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杨蓉们”的中年危机是真实存在的吗?

市场狭隘是危机,过分安全也是危机。

《沙海》中杨蓉饰演的梁湾

文│阿Po

《我就是演员》第三期结束,杨蓉上热搜了。

被节目组打错了名字,实至名归的受害人。

这个节目也挺不靠谱的,好好一个卫视大热综艺,这种低级错误也犯了不止一次。

杨蓉觉得自己挺委屈,都还没说啥就上热搜了?不如真的说点啥。

然后以“回应”之名,文不对题了一番。

重点是自己很紧张,紧张到声音发抖。而这个紧张,她前一晚,节目刚结束就已经发过一条微博说了。第二天再重复一遍。

作为近期讨论度最高的综艺,《我就是演员》继承了上一季《演员的诞生》血统,担负起了“热搜源泉”之名,怕是每期都要拿热搜数来作KPI了。

杨蓉这个热搜和她发的微博一样,题不对文。第三期节目结束,关于她的讨论,就朝着两个极端方向发展。

一个议题是,杨蓉的演技不行,台词不足,表情用力,完全不如王媛可的恰如其分。

另一个议题是,今年37岁的杨蓉为30+、40+女演员不装嫩就被淘汰的悲惨现状控诉狭隘市场,被不少笃爱社会议题、拥护女性权益的网友作为“性别不平等典型案例”进行了大量探讨,并屡屡列入微博“记录不公平待遇”讨论版中。

议题都是好的议题,但和杨蓉本人的关系又有多大,值得让她上热搜吗?这些问题都是真实存在的吗?又或者,其实很多问题被“捞埋一堆”,仅凭直线思维是无法抚平的。

演戏22年,什么类型的影视剧基本都尝试过,至今半红不紫,她口中“得不到机会”的悲剧,究竟是谁造成的?

杨蓉的问题,是由一场“表演综艺”发酵开来。那先就事论事,看看她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究竟表现得如何?

答案肯定是不足的,她微博的两度“紧张”表达,不是在自谦,是真的只要看了节目的人就能听得出来。

这场表演里一共出现了5个角色,除了竞演的3名主角杨蓉、王媛可、斓曦之外,还有《延禧攻略》中很受欢迎的两位配角,分别是饰演太监总管李玉的刘恩尚和饰演宫女的姜梓新。

舞台之上的即时表演全靠同期声,5名演员除了22岁的姜梓新,其他4位年龄相仿,却只有杨蓉一人出现了底气不足、声音发抖的现象,明显弱气过台上的任何一位,甚至连饰演软弱角色的斓曦,都可以吐字清晰,声音配合角色形象。

虽然戏龄22年,也难免会有紧张的时候,但抖到全身都在抖,就显得不那么正常了。

这种幅度过大的动作在镜头里会造成不太舒服的观感,感觉像是镜头不稳。

如果觉得这是在做点头的动作,那下面这里会更明显一些。

应该停住的地方,都还在略微摇晃。原本应该得心应手,现在反而显得流里流气。

在得知自己才是被联手算计的受害人、故事反转的一刻,仅凭张嘴这一个动作,礼貌性地表示了一下惊讶,其它五官并不配合甚至冷漠不动,丝毫感受不到这一剧情重大转折冲突下的任何感情。

与此同时,还有闲情把头转向观众和评委,希望自己的脸被大家看见。

这就是杨蓉在台上表演时的另一个问题,她总是在有意无意间,时刻保持自己的脸是面对评委和观众的。

可能很多人听说过演员对戏时暗中角力争镜头的传闻,影帝黄渤也曾在金马奖颁奖时,应了陶晶莹的要求,示范过配角如何随时随地为自己在镜头前找存在感。

但杨蓉有必要吗?

这场表演里,王媛可有一段戏是下线的,斓曦则是弱气的一方,杨蓉的角色则是节目舞台效果最青睐的爆发奸恶冲突爆发之辈,戏份也居多。

可她宁愿扭着脖子以别扭的姿势角度看对手戏的另外两位,也坚决要面朝评委和观众。

这个时候,她的心可能已经无法完全陷入表演了。

包括在斓曦说台词时,她还有能够不紧不慢地掰弄一下自己的耳麦。转头撇向斓曦的眼神是角色应有的不屑,掰弄了两下耳麦再转回来的刹那,便已出戏,成为了寻常的戏外人。

表演终究是需要专注的,尤其是舞台即兴表演。

如果以上这些都是有心之举,那她可能未如自己所说,想挑战自我,演不一样的宫廷戏;如果是无心之举,那怕是已经走向油腻之路。

最有趣的,还是于正在杨蓉微博下的评论:

“这只是一个游戏,不必太认真了。”

……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杨蓉内心发出了拒绝三连。

所以,网友对杨蓉本场表演的不满意,可以说情有可原。不过,这并不代表她说“30+、40+女演员缺乏机会”的这番话是错的。

只能说,由刚做出一番不尽如人意表演的她口中说来,好像说服力减弱了,因为机会一定要是建立在基础实力之上。

当然,杨蓉也并非第一次提出这个观点,她上一次说这事儿,恰好是两个多月之前,《沙海》刚播出,她饰演的梁湾在剧版中戏份骤减。

她发了很长的微博聊梁湾这个角色,中间也提及了自己现在的瓶颈期。

而这条微博的转发量超过了10万。

对人将不惑的女演员来说,在这种时候发出这样的感叹,原因有二。

第一,是因为《沙海》中的梁湾,在登场初期,戏份不多,表现出的是小女人的花痴跳脱咋呼,不是杨蓉本人年龄“该有”的稳重。

第二,是因为在《沙海》上线的前一个月,杨蓉的另一部仙侠剧《钟馗捉妖记》也上线了,这部剧的三位主角……

emmmmmm……因此,在这部戏的时候,杨蓉已经收获了一波嘲讽。

就算在演艺圈摸爬滚打许多年,嘴上说着“不会在意”之类淡泊名利的话,大多数人也不过是为了不被看到软弱面而做出权宜之计的伪装。心下难免都会有些情绪。

杨蓉到底在纠结什么?

她说,“我不是害怕老去,而是当下的影视环境让女演员不敢老去,我们这一波30+的女演员努力维护着少女人设,不是因为我们喜欢,而是市场需要。”

30+女演员一直做少女的人多吗?

可能除了杨蓉之外,大家想到最多的是从“台湾偶像剧女王”做到了“内地卫视大龄都市偶像剧女王”的陈乔恩,在去年播出的《人间至味是清欢》中,38岁的陈乔恩还在饰演20岁的王博。

还有想拿刘晓庆人生剧本的范冰冰,次次都想从少女演到老的范冰冰。

但杨蓉无论流量资源咖位都不及这二人,其他大龄演少女者,便没有杨蓉这般持久不懈。

比如今年年初的网剧《动物系恋人啊》之中,和杨蓉同龄的钟欣潼饰演年轻职场人。

不过嘛……看阿娇在剧中的一场戏,与上司说完话之后,乖巧帮上司寻找同事,轻身蹦跶的娇俏,已经证明她不仅仅是颜值爆表,从表情体态方面,都仍然保持少女感。

这是一种自然流露和浑然天成,除非真的年纪大到皮肤撑不住,都不太会崩塌。就好像《如懿传》之前的周迅,拍《红高粱》的时候,也已经40岁,依然灵动;到了《如懿传》时已42岁,加上拍摄期过长导致的疲惫等原因,身体才绷不住。

不过杨蓉的少女人设比这两位维持的都更频繁。

因为杨蓉自身的作品里,像她自己说的,“玄幻的架空的,没来由没理由,自己都不相信的人物”太多了。

的确,我们印象中,杨蓉太多有知名度的作品,都是古装,比如《少年天子》的佟腊月和《少年包青天3》的小风筝。

《少年天子》剧照

签给于正之后,更是以古装为主,《宫锁珠帘》《陆贞传奇》《宫锁连城》《云中歌》等,都是前些年在卫视播放后收视和讨论度都不错的作品。

杨蓉至今仍用《云中歌》的剧照作为微博背景。

早期以古装角色被熟知,后来因为于正作品的题材扎堆为古装,杨蓉也一直饰演这类角色,不知不觉已经走入了一个演员的“安全区”。长此以往地反复,不仅自身形象被外界定型,自己的表演方法也很容易模式化。

这一点,在《我就是演员》中,紧接着杨蓉这一组表演的宋轶,也明确提及了。

宋轶在出演《伪装者》之后,因为特工形象被大众熟知,后来就一连有许多特工角色找上门,甚至让她产生了逆反心理。

说起宋轶,其实她的戏路方向也和杨蓉颇为相似,时而出演主角,时而出演配角,难以捉摸。

但宋轶是89年的,四舍五入可以被算作90后那一批年轻演员里,她的戏路也比杨蓉更多元化,至今维持的口碑,在年轻演员里算是尚佳。

杨蓉的优势,则是在于传奇仙侠等类型的古装剧,在网络人群逐渐圈层化的时代,非常符合国风古装等爱好者的胃口,网友自发为她P图剪视频发安利,B站UGC内容不少。

B站搜索“杨蓉”,和她有关的高点击量作品里,绝大部分为女子古装群像内容。

杨蓉是通过古装角色的人设,完成了个人的人设赋值。可这也是她在“安全区”中越陷越深的原因之一。

所以即便《延禧攻略》大爆,有消息称“杨蓉辞演魏璎珞”,这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网剧时代,杨蓉通过悬疑警匪偶像剧的《美人为馅》为自己打开一个突破口,或许,在这个时候,她真的感受到自己是时候转变了。

《美人为馅》剧照

只不过,刚逃脱古装牢笼的她,可能看到很多时装角色都是新鲜的,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仍然被困在古装剧为她养成的“少女”人设这另一安全区中。

她现在急需做的,就是跨出这个安全区。年龄,并不是她的屏障。

那么关于杨蓉,网络讨论的另一个问题,影视市场对大龄女演员的限制,又是是否存在?

这个答案也是肯定的。

有网友指出,在国外的影视剧中,40+的女演员可以出演各种职场精英角色,并以自身的励志发散出更多故事。

毕竟现在网络发达,年轻人可以接触到的国外影视剧越来越多,眼界被打开,更容易和国产剧做出对比。

全世界各国多多少少都会有代言女强人角色的中年女性演员,或者让人印象深刻的中年女性角色。

例如日本的天海佑希,由宝冢歌剧团男役(反串男性角色的演员)出身,现年51岁。

出演电视剧后,因为自身体态演技俱佳,出演过专打离婚官司的《离婚女律师》,刑事剧《Boss》里留洋归来、精明利落不乏幽默的女警官,她在《女王的教室》里则饰演满口毒鸡汤的魔鬼小学老师。

出自《女王的教室》

她在电影《源氏物语》里反串出演的光源氏也一直被人赞颂至今。女粉丝之多,让她喜提“天海不弯,男人幸事”的传闻。

《源氏物语》

今年年初,一部大女主复仇记的《迷雾》进入网友视野,现年47岁的主演金南珠,在此前也有《贤内助女王》《逆转女王》等作品,是韩剧中年大女主的例子。

《迷雾》剧照

欧美的同类例子则更加多不可数,比如美剧《副总统》里全世界强权二号人物的副总统Selina Meyer,其演员出演第一季时已51岁;美剧《傲骨贤妻》中,从家庭主妇重新走入职场的入狱政客之妻Alicia的扮演者,在出演第一季时43岁;美国网剧《纸牌屋》里曾一度成为“第一夫人”的女性弄权者Claire Underwood,其扮演者在出演第一季时也有47岁……

图左《傲骨贤妻》;图右《纸牌屋》

国外影视剧不存在以审核的方式影响故事创作者对于女性参与社会工作的各角度写实与倡议;他们在职场剧方面的成熟,以及对于各类职业剧的开放程度,都远超越于我国。

这的确导致国产剧中,从第一感官上就能体会到的精英女性角色骤减。

不过,并非只有在职场,女性角色才能通过职业赋值散发魅力。

日剧尤为喜爱在成熟的家庭之中,以“禁忌之恋”引发观众对家庭问题的思考。平日看来都是唯唯诺诺贤内助的妻子角色们,通常会在这类故事里成为将男子玩弄于鼓掌之中的腹黑女性。

《昼颜》《贤者之爱》《我的危险妻子》等近年来受欢迎的作品,皆属这类型。而这三部剧中的女性主演,在出演时都已超过39岁。

她们和职场上的干练女性相比,则更散发出另一种熟女风姿。

不谋而合的是,杨蓉表示自己“想演嫁不出去的大龄女子,或者生活里忧伤跟喜悦一起多的单亲妈妈,想拥抱这个社会和每一个观众”。

家庭相关的大龄女性角色,这比起精英女子,其实在国产剧中可能多是偏婆妈剧类型的常见角色,比如俞飞鸿在《大丈夫》和《小丈夫》中的角色就是典型。

《大丈夫》剧照

沉寂多年、潜心话剧的袁泉,也因为气质的不断累加,以40岁之龄在《我的前半生中》有了再一次的爆发。

陈数去年也正值40岁,在IP剧《择天记》里饰演大反派圣后;今年年初的《和平饭店》,照样可以hold住医学博士、爱国共产党的抗日女主角。

最为直观的范例,可以看与杨蓉年纪相仿的万茜,也在《大唐荣耀》之后再度翻红,加上《猎场》《海上牧云记》《三国机密》《脱身》,两年五部剧的播出量,从现实主义题到谍战剧、ip剧、历史剧,皆有涉猎,接下来还有正午阳光的军旅剧《尉官正年轻》将会播出。

杨蓉为什么要怕成为“中年女演员”?

中年女演员可以出演的角色的确没有国外的多,但绝对也不会仅限于是年轻演员的“妈妈”们。如果认为市场出现了“僧多粥少”的情况,那不是更应该迈开步子去尝试?

尝试多元化的类型题材,以实力加持角色魅力,打破大众对自己的固有观念,是一种方式;转向话剧、转向幕后制作,同样也是另一种尝试,这些积累演技或者积累创作理念方法的方式,和影视剧演员经验都是相辅相成的。

总而言之,杨蓉对于影视剧类型拓展的提倡,是利于整个行业的;但能利于自身的拓展,恐怕还是要赶紧走出自己的安全区。

来源:骨朵网络影视

原标题:“杨蓉们”的中年危机是真实存在的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