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受累高昂成本,硅宝科技净利下滑42% 董事长:原材料价格将缓慢下降

产品涨价和压缩成本之下,硅宝科技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1054.18万元,相对一季度扭亏。

图片来源:摄图网

延续了一季度的行情,硅宝科技(300019)2018年8月10日晚间发布的中报显示,该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3.74亿元)虽然实现了17.6%的增长,但净利润(1054.18万元)却同比下滑了42.91%,于中报里,硅宝科技将业绩的下滑指向了持续高位的原材料成本。而面对高企的成本,硅宝科技通过转嫁和压缩等手段,艰难较一季度实现扭亏。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的专访时,硅宝科技董事长王有治认为,今年下半年原材料价格有望缓慢下降,到明后年时供需关系将恢复到正常。

下半年原材料价格有望缓慢下降

硅宝科技,2009年10月30日上市,公司立足于有机硅行业,主营业务包括有机硅密封胶、防腐材料及工程、硅烷偶联剂、设备制造及工程服务等,董事长王有治是技术出身的实业家,使得硅宝科技成为业界里拥有专利最多的公司之一。从数据来看,公司净利润近几年稳定在亿元左右,但从2017年开始,生意似乎就没那么好做,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到了2018年这个趋势仍在持续。

“目前原材料价格处于历史的最高位,有机硅单体现在的报价是3.5万/吨左右,而在2016年时价格还只有1万多元每吨”,王有治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去年来原材料是报价当天有效,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很多企业直接派人守在原材料厂,就等着拿货,这种情形持续一年多,一直到今年的6月份,才真正感觉有所缓和,不过也就是在高位维持,报价变成了当月有效,还没有降价的迹象。

在此情形下,上游企业的业绩数据相当抢眼,就比如合盛硅业(603260.SH),该公司是硅宝科技主要供应商之一,其一季报显示该公司实现6.3亿元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了132.26%,并且在一季报中还预计2018年半年度能实现净利润约为13亿元至15亿元,合盛硅业的毛利率也是每年增长,已从2015年的29.21%上升到了目前的43.69%。另如三友化工(600409.SH)、兴发集团(600141.SH)等公司也有相应产品,搭上了火热行情的高速列车。“中国的前五大单体厂,占到了全世界的一半市场”,王有治称,这就有点像万华化学(600309.SH)对聚氨酯单体的控制力度,现在有机硅上游厂家咬定高价不降,下游的平衡也随之打破。

据硅宝科技董秘李松介绍,面对原材料供不应求的局面,公司方面也做了一些调整,一方面对公司的下游提价,比如今年4月份就进行了一次普涨,转嫁了一部分成本压力,“下游也是接受的,大家都在涨价”,李松表示,但即便如此,硅宝对下游涨价也不多,只能部分抵消。另一方面,就是压缩成本,无论是销售成本、管理成本、生产成本,也就是这样才能在二季度实现一些利润。王有治表示,除此之外,公司还继续加强一些新品的研发和应用,虽然有成效,但毕竟新产品推广需要时间,新产品带来的收益基数也还太小。

“原材料的上涨是有几方面的原因”,王有治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环保风暴之下,国内有机硅单体的扩张放缓了脚步。在此背景下,仅有的产能本身也未完全释放产能,截至2018年6月我国有机硅单体名义产能是303.5万吨,但实际上大概为275.5万吨,且2018年无新增产能,很多有机硅单体厂家为控制价格,设备以检修居多,未满负荷运行。在有限的供给之下,一方面有机硅产品的应用范围越来越广,已然覆盖到建筑、电力、汽车、消费电子、新能源、医疗卫生、日用消费品、食品等领域,导致需求大增;另一方面有机硅原材料出口也有在逐年增长,2016年中国出口初级形态聚硅氧烷约11.1万吨,同比2015年增加7.77%,2017年,中国出口初级形态聚硅氧烷约17.5万吨,同比2016年增加57.7%,这样也无形之间令国内原材料供应减少。

“目前有机硅企业过千家,集中度远远不够。”,王有治认为,当一个行业集中度到一定程度之后,企业之间既有竞争,又有合理的利润,而企业有了利润,也才有研发的投入,进而加强竞争优势,以创新来提高竞争力,才是有序的,而目前已经有厂家减产甚至停产的迹象,比如做中空玻璃用有机硅密封胶、有机硅门窗密封胶等产品的企业。

至于后续的行情,王有治判断随着下游一些厂家的减少进货,或者其他原材料的替代,目前有机硅单体的行情达到一个高位平衡,预计在今年下半年有望缓慢下降,至少到明年下半年才有可能恢复到往年的正常水平,原因就在于由于上游良好的赚钱效应,使得业内业外的逐利资金纷纷投入,无论是技改扩张还是新建,最快也要到明年下半年才会有大规模产品投入市场,进而再一次改变供需关系。计划投产的上游企业包括新安、合盛、蓝星星火、兴发、山东东岳等等。

负极材料项目进入中试

界面新闻注意到,硅宝科技在近年内,曾有多项新领域的突破或者待突破。比如,2017年年末被认定为第一批“装配式建筑产业基地”一事。再比如同样是在2017年年末披露的消息,由硅宝科技牵头承担成都市科学技术局“产业集群协同创新项目”中的”高安全、高比能动力锂离子电池关键材料”项目。这些新领域的成果无疑也是市场的重点关注。

王有治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负极材料这块,是由上市公司牵头,联合四川大学、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巴莫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等五家在新能源材料、纳米材料、锂离子电池制备等领域的单位,将针对新能源汽车用动力锂离子电池的重要应用需求,解决安全性差和比能量低两个重大难题,采用多种纳米技术制备高安全、高比能动力锂离子电池关键材料并产业化。公司参与项目中的三个课题:大容量硅基负极材料、阻燃型电解液/质和动力电池组用有机硅阻燃导热材料的开发及产业化,项目最终将制备出高安全、高比能动力锂离子电池。硅宝科技主攻大容量硅基负极材料这块。

“目前(动力电池)续航能力是放在第一位的,石墨负极材料是现在普遍使用的,但如果想要在容量上有质的飞跃,硅基负极材料的研究是必须的,现在很多科研学校等都宣布在研发中。”王有治表示,目前公司实验室数据比较理想,已经投入中试生产线的建设,不过往后仍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中试建成到稳定,顺利的话也需要1年的时间,届时如果顺利,产业化还得选址水电丰富的地方,各种设备的完成,还需要时间。

至于装配式建筑,王有治表示,目前推广还主要集中在保障性住房等政府项目中。

第一大股东曾表态支持融资

去年,四川发展国弘现代服务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国弘现代”)的突然出现,令硅宝科技的股权结构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国弘现代一举拿下了股东王跃林、陈艳汶、曾永红等共计17.8%的股权,并以此成为硅宝科技最大单一股东。资料显示,国弘现代成立于2016年12月2日,是四川发展的全资子公司,而四川发展又是四川省政府的国有独资公司,是四川省金融控股、产业投资引领、企业改革发展“三位一体”的国有资本运营平台。不过入驻之后对硅宝科技影响几何,一直没有相关的官方消息。

“四川发展的入驻对我们有很大促进作用”,王有治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们曾和华西集团签订过战略合作协议,就制定了密封材料用硅宝科技的。他们也对我们提出过要求,希望公司尽快做大做强,尽快加强并购,同时在新材料领域有所拓展和突破。”

据王有治介绍,公司一直在寻找并购的契机,对并购标的上市公司在专业技术上把关,而四川发展则能够从资本的角度为企业把关,“这两年来看了都不下百家企业了,四川发展也会给我们介绍项目,公司也希望能尽快有好的标的出现吧”。另外四川发展也在业务上拓宽了上市公司的客户群,除了上述的华西集团,四川机场集团也是四川发展这边介绍的客户(硅宝科技首批入选天府国际机场配套产品的供应商)。更有具体意义的是,在融资方面四川发展曾表示过予以支持,如果公司增发的话四川发展可以带头参与。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