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许家印“反水”900亿元投资 史玉柱、董文标你们对光伏是真爱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许家印“反水”900亿元投资 史玉柱、董文标你们对光伏是真爱么

恒大“反悔”的原因与其说是光伏电站市场发展的不成熟,不如说是其目前不具备大规模投资光伏电站的条件。

3月23日,热闹的光伏应用市场少了一个大咖,多了一丝冷静和诡异。

曾经高调宣布投资光伏电站的许家印“反悔了”。 2014年9月,他亲自带队,到张家口市与政府签下战略协议,要在这砸下900亿元巨资建设光伏电站,一举将这里变为中国光伏装机量最大的城市。

当时,对于这一豪举,外界充满惊异。但对于许家印和恒大,此举也并非不可理喻,就如同之前人们也未曾想到,在恒大地产风光无限时,许家印在足球俱乐部三年砸下20亿;在房地产正在寻找出路时,他在高端矿泉水恒大冰泉上砸下百亿;后来,又开始做恒大粮油等快消品。当然,这些巨额资金有精彩绝伦的,比如获得中超三连冠的恒大足球;也有不理想,比如昂贵且销量并不令人满意的恒大冰泉。

然而,半年过去,对于豪言壮语言犹在耳的新能源战略,恒大集团和许家印默默选择了放弃。这半年来,到底发生什么?许家印“反悔”的真实原因又是什么?许家印的“反悔”,对于史玉柱、董文标这些手握重金站在光伏门口的“野蛮人”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恒大豪赌:任性的900亿元

对于退出的原因,恒大集团表示,经过市场调查,他们认为当前进军光伏发电产业的时机还不成熟。而在3月的全国政协会议上,许家印对媒体称,目前投资环境不佳,而且投入大,产出少,问题多,前景不明。

看似是半年的考察终于让恒大取得“真经”,实则恒大只是给出一个退出光伏投资最为体面的理由。

根据恒大与张家口市政府签订的协议中,恒大集团计划未来三年投资超过9GW的光伏电站,其中包括6GW的地面电站、3GW的光伏农业、200MW的分布式光伏电站。这一项目规模相当于中国2014年太阳能发电总装机量的29%,相当于目前中国排名第一的甘肃省和第二的青海省的装机容量的总量。

恒大之前并无能源领域的投资运营经验,对行业也不甚精通,对于初次投资便如此下重注,这豪赌未免有些太“任性”。

对于恒大此举,机构一致不看好。标准普尔认为恒大计划太激进,且缺乏相关专业经验,该投资计划可能对恒大的信用状况产生负面影响。标普而穆迪也将恒大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穆迪担心在市场条件更具挑战,以及投资非房地产业务之下,恒大的再融资风险有所上升。

恒大“反悔”的原因与其说是光伏电站市场发展的不成熟,不如说是其目前不具备大规模投资光伏电站的条件。

从资金需求来讲,900亿元的投资可能需要八年才能够回收成本,八年后开始盈利,对于恒大而言,这一投资回报周期显然太过漫长,其当前高负债的现状并不允许。

目前,恒大集团是中国负债率最高的上市房地产集团公司。有媒体近期报道,恒大集团债务在6月前已达240亿美元,另外还有70亿美元的永久债券股权,公司去年销售额仅为200亿美元。近日,有媒体报道恒大集团将从中国的银行获得超过160亿美元的贷款额度,但这只是中国房地产市场行情持续下挫的短期解药,“缺钱”的恒大根本无力再砸出去900亿。

如今,许家印幡然醒悟并及时止住了脚步。尘归尘、土归土,忽悠归忽悠。只是,那签下的白字黑字怎么办?

光伏撤资:许家印推倒了第一块“多米诺”

这一时期,看好并进军光伏电站的商界明星大咖,许家印并不是唯一一个人,史玉柱、董文标,这些曾经跟光伏不沾边的人物,都齐齐杀进光伏,成为手握重金来攻城夺寨的“野蛮人”。

2014年,史玉柱斥资2亿美金,在上海秘密成立绿巨人公司,一路招兵买马,定下当年拿下500兆瓦光伏电站的目标,2015年则要开发1GW光伏发电。史玉柱本人更是身体力行,上课学习清洁能源,要“争取三个月拿到硕士学位”!

董文标的中民投,衔金而生,更是财大气粗。规划在未来五年投资1500亿-2000亿元进行光伏产业运作。要“五年之内成为国内新能源老大,在光伏发电行业五年内做到全球第一”。 目前,中民投的宁夏200WM、云南50MW、安徽20MW、青海30MW光伏发电项目相继破土动工。

如今,许家印的已先行撤退,这是否会影响到史玉柱、董文标对光伏行业的信心,引发这个行业的连锁反应呢?

目前,“绿巨人”显然是已经遇到了麻烦,史玉柱连发多条微博,“抱怨”光伏行业的混乱:在内蒙古等地,建好电站后发现,市政府把指标收回并转给倒卖“路条”的人了,“买光伏‘路条’1吉瓦要4亿元,(绿巨人)坚决不买“路条”。

但这,可能只是麻烦的刚刚开始。

光伏电站本身就存在着较大的投资风险。第一,电价和补贴政策变动对于企业具有不可控性;第二,投资过程中选址、工程质量等操作层面的问题;第三,当地规范的适应性,等等。对于资金密集且回报周期较长的光伏电站来讲,对行业的了解和经验显得尤为重要,这并非是有钱、任性,就能玩得转!

利益,永远是商业王道。对于投资者来说,光伏电站的致命吸引力就在于电站的稳定回报。一个光伏电站,乐观情况下七八年可以收回成本,而整个运营周期为25年,投资回报可以达到10%-11%。对于做传统实业来讲,这样的回报并不低了。不过,光伏电站为资金密集型投资,回报周期长,对于资金流动性较高的企业并不适宜长期持有。

对于董文标、史玉柱们而言,拥有资金的体量,拥有战略投资的理念,其在商界摸爬滚打的阅历也不会允许其冒然跟随别人的步伐。投资是否调整或止步,在于对这个行业的信心,以及是否适合自身的战略。

                                                                    文/华夏能源网研究员 李凤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许家印

  • 许家印两年前20亿买下的伦敦豪宅摆上货架
  • 恒大集团:目前全国保交楼项目中未复工项目38个,要求9月30日前全面复工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许家印“反水”900亿元投资 史玉柱、董文标你们对光伏是真爱么

恒大“反悔”的原因与其说是光伏电站市场发展的不成熟,不如说是其目前不具备大规模投资光伏电站的条件。

3月23日,热闹的光伏应用市场少了一个大咖,多了一丝冷静和诡异。

曾经高调宣布投资光伏电站的许家印“反悔了”。 2014年9月,他亲自带队,到张家口市与政府签下战略协议,要在这砸下900亿元巨资建设光伏电站,一举将这里变为中国光伏装机量最大的城市。

当时,对于这一豪举,外界充满惊异。但对于许家印和恒大,此举也并非不可理喻,就如同之前人们也未曾想到,在恒大地产风光无限时,许家印在足球俱乐部三年砸下20亿;在房地产正在寻找出路时,他在高端矿泉水恒大冰泉上砸下百亿;后来,又开始做恒大粮油等快消品。当然,这些巨额资金有精彩绝伦的,比如获得中超三连冠的恒大足球;也有不理想,比如昂贵且销量并不令人满意的恒大冰泉。

然而,半年过去,对于豪言壮语言犹在耳的新能源战略,恒大集团和许家印默默选择了放弃。这半年来,到底发生什么?许家印“反悔”的真实原因又是什么?许家印的“反悔”,对于史玉柱、董文标这些手握重金站在光伏门口的“野蛮人”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恒大豪赌:任性的900亿元

对于退出的原因,恒大集团表示,经过市场调查,他们认为当前进军光伏发电产业的时机还不成熟。而在3月的全国政协会议上,许家印对媒体称,目前投资环境不佳,而且投入大,产出少,问题多,前景不明。

看似是半年的考察终于让恒大取得“真经”,实则恒大只是给出一个退出光伏投资最为体面的理由。

根据恒大与张家口市政府签订的协议中,恒大集团计划未来三年投资超过9GW的光伏电站,其中包括6GW的地面电站、3GW的光伏农业、200MW的分布式光伏电站。这一项目规模相当于中国2014年太阳能发电总装机量的29%,相当于目前中国排名第一的甘肃省和第二的青海省的装机容量的总量。

恒大之前并无能源领域的投资运营经验,对行业也不甚精通,对于初次投资便如此下重注,这豪赌未免有些太“任性”。

对于恒大此举,机构一致不看好。标准普尔认为恒大计划太激进,且缺乏相关专业经验,该投资计划可能对恒大的信用状况产生负面影响。标普而穆迪也将恒大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穆迪担心在市场条件更具挑战,以及投资非房地产业务之下,恒大的再融资风险有所上升。

恒大“反悔”的原因与其说是光伏电站市场发展的不成熟,不如说是其目前不具备大规模投资光伏电站的条件。

从资金需求来讲,900亿元的投资可能需要八年才能够回收成本,八年后开始盈利,对于恒大而言,这一投资回报周期显然太过漫长,其当前高负债的现状并不允许。

目前,恒大集团是中国负债率最高的上市房地产集团公司。有媒体近期报道,恒大集团债务在6月前已达240亿美元,另外还有70亿美元的永久债券股权,公司去年销售额仅为200亿美元。近日,有媒体报道恒大集团将从中国的银行获得超过160亿美元的贷款额度,但这只是中国房地产市场行情持续下挫的短期解药,“缺钱”的恒大根本无力再砸出去900亿。

如今,许家印幡然醒悟并及时止住了脚步。尘归尘、土归土,忽悠归忽悠。只是,那签下的白字黑字怎么办?

光伏撤资:许家印推倒了第一块“多米诺”

这一时期,看好并进军光伏电站的商界明星大咖,许家印并不是唯一一个人,史玉柱、董文标,这些曾经跟光伏不沾边的人物,都齐齐杀进光伏,成为手握重金来攻城夺寨的“野蛮人”。

2014年,史玉柱斥资2亿美金,在上海秘密成立绿巨人公司,一路招兵买马,定下当年拿下500兆瓦光伏电站的目标,2015年则要开发1GW光伏发电。史玉柱本人更是身体力行,上课学习清洁能源,要“争取三个月拿到硕士学位”!

董文标的中民投,衔金而生,更是财大气粗。规划在未来五年投资1500亿-2000亿元进行光伏产业运作。要“五年之内成为国内新能源老大,在光伏发电行业五年内做到全球第一”。 目前,中民投的宁夏200WM、云南50MW、安徽20MW、青海30MW光伏发电项目相继破土动工。

如今,许家印的已先行撤退,这是否会影响到史玉柱、董文标对光伏行业的信心,引发这个行业的连锁反应呢?

目前,“绿巨人”显然是已经遇到了麻烦,史玉柱连发多条微博,“抱怨”光伏行业的混乱:在内蒙古等地,建好电站后发现,市政府把指标收回并转给倒卖“路条”的人了,“买光伏‘路条’1吉瓦要4亿元,(绿巨人)坚决不买“路条”。

但这,可能只是麻烦的刚刚开始。

光伏电站本身就存在着较大的投资风险。第一,电价和补贴政策变动对于企业具有不可控性;第二,投资过程中选址、工程质量等操作层面的问题;第三,当地规范的适应性,等等。对于资金密集且回报周期较长的光伏电站来讲,对行业的了解和经验显得尤为重要,这并非是有钱、任性,就能玩得转!

利益,永远是商业王道。对于投资者来说,光伏电站的致命吸引力就在于电站的稳定回报。一个光伏电站,乐观情况下七八年可以收回成本,而整个运营周期为25年,投资回报可以达到10%-11%。对于做传统实业来讲,这样的回报并不低了。不过,光伏电站为资金密集型投资,回报周期长,对于资金流动性较高的企业并不适宜长期持有。

对于董文标、史玉柱们而言,拥有资金的体量,拥有战略投资的理念,其在商界摸爬滚打的阅历也不会允许其冒然跟随别人的步伐。投资是否调整或止步,在于对这个行业的信心,以及是否适合自身的战略。

                                                                    文/华夏能源网研究员 李凤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