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导演张杨:《冈仁波齐》的票房是个意外 新作一次拍三部

“张杨三部曲”是《冈仁波齐》创作手法的延续。

票房一亿的《冈仁波齐》,是导演张杨票房成绩最高的一部影片,但同时也几乎是内地电影导演拍摄的作者型电影所获的最高票房之一。在2018年第12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中,曾两次携影片作为开幕片亮相的张杨,作为创投环节的评委,再度亮相西宁。

本届创投共有三位评委加盟,分别是张杨、姚晨、叶如芬,能够从导演、演员和监制三个层面去考量电影项目。

张杨明确表示,在创投环节中,他最看重的是剧本的完成度,因为绝大多数剧本都是由导演本人编写,“能看出导演对美学的认识、方向。”其中他最喜欢的,是《驯鹿》和《一日游》。

《驯鹿》是一部犯罪类型的公路片,导演康博用八年的时间打磨剧本,人口贩卖的题材中做出了风格和独特性,兼顾了个人表达和类型片的风格,讲述一个“有关寻找、身份、破碎与回归的救赎故事”。在张杨看来,这部影片的剧本完成度非常高,镜头感强,而且“对话写的非常好,非常真实,语气、用词非常准确。”

最终,《驯鹿》获得评委们给出的和和影业剧本发展金1万美元,以及由龙跃中欧制片人协会颁发的龙跃制片人特别奖,将获得该协会提供的在欧洲制片、宣发的工作支持。

张扬(左一)为《一日游》颁奖

《一日游》讲述了一家三口在一天内的生活,展开一幅现代人日常生活的荒谬图景。导演陈延企用极强的形式感和表现主义的手法,表达城市中的焦虑与无所适从。张杨认为,该片的剧本完成度也非常高,在三位评委讨论时也非常一致地直接通过。《一日游》获得的是腾讯影业 "NEXT IDEA计划" 剧本发展金1万美元。

或许是由于FIRST青年影展本身的特质,这些影片大多都集中在作者类型里,相对来说,获得大地电影剧本发展金及合瑞发行支持奖的《老郑飞到天上去了》,是其中最具有类型化可能的一个项目。虽然该片通过讲述中年人与少年共同成长的故事,将中年危机和青春期躁动两种力量进行糅合,并探讨“向死而生”的哲学命题,但张杨也认为这部影片“有点喜剧元素在里面”,并建议该导演拍好后不要考虑走电影节,而是应该“好好地想怎么把故事讲好、把人物讲好,让电影怎么跟观众产生最好的效果。”

担任评委的张杨也在进行持续的创作。在和和影业发布的片单中,“张杨三部曲”赫然在列,分别是《火山》、《猫猫果考试记》和《大理的声音》。据张杨介绍,这三部的创作手法都延续了《冈仁波齐》,“是即兴的创作,并没有剧本,就是在生活中去进行捕捉”。因为三部影片是张杨导演在一年里拍摄的,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去慢慢寻找和探索。目前三部影片都正在后期制作。而在创作中,一些网络舆论的出现,对张杨的创作心态“没什么影响,还是专注于自己的创作当中。”

第12届FIRST青年影展创投会获奖名单

界面娱乐对话张杨导演:

界面娱乐:在点评中,你们3位FIRST青年影展创投评审都十分看重剧本完成度的问题,你觉得今年的这些作品整体来看情况如何?

张杨:挺好的,这些创投的作品我觉得都非常成熟了。创投看什么,就看剧本。剧本如果完成度不好的话,基本上没多大意义。我们说一剧之本,从剧本这个概念来说,大概能看出未来的走向,尤其是像创投的,都是导演自己写的剧本,基本上你从剧本就能看出导演对电影的美学认识、他的方向,都能看出来,非常重要。

界面娱乐:进入终审的13个项目中,有7个项目获得9个奖项,其中哪些留给你较为深刻的印象?

张杨:我自己当然最喜欢的是《驯鹿》和《一日游》。可以说在所有的项目里,这两个的剧本完成度是最好的,比较完整,也可以从剧本里看出导演的想法,没什么废话。

这是挺难得的,因为有的剧本还有太多的心里描述性的东西,有点像文学,但这两个剧本都是按我说的客观地呈现,能看得到的是一个个镜头,镜头感非常强。

《驯鹿》导演康博进行创投陈述

界面娱乐:导演陈述环节和本身的剧本相比,哪个更重要呢?

张杨:主要还是剧本。因为任何一个剧本给你的第一感受,是最直观的,也是最真实的,尤其是在十来天左右的时间里要把十几个剧本看完,会在你的脑子里形成一些东西,通过比较形成一些判断。当然,我们也需要通过陈述来了解导演、他的制片人。因为电影是实操性非常强的,有的人可能就特别善于写作,但也许不一定是一个善于表达或者沟通的人。如果是这样,他不一定适合当导演。怎么把一个电影从文学转化到影像,我觉得导演在这个过程里要做太多的工作了。通过对谈,可以了解到导演跟人沟通的能力,这也是很重要的。

另外,有一些片子,会有一些自己喜欢的、参照的影片的美学概念,但有的电影我们发现其实他参照的概念和他呈现的剧本概念,不是特别准确,那我们也可以对这个项目有一个判断,看看它就是那样,还是我们对剧本误读了,还是产生了什么偏差。我们评委可能会直接提出来,觉得那里好像不是这个概念,应该是那个。这些直接的感受和印象,决定最后哪个片子获奖。

界面娱乐:这次的项目好像也基本上都集中在现实题材上。

张杨:对,基本上全是现实题材。《驯鹿》有点类型片的感觉,有一些犯罪类型的概念,《一日游》就是比较纯粹的艺术片,有点荒诞的感觉。

界面娱乐:在现实题材的基础上,这些影片在类型上区别大吗?在评奖时是否会有一些争议?

张杨:获奖的几个都是各有特点,比如题材不一样,有的偏轻喜剧,有的偏艺术性。这些片子都是作者类型影片,因为本身就是很低的成本,来创投他们需要的钱也都很少,最高的也就1000万,其他的都是比较低的状态。

创投设了6个奖给评委选择,因为每个评委的喜好也可能不太一样,大家都是讨论完了投票。像《驯鹿》和《一日游》,大家就一致通过,不需要争论,但后面有几个片子也会有些争论,包括《国王的血》、《顶个椅子》这种,在评判期间都会产生争执。

《国王的血》海报

界面娱乐:争论的焦点在于什么?

张杨:主要就是每个评委的个人爱好。像《顶个椅子》,姚晨就特别喜欢,在创投陈述的时候,她自己跟导演说,她看目前已有的分场大纲,片子的幽默和荒诞给了她很大的感染力,她自己的公司都想投这个电影。当然那个导演本身在阐述的时候和放的小短片,其实姚晨并不满意,觉得一放这个就好像不是那种感觉了。

《顶个椅子》海报

界面娱乐:这些影片中,具备明确的类型风格的项目会不会更加受到青睐?

张杨:他们有一些坐标系,就能够想象这个电影的未来呈现的大体模样,比如说偏类型的,哪种类型的,马上就会有概念在里面。而且,基本上不太可能完全去创造什么东西,任何的导演都会有参照系。所谓参照系就是他对电影的一些基础认识,想往哪个方向走。

界面娱乐:比较令人遗憾的是,很多在创投环节取得评委青睐的影片,可能依然得不到合适的投资,你怎么看这样的情况?

张杨:我觉得主要是看后面来的这些公司的诉求是什么,电影节的创投就是个平台,主要是说最后能不能联姻上。在创投里,好像是具有一些商业卖相或者商业属性的项目,是比较容易谈成的。本身创投的概念,就是通过这个平台已经帮你们从很多剧本里做了一些筛选了,其次又从评奖的概念里再筛选了。真正挑选到最后的这几个或者十几个剧本,等于这些公司的人都不用去做这事儿了,谈的剩下的只是在判断这个电影的未来,就是我们公司适不适合干这个项目。

很多电影项目的投资预期都是很低的,150万、200万、300万都有,但电影不是简单地给这些钱把这个事儿拍完就完了,是一旦你认准了项目,哪怕是个200万的项目,未来还要再花钱、再投入,去把这部电影推向市场,是一系列的。作为投资公司来说,一定要去判断。

《飞越老人院》也是2012年FIRST青年影展的开幕片

界面娱乐:挑选起来,投资公司都很谨慎。

张杨:对,他们都很谨慎,有的公司从这些项目里发掘一些他们认为可能成功的,比如这个导演未来有在艺术领域走得比较远的可能,他们会觉得这个低成本电影本身不带来压力。也有可能对公司来说,这能帮助建立某种品牌的概念,他们也愿意投。我觉得导演在这个过程里,你去和公司怎么去建立一种很好的沟通概念很重要。

到最后就是沟通,别人其实是在判断这个导演、这个项目本身,和他们对不对应。

界面娱乐:目前在这13个项目中,在剧作和主创的表达上会有明显失衡的吗?

张杨:也没有,他们的表达能力都还可以。他们在创投前都会有一些培训,起码告诉他们如何在15分钟里把项目讲清楚。而且导演在做这个项目时,都倾注了很多的精力和心血,他再说自己的这点事的手,相对还是很自信的。

界面娱乐:在6个评委奖项和3个公司奖项中,《驯鹿》和《老郑飞到天上去了》分别拿到了两个奖项。这两部作品获得评委和公司共同喜爱的优势是什么?

《老郑飞到天上去了》导演王晓丰正在创投陈述

张杨:《老郑飞到天上去了》比较偏类型,有点喜剧元素在里面,并不是一个完全的艺术片的卖相,所以在创投会上我直接跟导演说,你这个就别想以后走电影节,别把自己弄拧巴了,这个电影你就应该好好地想怎么把故事讲好、把人物讲好。他里面有一句话,“这个是拍给观众看的”,我说对,你就把这句话弄清楚,真的让电影怎么跟观众产生最好的效果。后面的电影公司也会看到他有这种可能的潜力。像《驯鹿》,里面的对话写的非常好,非常真实,语气、用词非常准确,通过他写的话,我相信这个导演未来对表演是可以把握地非常好的。

界面娱乐:你目前有帮助这些参与创投的青年导演项目的计划吗?

张杨:我没有这种概念。在创投会上直接跟《驯鹿》说,这片子如果找不到投资,我可以帮你去拉点,就是这个意思。实际上这么好的一个项目,不需要我就可以很容易找到投资,但真遇到问题我是可以帮这些忙的,找一些身边的资源。但这也要负责人,不是拍脑门说一句话的事。

《皮绳上的魂》

界面娱乐:你曾携《皮绳上的魂》作为开幕片亮相FIRST青年影展,这次作为创投评委再次前来,对FIRST青年影展这几年的变化怎么看?

张杨:FIRST还是很多元的,青年导演的定位也非常准确,对年轻导演最重要的,不是在这个平台上评出奖来。在推向市场、推向观众、推向国际化方面,这个平台给了年轻导演非常多的帮助。业内人士对这样一个电影节的认可是非常重要的,只要它有公信力,片子的质量我相信会越来越好。从电影节本身来说,它还是更偏向于艺术的风格,也有很多带有类型气质的东西,在艺术和商业的结合上,有时候更容易推向市场。

界面娱乐:你的《冈仁波齐》就是一个很好的艺术电影和市场结合的非常好的例子,有什么可以跟年轻导演分享的吗?

张杨:我没有任何建议。根本不可能想到《冈仁波齐》会有这个票房,这是一个意外,并不是说这事儿是你拍成怎样的就可以有高票房,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可复制性,都是偶然性的因素造成的。所以我自己概念就是,导演自己要把自己想清楚,做极致。

《冈仁波齐》

界面娱乐:你的新作“张杨三部曲”《火山》、《猫猫果考试记》和《大理的声音》也正式对外公布,为什么选择一次拍摄三部新片?

张杨:因为我自己是在大理居住,去年一整年用一个比较自由的方式拍了那么三部电影。其中两部你可以说它是剧情吗,但我觉得都是非虚构类的片子,都偏纪录,基本上也可以说是纪录片的另一种概念,因为都是真实的人物和故事,我们把他们的生活提炼出来重演。我从概念上定位在剧情片,但它本身没有那么多戏剧性。其实最重要的就是创作手法,它延续了《冈仁波齐》的一些方法,比较即兴的创作,并没有剧本,就是在生活中去进行捕捉,对我来说那些日常就是最有趣的东西。因为我们的时间比较长,这里面就可以有很多东西慢慢调整、慢慢思索,也可以说慢慢寻找,就是一边拍一边找,去找到对于这样一部电影的你的分割或者是想要表达的东西。

我觉得很有趣,因为整个创作本身是有趣的,很不一样。这就是导演自己拍高兴了,在一个自由的状态里,反过来也是激发了很多创作的灵感。别的导演基本上也很难去像我这样创作,因为我们的成本很低。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