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个人意见】《大三儿》:从赤峰到珠峰 对1米1的他来说有多远?

纪录片也可以有故事性。

本文涉及大量剧透,请谨慎阅读

纪录片《大三儿》在8月20日在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上映。影片的主角在家里排行老三,周围人都叫他大三儿。大三儿并不大,身高可能不到1米1,患有跟好莱坞影星彼特·丁拉基相似的侏儒症。他有一个愿望,想出去看看,想自驾去西藏。

对普通人来说,去西藏似乎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尤其是在前几年“洗涤心灵”的号召下,无数的文艺青年蜂拥而至,让去西藏这件事本身,不仅失去了神圣的色彩,就连旅游也不再那么单纯。

大三儿的日常工作,就是拖地

入藏的方式也有很多。青藏铁路通车后成为主流,坐飞机前往拉萨也是一个可以接受的选择,不过依然有许多人,将自驾游这项充满高难度挑战的方式,作为进藏的唯一选择。大三儿正是在好友、曾经多次自驾入藏的阿皮的影响下,决定选择汽车的方式进入。

没有人能说清大三儿为什么非要去西藏,就连他自己在最后也说,“我心灵不纯洁吗?我挺纯洁的了。我不祸害人。”

从直线距离上来说,西藏或许已经是生活在内蒙古赤峰的大三儿,能找到的中国境内的最远的一个点。从这个方面进行解读的话,也可以理解一直想要去外面闯荡,却因为身体原因无法成行的大三儿,为什么会如此执着。

大三儿有两个哥哥,都是身强力壮的正常人,以开长途货车为生。也很巧,两人都是因为车祸,前后相隔几年去世。他的母亲也在拍摄前两年离开人世。他没有遇到爱情,虽然在理想中,“她也是完美的女人,我喜欢她,她喜欢我”。目前,大大三儿只能跟70多岁的父亲相依为命。

他是有坐车出远门的情结的。在《大三儿》中,大大三儿多次提出,自己儿时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成为一名长途司机,开车去往远方。不过由于身体原因,他没有办法成为司机,只能偷偷拜托别人开车时带着他一起出去玩。年轻时,他就坐车上,跑去许多地方玩。

片中带他去西藏的朋友阿皮,也是自驾游爱好者,也是最担心大三儿踏上西藏的人之一。对正常人来说,去西藏最大的问题,一个是时间,一个是金钱。开车进藏,没有十天半个月根本来不及,加上沿途的油钱、住宿、高原装备也是一笔不菲的开销。但对大三儿来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克服高反。

高原反应在每个人身上的体现方式都不太一样,就算是正常人,也有可能在踏上高原的第四天、第五天突发高反,引起种种并发症,严重的甚至会危机生命。大三儿还是一名侏儒症患者,他的心肺功能跟常人相比必定有种种不同,就连医院体检,也无法判断他究竟能否在高原上生存。

在大三儿这里,去西藏不再是一般的朝圣、旅游,而是一趟关乎生死的旅程。阿皮也会考虑,真带上去下不来咋办?他也有很重的心理负担。

大三儿到达布达拉宫

最终,大三儿还是跟阿皮和另外一位年轻人共同踏上西藏之旅。在西藏的路上,他们一直给大三儿暗示状态非常好,一边严格监控着大三儿的血氧含量。用阿皮的话说,是怕他知道自己血氧含量掉的比常人低,产生更大的心理负担。

好在大三儿凭借自己的毅力,最终到达了西藏,爬上了一直以来所担心的布达拉宫前的台阶,从俯瞰的视角看到了拉萨。

但这并不是终点。大三儿最终的目标,是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他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双眼去见证真正的珠峰。就算到达后每走一步都很困难,多种高原反应接连发生,甚至在夜晚莫名失眠,但他依然抵达。

抵达珠峰大本营的大三儿

《大三儿》引起关注,很大的原因是朴树发布了音乐纪录片《朴树@大三儿》以及推广曲《空帆船》。朴树喜欢这部纪录片,是因为“他心里面的光打动了我。”

朴树与团队为《大三儿》进行宣传

大三儿作为一名身体略有残疾的普通人,真正打动观众的地方,并不在于他对前往西藏的执着,而是在于他在这样的身体之下,依然贯彻的那一套人格丰满的处世哲学。

在生活中,他只是一名工厂清洁工,跟他同为一个小组的同事们都多多少少有一些精神方面的不健全,但他始终能够用平常心来看待这一切,就连自己的身材问题,都可以作为玩笑跟正常的同事们打趣。

40多年的生活并没有击垮他,反而让他找到了变得更加强大的方法。导演佟晟嘉介绍,大三儿是他儿时的邻居,从下生活在一个院里,是当时帮他们这帮孩子出头的“大哥”。在十多年前,大三儿为了支持佟晟嘉到北京完成音乐梦,还东拼西凑借来2000块钱送给他当路费。小小的身躯,散发出无限的豪情。

《大三儿》中可能有超过一半的时间的,都是在展示大三儿的日常生活,用大三儿自己颇具特色和质感的话作为旁白,将他前往西藏前的纠结、整体经过,以及他的家庭、生活完完全全地呈现在观众眼前。导演的视角相对克制,虽然有一些少许的摆拍痕迹,但赋予纪录片一定的故事结构本来也是近些年华语电影圈的一个趋势。用合适的方法进行讲述,普通人的一生,也可以如故事一般精彩。

推荐指数:推荐观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