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滴滴发明后,不再有评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滴滴发明后,不再有评书

两个看似不相关的事物,其实是有联系的。

2015年3月2日凌晨3点30分,袁阔成先生因心脏衰竭,在北京去世,终年86岁。

 

by信海光微天下

 

能纳入我小幼年回忆的人物不多,因为上世纪八十年代那会儿还不是一个明星时代,除了国家领导人和战斗英雄、劳动模范实在记不住几个人,但袁阔成算一个,还有一个是刘兰芳,我至今还记得在某个炎热的夏天,听到袁阔成一句“三姓家奴”,一直记住,当时还不到十岁吧。

 

那是个痴迷评书的时代,跟今天小孩们看动画片一样,每晚六点半听《岳飞传》,如果错漏了,是要大人给录下来重放的。

 

但后来,评书就消失在生活里了,直到后来汽车的普及,又使评书起死回生,近十几年我听到的评书,百分之百是在出租车上,有很多次,听着评书,车到目的地了,竟不想下车,非得听完这一段不可。

 

但随着袁阔成先生的去世,这一门艺术大概就要从此消亡了。

 

原因有三个,根本原因是评书不太适合现代媒体传播,导致吸金能力匮乏,没有吸金能力,则没有人投入这一行当,没有人投入这一行,则出现袁阔成这种行业天才的概率变得极底,没有袁阔成们,则评书无魅力,如此恶性循环......观察可知,现在依旧有说评书的,但水平及得上袁阔成先生十分之一的从来没见过。

 

还有就是评书不太适合表达很多新话题,味道不对。我上中学的时候,听过一段评书版的《笑傲江湖》,感觉就像是读书,但还勉强还能接受,后来评书演绎了很多新题材,就比较怪异了,因为艺人们没有讲述类似场景的训练套路,也就是我们听古典题材常听到的出场打扮,战斗描述等那一套一套的话儿,这都是文化遗产与结晶。

 

比如,《二战演义》:“话说那个斯大林一听,心里就来气了,心说希特勒你这老鼻子,你也太不是东西了……”

 

另外一个原因是滴滴出现的蝴蝶效应,现在司机们都全神贯注听手机拉活去了,更没人听评书了,司机不听,乘客当然也听不到。

 

说多一句,滴滴快的合并后成庞然大物,基本垄断出租车司机市场,影响力越来越大的话,广播这一车载媒体的传播效应也会随之下降,算是连锁反应之一。

 

最后我其实真正想说的是,司机大哥,载客的时候别把滴滴抢活儿的信息放成免提模式,太tm烦人了,不如放段评书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