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BAT与字节跳动纷纷入场,谁将是艺人经纪头号玩家?

综艺和经纪明星领域的战国争霸已经打响。

腾讯视频、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联合出品的《创造101》

作者:陆离人

编辑:赵卫卫

胳膊拧不过大腿,这句话不只是中国创业者的感叹,也会是传统经纪公司未来的隐忧。

伴随着孟美岐等三人回归了火箭少女,解约事件看似已经结束,但撕下了腾讯旗下周天娱乐与传统经纪公司矛盾的一角,未来还会有更多发酵,传统经纪公司与互联网公司的冲突磨合不会停止。

综艺和经纪明星领域的战国争霸已经打响,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和新入场的字节跳动纷纷布局了各自的艺人经纪公司。强势的巨头们都不希望被把住命脉,把控艺人经纪自然也就是应有之意。

巨头找到新战场

娱乐明星是最大流量个体,而综艺节目是最好的造星工场,在这场战争里,各大互联网公司从综艺制作,到成立经纪公司抢夺头部明星推出新星,没有一个环节被放过。

年初,优酷独播的街舞类综艺《这!就是街舞》与爱奇艺的《热血街舞团》对垒,随后双方又上演《这!就是铁甲》与《机器人争霸》的对打,更重要的是早在去年,优酷与阿里影业就花了5000万成立艺人经纪公司酷漾娱乐,其通过新秀选拔培育新人,参与优酷自制的剧集和影业的项目中。

艺人经纪弥补了阿里大文娱的空白,而早在2016年,腾讯影业就联手了年轻的经纪公司撲度娱乐,签约艺人联动当时腾讯泛娱乐下的布局。由腾讯游戏玩家联盟(TGL)和撲度娱乐共同出品的迷你剧《倔强的王者》,在腾讯视频独播,据说当时获得了45天点击率1.2亿的成绩,但目前已经下线不见了。

而2016年的企鹅影视,也已经立志要“创造偶像”。随后一年成立的经纪公司周天娱乐并没有大肆宣扬,这家腾讯独资的艺人经纪公司直到火箭少女解约事件才暴露出来,你不难联想到《创造101》制片人邱越曾经的感叹:当下艺人太少,价格太高,中国市场那么大,链条各个环节都急缺新偶像。

事实上,腾讯旗下还有一家2017年注册的艺人经纪公司——海南赢德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就是腾讯网媒体拓展总经理王永治,从其经营范围看,这家公司显然侧重体育经纪业务。海南赢德体育已经获得了众多头部资源,不仅有中国女排包括郎平和朱婷的商务运营权益,还有这次亚运会领奖服风波中孙杨的商务运营独家权益。

相比之下,爱奇艺旗下的经纪公司爱豆世纪体量小的多,其注册于2018年3月,注册资本500万,爱奇艺占据55%。董事长姜滨也是《偶像练习生》总制片人、爱奇艺副总裁、节目开发中心总经理。

2018年初,《偶像练习生》选出九人成立男团nine percent就是爱豆世纪负责经营,其与各成员原经纪公司签订了18个月的共享经纪合约,但该合约较为宽松,原经纪公司仍可以安排艺人出席自家活动。

BAT之外,8月初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平台西瓜视频宣布进军自制综艺领域,未来一年将投入40亿,打造移动原生综艺IP,其与银河酷娱合作,做了一档汪涵主持的互动类型综艺《头号任务》。

查询一下不难发现,作为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也为艺人经纪铺了路。2018年7月,西安字节秋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金500万,这家字节跳动独资的公司经营范围里,就包括了艺人经纪、广播电视节目(影视剧、片)策划、拍摄、制作、发行等。

西安字节秋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股份认缴金额详情

与此同时招聘网站上也显示,字节跳动在招聘抖音经纪业务相关人才。凭借着抖音网红们的丰富资源,依托旗下的产品体系,未来字节跳动在打造新人偶像之路上充满了想象空间。

至此,BAT与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都已经纷纷进入了艺人经纪这一行业上游环节,这背后是各大互联网生态势能间的再一次较量。

传统经纪急需新模式

在2009年底华谊兄弟财务报表上,“艺人经纪和相关业务”作为其三大主营业务,占全年收入超过20%。但到了2013年,这项业务仅占8%,如今的表述只浓缩为:公司将继续提高为艺人及客户服务的专业水平,吸引具有特点和潜力的艺人加入,扩大收入规模。

华谊转型逐渐发展出以艺人为核心的独立工作室,如章子怡、范冰冰、周迅等纷纷成立了独立工作室,之后更是通过持有明星公司股权,用利益捆绑的形式来谋求明星和公司的共同发展。

而这次与腾讯开撕的乐华娱乐,为艺人设置的路线就是整合营销,这是一条类似于世界最大经纪公司CAA捆绑销售开发的规划,乐华娱乐CEO杜华曾在接受采访时说,“面对华谊兄弟、光线传媒这些强敌,我们的出路在哪里?我们的定位是:90后粉丝经济、韩流、国际化”。

定位“90后粉丝经济、韩流、国际化”的乐华CEO杜华

乐华也与爱奇艺《偶像练习生》合作过,但这次腾讯的周天娱乐坚持“拥有在火箭少女101女团,成团后两年内独家、全权代表女团全部11人在任何国家或地区安排演艺事业工作和活动的权利”。这显然比爱奇艺的合作的艺人经纪更加严苛,女团成员们未经周天娱乐同意不能参与原属组合宇宙少女的任何活动,更不允许其他合作方通过乐华、麦锐与三位艺人展开合作。

经过此次火箭少女退团事件,有业内人士就表示,对《创造101》第二季保持着不主动接触的观望态度,有个别已经海选的公司同样没有送去自己最优秀的练习生。 一面是互联网巨头们的造星流量生态,一面短期的利益收割和并不长远的成长规划,孰轻孰重,是传统艺人经纪公司必然面临的问题。

最初,新秀明星只是经纪公司项目的棋子,处于艺人的最底层,在艺人经纪演化到今天,股份制和合伙制早已经取代了早期的保姆式经纪。互联网巨头们将缩短利益链条直接收割年轻的艺人经纪红利,甚至成为新明星的主人,传统经纪公司们除了“共享经济模式“,还有什么可以用来抵挡巨头们的收割?

艺人产品化、粉丝用户化的时代

巨头入场,首先可能被挤走就是曾经号称主打互联网艺人经纪的中小公司。

2013年成立的热度传媒,是一家专注于网红包装运营及粉丝经济商业开发的互联网泛娱乐公司,其号称签约艺人近3万人,一度也获得过光线传媒的战略融资。

但热度传媒2017年就传出B轮融资额在亿元级别的消息,至今都没有下文,旗下8家全国分公司已经关闭了4家,热度传媒还曾开发过一个主播管理软件“热度星途”APP,但已经一年多没有更新过。

相比之下,杨幂背后嘉行传媒培养的迪丽热巴案例堪称典范。他们根据迪丽热巴自身属性分析其市场用户画像,为其定位市场位置,通过作品助推,提供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丽姬传》等作品,在积累路人缘之后,通过《跑男》综艺和粉丝之间的亲民互动,一举成功打造热巴的个人长久价值。

迪丽热巴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扮演的角色凤九

除此之外,去年正午阳光也主动剥离了艺人经纪业务,放飞旗下艺人,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内容创作,其子公司东阳得闲艺人经纪公司则向更专业的经纪方向发展,采用了大牌明星用入股合作开发的形式,小牌明星则依靠公司培养,提供资源的两种制度。

这种情况下,传统的经纪公司因为其积累的强大资源,转向互联网天使投资人方向。培养艺人变成了投资,经纪公司提供资源资金培养艺人,艺人成长起来则占有股份,共享发展红利,获得投资回报。

在国内,一部综艺或者电影从提出构思到正式运营盈利,一般都要经过两到三年的准备时间,但如果有互联网公司做出“一站式购齐”的服务,那么这个时间将会大大缩短。

互联网部分解决了信息不对称,在这个娱乐圈潜规则逐渐暴露的当下,巨头们统领的互联网经纪逐步将艺人产品化、将粉丝用户化,为粉丝创造价值的同时,也将在传播方式、经营模式和商业模式上逐步改变娱乐圈的游戏规则。掌握了艺人经纪,加上近几年的影视制作经验积累,互联网巨头们正在布局行业未来。

相对于依靠电影电视作品获得人气的艰难,选秀节目是速度最快,门槛最低的造星方式,但也是商业价值最容易快速跌落的群体。在文娱综艺领域,一档节目的流量最后不止沉淀于收视率,大多流量会转化成明星的粉丝,明星是最具价值可开发性的产品,粉丝用户化运营则是明星必须看到的市场未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