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精神地标还是城市歇脚地?关于实体书店的未来,我们请教了来自不同国家的实践者

据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相关报告,大约从2002年到2012年,民营书店出现大面积倒闭潮。2013年,政策宣布免征图书批发、零售环节增值税,保卫实体书店有了政策落实。2014年,实体书店图书销售数量和销售额增长率开始超过网上书店,伴随一些地标性书店的率先复苏迎来新生。2017年则被定义为新式书店的元年。元年之后该如何应对新的挑战,上周由方所举办的 2018 成都国际书店论坛上,来自不同国家的从业者试图予以启发。

成都太古里商圈的最北侧,沿着下行电梯和两侧的“岩壁”下行,便是方所书店的所在。但如果用传统的“书店”来定义这个开阔的两层空间,又显然已经不合时宜。

这个占地 5500平方米的空间,以超高的挑高和拱形屋顶构建,粗粝的混凝土拱形梁柱之下,分别排布着分门别类的图书、文创产品、咖啡厅、儿童活动区和服装买手店。周末人流如织,也还是安静有序,像是埋藏在庞大商业区之下的秘密栖息地。

“洞穴”之上的太古里,则是成都近几年晋升“一线城市”进程中最具代表性的高端消费综合体,爱马仕、LV等等国际化奢侈品牌店面成为这座新兴摩登城市的背书。身居其中的方所,则和PAGE ONE、言几又等等新型书店一样,超越单纯的书籍交易场所,成为集合文化消费于一体的生活方式体验空间。

这种将新型书店纳入招商“标配”的商业空间近几年不断被复制,也为传统书店转型提供了一个被证明行之有效的模式典范。但如果把坐标系的尺度再拉远一些,经过寒冬的中国实体书店虽然已经自2013年前后开始逐渐回暖,大多数连锁经营之外的独立书店,转型之路仍旧坎坷。面对困顿与机会共存的书店业现状,我们跟来自不同国家的实践者聊了聊。

 

01

书籍是眼睛一样珍贵的存在 

而书店应当成为城市的信息集散地 <<< 

在太古里博舍酒店的小书房见到松浦弥太郎时,成都刚下过一场雨,松浦在凌晨抵达又经过一上午的采访并没有露出任何疲倦的姿态。

松浦弥太郎(Matsuura Yataro)1965年出生于东京,高中辍学后只身远赴美国。返回日本后,先后开设旧杂志专卖店m&co.booksellers,创办 Cow Books书店,2006年起担任日本老牌生活杂志《生活手帖》的总编辑。著有《100个基本》、《今天也要用心过生活》、《崭新的理所当然》《一个人独处和大家共处》等畅销作品。

在日本最懂得生活的男人之外,松浦的另一个身份是独立书店 COW BOOKS 的创办者。这家成立于日本目黑川河畔的书店不算大,却已经入选日本必去的文艺地标,印在店门口的标语“Everything for the Freedom.”也让人印象格外深刻。

这与隐藏在中国城市当中的许多气质独特的独立书店有些类似之处 —— 独特的选书理念,拥挤而温馨的店面空间和有故事的创始人。但在这一切之外,关于独立书店的生存之道,松浦给出的答案是它的人情味和人文气息。

关于日本书店的采访文集《东京本屋》中,作者形容 COW BOOKS 在日本独立书店的小圈子当中是服务细腻的典范,“去过 COW BOOKS 的人会发现,店里并没有二手书店独特的那种味道。购入的二手书,首先要仔细确认有没有瑕疵、笔迹,并进行清洁处理。若封面有损坏,用透明塑料膜来进行保护。除了书之外,书架也经常擦净—彻底地擦净,先把所有的书都拿出来,用干净的布块把每个角落用心擦。”事实上,这些细节上的用心并非都是严格培训的结果,更多源于松浦弥太郎成立书店之初树立的理念:

世界各地的粉丝在Instagram上分享的COW BOOKS 周边文创产品

因为松浦先生《日和手帖》主编的身份,从世界各地慕名前来打卡的旅游者很多。但相对国内许多精品书店和生活方式概念店只看不买的情形,COW BOOKS 的特点之一是逛的人多,买书的人也多。在周末,常常过几分钟就有客人到柜台付款、点咖啡或将买好的书寄回自己家。任何人,包括游客询问周边的餐厅、景点,也能得到丝毫不敷衍的指点。这则源于松浦在开店之初传递出的定位 —— 希望书店能够成为街道的中心站点 ,一个城市的信息汇集点,也是在你迷惘的时候能够去的心安之处。

“我的目标是,如果有一天COW BOOKS消失了,城市里的人们会感到很困扰和失落。”相比销售,这是松浦更加关心的意义,也因此,COW BOOKS 的店员会自发去学习、了解城市的历史,及时地获取所在地区、街道新开的店铺、展览等等动向,能够给予读者邻里一般的关照。

“东京是如此,相比北京、上海这样容易感到疏离和孤独的城市就更是如此了,由此看来,独立书店并不是没有机会。” 说到在北京和上海见到小书店,松浦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也对自2013年前后度过严冬开始回暖的部分新型实体书店印象颇深。无论是方所,还是诚品书店、言几又、西西弗,也无所谓连锁模式或是独立经营,在松浦看来,核心都不能离开“让进来的每一个人感到心情舒畅”这一点。

 

02

 借力教育机构 

 让书店成为孩子们的嘉年华 <<< 

相比拥有纸张阅读记忆的成年人,让网络时代出生的千禧一代爱上书店也许是更大的难题。也为此,伦敦儿童书店 Tales on Moon Lane Bookshop(月巷故事书店)的创始人 Tamara Macfarlane(塔玛拉·麦克法兰)第二次受邀来到成都,分享她十几年书店经营过程中的故事与体悟。

月巷书店位于伦敦南部,2003年创立至今已经两度被评为英国“最受欢迎的儿童书店”,2017年被评为“伦敦年度最佳独立书店”及“最佳儿童书店”,Tamara 本人也是一位儿童文学写作者。为了给孩子们创造一所自己童年时乐不思蜀的小天地,她创办了月巷书店,为了确保每个来到店里的孩子都同样地感觉自己受到欢迎,被重视,在环境营造和活动策划方面 Tamara 则想的比大多数儿童书店经营者更远。

她在每周四为孩子们设立了讲故事时间,定期还会组织儿童读书会。每年二月和五月中期则会邀请作家参与书店活动,著名儿童作家朱莉娅·唐纳森、著名儿童绘本作家罗伦·柴尔德和英国殿堂级儿童文学大师迈克尔·莫波格等都曾参加。

而鉴于书店常年经营的健康氛围和孩子们的热爱,月巷书店与伦敦不少学校、机构都建立了非常紧密的联结。每年的伦敦校园图书节,学校都会组织孩子们来参与。这个活动的目的是希望给不同背景的孩子们一个感受书本和艺术氛围的机会,在此他们能以平等的机会亲近书籍与艺术。

整个图书节当中,月巷不仅会在店内组织一系列沙龙、游戏活动,重新装饰店面、准备礼物,还会在校园中设立展位,以实现内外的联动。真正让书店作为校园生活、童年生活必不可少的陪伴,存于孩子们的生活当中。

03

结合地理位置 

将艺术空间转化为城际交汇停靠站 <<< 

相比前两者的热闹、温馨,艺术书店大多时候都有种清冷孤傲的气质,如果又开在城市中心一百公里开外的小村子里,几乎很容易被判死刑。

这是捷克 8 号艺术空间(8smička)基金会会长艾玛·汉兹丽科娃(Emma Hanzlikova)长期以来面对的质疑,但她正在试着将劣势反转,成为空间最大的特色。

8 号艺术空间(8smička)位于布拉格和布尔诺之间的小镇洪波萊茨(Humpolec),由小镇上一间旧纺织厂稍加改造而成。纺织厂逾百年的历史留存在空间中,与当代艺术作品、书籍作品形成对话,艾玛则试着将书店和博物馆、艺术馆结合在一起。

“ 我们有一个非常大的优势,虽然离首都布拉格很远,但是我们却位于离高速公路很近的地方。” 艾玛将常人以为的劣势转换视角思考,并相应的调整业态布局:

为了让8号空间摆脱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印象,艾玛将空间的首次展览献给了当地历史悠久的纺织艺术品,呼应对老厂房拥有回忆和情感的当地居民,也让本就对艺术无比亲近的捷克人再次感受艺术与生活的交融。“我们针对每次展览都会更换书店的书籍选择、陈列,让书店、展览、空间、服务整体联结起来,构成完整而丰富的体验。”

8号艺术空间作为捷克大都会之外的首家私人艺术机构,每年都会有三场大型展览,还会和许多知名艺术家进行跨国、跨界合作。重点展览均会由策展人导游陪同、讲解。 

因为个人从事过童书出版工作,除了每周六举办儿童工作坊,邀请当地社区的居民参与之外,艾玛还在计划策划儿童主题的展览和出版相关书籍。此外,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都有一个名为8MM的电影放映,用于艺术或与当前展览相关的主题;还有绘画教学课程,这种课程既可以作为中学或大学艺术研究的准备,也可以作为休闲活动。而课程内容是live drawing(现场写生),需要学到空间透视、解剖学、力学等知识,学生们可以试着从绘画的角度观看我们身处的世界。

8号艺术空间作为一个公共性的文化场所,不断制造机会,让客人得以与当代艺术相遇。 8号艺术空间试图为洪波萊茨创建一个充满活力的当地社区,这是一个开放的场所,这是一个来者不拒的场所。

在与澳大利亚书商协会(Australian Booksellers Association,ABA)首席执行官 John Becker 闲聊的过程中我们得知,拥有2400万人口的澳大利亚,有900-1000家实体书店,其中约有600家书店和小型出版商是澳大利亚书商协会的成员。

而与全球出版业和书店业大同小异,澳大利亚也因为亚马逊的电子阅读、线下书店等等业务在8年前经历过一次大规模的倒闭。“ 但是后来又出来了很多形态新颖的独立书店,现在有很多已经开到了6家店,总体来说还是在增长,书商的团体也是比较健康的。” Baker 说最近的挑战,大概就是亚马逊在澳洲建立的分销中心,但长远来说也不会改变人们的购书习惯。

反观中国形态各异的书店,在经历网络阅读、手机阅读的碎片化冲击同时,高涨的房租、尚待完善的行业协会机制、城市管理法则,都成为横亘在经营者面前的难题。记得年初采访一位在扬州经营古籍、二手旧书的书店店主,他形容这十年的历程如同九死一生,没有足够的热爱和信念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但另一面,书店关键的转机则拜网络时代与社交媒体所赐,最终以古籍售卖与修复 + 自制文创产品 + 民宿的经营模式迎来了新的发展阶段。知微见著,他的故事不能说不是一个书店时代的缩影。

据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相关报告,大约从2002年到2012年,民营书店出现大面积倒闭潮。2013年,政策宣布免征图书批发、零售环节增值税,保卫实体书店有了政策落实。2014年,实体书店图书销售数量和销售额增长率开始超过网上书店,伴随一些地标性书店的率先复苏迎来新生。 

2017年则被定义为新式书店的元年。而几乎就在论坛举行同期,北京国贸PAGE ONE书店悄然关店,北京刚刚推出“一区一书城”口号,以鼓励特色书店。元年之后,新生破土之路,才刚刚开始。

 

 

排版设计:mimimi 

图片来源:品牌提供、网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