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天下霸唱:我还有500个没写的素材

未来两年,天下霸唱将尝试开始直接写剧本。

天下霸唱

自从影视剧进入了“IP时代”之后,作家天下霸唱就成为许多影视公司面前的香饽饽,由他创作的《鬼吹灯》系列,已经被改编成《九层妖塔》、《寻龙诀》、《鬼吹灯之精绝古城》、《鬼吹灯之黄皮子坟》等数部影视剧。

在未来,还有鬼吹灯系列的《鬼吹灯之怒晴湘西》、《云南虫谷》、《龙岭迷窟》,以及《河神2》、《火神》、《迷航昆仑虚》等更多的由他原创的作品被改编成为影视剧。即将于8月30日在优酷开播的网剧《天坑鹰猎》正式其中之一。

《天坑鹰猎》由王俊凯、文淇等年轻演员主演,讲述的是在20世纪八十年代,王俊凯饰演的张保庆为了给中毒的老师寻找解药,只身前往东北鹰屯,结识当地小伙伴,在一张藏宝图的指引下,共同前往天坑探险的故事。

王俊凯和文淇担任该剧的男女主角

同名小说在2017年中旬出版,这个故事将以三部曲系列的形式出现,天下霸唱透露,即将在下个月出版的是目前这个故事的前传,之后还会出一本书讲这个故事的大结局。

相比其他作品,天下霸唱对《天坑鹰猎》无疑是非常重视的,为了呈现出原汁原味的天下霸唱风格,他担任了该剧的剧本总监,在多方面协助编剧组完成剧本创作。他本人上一次参与筹备并担任编剧顾问的影视剧作品,还是2015年由乌尔善执导的《寻龙诀》。

这次的合作在天下霸唱来说更像是一种缘分。正好在他完成这个故事的草稿时,《天坑鹰猎》的投资方找到他,希望能够拍摄一部由年轻人做主角的冒险故事。制片人高铭谦看到这本书的草稿后,认为这正是他所需要的,双方一拍即合决定合作。

将民间的一些传奇融入故事当中,是天下霸唱在《鬼吹灯》系列故事之后的尝试。这些民俗故事,有的是他从当地的老人口中听说的,有的是通过阅读发现的。得益于他每年要花将近一半的时间进行采风,他已经收集了超过500个这样的民俗故事。

鹰猎是该剧故事的主要元素之一

民俗故事有的十分简单,只能衍生出几千字、一万字的短篇小说,其中的一小部分出现在天下霸唱的短篇小说集《我的邻居是妖怪》里。也有的能够通过天下霸唱引以为豪的整合能力,跟一些表面上没有太多关联的其他故事一起,构建出长篇故事,比如这次的《天坑鹰猎》,以及包括《河神》、《火神》在内的“四神斗三妖”系列小说。

《鬼吹灯》系列复杂的版权问题,让天下霸唱目前对版权的授权十分谨慎。如今他找来专门的律师,帮他打理各个故事的版权和授权,毕竟面对“摞起来比我人还高”的这么多作品,作者根本没有办法凭借自己在写作之余的力量理清头绪。

跟不同的编剧在一起工作时间长了,天下霸唱也耳濡目染了不少编剧的创作风格。在过去他更加重视的是故事的情节,将紧张的情节密集地堆砌起来,人物方面忽视不少。但现在他认识到人物的重要性,也在自身的创作中,不断摸索着不同的文学结构和写作方法,希望能够在文学上取得突破。

天下霸唱也承认,原本只打算写小说不写剧本的他,也希望通过学习,能够在未来两三年的时间里,写一写影视剧的剧本。

寻找宝藏的探险历程,是天下霸唱写作故事的核心

界面娱乐对话天下霸唱:

界面娱乐:此前你多次表示自己只想把小说写好,那这次为什么选择担任《天坑鹰猎》的剧本总监?

天下霸唱:其实不光是《天坑鹰猎》,在《寻龙诀》里我也担任过剧本顾问、剧本总监。我也不知道总监跟顾问有什么区别,反正肯定是参与剧本创作,因为这些投资方他们买这个作品版权的时候就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就是需要原著作者参与剧本创作,这点不能拒绝。你说要写剧本吧我不会,但作为原著作者,我可能跟这本小说的亲生父母一样,孩子是什么脾气秉性,它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我最清楚,所以编剧他们开会、写剧本的时候,就给我提出无穷的问题,什么叫顾问?就是大家过来问,一块儿讨论。

天下霸唱(中)也会去到拍摄现场探班

界面娱乐:这些问题集中在哪些方面?

天下霸唱:第一个方面就是美工。他们的场景还原,包括地下世界的奇观,还有书里的怪物,他们会问我是怎么想象的,大概什么样,那个人物在年代穿的衣服是什么,用的装备大概是什么样。

另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人物的性格和定位。他们编剧可以写人物小传,但是他们最难把握的就是人物的优缺点。每一个人都不是十全十美的,如果是一个特别坏或者特别好的人呢,他就是一个符号。要变成立体的人,就要善中有恶,恶中有善。咱们讲戏剧故事里最好看的是什么?就是好人干坏事,坏人干好事。这些人物的建立,就需要讨论。最难的就是这个。

界面娱乐:此前筹备《寻龙诀》时你还会带编剧去真实的地方看景,这次筹备《天坑鹰猎》前也带编剧团队去东北看过吗?

天下霸唱:因为时间关系我没跟他们一起去,这次我主要是给他们提供看景的建议,让导演他们去看。比如我故事的灵感来自长白山,那里有一个特别有名的景观,是一个地下奇观,叫地下森林,因为当年的地震,本身在山上的一片森林掉到地下。

界面娱乐:长白山对你来说也相对陌生,你是如何得到这个灵感的?

天下霸唱:2012年我去长白山泡温泉的时候发现的。那里冰天雪地的没地方去,当时手机也不像现在这样里面什么都有,那个地方信号也不好,电视就一个台。那时我无聊地把身边能看的字都看光了,包括各种报纸、杂志。

我在酒店的抽屉里发现一本杂志,一本特别有名的旅游杂志做的长白山特刊。我在里面翻来翻去,翻到有关当地鹰猎的介绍。

我没有想过要根据这个写一本小说,但直觉告诉我这些素材是可以放到小说里面的,因为这个内容特别有意思。我就用手机都拍下来。

过了一年我再去长白山,我还特意去到那个杂志里提到的屯里去住了几天,听当地的老猎人讲那些山里的故事,然后这个故事才逐渐开始成型,中间构思了三、四年才知道该怎么写。

来到天坑森林的张保庆

界面娱乐:《天坑鹰猎》的小说在去年才出版,剧本筹备是和小说写作同步进行的吗?

天下霸唱:投资方找到我的时候,说想找一个这样的故事。当时我正好写了一个现成的小说稿子,基本上初稿已经完成,还没开始修改。制片人一看就觉得特别好,是机缘巧合。

因为从我写完,到把稿子交到出版社最后出版,过程需要十个月,所以《天坑鹰猎》在去年才出版。在修改这个稿子的过程中,剧本的筹备已经开始了。

界面娱乐:日常生活中你都会下意识地积累这样的素材吗?现在大概积累了多少了?

天下霸唱:像这种的怎么都有几百个。这个得一点点积累,可能今天得到了一,明天得到了二,后天得到了三,把它都累计起来,内容够一本书了,才能拿出来。还有很多没有拿出来的,像散沙一样,都是碎片。

界面娱乐:听说故事简单,把这些碎片整合起来不容易。你是从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拥有这样的整合能力的?

天下霸唱:这个我也不太好说,反正确实有这种能自圆其说的能力。

界面娱乐:你是如何去确定这些素材足够撑起一本书的量的呢?

天下霸唱:一般当我有一些特别好的故事时,会马上就写,也许篇幅不长,只能写一万字,但我会马上把它写出来。我以前出过一本书叫《我的邻居是妖怪》,那里面有20多个短篇小说,都是一万多字的。我的好多作品都是从短篇来的,因为我把它们经过几年的进一步构思和积累,丰富了内容,可以写成长篇了。我现在大概有500个素材,像这种一万字的故事,我大概写了不下100个,其中最短的可能就3000字。我要是不写出来就忘了。

《我的邻居是妖怪》

界面娱乐:而且从你已经出版的故事来看,你更喜欢讲述发生在过去的故事,比如民国时期或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是为什么?

天下霸唱:因为我觉得进入2000年之后,这个世界一体化太严重了,没有年代的符号了。就像你看现在每个人都喝可口可乐,用苹果手机,喝星巴克,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都全球化了。而且人的特定符号和艺术形态、说话方式和语言结构,都已经统一了,都是一些网络流行语。互联网把全世界都统一了。

虽然我在七八十年代还小,但当时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而且我身边的人都是从六十年代走过来的,什么年龄层都有。我经常跟他们聊天听他们讲以前的故事,对那时的认识还是很清晰的。

界面娱乐:目前看你的《河神》、《火神》,包括《天坑鹰猎》,可能不会像以前《鬼吹灯》那样的线性叙事,有了更复杂的结构,这种写作习惯的变化是如何改变的?

天下霸唱:可能是受美剧结构的影响,在技术上更复杂一点。因为如果只写单线的,再看那个故事会觉得很单薄,应该写的更复杂、更庞大一点。

可能也是跟编剧一块合作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多以前没有想过。学到的最大的东西,是对人物的认识不一样了。以前我认为,故事是在人物之前,故事最重要,但是现在发现编剧不这样。我就纳闷了,为什么人物这么重要?故事不好看,人物有什么用?后来我就一点点地发现,其实人物是最重要的。

他们编剧也会分析这些人物,把成功的不成功的分类,搞清楚成功的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成功,不成功的为什么会不成功。我发现特别到位。

界面娱乐:改变了写作方式,会给你带了更多创作压力吗?

天下霸唱:创作的困难特别多,写作压力特别大,可以说每天都在克服困难。我只有在写口述体小说时,才会自己说让别人记录,然后我再进行文学加工,但偏文学类的部分还得自己写。

最大的问题是实现自我的成长,因为我写的东西分几个阶段。我写了十年小说,我发现第一个阶段就是《鬼吹灯》,那个时候纯凭借热情和激情去写,每天感觉到源源不断的灵感,这是优点,但不好的地方在于,因为是一稿下来的,一个字都没改过,太潦草了,那些文字自己都看不下去。有写的好的地方,有写的不好的地方,但是来不及改了,每天都要连载。

第二阶段就开始对自己有要求了,忘记了自己是小学文化程度(笑),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个向文学上努力的人,开始对每一个字遣词造句,开始跟自己较劲。就像写《贼猫》、《谜踪之国》对时候,就每个字都恨不得改到不能再改,恨不得用别人没用过的词汇才好。

然后过了那个阶段,会发现原来真正好的作品,在阅读的时候是可以忽略文字,因为情节已经很强了,会推着你走。

界面娱乐:你的作品那么多,目前版权的情况如何?

天下霸唱:我写的书摞起来比我人还高了,要是没有具体去查哪个合约,我都不知道卖给谁了、是五年还是永久的、有没有到年限。一直都有律师帮我去看,我自己完全记不住,精力都放在写东西上。

界面娱乐:跟编剧合作这么多,以后会不会考虑自己也尝试直接担任编剧?

天下霸唱:写小说的工作重心不会改变,不过未来的一两年,我可能会尝试学习写剧本。现在有这个想法,还在积累学习中。

电影剧本更难学,因为电影时间是有限的,只有一百多分钟,还是电视剧好写一些。,从小说的角度来说,故事越长会发现越好,才能有跌宕起伏的空间,越长会越饱满。但如果让我选,我可能会选电影剧本来写,因为电影只需要4万字就够了,电视剧如果24集,我算出来得要40万字,当然越短越好(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