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个人意见】《女他》:若你喜欢怪鞋 其实她很美

一出没有台词的寓言故事。

本文涉及大量剧透,请谨慎阅读

华语影坛里,已经很久没有定格动画长片出现在大银幕上。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由导演周圣崴执导的定格动画《女他》,获得了金爵奖最佳动画片的提名,也入围了第24届法国奇幻电影节新生代单元和第42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竞赛单元。

这是一部以物体作为影片主角的影片,片中完全没有出现一个人,皮鞋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片中也没有出现任何一句台词,唯一表现角色情绪的配音,都是“咦”、“啊”之类的拟声词。

《女他》的故事颇具寓言性。在这个世界中,一开始是由男皮鞋进行统治,女高跟鞋只能被关在笼子里,给她们吃代表能源的棉袜,在生出新的同样的女高跟鞋后,将由男皮鞋进行彻底的改造,让其改头换面变成全新的男皮鞋。

为了保住孩子,一名女高跟鞋(在草稿中,她的名字是花木兰)拼死一搏,将整个格局推翻,但却陷入了没有袜子喂孩子的境地。为了挣取棉袜,她被迫让自己套上了男皮鞋的壳,去到了男皮鞋工作的工厂。

在流水线上,她成为了唯一没有办法吃掉丝袜,生产出黑色线团的一位,也没有办法凭借自己的能力赚取袜子。她吃掉丝袜,掉出来的樱桃则代表了新的生命,生长出绿色的藤蔓。

最终,凭借自己的毅力和对孩子的奉献精神,女高跟鞋推翻了一层层的男皮鞋的统治,将整个黑色、铁螺丝等阴暗色彩构成的世界完全焚尽,用自己生产出的樱桃,将整个世界改造成为属于女高跟鞋的世外桃源。

这个世界并没有维持很长的时间,女高跟鞋自身的衰老,无法再通过吃丝袜生产樱桃换得棉袜,更无法满足女儿无止境的对袜子的渴求。这位为了女儿拼尽全力的母亲,最终被女儿所反噬,贪得无厌的女儿为了获得食物,不仅消灭了母亲,也再度将生产流水线建立起来。唯一的区别,是工人完全由女高跟鞋组成。

白色像耳朵一样伸出来的袜子就是食物

结局里,这个世界除了由男皮鞋换成了女高跟鞋之外,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女他》在画面上的风格非常独特,红色、绿色,黑色、白色这样具有强烈对比的色彩都凝聚在同一个画面里。打光的灯源也相对单一,画面周围有着大量的黑色。通过道具的摆放,影片呈现出非常强烈的B级片色彩,有不少元素借鉴了《野草莓》。

除了视觉上的独树一帜,道具的风格也异于目前世界上主流的定格动画。周圣崴为了完成这个故事,拍摄了58000多张照片,耗时6年打造。片中总共有268个模型,完全由他自己制作,道具里超过80%都是来自生活垃圾。

片中重要场景之一
导演正在制作道具

这里面,有废弃的饮料瓶盖,有去掉烟丝的烟头。批量购买的手套、棉袜、丝袜等物体,也被周圣崴刻意使用非常不符合常规的方式进行移动和变化。

许多道具都是生活垃圾回收修改而来

周圣崴表示,最初是希望将这部影片拍给母亲,才会让那名女高跟鞋披上男皮鞋的“外衣”进入流水线工作。而在影片后期,女儿的贪婪和女性流水线的建设,让主题超越了一开始的设想,他希望通过这个故事,传达出面对权力的时候,不管男性还是女性,都会受到同样的腐蚀。

还有一种明显的对比。女高跟鞋在最初为了进入男皮鞋的流水线,是将自己伪装成为男皮鞋。而在她推倒了男皮鞋的统治之后,有一名男皮鞋便自己生长出一些女鞋特征的产物,但又因为没有真的变成女鞋,只能用自己身体的金属质感,去模仿女鞋身体上的植物。女性会为了糊口化身男性,男性也会为了活命化身女性,在本质上,二者是客观对立且平等的存在。

《女他》在最后的结局虽然是开放性的,但后期的女高跟鞋流水线,也暗示了这个轮回,或许将永远地这样持续下去。出口在哪里?依然得不到答案。

推荐指数:推荐观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