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绿幕视效横行的电影时代 《碟中谍6》如何用实拍相抗衡?

《碟中谍6》展现了目前全球工业制作顶尖的实拍影片应该展现的样子。

在超级英雄片横冲直撞的当下,绿幕特效可以做到一切奇观,不管是在真实的城市中穿梭,还是在上天下海,甚至直接飞到外太空。

奇观,是超级英雄片吸引眼球的重要因素。有意思的是,20年前,展现“奇观”还是特工片的重要特征之一,那些隐藏在人群中的英雄,会在大城市的街头飙车,使用数不清的高科技装备的运用,在无数个生死关头化险为夷。

或许是为了区别于幻想中的超级英雄,最新上映的特工片《碟中谍6》,选择了更加保守的实拍来进行制作。

惊险刺激的实拍动作场面,是《碟中谍》系列的传统也是最大看点之一。《碟中谍6》中,HALO跳伞、直升机追逐、巴黎街头飙车和伦敦的屋顶狂奔等场景都十分精彩。尤其是HALO跳伞和直升机追逐战,此前汤姆·克鲁斯就跟导演克里斯托弗讨论过无数次,终于才得以完成。

HALO跳伞无疑是影片中拍摄难度最高,对演员来说也是最具挑战性的一个项目,就连沃克的饰演者亨利·卡维尔也表示,“我最想尝试HALO跳伞。虽然我已经计划考跳伞执照了,但HALO跳伞还得多多练习、好好学习。”

在亨利看来,实景拍摄和真实的动作特技动作拍摄,确实会有助于表演、角色和电影。“如果你有一个周围都是真人实景、能够到处拍摄的环境的话,能更好的拍摄电影、推进故事的发展。如果是绿幕拍摄的话,你只是拍摄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其他大部分到最后都会通过技术改变。这会导致一种流动性,会使得表演走向错误的方向。不过有时候还是很棒的,你知道詹姆斯·卡梅隆拍过什么,他自始至终都有一个完整的拍摄计划,所以最后呈现的效果非常好。虽然我个人大部分时间都在绿幕拍摄,但是我爱实景,我喜欢去观察这世界上其他美丽的地方,也是我喜欢演戏的原因之一。”

《碟中谍6》并不会完全排斥绿幕,克制且有效的使用,能帮助影片画面达到更好的效果。真实的HALO跳伞,其实发生在沙特的沙漠里,通过后期视效才将夜晚的巴黎加入作为背景。

不过也有一些遗憾,一些已经拍摄完成的特技镜头,没办法塞进影片当中,在预告片中出现的直升机撞大卡车只是其中之一。导演克里斯托弗·麦奎里表示,“因为电影里有太多的动作场面了,我们在巴黎大皇宫拍摄的一个特技镜头,就是片中伊森和沃克从屋顶荡到地面的部分,只能掐掉。”

预告片中的这一幕并没有在正片中出现

在《碟中谍》系列的前五部,扒飞机、爬高楼、跳深海,这些惊险动作都是由主演汤姆·克鲁斯本人直接完成。这样的尝试会带来巨大的风险,比如在拍摄直升机上的一场戏时,汤姆的突然掉落让剧组还以为出现意外。

安全措施必不可少。在亨利·卡维尔在直升机上拍摄机枪扫射的镜头时,他就带了一条安全绳。“我事先并没有进行专门的训练,他们就是把我放到直升机里,然后说起飞吧,就这么拍了。因为片中我半个身子在外面拿着武器扫射,特技动作有点危险,所以直升机的唯一一条安全索特别重要,又一次差点掉下去,还好飞行员发现了,他们就会停止拍摄并降落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真正的意外出现在汤姆从一个楼顶跳到另一个楼顶时,他摔断了脚踝,导致影片停工6周。汤姆的受伤令克里斯托弗也非常意外,因为这是他们“练习过很多次,根本不可能出错”的一个镜头。

好在,亨利与汤姆进行激烈对抗时,两人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亨利透露,“电影中所有事情都是经过精心策划和安排的,而且会提前做好准备。尤其是当汤姆摔断脚踝后,每一个环节都会经过更加仔细严密的策划和准备,我可不想在我们的打斗戏时再弄伤他的脚踝。”

两位动作巨星的合作中,汤姆带给亨利最大的触动,在于他对技巧的学习能力。“即使在戏外的空闲时间,他也要去学习五花八门的技能。他在拍这部电影前花一年半学会了开直升机。我以前觉得个人体能可以胜任电影中的大部分高难度动作,但从这以后,我也会利用闲暇时间学习各种技能,获取一些专业资格认证,未来的拍摄才能学以致用。”

《碟中谍6》片中的打斗戏并不算多,但涉及范围相对更广,就连此前只负责后勤帮助的西蒙·佩吉饰演的班吉,也有了跟反派枪战、肉搏的机会。这不仅意味着班吉这名角色的成长,对西蒙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和所罗门·莱恩的打戏最具挑战,因为当时拍摄空间很小,打斗风格也是迅速且野蛮的,而且当时我还被吊着。当时又难受又具挑战性。”

由于杰瑞米·雷纳饰演的角色威廉在《碟中谍6》中并没有回归,老IMF小组中只有伊森和班吉、路德三人,尤其是后两位此前都是只擅长后勤的技术人员,能上前线肉搏的只剩伊森一人。为了让这个团队找到合理的配合方式,导演需要解决很多问题,“我们只有在拍摄电影的时候,通过不断地尝试来弄明白。”

在西蒙看来,这些突破自己极限的镜头十分重要,尤其是对汤姆·克鲁斯来说,“在《碟中谍4》中他爬迪拜塔时,观众对这个场景反应十分强烈,汤姆意识到能让这些场景特殊的唯一方法,就是自己亲自上阵。所以他在上一部挂在了飞机外边,这一部中有HALO跳伞等。他想要让观众保持新鲜感,这很重要。”

剧情的套路化,是好莱坞成熟商业类型片不可避免的一个问题,尤其是在特工片上,接受任务、组织团队、遭遇问题,解决麻烦,危机解除,这样的过程周而复始。更何况在《碟中谍6》中,发布任务的唱片形式,跟上一部紧密相连的剧情,还有种种对前5部的致敬桥段,在留住老观众的同时,并没有产生更多新意。

导演透露,跟《碟中谍6》相关的最早的点子,正是所罗门·莱恩饰演的这名上一部《碟中谍5》中的大反派回归的概念,“我们在拍上一部《神秘国度》的尾声时就想到这一点了。”

这部影片在故事方面的最大创新,在于关键角色的黑化和剧情的反转,这样的尝试此前较少在特工电影中出现,《碟中谍》系列中也是第一次。“我一直想方设法在电影里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观众比人们认为的要更聪明,他们会提前预料到电影里的意外剧情。我们有时候认为简单的剧情,聪明的观众会理解出很多深层意思。所以我们这一部,就是在寻找惊喜不会太过之间找平衡。”

就连主演西蒙也都没有完全意识到片中的多重反转。作为一名成功的编剧,西蒙认为《碟中谍6》“剧本写得非常聪明,剧情有里很多反转和阴谋时刻。有些反转直到我看了电影才意识到。如果能让观众开始思考跟故事走向完全不同的剧情的话,这是非常聪明的讲故事的方法。”

在《碟中谍6》的主要角色中,只有亨利·卡维尔饰演的沃克是全新加入的。这也是他头一次在片中以蓄须的形象出现。至于为什么片中的沃特必须要留有胡子,这其实是亨利·卡维尔自己的主意。

“进《碟中谍6》剧组前,我刚结束《诺米斯》的拍摄,在那部电影中我留了长发和大胡子。导演跟我说,如果你想留胡子,我们觉得留一点就好。我就在想,为了这个角色,我可以搞点与众不同的东西,所以我给他看了《超人》漫画里伊利亚斯·奥尔的图片,他的小胡子令人印象深刻。一开始克里斯觉得不太行,但尝试后发现原本不看好的小胡子造型还挺适合这个角色的,最后就沿用了。说实话,这个造型给我们博得了不少热度和眼球。”

不过这个胡子,也让《正义联盟》在补拍时遇到了一些麻烦,因为超人是完全不留胡子的。克里斯托弗也十分遗憾,“对《正义联盟》剧组感到抱歉,不过对此我们无能为力。”

《碟中谍6》更像是《碟中谍5》的直系续集,这一点在此前的该系列中是第一次出现,克里斯托弗也是唯一一位连续执导过两部《碟中谍》系列影片的导演。

中间位本片导演克里斯托弗·麦奎里

这与他跟汤姆·克鲁斯之间密切的合作或许有关。他们二人已经合作了《侦探杰克》系列、《新木乃伊》、《明日边缘》等7部影片。在他看来,汤姆·克鲁斯是一名非常“开放、很善于与人合作的人”。而且汤姆跟他过去在报道中和电影中看到的完全不同,“他会随时谦虚地想你学习,乐于助人,他很支持我的拍摄工作。”

截止发稿,8月31日上映的《碟中谍6》,已经在内地市场取得超过6.4亿的票房成绩,全球票房收入达到6.4亿美元。汤姆·克鲁斯的搏命得到了观众的认可,但在其中也暗藏了危机。

《碟中谍6》里面的种种带来新鲜感的动作场面,其实都已经在前五部当中或多或少有过展现,除了将场景和动作规划地更加刺激以外,很难有更具想象力的突破和变化。坚持实拍带来的真实感和流畅度,如何跟想象力愈发充沛且真实的绿幕加视效制作的影片相抗衡?这或许是《碟中谍》系列在未来能否获得认可的关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