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底层职业网球运动员生存难,ATP终于有所动作了

当然,ATP巡回赛的世界也不是天堂,为了追随四大满贯的“加薪”速度,巡回赛也要提高待遇,但是等级仍然肉眼可见。从本赛季开始,大师赛和500分赛事的奖金增幅都超过50%,而250分赛事的奖金增幅只有6%。​

网球经常被冠以“贵族运动”的名号,然而大部分网球运动员的生活真的一点也不贵族。前不久,《福布斯》发布了2018年100位高薪名人榜,进入榜单的网球运动员只有费德勒和纳达尔两人,分别排名第23位和第72位。即便算上因为各种原因疏于参赛的德约科维奇和小威廉姆斯,比起篮球、橄榄球乃至高尔夫,网球的高收入人群数量也不甚突出。

另一个残酷的现实是,顶尖网球运动员终究只有屈指可数的十几或者二十几位,虽然四大满贯的总奖金连年看涨,但是最大的受益者还是那些能够闯进四强的选手。有关低排名网球运动员生存的话题已经是老生常谈了,但是从来没有谁真正提出过改变的可行性方案。

早在六年前,当时排名WTA世界第一的沃兹尼亚奇还曾抱怨网球运动员得到的报酬太低,要知道,彼时的丹麦人职业生涯总奖金已经达到1300万美元,而且每年还有数百万美元的赞助收入,她的吸金能力在全球所有女运动员里都是名列前茅的。

其实沃兹尼亚奇炮轰的焦点在于个人付出与最终所得不成正比,这和个人成就没什么直接关系,因为职业网球真是一项高消费的事业。“虽然我们奖金很高,但是所有参加比赛的费用和团队费用都是自己负担,再加上缴税,一旦成绩不佳,经济状况就很不理想。”明星球员尚且有这方面担心,何况大多数普通人了。

相比于WTA,ATP的路人甲们似乎更看不到希望,因为“BIG4”几乎瓜分了近十年来绝大部分大赛的冠军。更可怕的是,他们完全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费纳决”依然是大满贯的主旋律之一,而刚刚在温网登顶的德约科维奇也正式宣告摆脱伤病阴影,继续自己的传奇之路。穆雷的情况让人有些担心,但他还有时间。

那些ATP排名二三十位的明星们恐怕都只能靠250分赛事解渴,更不用说后面的大军了。拥有赞助商、高额奖金和出场费的网坛Top10身处金字塔尖,而其他绝大部分球员都与他们不在同一个世界。职业网坛就是这样残酷和失衡。乌克兰球员斯塔霍夫斯基就曾直揭职业网坛的冰冷现实,“没能跻身Top20的职业球员状况都没有太大的区别,除了比赛奖金没有任何收入,那些看起来很诱人的赞助合同都只是提供给Top10甚至是Top5的。”

从某种程度上说,四大满贯接连不断地提升奖金更加剧显现了职业网坛的贫富差距,因此,来自球员的抱怨声也越发强烈了。不过球员收入问题并不主要反映在那些顶级赛事里,因为全球注册网球运动员超过一万名,相当一部分人只能混迹于挑战赛或者ITF旗下赛事,那才是让他们感到崩溃的地方。

根据国际网联发布一份的调查报告显示,在2013年,注册的男子网球职业选手达到8874人,其中3896人单赛季的奖金数是零,占比近44%。女子这边的情况更甚,注册职业球员为4862人,其中2212人单赛季没有获得任何奖金,占比超过了45%。那些无排名、无积分、无奖金的“三无职业选手”,才对职业网坛的艰难更有发言权。

近几年,顶级球员与大多数普通球员之间的收入差距还在被持续拉大。自1990年以来,ATP巡回赛的奖金增幅已经超过了400%,即便如此,似乎也赶不上通货膨胀的速度。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现在参加挑战赛级别的奖金水平几乎还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持平。如果一名球员在挑战赛的前几轮就出局了,他得到的奖金数额应该都无法和差旅费抵消。

当然,ATP巡回赛的世界也不是天堂,为了追随四大满贯的“加薪”速度,巡回赛也要提高待遇,但是等级仍然肉眼可见。从本赛季开始,大师赛和500分赛事的奖金增幅都超过50%,而250分赛事的奖金增幅只有6%。

久而久之,改变奖金分配方式已经成为ATP球员理事会论战的永恒主题,对于那些在资格赛或者首轮出局的球员,赛事组委会应该给予一定的保护,至少不会让球员入不敷出。像费德勒、德约科维奇等明星球员也一直在发表这方面的倡议。

在今年澳网期间,身为ATP球员理事会主席的德约科维奇就为球员发声,他呼吁大满贯以及各级巡回赛还要继续增加奖金,现在的改变还远远不够。另一位塞尔维亚球员特洛伊基则认为,虽然很多赛事确实在增加奖金,但是赛事主办方所获得收入增长更多。几个月后,费德勒也对这方面问题发表了看法,让更多球员受益于奖金增加,这是更理想的状况,相比于其他运动项目,网球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事实上,德约科维奇和费德勒身居高位,他们并不能全面掌握所有的事实。去年,ITF曾对7605名职业球员做过一次收入调查,结果显示,只有6%的女运动员和5%的男运动员能够做到收支相抵。在所有赢得奖金的球员中,如果抛开高收入的1%,其他人的平均年收入也就是一两万的水平。相对而言,女性运动员的处境要稍好于男性。这真是不能再糟糕的境遇了。

近日,ATP方面终于考虑要改变底层职业网球运动员的生存条件了,其目标直指旗下二级赛事—ATP挑战赛。从明年开始,ATP挑战赛将增加单打比赛的规模,每站比赛的参赛人数从32人增至48人。一年下来,新方案会为球员多提供2400个参赛席位。此外,奖金总额会相应100万美元,利润最好的比赛总奖金能超过16万美元。

为了协助球员改善财务状况,挑战赛主办方还要为球员提供住宿,医疗服务也要得到改善。新计划除了为球员提供更多比赛机会以外,还要改变赛事的运行机制,从而达到简化职业球员数量的目的。从2020赛季开始,ITF旗下的The Future Tour将不会为ATP挑战赛提供关键排名积分,这将迫使球员参加ATP挑战赛来提升排名。

ATP主席克里斯·科莫德(Chris Kermode)表示:“这些重大变化将会使ATP挑战赛得到真正的提升,尤其是在我们寻求为进入职业网坛的入门级球员提供更多赚钱机会的时候。”ATP的首要任务是确保球员拥有健康的晋升通道,并且提高职业球员的生存能力。

相比于病灶,ATP的改变注定不会是什么灵丹妙药,不过,一个好的开始总是能够产生积极影响的。至于最终疗效,还需要后续跟进以及漫长的时间检验。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