和平财富是上海和平大宗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100%控股子公司;持有和平大宗25%股权的中国和平公司是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全资直属的大型企业。

但事实上,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查询历史数据发现,“宋基”虽是中国三大公益基金会之一,但在P2P领域已臭名昭著。在P2P平台大量涌现之前,“宋基”就卷入了地方分会非法集资丑闻里,近几年更是投资了恒贷网、车丰汇、有人贷、金投手、恩多在线、微积金等互金平台,前两家已暴雷跑路。这个“国资背景”的新东家似乎并不比阜兴系更靠得住。但是,好歹有个官方身份背书。

国广控股则拥有强大的央企背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全资子公司国广传媒持有国广控股50%股权。随着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三台合一,华闻传媒有望获得更优质的媒体资源。

切割问题民营资本,与国资背景资本加强联系,这是华闻传媒抓住的救命稻草。短时间内,华闻传媒在资本市场的遭遇不乐观,但刮骨疗毒之后,眼下或许是其酝酿反击的支撑点。

而说到阜兴系金融资本的花式财技,这不是开端、也不是结束;但在目前金融去杠杆、市场监管愈加严厉的环境之下,滚雪球式聚拢资本、肆无忌惮炒作上市公司的资本神话已经不再那么容易复制。

来源:娱乐资本论

原标题:资本由蜜糖变鸩酒:一个传媒公司的跳船自救

最新更新时间:07/25 11:26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