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不耻于性奴遭遇,发声是最有力的武器

“我要把我的故事大声讲出来,这就是我对抗恐怖主义最好的武器,而且我会一直坚持用它来战斗,直到恐怖分子全部被带上法庭。我希望我是最后一个拥有像我同样遭遇的女孩,”穆拉德写道。

2017年3月9日,穆拉德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与逍遥法外的暴行抗争:把伊斯兰国带上法庭”人权活动并发表演讲。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4年8月3日,伊拉克北部一个名为Kojo的小村庄里,所有村民被一群极端武装分子驱赶到了村里唯一的一所学校。那里是少数族裔雅兹迪人的聚居地,也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进行种族清扫的中心。随后,村里的所有女性都被带到一辆大巴上,驶出了村庄,目的地是性奴市场。车越开越远,也将21岁的纳迪亚·穆拉德(Nadia Murad)带离了原来的生命轨迹。那一天,她的母亲和六个兄弟都被ISIS杀害。

穆拉德和其他上千名雅兹迪女性被迫成为性奴,不断受到性侵犯和虐待。三个月后,穆拉德幸运地逃出了恐怖组织的魔掌。虽然在德国获得了庇护,但穆拉德并没有像其他受害者一样羞于面对自己的不堪遭遇,而是选择向全世界公开自己的身份和照片。2015年11月,在瑞士一个关于少数族裔状况的联合国论坛上,穆拉德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三年后的今天,诺贝尔和平奖被授予了穆拉德和一位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医师丹尼斯·穆克维格(Denis Mukwege),以表彰他们在反抗战争和武装冲突中将终结性暴力作为武器的不懈努力。评审委员会在对穆拉德的评语中提到,女性在受到性侵害后往往保持沉默,甚至感到羞耻,而穆拉德拒绝遵从这所谓的惯例。她用异乎寻常的勇气,反复叙述自己的故事时,也为其他的受害者发声。

评审委员主席莱斯-安德森(Berit Reiss-Andersen)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如果我们想要人们都能够说出‘不要再有战争了’,我们必须展现出战争有多残忍。”

获得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医师穆克维格与穆拉德

如今目光坚定的穆拉德曾经也只是一个不爱分享故事的普通女孩。被抓走时她还在上学,曾梦想着成为教师或者是在美容院工作。对于改变她一生的那段日子,她至今依然能清晰记得每一个细节。穆拉德在给《卫报》写的文章这样写道:

奴隶市场晚上才开放。我们能够听到楼下武装头目们在说话。当第一个男人走进房间里,所有的女孩都开始尖叫。那一幕就像爆炸现场。我们像受伤了般哀叹着,在房里不停走动,甚至呕吐,但都无法阻止他们。他们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盯着我们,而我们只能不停的尖叫和乞求。他们走向最漂亮的那些女孩,问她们几岁了,像对待动物一样肆意检查她们的头发和嘴巴。还转向身边的一个守卫,问道:‘她们是处女吧?’。守卫点点头说:‘那是当然,’,就像售货员在介绍商品。

“在某些时候,除了强奸什么都没有。这就是日常,”穆拉德在她的自传《最后一名女孩》中写道,“你不知道下一个打开那扇门侵犯你的是谁,但你知道那一定会发生,而且第二天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在成功逃脱后,穆拉德再也没有化过妆。她开始从事人权活动,并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美国国会、英国下议院等各国机构演讲。她要告诉全世界她的故事。

正是因为穆拉德勇敢的现身呼吁,世界才意识到,在恐怖组织的迫害下,雅兹迪人正一步步走向种族灭绝。在2014年ISIS对伊拉克辛贾尔地区发动的袭击中,有至少6800名雅兹迪人被俘。据穆拉德称,至今仍有上千名雅兹迪人失踪,其中包括1300名女人和小孩。超过3000人后来成功逃脱或被释放。

2016年,穆拉德被联合国任命为“贩卖人口幸存者亲善大使”,参加全球和区域各项呼吁活动,提高对贩卖人口和难民的关注。穆拉德走访了冲突地区的难民和幸存者群体,聆听他们述说遭遇。

穆拉德表示,绑架女孩作为性奴并不是部分武装分子一时起意,而是ISIS邪恶而残忍“蓝图”的一部分,将性暴力作为战争的武器。

2016年9月,好莱坞演员乔治·克鲁尼的妻子、人权律师阿迈勒·克鲁尼(Amal Clooney)向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表示,将担任穆拉德的律师,将ISIS告上国际法庭。克鲁尼称,伊斯兰国的种族灭绝、强奸、人口走私等种种行为都是“大规模的邪恶的官僚主义”,这是一个在网络世界和中东地区同时存在的奴隶市场,到今天依旧活跃着。

“我要把我的故事大声讲出来,这就是我对抗恐怖主义最好的武器,而且我会一直坚持用它来战斗,直到恐怖分子全部被带上法庭。所有领导人,尤其是穆斯林宗教领导人,都应该站起来保护被压迫的人。我希望我是最后一个拥有像我同样遭遇的女孩,”穆拉德在文章中写道。

在穆拉德的家乡,她已然成为偶像。很多人在手机里存着穆拉德的照片,甚至把她的海报贴在电线杆上。

“姐姐让我们都能够抬起头来,我们为她感到骄傲,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奖,从她站起来发声的第一天起,她就是我们全家人,也是所有雅兹迪人的骄傲,”穆拉德的妹妹说。

穆拉德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伊拉克人。2018年8月,她和另一名雅兹迪活动人士阿比德·沙姆迪恩(Abid Shamdeen)订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