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触宝赴纽交所IPO 募资5000万美元去海外“抢人”

触宝首次公开上市发行价为每股12.00美元,募资总额为5220万美元。

“10年前,我们5位联合创始人一起在上海紫竹的一间小办公室里创立了触宝,今天,我们还是一起站在这里。”纽约当地时间9月28日上午9点15分,触宝科技CooTek(股票代码:CTK)董事长张瞰在纽交所发表了演讲,并敲响了开市钟。

触宝首次公开上市发行价为每股12.00美元,募资总额为5220万美元。到28日闭市时,触宝科技每股价格为9.44美元,较发行价下跌了21.33%。触宝的主要投资方包括启明创投、红杉中国、SIG和Qualcomm创投等。

触宝科技成立于2008年,公司旗下主要运营触宝电话和触宝输入法两款产品。招股书显示,触宝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是通过移动端广告变现。2009年前后,在中国互联网巨头纷纷推出输入法之际,触宝放弃国内市场,选择英文输入法为切口,打入欧美市场。触宝所有产品的全球日均活跃用户数超过 1.8 亿,用户覆盖全球超过 240 个国家及地区,触宝输入法支持110多种语言。触宝此次募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等技术领域的研发、各类产品的开发与用户增长、以及战略投资与收购。

2008 年,王佳梁联合其他四位创始人共同创立触宝并担任首席执行官。创立触宝前,王佳梁曾在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担任项目经理。界面新闻在触宝IPO后在纽交所现场采访了王佳梁。

界面新闻:触宝一直等了10年才IPO,而且仍然是最初的5个原始创始人团队,你们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王佳梁:对,今天真的感触蛮多。我们几个合伙人都是技术男,我父亲也是第一代程序员。我们当时就在上海的一个小出租房里,我们有三个创始人都来自微软,还有一个当时还是大二的学生,还是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的。连天使投资也没有,我们就是自己凑了10万块钱,就开始了。那时候是因为看到了苹果手机Iphone的出现,我们就觉得未来是移动端的世界,另外我们这个创业项目真的就是出于自己的兴趣爱好,而不是非要出于抓住市场机会。当时就是觉得手机输入法很难用,我们想做一个东西自己用,很顺手,所以开始做输入法。而且第一个版本就是英文版的,所以其实我们一直在做海外市场,从创立之初,最初的名字叫TouchPal,触宝这个名字是从英文名翻译过来的。很多人以为我们是一家外国公司,我们开始就是做英语、西班牙语、德语等,后来才支持中文输入法。

界面新闻:那触宝是如何跨越了语言和文化障碍的?

王佳梁:第一是需要花很多时间对当地文化有更深入的了解,比如在印度我们支持22种方言,所以我们会在当地招员工,而不是像其他中国公司单纯把中国文化复制到海外市场,这样会有很多壁垒。在中国行得通的地方在海外不一定行得通。第二是光做本土化还不够,240个国家和地区,本土化是做不过来的,因此更重要的是技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技术,也就是通过机器去不断地学习当地的语言和文化,建立一个模型,然后再用自然语言处理的模式和人工智能深度神经网络的技术去学习各个语言的模型。但这个真的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我们做了10年。

界面新闻:触宝输入法在海外市场上处于一个什么位置?

王佳梁:我们有日活用户1.2亿,而Snap的日活用户也才1.8亿,所以你可以比较一下。而且我们现在的增长速度非常快,这个1.2亿的日活用户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70%左右。

界面新闻:除了输入法,其他业务表现怎么样?

王佳梁:除了输入法,我们其他业务还包括5个垂直领域的内容产品,包括健身、健康、娱乐、生活方式、短视频等。输入法是我们的超级APP,用户量是最大的,其他内容产品比如健康类的产品是帮助女性管理生理期的。总体来说海外用户占95%以上。还有一个短视频APP叫VEEU,所以垂直内容是我们未来的一个方向。我们的使命是让用户可以“表达自己,享受相关的内容”。就是通过输入法的人工智能处理,可以很贴心地为用户推荐感兴趣的内容和信息。比如你搜索天气,它就会提醒你今天要下雨了,别忘了带雨伞之类的。未来也可以为用户推荐他感兴趣的短视频、健身项目、教程等。

界面新闻:所以触宝要做基于输入法的内容推荐?

王佳梁:对,输入法和其他垂直内容的联系在于,第一,输入法让我们对各国的语言、文化的理解非常深入,不同的国家和用户对内容的需求完全不同,所以要通过机器学习来了解用户,比如当地语言中哪些是热搜词,就可以为其推送相关内容。第二是,人工智能和推荐算法,输入法就是通过人工智能去推荐你想要输入的词,而我现在内容产品是通过AI类似来推荐你想要看到的内容,所以这背后都是同一种推荐的算法,也就是AI加大数据。

界面新闻:那这些垂直内容项目是完全自己做还是也孵化?

王佳梁:其实还是以内部创业孵化为主,我们公司内部有一些小的项目团队,让他们去尝试,未来可能也会用战略投资的方式。我们总部在上海,全部团队主要400人,技术人员占60%左右,海外主要在硅谷,大概20、30人,是AI的顶尖人才在那里,这些人在国内很难找到。

界面新闻:那我们在海外市场如何同谷歌、微软等这些人工智能的技术巨头去竞争?

王佳梁:我觉得其实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和公司之间的竞争,并不是产品之间的竞争,而是人才之间的竞争。你看现在每个科技巨头,都在做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但非常优秀的人才只有这么多,尤其是顶尖人才。包括今天我们为什么要来纽交所上市,其实我们现在已经盈利了,去年还在亏损,但到今年上半年已经有几千万人民币的盈利了。所以我们来海外上市就是为了吸引优秀人才,当然也是为了和海外公司合作,包括谷歌和Facebook,以及和很多海外手机厂商如索尼、LG等的预装合作等等。

界面新闻:那投资人对我们以广告为主的盈利模式是否有所担心?因为像谷歌和Facebook的广告盈利模式的如何能持续增长都一直很受投资人质疑。

王佳梁:我们也有用户付费的内容,比如输入法的版权皮肤等,当然主要还是广告。广告收入对谷歌和Facebook这种规模的公司确实会有瓶颈,但我们的规模和他们差太多,所以增长潜力很大,其实我们的商业模式与这两家公司很像,都是基于AI和大数据,通过全球海外的海量的用户把他们感兴趣的内容推送给他们,以此来变现,但我们远远没有达到增长瓶颈,所以最大的瓶颈还是人才竞争,现在人才太难招了,我们IPO之后会在人才吸引这一块有所突破。

界面新闻:触宝等了十年才开始盈利,这一点会不会被资本市场质疑?

王佳梁:在我看来,技术是需要积累的,前期投入很多钱提升技术,但却没有任何产出。即使到今天,我们的公司都已经上市了,我昨晚还是和我的另一个合伙人合住一个酒店房间的,能节省就节省,我们还是创业的心态,不太在乎财富,而是在乎是否有创新的东西。我们公司的使命是希望通过AI技术把更多用户感兴趣的内容推送给他们,做一家伟大的国际化的互联网公司,深入理解海外用户的需求,拥有国际化的视野。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