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多方“下注”,钮祜禄·B站到底在下怎样一盘棋?

B站能否摆脱“游戏依赖症”,成长为“钮祜禄·B站”,我们拭目以待。

B站播出的纪录片《人生一串》

作者:夏天

“以前的B站已经死了,现在是钮祜禄·B站。”9月以来,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动作频繁。

9月10日,B站与人民日报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正式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联合发起媒体融合公益基金,助力正能量内容供给侧改革。此次牵手人民日报共同弘扬正能量之后,B站仿佛吃下了一颗定心丸,紧接着在内容领域频频出手。

9月12日,B站宣布收购日本公司Fun-Media的部分股权,布局动画产业上游。据悉,Fun-Media旗下拥有 3 家著名动画工作室,分别为 Feel. 工作室、ZEXCS 工作室以及 Assez Finaud Fabric,代表作有《缘之空》《南家三姐妹我回来了》《初音岛》《H2O 赤砂印记》《血型小将 ABO》等。经验颇丰,助力B站巩固其在动画内容领域上的地位。

仅在5天后,B站宣布与Discovery达成深度合作,引入145部Discovery纪录片,200小时的独家内容,还涉及内容共制方面的计划。目前B站已正式上线了Discovery专区。

五天内上演两次大动作,B站不断在内容领域增加筹码,探索一条更为成熟的商业模式。

“下注”纪录片蓄谋已久

打开B站纪录片频道,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以“blibili Discovery 飞船正式起飞啦”为名的大焦点图,向用户彰显着其雄厚的Discovery纪录片版权库。在热播推荐板块,逾50%内容由Discovery纪录片构成,包括《荒野求生》《原始生活21天》《荒岛求生60天》等王牌节目在内,多部纪录片仅上线几天,点击量已突破百万,其中《荒岛求生60天》点击量已逼近500万。

B站此次引入的Discovery纪录片,涉及题材涉及探险、科技、历史、动物等多个领域,皆是国内资深纪录片爱好者的心头好。荒野求生类节目双雄贝爷、德爷早已在国内积累了粘度颇高的粉丝群体,其参与的节目播放量自是不在话下。

追本溯源,B站对纪录片的“野心”蓄谋已久。

2016年,《我在故宫修文物》登陆B站,这部在央视播出反响平平的讲述工匠精神的纪录片,在B站出乎意料的拿下了一个月内累计点击超200万次,发送弹幕6万余条的成绩,成功“出圈”,成为《舌尖上的中国》后纪录片领域的又一张名片。

这让B站看见了纪录片暗藏的潜力,并开始频繁在国内各大纪录片节上与纪录片领域资深人士接触。

2018年年初,B站发布了纪录片自制计划——“寻找计划”,出品《极地》《人生一串》等作品,《人生一串》拿下3972.4万的播放量,在纪录片圈层掀起不小的水花,这无疑再次给B站增添了信心。

与传统视频网站烧钱广撒网的策略不同,B站长期以社区运营思路为指导,凭借兴趣社区模式持续产出“兴趣粘性”,推动用户形成兴趣圈层,成功实现用户沉淀。在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看来,纪录片本质上就是一个兴趣圈层,而这,正是B站频频进军纪录片领域的重要原因。

“纪录片已经成为B站内容生态的重要一环,用户对于优秀的纪录片内容也越来越渴求。”李旎曾这样表示。

在国内视频网站中,纪录片频道一直属于“鸡肋”般的存在,常被贴上“小众”“高冷”的标签,至今还没有平台在纪录片这个品类上取得绝对优势,整体行业进步缓慢。B站此番能否凭借长期积累的兴趣圈层运营经验,与纪录片碰撞出别样的化学反应,还有待时间观察。

为“更大化的商业化”蓄力

在视频网站不断烧钱的角逐大战中,独具“二次元”气质的B站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赴美上市后,动作不断,频频释放同一信号:B站还处在为“更大化的商业化”蓄力阶段。

这家承诺“不会给用户加贴片”的视频网站,2016年曾因“贴片广告风波”亲自向用户解释并道歉。相较于这种相对微薄的变现模式,B站寻找到了一条游戏变现之路,且一直延续到现在。

据B站Q2财报数据显示,该季度内B站营收10.27亿元,同比增长76%,净亏损7031万元,净亏损率为7%,相比于去年同期的9%有所下降。整体营收增长,亏损收窄,而在各项业务收入中,游戏收入占比高达77%。而在2017年,游戏业务总收入在B站总营收中占比高达83.4%。

游戏是B站最大的营收来源,而其最主要的视频业务则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这也让B站被扣上了“披着视频外衣的游戏公司”的帽子。为避免对游戏业务能力过度依赖,B站正在寻找着新的用户变现点,缩减游戏业务在总营收中的占比。

那新的用户变现点从何而来?据北京商报报道,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在B站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时表示,“目前游戏营收占比大,是因为游戏商业化已经两三年,具有一定的成熟度,未来游戏也仍然会是非常重要的收入组成,不过,直播、广告和周边消费的总营收可能会超过游戏。其中直播是在去年才开始做的,今年会加快广告商业化”。

根据B站的规划,B站将持续在优质内容和社区建设上加大投入,扩大用户规模,提高变现效率。而这就意味着,B站要在内容上加大筹码。

2018年5月,B站在日本东京成立动画工作室,6月份又联合绘梦动画在国内成立公司“哆啦哔梦”,持股60%,7月又与晋江文学城联手,计划将晋江文学城数部人气作品IP动漫化、游戏化,第一批签约的作品包括《天官赐福》《破云》《残次品》《你在星光深处》《解药》五部网文作品。

9月份B站动作更为频繁,频频布局动画产业上游,拓展在动画自制领域上的实力。而即使在纪录片领域,B站在此次与Discovery的合作中,也涉及了内容共制方面的计划。“无论是引入版权,还是参与到制作出品环节,B站试图通过丰富视频内容提升用户体验,以增强用户黏性。”

基于现已积累的用户规模,会员付费业务也是B站正在探索的领域。B站今年Q2曝出的月均付费用户已增长至300万,同比增长177%,但与视频网站整体用户规模相比,B站付费用户还处于发展期,要想实现较大规模盈利,还需要一段培育时间。

除了不断加码的直播和广告业务,B站还开始涉水电商,除了自营商品之外,B站还低调上线了“UP主店铺”业务。

经过此番大动作后,B站能否摆脱“游戏依赖症”,成长为“钮祜禄·B站”,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骨朵网络影视

原标题:多方“下注”,钮祜禄·B站到底在下怎样一盘棋?

最新更新时间:09/21 10:22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