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东莞百万劳动力素质提升工程 解技能人才短缺困局

“世界工厂”东莞正探寻新的破解路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杜弘禹

近年,东莞经常是各类“招工难”新闻的主角。

在人才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世界工厂”东莞正探寻新的破解路径。

9月3日,东莞对外发布《关于实施百万劳动力素质提升工程打造“技能人才之都”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力争到2020年培养1万名国际化技能人才,引进培养1万名急需紧缺“工匠精英”,推动100万人提升学历技能素质等目标,并配套诸多创新举措,初步构建出一个技能人才培养体系。

过去东莞因为劳动密集型产业兴旺,吸聚了大量的外来劳动力,近年随着人口红利逐渐消逝,加之自身产业转型升级提速,最突出的挑战是技能人才紧缺。

“东莞已经走到一个关口,需加快推动人才、城市和产业同步升级。”东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人力资源局局长司琪说,东莞提出的粤港澳大湾区先进制造业中心等定位,确确实实需要一批技能人才支撑,这对东莞来说是一项长远人才战略工程,更是一个城市战略,关乎未来发展。

技工比例要达五分之一

东莞,这座因改革开放而腾飞的制造业城市,曾是数百万进城务工人员向往的目的地。东莞因人而兴,但在面对人口红利消逝和产业转型升级双重变革时,人也成为一个挑战,如今东莞谋求发展,着力点最终也回归到人身上。

东莞缺人,首先表现在整体的量上。2017年东莞常住人口增加8.11万人,这已是近年最好水平,但并不突出,当年新增市场主体就已近20万、企业近10万。同时,这也不及省内另一制造业城市佛山19.4万人的增量。

这还不是关键。东莞市人力资源局副局长赵毅指出,虽然在总量上也有不足,但深层次的结构性短缺才是当前东莞最突出劳动力问题。

司琪表示,从近年人才争夺战也可以看到,除高层次人才不足,东莞最缺的其实是技能人才,这个需求非常巨大。

这种短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东莞产业工人技能素质普遍偏低。目前,东莞约834万的常住人口,产业工人约占500余万。东莞市教育局职教高教与终身教育科科长林勤补充道:“这500万产业工人大军中很多人只有初中学历。”

这也使得此番东莞从素质提升、培养的角度切入,以解决技能人才不足的问题。按《意见》,东莞将推动实施全民技能素质三年提升工程,寻求在存量上全面提升劳动力技能素质,并在增量上扩大高层次人才规模。

具体目标包括,力争到2020年全市技术工人比例提升10%以上,培养1万名国际化技能人才,引进培养1万名急需紧缺“工匠精英”,推动100万人提升学历技能素质等,建成技能人才集聚中心、培养中心和辐射中心。

尽管东莞在政策上存量与增量并提,但从任务细分来看,更多来自于对存量的优化。这包括,到2020年将推动3万名劳动力实现技能晋升;推动全市5万人参加自主培训;通过“一镇一品”人才培训45万人次;推动另外45万人次参与各类素质提升等。增量则指向高层次、高技能人才,旨在借此促进全市整体人力资源结构持续优化。由此,也形成了一定的人才层次布局。

司琪表示,目前东莞技术工人比例仅约12%,前述目标实现后,将增至约五分之一,“但与比例高达50%左右的德国、日本相比仍有差距。”

这样的提升对东莞而言尤为迫切。近年随着转型升级加速,东莞制造业虽然减少了一些普工需求,但也激发对技能人才的大量需求。司琪也说,当前东莞在智能制造方面,如工业机器人工程师、维修工等需求很大。同时,当前东莞提出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先进制造业中心、打造广深科创走廊重要节点、迈向创新型一线城市等目标,亦要求加快提升人口素质、增加技能人才供给作为支撑。

“东莞必须要有好的技能人才,这是一个现实问题。”赵毅认为,东莞希望成为先进制造业中心,一大关键是技能人才要能与先进产业相匹配。

《意见》也明确,东莞要立足产业基础优势,建设一支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的劳动者大军,推动人口红利从“数量型”向“质量型”转变。

打破政府单一评价模式

上述目标如何实现?《意见》从深化技能人才机制体制改革,创新技能人才引进、培育、评价、使用、激励和保障机制等方面推出了诸多政策举措。

一些探索颇具亮点。比如,东莞将打破政府主导的单一评价模式,建立以企业、行业为主体的技能人才多元评价机制,支持企业、行业协会等结合东莞产业工种特点和生产实际开发技能人才培养规范,组织开展技能培训和等级认定,以此培养适应企业转型升级和智能制造等新业态发展需求的技能人才。

“换句话说,谁是技能人才,今后企业和行业协会都有发言权。”司琪说,这是此番东莞最大的政策创新,目的是实现人才培养、技能评价与企业需求的精准对接。目前,技能人才培养和评价普遍采用国家标准,但这些标准更新慢,跟不上企业和行业的发展步伐,也难以覆盖到一些新兴产业。

事实上,突出企业与行业主体作用的政策设计,几乎贯穿《意见》全文。比如强调要探索混合所有制办学机制,建立财政资金、社会资本多元结合的投入机制,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技能培训、标准开发。同时,明确要依托高训中心、职业院校、企业和培训机构等,搭建更多元的培训平台等。

东莞提出,到2020年要开发认定100个技术培训规范标准、建设100个“技师工作站”,这均明确要以企业作为主体,激活社会积极性。

不少东莞企业在技能人才培养方面其实已有探索,尤其是在近年人才短缺的背景下。东莞新奥燃气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珞珈介绍,该企业有内部的技术工人培养和评定,若能与政府搭建的体系相融合将更有效。

从政府的角度,赵毅说,不少重点企业的技能人才培养方法值得借鉴,完全可总结提炼为某个工种的职业发展路径,从而复制推广。

东莞希望,通过上述诸多创新政策、搭建平台以及评价激励等措施,能为劳动者提供终身学习培训的机会和服务,激励其提升技能素质。为此,东莞还将建立“学分银行”终身学习管理机制,对劳动者参加不同类型的学习成果给予相应学分,学分在银行里累计到一定分值可享受奖励资助优惠。

有观点提出,若技能人才培训提升后跳槽或到别的城市就业,会导致企业或东莞最终“白忙一场”,这应该如何避免?

作为首席技师的广东以诺通讯有限公司人力资源总监唐亮认为,这种流失不可避免,企业要留人的关键在于内部要有匹配职业发展的完善机制,能够适应技能人才的进阶,匹配应有的薪酬和职业发展空间。

赵毅表示,东莞希望推动的并非只是劳动者某个技能的培养,而是终身教育,不断提升,由此创造的晋升通道和发展机会,将发挥留住和吸引更多技能人才的重要作用。同时,东莞也将从人口人才层面进一步增强公共服务等配套。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东莞百万劳动力素质提升工程 解技能人才短缺困局

最新更新时间:09/06 11:18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