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从古文辞职信看基金经理的文学素养

年前一篇名为《归去来兮文》的辞职信在基金圈里火速流传开来,作者为前金鹰策略及金鹰中小盘基金经理——杨绍基,此人并不是对陶渊明的蹩脚模仿,而是开创了一种新的辞职信模式。

全文略长,先上两段感受一下:

吾本三尺书生,一介俗人,没身银行,吊儿郎当。领导不因吾愚,延至此地,机构之道尽悉,江湖逸事洞明。价值理念,得以重构,专业技艺,木接花移。由是感激,遂倾心尽力,以报金鹰。

后值危机,百年未遇,受任于指数飞堕之际,奉命于净值重挫之期,尔来六年有余。领导知吾谨慎,故临行将投研重任相寄。受命以来,终日营营,兹事体大,才智平平,深恐托付不效,以伤领导之明。知流星易逝,日月永存,故不敢逞匹夫之勇,令兴衰系于一人。是以建设团队,集聚群英,因陋就简,以战养兵。

怎么样?仅用短短两百字,作者就把自己从银行到金鹰基金工作的经历阐明清楚。同时,他借描写当时爆发金融危机,经济动荡不安的背景,不露痕迹地刻画了自己临危受命般的历史感。这篇古风古韵,一气呵成的文章,读着读着竟有点《出师表》的风味,而他却是由一位经济学博士写出来的,是不是令你大跌眼镜?

是呀,文采斐然的基金经理,就像厨艺超群的演员,球技娴熟的歌手,因为不遵守自己的角色定位,反而产生出一种错位的美感。实际上,杨绍基也不是个例,在他之前还有几位基金经理在奔私前也留下具备高度文学赏析价值的辞职信。先来说说前景顺长城基金经理王鹏辉的大作,上个开头:

《不确定的世界》是高盛前联合首席执行官RobertE.Robin的自传,十年前午后一次闲逛,在一家小书店看到这本书。“没有任何事情是确定的。”这是Robin的人生哲学。

依稀记得购得此书当晚阅读到深夜,之后也重读过几遍,直到今天思前想后借用此书之名,才意识到十年来这句话对自己影响之深。真的没有任何事情是确定的。

文章一开头,作者就抛出一个充满哲学意味的议题——不确定的世界,这样的格调十分独特,不觉吸引人往下看。文中王鹏辉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来到景顺长城基金工作”;“回头看,感谢命运之神的眷顾”等描述,将他对职业的选择和市场的跌宕归因为世界的偶然。尤其是“但是创业这样一个原以为离我很远的事情,不知怎么在我脑海中出现,顽强生长,不可遏制”这句话直接将不可解释的离职念头归为超自然的指引,简直是休谟哲学混杂倒着走的米利都学派思想。

(PS:米利都学派标志着西方哲学的产生。他们开始实现了从神话向哲学的转变。过去人们用神试用超自然的力量来解释自然,米利都的哲学家们最早用自然本身来说明自然,开始主要用抽象的理性思维的方式取代神话主要以形象思维方式的幻想。不知道这样解释大家能否明白“倒着走”的米利都学派捏?)

相比用高深的不可知论描述自己辞职的王鹏辉,前兴业全球基金经理陈扬帆的文采更符合当下小清新的口味。献上一段开头:

2014年最后一天的15:00,我看着自选股的股价最后跳动了一次,那是收盘竞价的结果。我知道,我的公募基金经理的生涯结束了。

接下来会是一段完全没有股票、没有基金、没有投资的时光,我曾无数次想象过这样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日子,可以不必再梦到轻资产的组合或者有机增长的净值,也不必像温总理一样出国都要关心下今天上证指数怎么样。

辞职信开头采用数字加事件的描写,是不是一种王家卫的即视感扑面而来。比如阿飞正传的经典台词就写道:“1960年4月16号下午3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陈扬帆文艺的开头,就这样一下子俘获了小清新的心。

文中他多次将叙事与抒情结合起来,总让我不自觉联想到储安平,比如这一段“我是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从前的日子我总是在放纵自己的好奇,追寻人生的宽度。为此我做过许许多多的行业,研究过形形色色的商业模式。2006年初,此时离我离开二级市场去做VC已经有六年之久了。我觉得全流通并佐以做空机制的A股从此不同,而且,当时我也已经知道我真正喜欢和最可能擅长的是什么。”

像极了储安平《母亲》一文的风格:“在这二十一次寒暑的交替中,最初,是依赖了祖母的抚养,以后,便只是凭了自己这天生的资质,和从流浪在外面十年的漂泊生活中得到的世故,人情,学问,识见,应付了一切苦难困危──形成了现在这样一个,还仍然如漂忽在茫茫大海中的一叶片舟般的我。”不过与储安平的忧郁和不安相反,陈扬帆文章充满清新和欢快。

文中“我们就这样互相误解又互相支持,相互陌生却又唇齿相依”;“十年之后,我将要下山去找寻属于我的江湖”,这类充满浪漫主义又保持着男人气息的文字,细腻地描述了他的工作和他的决定,深深打动了所有读者的心。如果圈主不是一个被传统道德束缚的年轻女性,估计要每天在时代广场门口举牌表白一百五十次。

不得不提的是,基金经理的离职信虽然文采飞扬,各有千秋,但总会出现俗套的情节:就像骑士时期的悲情故事往往以“谁谁谁疯狂地爱上了有夫之妇”作为开头;新政权成立后的悲情故事总以“当他在海外看到了新中国成立的消息,就决定提前回国报效祖国”来铺垫一样。

对于一名接受过高等教育,并且具有一定文学涵养的基金经理,在书写任何带有感情色彩的文章时,千篇一律都会提到07、08年那段牛熊交替的日子,哪怕只是一笔带过。这是离职信的标配,有了它文章马上增添了历史悲剧感,核心思想瞬间得到升华。

而作为上海唯一的野生基金观察家,基民甲深以为,感受基金经理文采最佳地点不是离职信,因为在出现这类奔私大作之前,季报年报才是他们挥洒文采的主战场。也许是七年熊市大家都憋坏了,没仗打只好舞文弄墨,历练文字功夫,因此圈里诞生了越来越多的文豪。一不小心就能邂逅影评般的季报,如国泰金牛创新某年写的:

2012年因为一部灾难片而出名,但科学告诉我们2012年只不过是古代玛雅人所谓的“长历法”一个周期结束的一年,就像汽车里程表走到99999.9公里而清零一样。如此看来,2012的预言也会如同上个世纪的诺查丹玛斯预言一样很快成为过眼云烟了。我倒是更愿意把2012年视为一个旧时期的结束和一个新时期的开始,对于中国经济和股市而言尤其如此。

还有基金经理从革命烈士自白书吸取文学灵感,比如平安大华行业先锋某年写的:

前期高高在上的中小板、创业板股票经过此番洗礼之后,终于低下了高昂的头颅。我们相信,在大浪淘沙之后,会有真实成长前景的贝壳留给投资者选择。而前提是我们必须在这个残酷的市场中存活下来。

连政府工作报告般的空洞也能形成另一种文风,比如泰达宏利首选企业某年写的:

我们对证券市场时刻保持敬畏的心态,未来会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寻找能够穿越周期的高瞻远瞩型企业以及低知名度的高速成长的企业来保持我们的基业长青。

还有的季度总结,换个主语直接能放到琼瑶剧里,比如长城品牌某年写的:

我们所期望出现的股市回暖再次落空,让人伤心、绝望,对坚守本基金的基金份额持有人,包括值得尊敬的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我们深感愧疚和不安。

这样的文章有很多,感兴趣的基友可以慢慢去翻。通过对上述基金经理行文的角度,风格及措辞等要素的分析,甲甲最大程度地还原了作者本人的文学素养。看到这里,不得不说,公募基金圈里才华横溢的人数不胜数。

最后,甲甲要给大家写首诗,证明自己也是一个文采飞扬的基民,灵感源于我在大浦东的生活,轻拍:

《我独自一人走在世纪大道》

我独自一人走在世纪大道

一条大马路在雾中发亮

夜很静,金茂大厦面对着太空

星星与灯光互诉衷肠

 

浦东是多么庄严而神秘

上证综指在红色的迷梦中沉睡

我为何如此忧伤难受?

我期待着什么?为什么而伤悲?

 

我对于基金无所期待

对过去的亏损毫不后悔

我在寻求价值和稳健

我愿拥抱低风险而入睡

 

但不是在货币基金中长眠……

我希望永远是这样的睡眠

要让资金保持着生长的活力

要匀速增值,波动降低

 

要整日整夜能够听到

做多的声音歌颂股市

要使我桌上的台式机屏幕

红色闪耀,曲线上升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