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个人意见】《快把我哥带走》:想生二胎吗?看过再考虑考虑

有意思的是,片中展现的三个家庭的大人,全都是在考虑离异或者曾经离异。

本文涉及大量剧透,请谨慎阅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国产青春片总是会跟爱情扯上关系,就好像他们的高中生活,非得谈个恋爱、堕个胎,再拉帮结派地打个架,最后还要说两句“青春多么美好、多么忧伤”才行。

8月17日上映的《快把我哥带走》就没有落入这个俗套。该片根据漫画家幽·灵的同名漫画改编,由彭昱畅和张子枫主演,将故事的焦点放在同学之间的友情和家庭亲情当中。

彼此争斗是二人最大的乐趣

彭昱畅饰演的时分和张子枫饰演的时秒是一对亲兄妹,但更像是一对冤家,上高中的他们,总是在互相打闹,搞些什么我偷吃你的烤肠、你调了我的闹钟之类的事出来。

两人“冲突”的规模,大概也就仅限于此,但在一天中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尤其是当两人的父母因为感情出现裂痕,基本都不怎么呆在家里时,只有他们的家,完全成了二人“斗法”的场地。而时秒,自然是一直被哥哥欺负的那个,每天除了跟同学、伙伴在一起时是开心的,面对哥哥,总是皱着眉、喊着打。

彭昱畅的表演风格非常浮夸,但在这样的视听风格中相对自然

也就是因为这些欺负,时秒将一部分家庭破裂的原因归结到哥哥身上,在最后的电动车的刺激下,最终时秒许下了让哥哥消失的生日愿望。

影片就此分为两个部分。在前半部分,故事整体轻松、有趣,尤其是影片本来就是以漫画为基础进行的改编,采用的视听语言也是非常具有漫画风格的。

在场景设计上,特意选择了在厦门拍摄,他们家和学校周边的环境都是一些有年代的小街道,小小的台阶和狭窄的小路,让整体画面具有层次,就连他们的家也是夹在新楼房当中单独的一栋老楼,能通过不同的楼梯,在楼上楼下之间来回穿梭。动作设计上更是如此,时秒作为“功夫爱好者”,与坏人的打斗中有不少镜头都是用漫画分镜的风格进行展现。其他配角外貌设定上,也极度夸张,标准的二次元风格。

就连老师叫他们的家长也是一起叫

更加符合二次元的,是时分和时秒的人物设定,是此前极少在内地电影里出现的高中生。当别的高中生在早恋、堕胎、校园霸凌的时候,他们在收集卡片,在追星,在做饭,也会为了一辆电动车这样生活化的东西暗暗较劲儿。

彭昱畅和张子枫展现出神态也非常符合二次元的风格,表情都非常夸张。尤其是彭昱畅饰演的时分,欺负妹妹后得意洋洋的样子十分讨打,简直就是一副标准的小人得志的嘴脸,跟平时的阳光形象反差极大,贱兮兮的如同真的是一名不顾家人、不爱妹妹的坏哥哥。

时分算是全班最调皮的学生之一

而在换哥哥愿望实现后的影片后半段,故事的风格完全发生了转变。时分成为时秒同学、闺蜜的哥哥,将这名在此前呈现出的生活不错的乖乖女,完全变成了一名被捣蛋哥哥捉弄的可怜虫。时秒的家庭,也在表面上维系着良好的状态,没有像此前哥哥在的时候那样分崩离析。

不过此时,影片的轻松被强大的压力所打破。时秒在摆脱了哥哥后只开心了非常短的时间,很快意识到,失去了哥哥自己也就失去了生活的一部分。

时秒的第一个反应,是找到闺蜜,希望揭穿时分捉弄她的手段。不过这一点并不是特别奏效,反而让闺蜜和时分都误会,时秒是不是喜欢上他了。第二个反应,则是从一个局外人的身份看到哥哥对妹妹的种种欺负,其实都是哥哥在背后为了保护她细腻的内心,让她不会意识到家庭的崩溃而做的努力。

在这一点上,《快把我哥带走》进入了亲情温暖人心的主题。比起此前的轻松,亲情部分更加充满了无奈与沉重。就算时秒失去哥哥,表面上换来了想要的父母温情,但实际上没有哥哥作为缓冲,他们只是将这一切矛盾隐藏起来,在最后直接以离婚作为爆发。

时分变成妙妙的哥哥后,时秒无法适应这样的转变

父母离婚,对孩子来说并没有办法去规劝和避免,时分和时秒只是在用彼此不同的方式去面对和保护彼此。当两人在最后彼此理解,就算最终父母也无法恢复过去的关系,兄妹之间需要分开居住,但他们之间的情感连接依然不会就此消失。

二胎家庭的问题,对大多数80后、90后来说都是没有经历过的,兄妹之间的相处模式究竟应该如何,也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快把我哥带走》虽然是青春片中的一股清流,但是在故事的逻辑上依然存在着比较大的问题,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的故事链接程度也有待提高。尤其是最终的结局,仅仅完成了感人,并不能完全解释此前时分和时秒的一些行为和动机,稍有遗憾。

作为一部漫画改编作品,能够在保证主线的情况下,加入一些原著中的日常活跃气氛,完成度已经很高,故事的逻辑性上出现的一些小问题,也是跟最后需要点题亲情主题相关,并不会影响整体的观影体验。再加上彭昱畅和张子枫两位青少年演员中的翘楚,《快把我哥带走》值得一看。

推荐指数:推荐观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