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独家】甲基卡矿山调查:融捷股份锂矿何时复产

甲基卡矿山是个超级大蛋糕,但最大的难点就是利益分配机制,任何一家企业依靠自身都难以化解当前局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最近总算消停了许多,烦都烦死了。”7月初,四川甘孜塔公镇本地人四郎(化名)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从5月中旬开始,很多炒股客开着各种豪车来探访矿山的消息,引起了我们镇上很多人的警觉和反感。”

5月初开始,停工多年的甲基卡矿山再次传出了将要复工复产的消息,融捷股份股价更是从4月底就开始逆市放量大涨累计超过30%。但在预期落空以后,融捷股份股价6月中旬以来累计跌幅已经超过35%。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是短期内第二次传出复工复产的消息而再次落空。去年7月份融捷股份一度传出同样的消息,股价连续放量暴涨逼近翻番,但直至大雪封山的冬歇期依然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最终股价迅速遭遇腰斩。

界面新闻记者实地调查获悉,5月中旬融捷股份只是安排工人和车辆上山对尾矿库周边河道安装管道进行加固施工且已经被叫停,并非采选矿复工复产。而在原有的采选车间,目前完全处于停工闲置状态。

融捷股份尾矿库周边河道施工已停工

多方利益钳制复产 

站在甲基卡锂辉石矿新3号脉(X3号),可以看到西南方十几公里外的一座石英包,那里就是知名度与关注度最高的融捷股份旗下全资子公司融达锂业采矿区,即甲基卡134号脉,氧化锂资源量41.08万吨。

同时,紧邻新3号脉麦基坦矿区,是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旗下的德扯弄巴矿区,即甲基卡309号脉,氧化锂资源量24.34万吨。

除此之外,目前甲基卡还有天齐锂业及其关联方拥有三处锂辉石矿脉的探矿权。其中,天齐锂业全资子公司四川天齐盛合锂业有限公司拥有甲基卡措拉矿区锂辉石矿的采矿权,氧化锂资源量23.5万吨;而天齐锂业关联方雅江县润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也拥有甲基卡烧炭沟矿区锂辉石矿的采矿权,氧化锂资源量43万吨,甘孜州天齐硅业有限公司还拥有甲基卡上都布矿区锂辉石的探矿权。

由于雅江斯诺威、天齐锂业及其关联方的采矿权均在雅江县境内,雅江方面对于开矿态度相对比较积极,无奈整个甲基卡只有康定市塔公镇的矿山进出通道,目前仍然受制于融捷股份的复工复产进度。

四川省地质调查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付小方长期带队在甲基卡进行地质调查和勘查,据她初步统计,截至目前甲基卡已经探明的锂辉石氧化锂资源总量达到了280.7万吨,远景储量有望突破500万吨,远远超过182.96万吨的澳大利亚格林布什而成为世界最大的锂矿山。甲基卡锂辉石矿不仅资源储量非常巨大,而且基本上都是露天开采,开采条件和开采成本优势十分突出。

此前,挡住甲基卡正常开工生产的标志性事件,是塔公镇先后两次离奇发生的死鱼事件。

其中,2013年10月,正常进行采选作业的融达锂业,突然遭遇甲基卡山下八郎河“死鱼”事件,有说法直指矿山环境污染,当地政府责令企业立即停止矿山开采及生产行为,配合相关部门调查。

随后的2016年4月,当地政府开展企业进场复工全面协调工作。但在矿山企业停产两年多且水质检测未有任何异常的情况下,当年5月4日八郎河却再次诡异地发生死鱼事件。

有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甲基卡地区开矿的前提条件是完全兑现“五不开”(即锂产业规划未完成不开矿、环评审批未取得不开矿、“两起死鱼事件”未调查清楚不开矿、群众诉求、公路建设等民生诉求未解决不开矿、利益共享机制未建立不开矿)。目前这些“死结”尚未完全解开,融捷股份原有的尾矿库也还需要进行整改。

国资主导整合破题 

界面新闻记者实地调查发现,目前受“10.13死鱼事件”影响,融捷股份甲基卡134号脉矿山自2013年10月13日起停产至今。而受此拖累的四川天齐盛合锂业有限公司雅江县措拉锂辉石矿山,长达四年多的时间里也接近烂尾状态。

融捷股份甲基卡选矿厂车间

其中,2012年6月,雅江措拉锂辉石矿采选一期工程进场施工;2013年7月,已完成投资超过3亿元,选厂主体工程建设接近完工,并完成了大部分车间的钢构吊装,相关辅助设施土建工程也基本完成。但“死鱼事件”以后,该矿山自2013年10月13日起停止建设至今,现场钢架锈迹斑斑,厂房框架岌岌可危。

雅江措拉矿区天齐烂尾工程

据当地政府统计,在甲基卡的三家企业中,融捷股份探矿投入1.2亿元,天齐锂业探矿投入1.1亿元,雅江斯诺威探矿投入1亿元,合计投入3.3亿元。同时,2015年中国地质调查局在甲基卡国家级整装勘查区设置了“四川三稀资源综合研究与重点评价”、“四川扎坝-龙古地区地质矿产调查”项目,投入国家财政资金3000多万元。也就是说,甲基卡地质勘探方面的总投入已经超过3.6亿元。

一位熟悉甲基卡情况的企业高管给界面新闻记者算了笔账。首先,按照各个矿区探明的氧化锂资源总量300万吨计,以2017年基础锂盐的均价15万元/吨进行估算,甲基卡对应资源价值将超过4500亿元。其次,甲基卡锂辉石矿区三家企业,按照目前设计的产能达产后将形成融捷(105万吨/年)、天齐盛合(120万吨/年)、斯诺威(150万吨/年),即合计375万吨,预计每年可产出62.5万吨锂精矿,假设按照锂精矿均价5000元/吨估算,对应年产值将达到30多亿元。

“现在的问题是,大家都知道甲基卡是个超级大蛋糕,但无论是三家企业还是当地政府、当地村民,谁都吃不到嘴里。”上述高管苦笑道,“以目前的复杂局面来说,‘五不开’承诺基本到位,“死鱼事件”基本清楚,最大的难点就是利益分配机制,任何一家企业依靠自身都难以化解当前的局面。”

2017年7月,甘孜州政府出台《甘孜藏族自治州重点资源管理办法》,其中明确,“已取得及新立采矿许可证的矿山企业,根据矿山区位、开采矿种、开采品位、开发规模、销售收入等,州按照占股15%以上或等额征收矿产发展资金。”

但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高管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对于甲基卡的情况来说,按照占股15%以上或等额征收矿产发展资金,这简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恐怕还需要再商量和争取一下。

种种无解的“死结”背后,目前正在出现积极的信号。接近当地政府的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地方政府考虑积极与企业磋商研究制定《锂资源开发利益共享机制》,实现州、县、乡、村、群众、企业利益共享。

同时,地方政府也在研究创新开发模式,通过评估入股等方式,整合现有三家企业,组建由国资控股的甘孜州锂资源开发总公司,全面负责甲基卡地区锂资源的勘查、开采、初选、冶炼深加工,形成产业链条。

融捷股份方面也侧面印证了上述情况,公司表示,“当地政府尚未提出进一步的措施及细则,公司方面也还没有收到相关的正式通知。”而雅江斯诺威和天齐锂业方面均未作出任何回应。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