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许荣华十年维权路:在看守所被迫转卖的股权最终物归原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许荣华十年维权路:在看守所被迫转卖的股权最终物归原主

许荣华案是最高人民法院确定再审的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之一,另外两宗案件中,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已被改判无罪,顾雏军案则完成庭审并将择期宣判。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许荣华的十年维权之路终于划上了句号。

5天前的8月31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许荣华2008年在看守所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不具有效力,他得以收回被胁迫转让的牧羊集团15.51%股权。

“压在心里的气终于出来了。”许荣华在与界面新闻记者的越洋连线中说到。拿到法院判决书后,56岁的他即飞往美国进行医疗复查。十年前的遭遇扭转了他的人生轨迹,也拖垮了他原本不算好的身体。

许荣华案是最高人民法院确定再审的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之一,此举被视为改善民营企业家营商环境的重要举措。三起案件中,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已被改判无罪顾雏军案则完成庭审并将择期宣判。

许荣华案事发于十年前。2008年9月11日,公安机关以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将许荣华刑拘,羁押在扬州市看守所。因为,同为牧羊集团股东的李敏悦和范天铭举报称,由许荣华设立的福尔喜机械公司侵犯了牧羊集团商标权。

主营饲料机械的牧羊集团设立于1996年,2004年改制后有五位主要股东,他们同为公司董事。其中,李敏悦和范天铭合计持股31.35%,分别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许荣华持股15.51%,为第五大股东。

2008年,牧羊集团控制权之争已日趋激烈。当时,这家年销售额超过12亿元的公司,已成为国内饲料机械行业的龙头,并在筹备上市。

牧羊集团的五位主要股东分成两派,李敏悦和范天铭为其中一方,另一方则是许荣华和徐有辉、徐斌三人,共计持股55.3%。

许荣华一方多次要求召开牧羊集团董事会和股东会,寻求改选公司管理层,但均未果,两派股东之间的矛盾由此白热化。

当年5月,李敏悦和范天铭前往扬州市邗江区工商局,投诉许荣华所创立的公司商标侵权,该举报意在让对方退出所持牧羊集团股份。根据牧羊集团内部决议,股东若存在侵犯公司利益等违法行为,将以原始出资额退出所持有股权。

如能迫使许荣华退股,则意味着徐有辉、徐斌一方难以在公司董事会、股东会上形成多数决议,与范天铭和李敏悦形成对抗。

早在2003年,牧羊集团的五位董事曾就董事个人在外新设公司达成协议。根据协议,在外创业的董事可凭借新公司的股份换取牧羊集团品牌的使用权。牧羊集团董事会会议纪要等文件,也曾明确将福尔喜机械公司视为集团成员。

2008年9月12日,许荣华在进入看守所的次日即写信给范天铭、李敏悦,表示愿意协商牧羊集团的股权转让,以求尽早恢复人身自由。

“在这件事上,缘于与你们二位找不到沟通的渠道,我已做错,没有有利于问题和矛盾的解决。”许荣华在这封信中提及,自己的身体很虚弱,希望两人能够提供宽松的环境,他愿意谈各种问题。

当年10月15日,扬州市邗江区检察院检察长王亚民在看守所与许荣华见面,劝说其转让牧羊集团股权,并居中协调。此前,王亚民曾代表区政府出面化解牧羊集团五位股东间的矛盾。

次日,许荣华在看守所与牧羊集团法律顾问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按照协议,许荣华将牧羊集团15.51%股权以166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牧羊集团工会主席陈家荣。陈家荣名义上为工会代持这部分股权,但之后将股权转让给了范天铭。

协议书签订的第二天,许荣华被取保候审,离开看守所。次年2月,上述股权转让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四个月后,公安机关撤销了许荣华涉嫌假冒注册商标案。

许荣华夫妇随后开启了漫长的维权之路。他们就此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同时申请仲裁,请求确认牧羊集团股权转让协议无效,但未能获得法院认可。

许荣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其被罗列的罪名实属莫须有,却因此被掠夺了财产,他的案子如果得不到公正处理,将不仅仅是个人的悲哀,也是中国法治的悲哀。尽管屡次上诉失败,许荣华一直没有放弃案件的申诉,并相信正义终究会到来。

2016年6月,江苏省高院已裁定再审许荣华案。真正的转机出现在去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宣布,将该案列为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指定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一位律师朋友当天就把这条消息转给了许荣华,此后,向他发来祝贺的微信、电话一直不断。许荣华清楚地记得那天是12月28日,他说自己终于看到了曙光。

八个月后,南京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该案重审判决书,支持许荣华撤销《股权转让协议书》的诉求,同时许荣华也需将1660万元的股权转让款返还陈家荣。

法院认定,范天铭、李敏悦对福尔喜机械公司、许荣华的举报行为目的不正当,且并无证据表明福尔喜机械公司存在侵害牧羊集团利益的行为。在董事会面临换届可能丧失牧羊集团管理控制的情形下,范天铭、李敏悦针对许荣华等股东进行举报、控告,看似维护公司利益,但目的实属恶意。

重审判决书称,许荣华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时被羁押于看守所,刑拘时间已达35天。他基于可能被逮捕及追加罪责的担心,才同意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且转让价格低于实际价值。

在重获牧羊集团股权后,许荣华打算再度与两位股东徐有辉、徐斌联手,重振这家已境况不佳的公司。

“我失去了十年,这也是牧羊集团失去的十年,公司原本应该更大更好的。”许荣华说,当他拿到判决书的那一刻,内心既有喜悦、感激,但也不免忧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