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母婴市场服务细化成新风口 资本涌入产后妈妈美丽经济

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生育高峰悄然而来,产后修复、月子中心这些专门针对产后妈妈休养的母婴经济行业进入一个黄金时代,母婴产业服务的细化成为了新的风口。

文/黄诗傜

近年来,随着国家二胎政策的全面放开,据艾瑞咨询预测,2018年中国的母婴人群规模将会达到2.86亿。母婴产业服务的细化成为了新的风口。

而在母婴产业的垂直领域里,特别是与母亲产后相关的各种护理服务,更是站在了风口的前端。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家庭健康支出比例快速增长,女性越来越重视产后面临的健康、美丽及形体改善问题。坐月子和产后修复,越来越成为漂亮妈妈们关心的事情。

月子中心和产后修复的兴起,从中国(广州)国际美博会的商展中也可见一斑。9月2-4日,第50届中国(广州)国际美博会在广州的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A、B、C区举行。在B区的9.2展厅,专设了母婴、月子中心、产后修复展。

据美博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月子中心、产后修复的相关品牌,是在2017年3月才进驻到美博会。负责人表示,产后修复、月子中心品牌的蓬勃发展都受到国家政策的影响,从以往的私人企业经营转变到现在的连锁大店,同时也跨界专业美容,可以为客户提供更优质,更专业的服务。

月子中心总体高端 中低端市场有待发掘

由于月子中心有舒适的居住环境,专业的营养师负责提供产妇月子餐,帮助产妇尽快恢复身体,也提供喂养知识和有专业的护士照顾宝宝,由此减少了不少婆媳间的家庭矛盾,因此也越来越受到产后妈妈的青睐。

据相关媒体报道,在台湾,月子中心的市场已经趋于成熟,渗透率能够达到60%,这意味着月子中心这种专业的服务机构已经基本取代了传统的在家坐月子的习惯。而月子中心在大陆仍然处于起步阶段,一线城市的市场渗透率仅为5%-8%,二线及以下城市的渗透率不足2%。

据动脉网报道,北上广深四地月子中心分布最密集,但是形成品牌效应的每个城市不超过10家,其他二三线城市多则5家,少则2-3家,集中度低、跨区域获客难。虽然月子中心已经渗透到地级市和县级市,但是现阶段客户主要还是集中在消费能力较强的中高端用户,总体是在走从奢华高端往中低端下沉的过程。

据不完全统计,一线城市月子中心收费在5万到20万元之间,在二三线城市,月子中心的数量较少,但是报价基本都在3万到8万元左右。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称,保守估计未来月子中心市场的年增长率为25%,预计到2022年月子中心的市场规模在320亿元以上,这也意味着我国月子中心未来巨大的市场潜力。

健康消费升级 产后修复市场潜力巨大

产后妈妈除了需要专业的“坐月子”外,也会面临生理及心理的各种变化,产后修复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消费升级也应运而生,为产后妈妈提供各项修复护理整体方案。包括产后塑身、局部塑形(盆骨修复)、肌肤修复(消褪黄褐斑、解决产后肌肤松驰、淡化妊娠纹、去除剖腹产疤痕等)、产道修复、胸部护理、体质调理、产后保养等服务内容。

据作者走访美博会的相关企业,发现大部分做产后修复项目的公司都是2006年左右起的,随着二胎政策开放,80、90后成为孕产消费的主力,母婴行业进入高增速时代,据《中国母婴行业白皮书2016》统计数据,2018年母婴市场规模将达3万亿元,产后修复也成为母婴行业中的一项“重要工程”。

按照专业人士预测,产后修复项目在全国市场潜力是600亿元,据相关部门统计,目前产后修复行业的年产值超过5亿元,因此,我国产后修复市场正是一个极具诱惑和潜力的大蛋糕。

据漂亮妈妈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莫朝辉观点,目前全国大概4-5万家做产后修复的,但只有3-4个知名的产后修复品牌,市场前景广大,预计近几年将迎来爆发期。

运营模式多样 行业瓶颈急需突破

据记者梳理发现,国内月子中心主要包括四种运营模式。第一种是社区模式,像家庭宾馆, 有3-5间房间,私密性比较差,设施设备的专业度也比较差。

第二种是酒店式,租用酒店的楼面,轻资产,前期投资的资金少,筹备时间较短,运营过程中保洁、清洁、餐饮制作管理可委托酒店实施,但酒店人员混杂,装修不能完全满足妈妈群体居家专业化标准,例如地毯清洁、通风采光、消毒卫生、隔离等问题。

第三种是医院附属式,离妇产医院门诊较近,医护人员甚至可共享,出现相关状况可随时找到妇产科或小儿科处理,但前期装修投入大,成本回收周期长,投资风险高。

第四种是独栋别墅式,便于人员管理,易于形成品牌效应。独栋物业可以确保产妇和新生儿的私密和舒适,但前期投入过大,如果在商业模式上没有创新,月子中心经营利润率不高的话,成本回收周期过长。

据记者梳理发现,目前产后修复行业大概可以分为四种类型,第一类是医院类,以产后身体的康复为基础目的,对于体型改善,女性热衷的产后塑形减肥、以及一些亚健康调理基本不涉及。

第二类是美容院类,以舒适度为主,而非产后修复最关键的“修复”、“疗效”。

第三类是直营类的专业产后修复机构,配备专业的修复项目仪器和专业的护理人员。

第四类是加盟类产后修复机构,从直营类的专业产后修复机构演变而来的,修复的项目以产后健康的管理为主。

据记者走访美博会的相关企业发现,月子中心、产后修复、美容院的界限并没有很清晰,月子中心里一般也会包含很多与产后修复相关的项目,也有些做美容院起家的转变成做产后修复。

但月子中心和产后修复,无论是哪种运营模式,想要盈利,都需要解决高房租、高人力、高营销成本以及装修成本控制的问题。月子中心及产后修复都是客户定位非常精准的产后妈妈群体,市场空间非常局限,这也是月子中心和产后修复所遇到的瓶颈。为了持续盈利,一些月子中心和产后修复的门店所引入的“1+N”模式也值得借鉴,“1+N”即:除坐月子或产后修复的护理外,还可选择融入婴儿按摩、游泳、早教等项目扩大经营,甚至把业态延展到了备孕期和怀孕期,但业态拓宽了,怎么做到专业、做出品牌也是企业要面临的问题。

资本虽涌入 头部企业未形成

由于行业红利增加,资本不断涌入。记者通过天眼查梳理发现,不少业务相关的企业获得资本青睐。

优艾贝月子会所于2016年5月获得美国华平投资集团的战略融资。深圳美神医学美容科技有限公司于2017年6月获得融创投资的天使轮融资。主打高端路线的圣贝拉母婴月子会所于2018年3月,获得唐竹资本领投,高榕资本跟投,完成1500万人民币的Pre-A轮融资。

北京美中宜和医疗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10家运营中的医疗机构和月子会所,先后获得航天产业基金、君联资本、华平投资、光大资本、高瓴资本、远洋资本等机构投资。2011年完成了天使轮融资,2013年完成A轮融资,2015年完成A+轮融资,2018年完成战略融资。

上海喜喜母婴护理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于2007年成立,经过10年的发展,2009年完成天使轮和A轮融资,2010年完成B轮融资,2013年完成B+轮融资,2015年完成C轮融资和战略融资,2016年3月,喜喜母婴挂牌新三板。

月子中心高利润的表象加上较低的准入门槛导致了资本的蜂拥而至,但主要是中小投资者,大资本的身影很少见。据动脉网报道,具备先进母婴护理理念、具备优势物业、具有行业认知及未来发展扩张的创始人基因、具备完整完善服务体系,在当地具备一定影响力或市场占有率的优质资源,这样的月子中心,通过品牌化和资本化的运作,未来成为头部机构的潜力巨大。

风口之下潜藏乱象 行业规范尚待完善

面对全新的市场机会,谁能抢占先机,谁就能率先成为梦想成真的幸运儿。但风口之下,由于行业的快速发展却缺乏规范,暗流汹涌。面对巨大的市场缺口,专业产后修复培训机构数量、产后修复理疗师等服务人员和专业的月子中心紧缺,一些投机者浑水摸鱼,野蛮生长。

据有关媒体的报道,由于政策和监管没有跟上,月子中心基本上只需要一个普通的经营许可证便可以开展运营。有些月子中心负责人也并不需要有专门的资质,据新华网报道,有些月子中心的从业人员是“三天上岗,边干边学”,而且存在资质“注水”现象,比如“产后修复师”其实是老板家的亲戚,学了几天仪器操作就开始为产妇做项目;“护士长”以前曾经在养老院当过护工,后来转行做月嫂,现在变身“婴儿护理专家”,还号称“国际认证”。

虽然由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发布并于2017年9月1日起实施的《母婴保健服务场所通用要求》中明确要求,“技能人员应通过专业培训,取得相关资质”,但新华网记者调查发现,市面上的育婴师职业资格证书鱼龙混杂,有的是人社部门发的,有的是妇联发的,还有一些培训机构违规开设资格认证,花钱就能买证,真伪难辨。

今年4月份,界面新闻独家报道了榆林一家月子中心多名婴儿相继查出败血症事件。涉事家长曾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该月子中心存在环境湿度不够、卫生消毒敷衍、频繁更换责任护士等问题。

一家专做产后修复仪器的企业告诉记者,生产这些医疗用的仪器是必须取得相关的生产许可证的,仪器的使用操作方也必须具备相关资质,可有些没有相关资质的产后修复企业、美容院和月子中心通过中间商购买使用他们家产品的情况也是存在的,而且无法监控,“有人来检查资质的时候就把这些需要操作资质的仪器收起来,人走了就又拿出来。”

行业政策出台 效果有待观察

据了解,由于目前母婴保健在《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中没有专门的经营范围、行业类别表述及注释,所以被归类于居民服务中的“家庭服务”。因此,月子中心的开办并没有专业要求,与普通商业机构一样,只要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后即可营业。

自2017年9月1日起,《母婴保健服务场所通用要求》发布实施,全国4000多家月子护理机构实施统一的国家标准。从经营管理、从业人员、环境及设施设备、服务内容、专业技术、争议和投诉等方面,针对我国母婴保健服务行业的特点提出了要求,填补了相应领域的管理空白。

业内认为,随着该国家标准的出台,以往由于缺乏行业准入规则和规范监管措施等原因而出现的行业乱象将受到严格规范。不过该标准为推荐性执行标准,即“国家鼓励企业自愿采用”。“由于缺乏强制性,有多少商家会主动邀约检查,这个标准能发挥多少实质意义仍有待观察。”一位业内人士说。

月子中心“国标”实际上是“很基础的推荐性文件”,从业门槛或提高,广州仕馨月子会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方邓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孕妇学校讲师宋艳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母婴这个群体很脆弱,应该尽快引导各地成立月子中心行业协会,加强行业自律,促进行业规范化、专业化和标准化运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