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独家】AC米兰收购案余波:神秘富商李勇鸿的亿元欠条

一场万人瞩目的、被球迷评价最“肥皂剧”的跨国足球收购案,背后站着的是一家被资本蚕食得千疮百孔的珠海老铺。

李勇鸿出席活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林腾

编辑 | 方园婧

2017年4月,欧洲,意大利。李勇鸿在着急地打着跨国电话。再过几个小时,他就要签字收购意甲老牌球队AC米兰队。

但他的钱还没凑齐。

几通电话以后,这个中国商人终于补足了资金缺口。2017年4月13日,49岁的李勇鸿,用充满广东腔的意大利语,喊出了:“Forza Milan!(加油,米兰)” 从此成为这个已有118年历史传奇巨人的新东家。

这一句“加油”价格不菲,是5.2亿欧元的收购资金和为AC米兰承担2.2亿欧元的债务。

当李勇鸿收购AC米兰的新闻遍布全球的时候,最高兴的莫过于他的老乡。据说,在收购的当天,广东省化州市笪桥镇莞塘村还特意举办了歌舞晚会,庆祝他们的老乡买了支国际球队。

但国外媒体却对这个中国商人充满了疑问,他是谁,为什么会有这么大一笔资金收购球队,AC米兰在他的带领下会怎么样?

意大利财经媒体《阳光24小时》还特地派了记者去李勇鸿的中欧体育注册地区探访,除了看到门牌和名字,其他啥也没挖到,更不要说李勇鸿的产业到底是干嘛的了。

文末只是含糊地提到,李勇鸿“大概是在深圳有一些企业,比如建筑、包装、磷酸盐化工企业等等。”

更多的人对李勇鸿的资金来源表示质疑。毕竟,5.2亿欧元的收购资金,和2.2亿欧元的债务,对于一个普通的中国商人来说,绝对是天价巨款,因为在不久前王健林入股西班牙球队马德里竞技,仅仅只花了4500万欧元。

当时不论是意大利的财经媒体还是体育类媒体,包括球队俱乐部本身,全部都在质疑这笔交易的合理性和持续性。

为了谋划这场跨国收购,刚从股灾缓过来的李勇鸿从2016年5月底开始成立了至少13家公司,用来募集收购AC米兰需要的资金。

但是,在李勇鸿收购的紧要关头,银监会点名调查把他给搞慌了,资金募资更加艰难。据财新2017年6月报道称,银监会要求各家银行对万达、海航、复星、浙江罗森内里等企业的境外投资借款情况进行排查分析,明确贷款的清偿能力和风险程度。

其中浙江罗森内里是李勇鸿为收购米兰而细心准备的公司,突然的排查让李阵脚大乱,他之前募集的江浙资金也无法出境。国资背景海峡汇富产业投资基金此时宣布退出,不再作为中欧体育的投资者。

李勇鸿失去了左膀右臂,只能铤而走险。他甚至求助海外高利贷。为了收购AC米兰,李勇鸿向美国埃利奥特对冲基金公司借款3亿欧元,这笔钱要在18个月之内分期偿还,仅仅利息就达到了5500万欧元。

时间仅仅过去一年,2018年7月27日,《FT中文网》报道,因未能如期偿还埃利奥特的3200万美金,李勇鸿失去了AC米兰控股权,由埃利奥特接管了这家俱乐部。

时至今日,这场如闹剧般的跨国收购似乎已经结束,但李勇鸿,这位神秘的野蛮人是谁?收购的巨额资金从何而来?依旧迷雾重重。

资本秃鹫

外界对李勇鸿的身份有诸多推测。

但有几点是确定的。1994年李勇鸿移民香港,之前在香港利事集团担任总经理,这个集团投资了海南首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随后李勇鸿在其中担任要职。

再后来,关于他的描述就变得耐人寻味了。2004年化州绿色山河庄园非法集资案中,他作为从犯受到通缉,主要操盘手是他的父亲李乃志,还有大哥李洪强、弟弟李勇飞。

这场案件后来被称作化州三大庄园案之一。 据国务院新闻办披露,化州三大庄园共集纳人民币4.5亿余元,其中境内集资3.2亿元,境外集资折合人民币1.3亿元,涉案人数5200多人。《中国审计报》曾报道这一案件称,“庄园开发非法集资的资金大量滞留境外,具有明显金融诈骗性质。”

看起来,找钱,以及把钱弄出国,是李勇鸿十分擅长的。他被网友称为“秃鹫”,瞄准的猎物就马上出击,只要能够通过资本运作让他迅速获利,这次他看中的目标是球队。

如果在广东茂名询问起李勇鸿这个人,大多数人都会说上这么一句:“哦,你是说买AC米兰的那个化州佬啊。”

一位接近李勇鸿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2015年李勇鸿的主要战场还是股市,但由于杠杆过高,又遭遇股灾,亏了很多钱,才想到去收购球队。

看上球队生意的可不止李勇鸿。2014至2015年是足球概念股的黄金时间。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4年以来中国资本至少已经对14家足球俱乐部进行了投资,其中有11家获得了控制权。

球队一方面可以通过转播权、打比赛赢奖金、赞助权等获得收益,另一方面,也有可能通过资本运作,在证券市场上市足球概念股,或者找到人解盘,迅速圈钱。

前者对于AC米兰来说,显然不可能。从2013年开始到2016年,AC米兰常年处于亏损状态,最高亏损达到一年9130万,此外意大利经济形势不佳,意甲商业开发落后,短期不可能通过这个球队盈利。

显然,李勇鸿更倾向于也擅长后者。

由于2015年和2016年的股灾,李勇鸿收购AC米兰的资金并不充裕,加上银监会的介入让李勇鸿的如意算盘落空,之前参与投资的国资背景海峡汇富产业投资基金撤资,加剧了李勇鸿巨大的资金漏洞,公开通过AC米兰项目募资已经几乎不可能。他只能转而尝试些其他手段。

最后,这只资本秃鹫拿出了他的最大诱饵,珠海中富的控股股东捷安德。

做局

就在李勇鸿收购AC米兰前几天,张帆和他吃了一次饭。

张帆是新余尤奈特公司负责人,更早之前是一名退伍军人,从商之后,他投奔了一家深圳本土规模不大的地产公司,并募集了当年战友的钱开始做生意。

在深圳福田的一家餐厅里,酒后微醺的李勇鸿,站在桌前,语气激动地介绍着一笔划算的买卖。在场的人有很多,但最终还是张帆一拍桌子,决定成为李勇鸿这桩生意的买家。

张帆不是个球迷,这桩生意看起来和足球也没啥关系。李勇鸿在饭局上卖的,是珠海中富控股股东捷安德的股份。而张帆希望获得捷安德控股的珠海中富,转行做制造业,并借此机会熟悉二级市场的游戏规则。

双方觥筹交错,当天就愉快地签下了了合计14亿元的协议,收购11.39%捷安德股权。张帆火速向李勇鸿支付了1亿人民币定金。当时约定,如果后续对这家上市公司的尽调不过关,需要将这笔钱在三日内如数归还。

捷安德与新余签订的收购合同样本

 

捷安德与新余签订的收购合同样本

回去以后,张帆很快派团队对捷安德进行尽调,却发现许多蹊跷。珠海中富业绩已经连年下滑,债务之多更是令人吃惊,而捷安德本身也已经将股权大规模质押。

李勇鸿承认了那些问题,并称是短期资金周转困难造成的。面对张帆讨回定金的要求,李勇鸿不但拒绝了,反而还哀求对方再给些时间和再借点钱,就可以将股权顺利转让。他暗示张帆,如果一直筹不到钱,捷安德本身也可能陷入破产的境地。无奈之下,张帆又陆陆续续借给了李勇鸿1.5亿元人民币,其中有1亿元是专门用来偿还珠海中富的中期票据。

捷安德法人李嘉杰收取优奈特公司钱款的凭证

账上少了2.5亿元,张帆有点坐不住了,他发现自那次吃饭以后,就再也没见过李勇鸿本人。无论什么时候要求见面,对方都回复在国外。“我们跑到珠海要公司印章,对方却推脱说管印章的人放假了。”张帆说。

张帆打听到,李勇鸿在这之前甚至打过王健林之类的人的主意,但并没有打算向他们借钱。对方可能比李勇鸿更有手段,相比之下,独门独户、做着小本生意又觊觎二级市场的张帆成了他最好的猎物。

第三次吃了闭门羹后,张帆对李勇鸿彻底失去信心,股权能不能拿到手看起来遥遥无期,连还款看起来都难了。

两个月后,双方解除了股权转让协议,张帆支付的1.5亿元转换为对捷安德公司的债权,并签订了协议书,同时李勇鸿作为实际控制人加入作为共同债务人,承诺履行还款义务。

李勇鸿亲笔签名的欠条

张帆那时候还不知道,这不翼而飞的2.5亿元,到底被李勇鸿拿去做了什么。令人不解的一件事是,李勇鸿给张帆的汇款账户上,大多数都写着一家叫做福建富美达的公司银行账户。

直到2017年4月13日,就在张帆和李勇鸿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两天后,李勇鸿收购AC米兰的新闻上了全球几乎所有重要媒体的头条。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李勇鸿让张帆所汇款的福建富美达投资有限公司,其控股方是中欧体育投资管理长兴有限公司,也就是李勇鸿在AC米兰实施收购的主体公司之一。

张帆的钱,就这么飘扬过海,几经腾挪,注入到了这支意大利球队里。

捷安德迷局

前不久,珠海中富方面曾对媒体称,捷安德与李勇鸿并无关系。但从这份合同和收款证明来看,其关系清晰明了,珠海中富对公众和投资者都撒了弥天大谎,李勇鸿正是珠海中富的实际控制人。

那么李勇鸿是怎么通过捷安德实现对珠海中富的控制的呢?根据界面新闻深入了解,珠海中富的控股股东捷安德是个层层嵌套的迷局: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珠海中富的股东之一深圳市捷安德实业有限公司拥有11.39%的控股股权,捷安德的法定代表人叫做李嘉杰,董事长叫刘锦钟。但界面新闻了解的情况是,捷安德是由李勇鸿以及他的合作伙伴林小庆所控制,林小庆是广州富睿实业的老板,实际控制了包括珠海中富、匹凸匹等众多主板上市公司资源,是资本运作的老手。

张帆说,捷安德明面上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其实都是这两人委派的傀儡,董事长刘锦钟是林小庆的高中同学,早年是卖海鲜的,现在却做着一家这么大公司的董事长,而李嘉杰则是李勇鸿多年的跟班。李勇鸿和林小庆是多年的生意合作伙伴,这两人也控制了董事会9票投票权中的8票。

“刘锦钟是个敦厚老实的人,他曾经对我们说,只要他帮忙担任这个董事长的位置几年,林小庆和李勇鸿便会给他500万现金。”张帆透露。

当时捷安德收购珠海中富控制权的过程,也问题重重。

2014年3月,捷安德实业有限公司用3.49亿元收购了珠海中富11.39%的股份。

然而,数据显示,2013年捷安德的总资产1亿元,净资产5100万,营业收入9700万,净利润187万,公司货币资金仅2万元。

当时,捷安德股权收购所涉3.49亿资金,主要来源于广东粤晶骏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向捷安德提供不超过4亿元银行委托贷款,期限4年,年利率8%。

在收购完成之后,捷安德旋即将股权质押给了江苏银行。2014年6月,江苏银行深圳分行向捷安德提供最高综合投信额度2.3亿元。捷安德将其持有的珠海中富1.46亿股质押给江苏银行深圳分行,为其借款提供质押担保。

换句话说,这是一场通过银行贷款而形成的空手套白狼的生意。仅仅从当年收购捷安德这一套看起来,都太像李勇鸿的风格了。

珠海中富的前世今生

实际上,李勇鸿只要将珠海中富的控股股权卖出,便可以获得起码14亿元的大笔现金周转。但李勇鸿却迟迟没有同意股权转让,反而一直拖着,把珠海中富当作诱饵四处借钱。

问题在于,业绩连年下滑,债务颇高的珠海中富,为何让李勇鸿牢牢抓住不放?

早些年,珠海中富、格力电器、华发股份,是珠海前三强企业。珠海中富生产的PET饮料瓶在国内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60%,成为中国乃至东南亚最大的PET饮料包装生产基地,也是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等跨国公司的重要供应商。

但因为创始人年迈,家中后继无人,无心打理这家公司,后来开始引入新的股东。

转折点出现在2007年10月。欧洲最大私募基金之一CVC通过旗下亚洲瓶业(香港)有限公司从中富集团买入29%的股权,作价16.5亿元,成功入主珠海中富,并掌控董事会。

CVC对于怎么把这家公司做大做强并没有太大的兴趣。由于CVC的基金有(七年)回报年限,而且有多个投资机构共同出资,因此进入珠海中富之后,CVC并没有对公司主营业务进行升级,而是想尽办法套现掏空这家公司。

举个例子,CVC当时利用关联公司,将珠海中富控股子公司的少数股东权益、非上市关联企业等低价买入。在此之后,又以珠海中富的名义,以8.85亿元的评估值收购这些公司股权,溢价达50.01%。但这些公司中,13家2011年亏损,20家2012年上半年亏损。

通过这样的方式方式,6年时间内,CVC从珠海中富套现超28亿元。珠海中富也从此开始了亏损之路,到2014年5月,珠海中富股票被施以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随即变成“ST中富”。

这是珠海中富第一次没落,CVC套现后及时离场,珠海中富已经在主营业务上严重失血,业绩开始下滑和亏损。

紧接着,李勇鸿和林小庆出现了。即使珠海中富已经基本被CVC掏空,但李勇鸿和林小庆则看中了珠海中富背后的资源。

界面新闻调查发现,珠海中富公司下游客户软饮料生产商,软饮料毛利润较高,包装制品占饮料生产成本较低,且公司主要客户为可口可乐、百事可乐、 统一企业等优质大客户,现金流状况良好。历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高于营业收入,虽然业绩下滑,但所在的行业和公司基础都颇为优质。

除了主营业务,另一个让各方觊觎的资源则是土地。

根据界面新闻统计,珠海中富目前有地产总面积 873,975.10 平米,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可以处置的面积 473,361.96 平米。其性质基本为工业用地,少数为综合用地。而其本部的土地位于珠海横琴,土地占地270亩,实际有效建筑物不多,土地质量好,位置奇佳。

珠海中富所拥有的土地列表

由于珠海中富早期的扩张是伴随国际饮料巨头在国内的布局而展开的,因此作为饮料厂商的配套厂,这家公司早年布局的基地主要是国内一、二线城市的开发区,经过多年的发发展,这些地方实际上已经成为了现在中心区,土地资产得到了极大的升值。 

“按照市场评估,这些土地价值30亿左右,但是按照我们的算法来看,这些土地如果开发得好,价值在百亿以上。”张帆说。

除此之外,珠海中富拥有的A股壳资源也吸引着李勇鸿。

虽然2016 年以来,在 IPO 加速的大背景下,A 股上市公司壳价值有所下降,但因为上市公司 2017 年 IPO 通过率大幅下降, 上市排队时间仍较长,2017年从预披露到上会的平均排队时间超过560天,A股壳价值依旧价值不菲。

招商证券曾评估A股一家壳公司价值在27亿元左右,光大证券测算平均价值约为30亿。结合近 2016-2017 年借壳上市案例(顺丰控股、三六零、中房股份、韵达股份、江粉磁材等),则可用 “总市值减去净资产”近似计算壳价值。

按此计算,珠海中富近 20 个交易日按平均约 2.3 元/股计算,总市值约 29.58 亿,2018 年一季度净资产 5.77 亿,公司壳价值评估近 24 亿。

正是这家A股公司所拥有的庞大隐蔽资产,让李勇鸿和他的党羽们一直没能放手。

“我们调研后发现,珠海中富主营业务优质,因为跟国际大公司百事可口可乐合作,所以业务都有预付款,账面清晰。”张帆表示,但捷安德的管理团队一直把这家公司当做筹码,根本不懂企业经营管理,财务的账也一塌糊涂,才导致公司失血,业绩连年下滑。

张帆的调研团队说:未来珠海中富如果加强费用管控,提高管理水平,降低负债率,增加销售投入,对标竞争对手紫江企业,按20亿营收规模来算,净利润可以超过1亿元,25亿营收规模的话可以超过1.2亿。

主营业务良好、土地和壳资源,让李勇鸿当然不愿意放手,但他对怎么改造好这家企业的兴趣也不那么大。

2007年和2014年两次更换股东,使得珠海中富管理层稳定性和持续性较差,公司经营状况持续弱化。2004 年至 2014 年是下游软饮料行业增速最快的十年,但珠海中富却自身原因反而在2011年后营收持续下滑,同期竞争对手紫江企业的发展与下游行业发展趋势基本一致。

珠海中富与紫江企业对比

截止今年一季度末,珠海中富的资产负债率高达78.3%,公司总资产26.55亿元,净资产6.4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44亿,长期借款12.7亿元,长期借款中多为金融机构贷款以及银团借款。巨额债务导致2014年-2017年公司每年的财务费用都在1亿元以上。

珠海中富目前的负债情况

张帆的其中一笔资金也陷入了这庞大的公司债务中。8月1日晚间,珠海中富(000659,SZ)公告披露了一个借款合同,其中表示珠海中富欠新余优奈特创业投资合伙企业一亿元,利息506.14万元,截至限期未按约定偿还借款本息。

同是资本运作、亦正亦邪的大玩家,有人曾经将李勇鸿和贾跃亭相比较,得出的结论是:贾跃亭起码还为造车做了一些事情,而李勇鸿则是在摧毁制造业。

退场

“做生意这么多年,还没遇过这么邪门的事,也没见过如此狂妄的资本骗子。”张帆说到。

张帆认为,李勇鸿在一开始就没有真的打算让出珠海中富。珠海中富是李勇鸿在收购AC米兰出现资金缺口时,用来钓鱼的诱饵罢了。

因此仅李勇鸿本人,就以珠海中富为筹码,向张帆借款达到2.5亿元。实际上,李勇鸿在国内其他渠道获得的资金可能远不止这个数。

根据《米兰体育报》的报道,李勇鸿为米兰投入了9.11亿欧元。在这9.11亿欧元中,有7.4亿欧元是用于收购俱乐部股份,9000万欧元用于填补俱乐部上赛季的财政赤字,无偿提供1000万欧元资金,另外投入7100万欧元为米兰增资。

本来,在李勇鸿的设想中,只要能获得AC米兰,这支球队势必会光芒闪耀,再经过几次资本倒手操作之后,一切借贷的资金都会解决。

然而一切都与预料中背道而驰。上赛季,在引援方面花费了2.28亿欧元巨资为球队打造了全新阵容,但AC米兰却战绩不佳,排名意甲联赛第六位,失去了参赛欧冠的资格。

失去欧冠奖金与转播权分成后的AC米兰也少了一大笔收入,在此之后,球队总负债一度激增至1.28亿欧元。因此,基于财政公平法案球队被欧足联进行审查。今年6月27日,欧足联宣布由于AC米兰违反了财政公平法案,球队被禁止参加接下来两个赛季的欧足联赛事,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李勇鸿的一笔逾期贷款造成的。

这一决定让李勇鸿彻底心灰意冷,坠入深渊。

很快钱烧完了,李勇鸿再也找不到人来继续接盘。7月27日,因未能如期偿还埃利奥特的3200万美金,李勇鸿失去了AC米兰控股权。

今年7月21日,AC米兰对外发布声明:“球队在上周完成所有权变更并由埃利奥特集团接管,AC米兰俱乐部在今天的股东大会上,选举产生了新的董事会成员,这象征着俱乐部新时代的到来。”

一位参与过融资谈判的人士不得其解:“为什么他不能在7月6日还上埃利奥特的钱呢?他可是损失了5亿欧元的股权啊。”

根据FT中文网报道,李勇鸿花了半年时间在伦敦为AC米兰找买家,但没人愿意和他扯上关系。

主要原因就是埃利奥特的贷款。这笔贷款年利率超过11%,并且是一份“实物支付”贷款,允许李勇鸿以延长债务时间代替现金支付利息,这意味着偿还债务的时间越长,债务就会越高。这成了李勇鸿继续融资的障碍。

上述知情人士称,保守估计,李勇鸿在这场收购中亏损了3亿欧元。

对李勇鸿来说,这是他多次出手中,最失败的一次资本运作。

后续

但被忽悠的张帆不愿意放手。

张帆在付出巨大的代价之后,一方面款项迟迟得不到归还,另一方面股权也无法获得,于是张帆选择另辟蹊径彻底收购捷安德的优先债权。

2017年12月,张帆的公司与捷安德债权方江苏银行签订资产转让协议,债权担保物为捷安德持有的珠海中富全部股权,然后于2018年2月通过司法拍卖程序拍卖这部分股权,从而获得实际控制权。

“本来马上要拍卖了,但林小庆和李勇鸿又提出和解方案,希望通过和解程序清理全部近20亿的人民币债权,然后获得实际控制,他们还同意了我方更换其委派的全部董事席位。”张帆说,“但林小庆又继续耍赖,种种方式刁难我们。”

然而这一次,无论怎么耍赖和躲藏,中资AC米兰的时代已经跟一场闹剧一样结束了。留给李勇鸿的,是一屁股坏账。

千金散尽,这只资本秃鹫落寞退场。

(文中张帆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