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导演谢飞:写豆瓣是为了真诚记录和表达对电影的看法

“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谢飞导演或许是目前最为活跃的“第四代”导演。在过去,观众通过《香魂女》、《黑骏马》、《本命年》等影片认识他作为导演的一面。如今,大家还可以通过他在豆瓣电影和微博上的影评与打分,对他评论者、电影教师的一面有着更加直观的认识。

几乎不会有什么资深导演,会选择通过豆瓣、微博这样的互联网平台,去实名、公开地发布对别人拍的影片的评价和分数。他会评价《邪不压正》“中后部的众多的、自以为是的杂乱逻辑和不知节制的噱头、打斗、屋顶跑酷,又着着实实地扑灭了那些观影享受”,只给3星,也会认为《我不是药神》“直面现实,促人思索,这样的作品值得夸赞!”给到5星满分。

这样的发声时常会引起争议,就像《邪不压正》的影评出现后,有一张截图显示,姜文导演在微信朋友圈中回应谢飞导演“您要多读书,读好书才对”,引起不小关注。

《本命年》剧照,该片由姜文主演

在谢飞看来,他作为一名观众,一名电影学院的老师,在看过电影之后给出评论无可厚非,而且在一个友善的学术态度和健康的关系当中,应该以诚相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而且“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在当时,谢飞也马上回复姜文“谢谢提醒”,并认为“姜文有他的态度,我就很欢迎。他不是说我不读书,他愿意这么说我,我同意我注意就完了,有的媒体就是夸张。”

谢飞很欣赏这样的网络电影评分平台,“至少保证了我发出来的就是我真实的东西”,不会发生被采访时发表意见后,被歪曲理解或者掐头去尾的情况出现。而且这样大规模的的自发公开讨论,也同样也有很高的价值,“是一种真实的反映。”

在线下,谢飞导演已经连续5年在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亮相。自从他在2014年担任第八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主竞赛评委会主席后,他往后每年都会作为嘉宾,在西宁观看不少主竞赛影片,或是作为颁奖嘉宾出现。

在他看来,这是目前国内“路子最正的一个电影节”,因为“民办为主,政府给予一定支持”是目前全世界大多数电影节的主流方式,而FIRST就是民办的影展,“社会效益和文化效益还是很好的。”

但目前国内新导演的作品,并没有太多令他满意的。除了《我不是药神》和《战狼2》这两部商业类型片,他没有给其他国内年轻导演的作者作品打过5星。FIRST青年影展去年的最佳影片《北方一片苍茫》,今年的最佳影片《郊区的鸟》,以及获得金马奖最佳影片的张大磊执导的《八月》,他都同样只给出3星的成绩,“编导演方面功力的青涩与‘业余’”,“尝试违反各种剧情片的规则去做个人银幕表达,受众不会多”,“缺点是编、导、演掌控的青涩,新导演要稳得住,坚持该坚持的,提高该提高处,迅速地投入下一个实践”,是他指出的给这几部影片扣分的部分理由。

谢飞导演在豆瓣上的打分

“整个社会缺少思想的力量”,是谢飞认为当下作者电影无法在思想性和深刻程度上达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时影片水准的重要原因。现在的一些新导演的作品,在他看来有不少是“思想不丰满,空泛或浅薄”的,而且这种趋势影响的不仅是青年导演,“中导演、老导演都存在这个问题。”

谢飞凭借《本命年》获得柏林电影节银熊奖,凭借《香魂女》获得金熊奖

界面娱乐对话谢飞导演:

界面娱乐:最近几年你那你在网上给非常多的片子打分,最初是为什么想这么做?

谢飞:因为豆瓣开辟了一个全面的交流空间和平台。我最初开始是为了记录我看过一些什么电影,然后又看看别人怎么评价,可以得到很多信息。但没想到很多人愿意看我的。这也无所谓,不管我是一名导演还是老师,但我首先是个普通观众,我凭什么没有权利表达了?我表达了,你们爱看也很好嘛。

界面娱乐:因为其他大部分导演都不会这样说,所以才引起大众的好奇。这几年你的感受如何?

谢飞:就是到中国这些年特权太多了,所以造成了我写一个豆瓣,你们就觉得很特别。

过去有一种舆论,你要是个创作者,就不要公开评论别人的作品,原因就是,好像人家也写,你说了以后伤了人家,你怎么写?不过我也觉得这不是绝对正确的一件事,特别当我还是个老师。我要教学生,不评价作品、说优点缺点,我怎么教学生呢?特别是这么多作品里头,很多都是我的学生,我为什么不能说。

所以现在我觉得,一些导演或者编剧很少公开说别人的作品,是个不太正常的现象。

但我愿意说,而且我说的就是我个人的观感。我非常希望整个电影界的人士一定要以诚相待,就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一种健康的学术和朋友关系,不要动不动就觉得别有用心。说的对你就听,说的不对也“言者无罪”嘛。

界面娱乐:你在豆瓣上对其他影片的打分方式和标准,跟自己教学或者看自己学生作品时有什么不同吗?

谢飞:没有。看电影都是一样的,无非是学生的作业由低到高评价标准不太一样,比如二、三年级的一些短片练习,你要按照练的内容来说,不能全面要求。毕业作品是一个完整的表达,就和评价其他作品一样了。

界面娱乐:现在你会经常去电影院看片吗?

谢飞:没有,只有特别好的或者必须去的,我就看一下,大量的还是通过电脑看。我尽量不去看别的导演发过来的片子,除非是学生的推脱不了看一看。我最近5、6年主要在编写我父亲的家书,然后有可能还要写一些我整理父亲日记的一些体会,这是我作为后辈对前辈的尊重和爱护。家父的事情忙完后,我可能会整理自己创作的一些文字的东西,也是很有价值的。所以辅导年轻人、写豆瓣都是我的次要工作。

界面娱乐:在网络上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可能你的意见出现后,其中也会有一些对你持不同意见或者批评,你怎么看这样的讨论?

谢飞:还是那句话,我有权利说,我很享受通过网络表达我对作品的看法,表达我的支持,也很享受看到各种不同的意见。每个人都应该有这样一种友善的学术态度,这样不论是我们的网络平台还是我们的影评界,也会越来越健康。影评界能做得好,对创作也是很好的促进。

过去我们完全靠报刊、靠影协,我们当年完全靠影协来做这些,现在是群众自发的,而且做的那么好。像《我不是药神》,豆瓣上一百多万人在那儿评价,当然有他的价值,这是一种真实的反映。

谢飞豆瓣首页

界面娱乐:你对文牧野的评价很高,在豆瓣上给《我不是药神》打了满分。

谢飞:为什么打?也有他是处女作的原因,而且是商业片。我用了一个词,扎实感人,就是他各方面做的都到位。我并没有说他在形式上有什么创新,因为文艺作品是为了表达内容而存在的,他是在反映一个人人都关心的社会问题,药的问题,又用了非常扎实的类型片的表达。

不光如此,他没有打闹,喜剧也没有无厘头,没有抓住一些机会搞点动作。他是扎扎实实写好几个人物,扎扎实实把这一件事儿搞清楚,所以我觉得他非常值得肯定。

界面娱乐:但您给姜文导演的新片《邪不压正》的分数并不高,只有三颗星。

谢飞:我评价电影还是很感性的,我记得除了《我不是药神》打了5星,当时《战狼2》也打了5星。主要是当时看到后,发现主流的动作娱乐片能拍得这么完整、这么嗨,我就特别高兴。

这里面有一定的感情用事,但也有我的理性思考。因为不同目的的东西,标准并不一样。那两部5星的片不像某些文艺片那么深刻、那么创新,但人家就是一个主流娱乐商业片,它能做到又健康,各种技巧方面都很恰当,我当然愿意给高分。我很尊重自己看片的真实感受,前两年我给两个评价还不错的青年导演的处女作打了2分吧,因为我现场实在看得难受死了,有的技巧太不专业,有的内容太空泛,所以打的比较低。后来那些导演我也跟他们见面交谈了,当然也安慰了人家,我就说“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邪不压正》

后来像他们有的作品还真得了奖,那就说明人家有些评委是喜欢的。喜欢的你爱听,我同意,但不喜欢的你就受不了,你的肚量也太小了,应该去思考哪一点让他不喜欢。

还有一部,我打低分后他们的老板就不愿意上院线了。后来他们跟我说了,我觉得对这种年轻导演作品,稍微谨慎一点。虽然确实感受太差了,但我是不是稍微谨慎一点,或者我压抑点,先别打,有时候也是可以做的。但这些都不要违背我写豆瓣的初衷,就是真诚地记录和表达我对电影的看法。只有以诚相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人家才能觉得你这人的评价是可信的。你不管同不同意,也要尊重别的观点。

界面娱乐:姜文导演之前回复你的评价,让你“多读书,读好书”,这个你怎么看?

谢飞:这个挺好,我当时马上就回复他,谢谢提醒。因为《侠隐》我确实一直没看过,八十年代去张北海家住的时候,他就是联合国的翻译,当时杂文还没开始写。这么多年我都没看过。姜文说“你不应该这么晚才看这个电影”,那很好啊,谢谢提醒。

我个人是觉得,我虽然真诚地表达了我对作品的遗憾。打三星是很肯定他的才气和努力,制作上的努力,但我对他的主干的问题,是很遗憾的。我都忘了《一步之遥》打过没有,可能我也不满意《一步之遥》。这是很真诚的。姜文有了他的态度,我很欢迎。

我个人觉得,你们评论界、报道记者,千万不要添事。我看截图就说,“姜文什么怒怼谢飞导演不看电影,不读书”,这就是歪曲了姜文的意思。他没有说我不读书,就是说你这个书看完了,而且要读好书。我认为可以啊,他愿意这么说我,我同意的我就注意。你们是夸张,生怕没事儿,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挑事。中国的文艺评论界,不要老搞一些撕起来了什么的,这是很无聊的事,对我们评论界和电影界的健康发展没有好处。

界面娱乐:姜文导演在接受采访时也说过,您和谢晋时他最尊敬的两位导演。

谢飞:因为我跟他合作过,而且合作的时候对他的才华很欣赏,很喜爱他的头两部电影,一直在夸奖他。后面的电影有缺点,所以我为什么有一个遗憾呢,就是他应该拍出更好的作品。

界面娱乐:那您觉得当下的这一代青年导演有什么样的特点吗?

谢飞:这跟大环境有关,就是整个社会缺少思想的力量,缺少信仰的追求,缺少对思想的不断思考、探索。所以我们的小说锋芒不够,八九十年代为什么出现那么多好作品,因为那时思想界和文学作品是走在最前面的。无论是《芙蓉镇》、《天云山传奇》这些小说,都是非常有内容、有思想追求,对现实有很深入的思考。

《天云山传奇》

我们的好电影都是在这些基础上拍成的,所以影响比小说还要大。现在整个社会对于思想、独立思考的思想简直很少,所以思想空泛,我也很难要求年轻导演有什么创见。

一个作品的思想不丰满、空泛或者浅薄,永远不是一个好作品。所以这也是这么些年,我们再得大奖的机会不多了,包括贾樟柯,几部作品都入围了大节,也没有得上奖。

所以这是跟大环境有关系,也不光是新导演的问题,中导演、老导演都存在这个问题,缺少对思想和现实的深入思考。

界面娱乐:你参加了多届FIRST青年影展,有没有觉得它有什么变化,或者未来应该往什么方向发展?

谢飞:他们一直在坚持青年平台。我当时那届把大奖给了《心迷宫》,第七届的大奖是《美姐》。那时他们才设立了长片竞赛,以前都是短片为主。后来我反复给他们讲,长片才是一个年轻电影人成才的标志,短片时学习的方法,我跟他们建议,减少短片的投入。很多人拍了很多短片,可能一辈子都迈不过拍长片的这个坎儿。所以电影节以长片竞赛为主,电影节就有价值。

现在我个人觉得他们还多了一点,比如最近又有什么纪录片、创投这些,反正涉及的还是多了点。应该好好的就做以长片为主的青年电影评比和介绍,这个特色会更有光彩一些。

《心迷宫》

界面娱乐:评选出来的最佳影片风格差别也很大,比如你那一届给的《心迷宫》,而上一届娄烨导演给的《北方一片苍茫》。

谢飞:关键要看这一届他们提名的十几部片子哪个真是最好的。碰到《心迷宫》这样有商业价值的类型片,或者碰到《北方一片苍茫》那样的实验性作品,人家评委喜欢、支持也是对的,一、二审评委就选出来这几部,当评委和评价,永远是相对的,没有标准。

界面娱乐:你怎么看目前电影创作者在当下的创作环境?

谢飞:十九大以后做了很多机构改革,中央肯定有他的想法。我个人的观点,电影是进入市场的一种文化艺术,应该像音乐、美术、舞蹈、戏剧一样,还是回到我们文化部的艺术处来管,所以现在正在理顺这样一个管理的时候,所以就会出现一些管理不及时,审片不及时,是很正常的现象。我也希望新的机构,能够不断通过研究和实践中越来越科学,越有效,不要成为阻碍。

美国有一个新闻总署,没有文化部。日本有文化部,主要是管传统文化的保护,他们不管电影,就管美术、能乐这种日本的古典文化,怎么支持他们不要消亡。全世界真是没有一个政府、一个部门专管电影。我们2003年开始允许私人资本和外资进入电影拍摄和演员发行,我觉得这是一个市场化,完全用市场经济,才有这几十年的进步。

实际就是说,一定要相信,习近平总书记海南这次会上讲,我们是要加大改革步伐的。那影视圈改革,影视圈即使用了市场经济以后,也可以导向,用法律导向,用思想导向也可以做。比如周杰伦的歌,需要审查吗?他创作之前需要立项吗?他所有的歌是不是都挺健康的,而且还挺提倡中华。我仔细听了几首,《青花瓷》、《听妈妈的话》、《东风破》,都挺健康还挺有文采的。而且流行歌曲的影响面,比电影强大多了。像我那孙女,10岁,TFboys的歌词听一遍就能记住,我问歌词说的是什么,她也不知道,但她就在唱。一首歌几句词,可能影响了他的人生观的确立,这个我们都不用人来审,市场就已经搞的很好。所以我一直很同意,无为而治,管的太死,文艺无栖息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