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弘股份开盘大跌 重组闹剧四天就真的结束了?

黄伟清是否获得加多宝授权,是中弘股份债务重组迷雾中的关键问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8月30日晚间,中弘股份(000979.SZ)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债务重组协议实质性上已终止,但并未就黄伟清所获《委任书》的效力问题给予明确回复。

关注函由深交所于8月30日午间向中弘股份下发。针对函件中“加多宝集团是否已解散”的问询,中弘股份称,经公司在香港注册处网上查询,显示加多宝集团有限公司现状为“仍注册”,该公司合法存续。

关注函显示,中弘股份报备的黄伟清《委任书》中,仅有加多宝实控人陈鸿道的签字,未加盖加多宝公章。由此,深交所要求中弘股份说明该委任书的效力,及黄伟清基于该委托书的具体职权范围是否与加多宝总裁李春林冲突。同时,中弘股份需要说明,仅依据委任书,黄伟清是否有权代表加多宝集团签署《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

中弘股份未就上述问题给出明确答案,也未获得实控人王永红和加多宝方面的书面回复。

黄伟清是否获得加多宝授权,是中弘股份债务重组迷雾中的关键问题。公告显示,正是黄伟清代表加多宝集团,与中弘股份等签署的债务重组协议。同时,黄伟清也是银谊资本实控人刘红雯的丈夫。根据协议,银谊资本拟和加多宝集团一起,对中弘股份及中弘集团进行债务重组。

中弘股份称,根据加多宝集团提供的委任书,黄伟清是由加多宝实控人陈鸿道委任的首席执行官,负责加多宝集团对外一切事务。加多宝集团则辟谣称,对于协议所述内容全不知情,从未对黄伟清出具任何授权。

中弘股份对深交所回复称,根据黄伟清的口头回复,认为公司披露的加多宝财务信息不实,引发双方产生分歧,导致《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约定的相关合作全面终止。

中弘股份披露的加多宝集团财务数据显示,加多宝集团2017年度的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滑34.15%,仅为70.02亿元,亏损5.83亿元。其2017年末的净资产为-3.45亿元,已经资不抵债。这使得外界对加多宝的实际经营状况猜疑重重。加多宝集团回应称,中弘股份披露的有关加多宝集团的经营状况及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

此外,中弘股份曾多次强调“《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中关于流动性支持和资产注入等核心条款对于协议各方不具有实质性约束力”。8月30日午间的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中弘股份详细说明与交易对手方签订不具实质性约束力的协议的原因及目的。

加多宝及王永红未就上述问题进行书面回复。中弘股份则在回复中强调,签署该协议本意是想通过重组来彻底摆脱公司目前面临的困境,目的是维护公司和中小股东的利益。

深交所亦在关注函中要求中弘股份说明,公司及实控人王永红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响证券市场抬拉股价的动机及情形。

中弘股份援引实控人王永红的口头回复称,王永红牵线商谈并促成签署上述协议,本意是想通过该重组让公司摆脱困境,其控股的中弘集团持有的公司股票目前无法进行减持,不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响证券市场抬拉股价的动机及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据深交所相关规定,公司股票若连续20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将存在被强制终止上市的可能。截至8月30日,中弘股份股价已连续12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面值。

中弘股份自2017年底陷入流动性危机,债务问题严重。数据显示,截至8月20日,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已达50.84亿元。

半年度报告显示,中弘股份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4.77亿元,亏损高达13.26亿元,预计2018年前三季度将亏损约21亿元。中弘股份称,由于资金紧张,其在建地产项目基本上都处于停工状态,房地产经营业务核心团队及对应人才不断流失,就主营房地产业务而言,公司已不具备竞争力。

8月31日,中弘股份低开。截至发稿,其股价报0.82元,下跌7.87%。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