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火星情报局》第四季回归,老IP为收割新流量究竟要做多少努力?

那个火星回来了。

《火星情报局》第四季(图源:火星情报局官博)

文│南风

网络综艺发展之快就在于,《火星情报局》从第一季推出至今不过两年半的时间,但已经是老牌IP了。

昨天,《火星情报局》(以下简称《火星》)第四季开播,不出意外地和同时期的老牌IP《奇葩说》一样,进行了全新升级。舞美、道具、嘉宾、议题比以往任何一季的改变都大,甚至连数次强化的记忆点“我发现”都升级成了“我解决”。

《火星》最鼎盛的时候,15个月的时间推出了3季,这几乎是季播节目里频率最强的一个了,然后又过了15个月,《火星4》才缓缓归来。

“《火星情报局》中间休息了一段时间,前段时间我们认为整个综艺市场存在一些泡沫,回归冷静之后,是大家追求一个项目真正的含金量的时候。” 阿里大文娱大优酷事业群综艺监制中心总经理宋秉华如是说道。

这期间,总导演胡明及其团队考虑的是如何把“火星”的世界观架构得更加完善,让它跳脱出一档综艺节目的范畴,有更长远的价值。“这一年我们都是在针对火星世界观和火星特工他究竟要做什么,以及对《火星情报局》中的一些元素去做完整的构建。”

“地球人的哆啦A梦”

火星世界观自然不会只包含《火星情报局》一档节目,胡明透露,关于火星完整的故事大纲会在之后的IP延伸中慢慢呈现,而《火星4》作为前三季的升华版,在其中会担任“地球人的哆啦A梦”的角色。

“种种在地球上不能解决的问题,火星人都会像哆啦A梦一样,从每个特工的方案里面展现出很多有趣的解答方式。就好像我们在看哆啦A梦的时候,如果没有办法跟外国人交流,你只要吃一个翻译魔芋就能够跟人家很好的对话。所以这一季的火星里面会展现很多很浪漫很好玩的想法。”

本季《火星》中的提案由薛之谦、郭雪芙两位副局长担任,二人各发布一个在地球上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场上的特工根据自己对科技的掌握,提出火星人特有的超出想象力的解决方案。也就是说特工们由“发现者”转变为“解决者”。

而两位副局长提出的亟待解决的问题范畴也从前三季的“倡导发现超能力”,转变为“有社会共鸣的话题”,比如独居女性的孤独和安全问题、人际交往中不懂如何拒绝别人的问题。

关于火星人脑洞大开的想法,《火星4》第一期已有很好的体现。面对独居女性群体普遍存在的“孤独”和“安全”问题,吉杰的想法是独自出行时戴上“守护扇”,刘维提出擦上“功夫口红”,张绍刚作为新加入的特工提出的解决方案是穿上“战熊浴袍”。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哪种解决方案都是异想天开的,相比“授人以鱼”,《火星》更注重的是“授人以渔”。“毕竟我们不是科普类的节目,但还是会传达一些比较有用的理念在里面,总体来说我们还是离不开下饭综艺这么一个定位的。” 《火星情报局》总监制刘栋对骨朵说道。

“地球人的哆啦A梦”的人设让本季《火星》的科幻感更强了,虽然特工们提出的解决方案看上去很无厘头,但却有相应的科学依据和理论基础。吉杰的“守护扇”用到了仿生学原理,女性在夜间独自出行遇到坏人时可以把守护扇打开保护自己。

节目结尾,汪涵与“科幻三巨头”之一、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名誉会长王晋康,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物理学、哲学系博士李淼对节目中一致通过的解决方案进行探讨,王晋康与李淼特地对解决方案的实用性和科学依据进行解释。

事实上,在长达15个月的筹备过程中,节目组一直在对火星做各种调研和世界观的处理,期间到很多高校与相关专家有过沟通。《火星4》结尾的字幕条里显示,节目专门设置了由7个人组成的“科幻顾问团”,并邀请复旦大学哲学课堂、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的共计38位专家进行学术支持。

在刘栋看来,“相当于是在软科幻的情况下增加了硬科幻的东西,这是在搞笑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些知识量。”

《火星》的变与不变

不难发现,本季《火星》在特工阵容上较之前有了很大变化,除了保留钱枫、沈梦辰、杨迪等老特工以外,还加入了张绍刚、吉杰、李希侃等不同领域的新特工,之后的节目中,李诞、姜思达等人也会现身,特工构成更加多元化。

嘉宾更迭是所有综N代普遍采用的升级方案。节目要想让观众有持续关注的动力必须要给予观众源源不断的新鲜感,而嘉宾又是一档综艺节目能否成功的关键之一,《火星》本质上是一档脱口秀,嘉宾表现更加重要。

此前内地综艺节目中并没有“综艺咖”这个物种,语言类节目的兴起为综艺咖提供了培养皿,《火星》是其中不可忽视的存在。纵观《火星》前三季,薛之谦、杨迪等人无一不是被节目加持后事业有了较大发展的。

在胡明看来,《火星》除了向观众正常输出内容外,还担任了综艺咖的“黄埔军校”这一角色,慢慢地会将具备综艺脱口秀属性的人纳入《火星》的范畴之内。“不是说我们今年选择了张绍刚、李诞、姜思达,而是他们自己本身的属性是适合《火星》的。”

他希望每一季《火星》里都有出人意料的黑马出现,像之前的杨迪一样,从一开始坐在观众席发言到最后成长为王牌特工。

宋秉华的想法与胡明不谋而合,“我觉得任何一个节目,熟悉+意外=喜欢,我们对于《火星4》最大的期待就是意外的部分,要有想象不到的地方。”

这种熟悉与意外感除了在嘉宾上有明显体现外,舞美和视觉上也同样如此。《火星》系列均选择用庄严会场形式作为舞台主视觉,整体舞台呈现“U”型状,但每季的会场又有些不同。第一季的风格是西方议会风,第二季是东方庙堂,第三季是哥特式教堂风,第四季则是罗马斗兽场。用胡明的话说,“每一季的舞美都是在挑战当时国内综艺的边界。”

《火星3》是当时国内第一个采用室内和室外实景混搭的方式来录制的,哥特式教堂的开会场所之外,节目组又搭建了一条实景街道,希望呈现出混次元的效果。这一想法随后在《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等节目中被广泛应用,好评无数。

《火星4》的舞美主题是“巨兽巢穴”,与主题曲《怪兽入侵》相互呼应。节目组创造了一个名为“MiaMia”的外星生物作为火星IP符号,它的人设是宇宙星际大吃货,整个舞美都是围绕这只外星生物来做的,采用罗马斗兽场的风格,被设计成它的巢穴。

国内综艺节目的制作团队在制作理念上大致分为三派:跟随、引领和创造,胡明属于第三种。他很认同李安的一句话,“观众没看过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比利 林恩的中场战事》中使用3D立体影像、4K高分辨率、每秒120帧高帧频技术拍摄,挑战了电影史上最强视觉科技。《火星》无论是第一季的俯拍视角还是第四季的电影光打法,都是国内综艺的首次尝试。

对他们而言,越难做的事,吸引力越大。

《火星》的忐忑与自信

头部综艺的位置始终有限,一年上百档网综,上位圈的数量不超过10个,竞争何其惨烈。《火星》和《奇葩说》都是最早的一批爆款,但一年以来,《这就是街舞》《中国有嘻哈》等以青年文化为切入口的综艺类型崛起,并取得了极其亮眼的市场效果,让网综的制作体量和品质都上升了一个量级。

以今年来看,《这就是街舞》《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这就是灌篮》等节目已经提前锁定了头部位置,留给《火星》们的空间不多了。如果这次壮士断腕般的创新不能被市场认可的话,下一季在诸多大体量超级网综的冲击下,《火星》和《奇葩说》面临着沦为腰部综艺的降级危险。

第一季推出后,《火星情报局》就在尝试以火星节目带的方式开发火星的IP价值,并且从中总结出了很多经验。

“做重要的IP衍生的时候不是从原有的布局做IP衍生,而且从观众需求的角度进行IP衍生的开发,所以要进行一种全新的维度和思考,看我们锁定了什么样的用户,他需求什么样的东西,无论他们需求的东西和IP的名字有没有关系,只要在IP人群里面能挖掘出潜在的价值就是好的。”宋秉华说道。

虽然这一年多没有火星相关的节目推出,但他们对《火星情报局》的挖掘一直在进行,外星生物MiaMia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产生。MiaMia并非衍生的综艺节目,据宋秉华透露,它也不会致力于电商售卖的目的,而是在整个火星IP的产业布局中担任重要角色。

在“这就是”系列继续打造圈层爆款的同时,优酷对《火星》的平台定位重新做了规划,它和《周六夜现场》《欢乐喜剧人》一起,成为优酷喜剧综艺中的一部分。在人群划分上,“这就是”主打青年潮流群体,喜剧类型主攻合家欢和女性市场。

宋秉华指出,数据表明,越是依赖于语言的节目会表现得更长寿,无论是国外的脱口秀还是国内的都是这样。“《火星情报局》在优酷喜剧项目的定位里面仍然有不可或缺的地位。”

他并不担心《火星4》的表现,舞美、嘉宾和议题的升级是时代需求,但致力于让年轻人在愉悦的观感之上有所思考的目标一直没变。刘栋解释说,“《火星情报局》始终是这个配方,只不过我们会往里不停地添加新的料。”

胡明对《火星》的自信则来源于节目在拓宽综艺边界上的用心程度和先进性,能人之所不能,就是《火星》最大的底气。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