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叶公好狼的中国人

文|李小飞本文为作者李小飞的原创文章,首发于腾讯.大家(ipress)叶公好龙,崇拜龙,家里挂满龙的画,龙听说了,就专程来看望叶公这位粉丝代表,结果叶公一见龙张牙舞爪的样子,直接给吓死了。叶公好龙,这

文|李小飞

本文为作者李小飞的原创文章,首发于腾讯.大家(ipress)

叶公好龙,崇拜龙,家里挂满龙的画,龙听说了,就专程来看望叶公这位粉丝代表,结果叶公一见龙张牙舞爪的样子,直接给吓死了。

叶公好龙,这个故事听起来很有点古代版《阿Q正传》的意思。

我们中国人都崇拜龙,说自己是龙的传人,但你想象一下,龙这个东西多恐怖,长着鹰爪鹿头血盆大口的巨大蟒蛇在天上飞,怎么看都是一个恶魔似的生物,而我们就是个崇拜恶魔的民族,不信的话,你去看韩国人拍的《龙之战》,里面龙的形象和中国人画里的一样,看你觉不觉得恐怖。

龙的起源,有的说是中国远古各部落崇拜动物图腾的合体,还有的认为这个呼风唤雨、又残酷又不得不仰仗的神物,就是中华民族那暴虐的母亲河——黄河的化身。我觉得两种说法都对,只是代表了不同的历史时期。远古的时候所有民族都是战斗民族,人类的兽性、进攻性最强,崇拜强大的生物,越强大越好,龙恰好代表了这种需求,就像犹太人崇拜的那位战神,据他们书本的记载整天就是帮犹太人杀外族,一样的道理。再后来定居下来,成了农耕民族,靠天吃饭,越发感到天的不可战胜,这时候龙就成了黄河,陈凯歌的《黄土地》里,瘦骨嶙峋的农民向龙王爷叩头求雨,就是这种无奈到悲壮的民族性的描写。

而叶公好龙,就是第三个时期,中华民族古代最繁荣的时期,四夷宾服,成了亚洲秩序的守卫者,本身的文明程度、普世价值也达到当时世界的最高水平,这时候对于中国的上层社会、文明社会、知识分子而言,就成了第三种心态:叶公好龙,还崇拜龙,还打着黄龙旗,但龙的凶暴恐怖,已经视而不见了,非要见,就只能像叶公一样吓死了。

《狼图腾》引发的争论其实是同一回事。

小时候玩过光荣的游戏叫《苍狼与白鹿》,蒙古人崇拜狼,认为自己是苍狼与白鹿的后代。但是,龙比狼凶暴多了啊,一个拿龙当图腾的民族忽然要去崇拜狼,这不是挺可笑的事儿吗?之所以如此,只是因为农耕民族的文明发展的太久,原来的野性已经消退了,也就是文明老了。文明的进程,肯定是从野蛮到文明,文明到了顶峰,就会再从文明到病态,到了病态,这个民族就会喜欢那些细致精巧虚假的东西,喜欢的就是什么金鱼、哈巴狗、盆景、明清家具、小脚、林黛玉、宫斗、三十六计、雕爷牛腩、黑松露蓝龙虾。

所以世界上所有最伟大的文明,几乎都诞生于一个民族从野蛮步入文明的时期,就是野蛮与文明各半的时期,日耳曼人,斯拉夫人,盎格鲁-撒克逊人,他们引以为豪的文明成就,都是在刚刚文明开化的时期诞生的,美国也一样,对于中国,则是从春秋到汉唐的那几百年,之后文明就走向了衰老。孔子说“文质彬彬”,这个词中的“质”本意就是野性,文质彬彬就是文明和野性各占一半,但被后人曲解了。当然,《红楼梦》也伟大,可是骨子里只剩了虚无绝望,就像现在的欧洲电影,瞧不起美国电影的粗浅,却不知只是自己的文明衰老了,老年人看不惯年轻人而已。

刘慈欣在《赡养上帝》中让已经衰老的上帝文明代表说:“现在文明是老了,但不是我们的错,无论怎样努力避免,一个文明总是要老的,谁都有老的时候,你们也一样。”

用狼性来感叹现代人野性的丧失,姜戎不是第一个,只是他的书牵扯到了民族问题,才有这么大的话题性。其实之前好几年,贾平凹就已经在“怀念狼”了。但这种怀念本质上都很矫情,因为无论是龙图腾还是狼图腾,其实都是野蛮时代的崇拜物,一个文明衰老不好,病态也不好,但它的反面绝不是兽性野性这些东西,而恰恰是现代文明规则的建立,是秩序、公平、公开的社会环境的追求,是对中国人那种阴谋文化的摒弃,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中华文明无疑是老文明,但世界上很多文明古国都老死了,中国文明还在,其实是因为中国文明有最大的优点,有包容性,包容性使我们能不断接受、学习外来的文明,所以还能一次次返老年轻。钱穆先生认为,中国文明的近一千多年,就是吸收外来文化的历史,先是几百年与佛教文化的融合,再是几百年与伊斯兰文化的融合,今天,则正在努力学习消化曾经以强力压迫过我们的西方文明,而热情不减。钱穆先生说,以以往的经验来看,再过三百年,中国人一定能彻底学习消化西方文明,使之成为中国新文化的一部分。

一个人如何是年轻的,就是他还能对新鲜的世界,新鲜的知识感兴趣,一个文明也是。唐代的强健,来自于对各民族文化的包容吸收,犹如今天的美国心态。民国时期的文化强健,也不是学自游牧民族,而是来自东西方文明的传入和大碰撞。眼睛去看新鲜的一切,就不会老,老是怀念过去,即使怀念的是强大野性什么的,本质上也是衰老。

所以不要去崇拜龙也不要去崇拜狼,做人简单直接一点,光明磊落一点,对世界保持好奇心多一点,阴谋算计少参与一点,离现代文明规则近一点,就离衰老、病态远了一点。

以上说的主要是书,电影怎么样呢?让-雅克·阿诺动物拍的好,《狼图腾》里的狼和其它动物都很吸引人,不过这部电影总是让我想起他之前那部中国题材的电影,而《狼图腾》,这部被招安后的作品,无疑是部婆婆太多的电影,主题最后定格为人与自然,现代文明(而不是政治历史)对自然环境的摧毁上,但也只能轻触而止了。没能做的很深,但也算开了个头。

 

 

 

作者简介:

李小飞,专栏作家,网络节目制作人,作品有武侠电影评论集《再谈一弦江湖曲》,网络节目《电影大爆炸》,《电影:非说不可》,《中国功夫史》等。

 

版权声明:

一切转载,务必事先通过授权:1030245625@qq.com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