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加快降成本步伐 多措并举减税降费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侧重点需要尽快变化。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定军 刘海平 李东桔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侧重点需要尽快变化。

“下一步要加快‘一降一补’的改革步伐,像遏制一二线城市房价上涨一样,显著降低企业税费成本,显得非常迫切。”近期,中国社科院财经院综合部副主任冯明,在该院前三季度经济研讨会上说。

2016年开始,全国实施了“三去一降一补”的改革,即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其中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工作取得巨大进展,但是降成本和补短板仍需要加大力度,而中小企业,特别是民企的税费成本,仍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9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8%,比上月回落0.5个百分点,继续运行在景气区间,制造业总体延续扩张态势 。

但是从企业规模看,大型企业PMI为52.1%, 连续位于扩张区间;中型企业PMI为48.7%,比上月下降1.7个百分点,落至收缩区间;小型企业PMI为50.4%,比上月上升0.4个百分点,位于临界点以上。大型企业相对于中小型企业表现更为平稳。

10月1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陈乃醒认为,关键是对于民企、中小企业,各个政策应该做到一视同仁,实施公平发展的待遇。在这种情况下民企也应该加快转型升级的步伐,特别是技术创新,很多大企业像华为,都是从小企业发展壮大的。

用工成本是最大影响因素

冯明指出,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三去”因为进展快,已经产生了部分负作用,这对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表现明显。民企贷款难,用工和融资成本高,原料成本高,都与此有关系。

“我们调研发现,现在工业上游行业以及一些互联网行业发展形势好,但是下游领域发展难度大,这些领域中小企业和民企多,突出反映在成本提高等方面。”他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因为最近几年地方房地产库存去除快,二三线城市房价上升猛,这对企业房租等形成了较大的压力。同时因为劳动力人口持续快速下降,用工成本也在迅速提高。

全国工商联近期发布的民企500强报告,也显示了这一点。

上述报告指出,近3年来,影响民企发展的因素主要集中在用工成本上升、税费负担重、融资难融资贵等。与前2年相比,这些因素并没有明显减少的迹象。2017年用工、税费、融资等问题,仍是制约民企发展的前三大影响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用工成本上升连续4年成为影响民企500强发展的最大因素,税费负担成为仅次于用工成本上升的第二大因素。

其中土地供应紧张导致的成本上升问题比较突出。比如调研显示,2014年有93家500强民企反映土地供应紧张,到了2017年109家企业反映这个问题严重。反映税负负担重的企业,在2017年有274家,相比2016年的288家有所下降,但是整体仍高。反映用工成本上升的企业在2017年有307家,比上年的337家有所减少。

而民企以及中小企业感到税负成本、用工成本、土地成本高,与很多领域竞争不充分,难以进去有关。

另外上游的钢铁、煤炭、电力等领域国企占比大,去产能导致钢铁煤炭价格上升,给下游行业发展带来了困难。

10月11日,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叶泽川指出,因为工业领域的下游产业竞争充分,价格由市场决定。而上游产业虽说看起来价格上涨得快,与很多产业没完全进行市场化改革有关。

对于竞争充分的行业,比如像服装厂、鞋厂等,如果成本过高,则要么倒闭要么转到其他成本低的地区去。“否则无法应对成本上升,就只能倒闭。对于小企业来讲,船小好掉头,可以多做创新,它们更容易根据时代变化做出改变。”他说。

加快降成本步伐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目前国企和大型企业发展情况好一点,民企和中小企业发展难度大一些,主要表现在中小企业和民企税费成本高。

以工业利润为例,1-8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44248.7亿元,同比增长16.2%,私营企业实现利润总额增长10%,不到国有控股企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增长26.7%的一半。

具体而言,国有企业和大型企业涉及的领域利润增长快,比如 1-8月份,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增长4.4倍,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增长32.4%,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钢铁)增长80.6%,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6.6%。这些领域大型企业和国企比重大。

但是工业下游领域则是一般中小企业或者民企涉及得多,这些领域利润增长慢,比如1-8月农副食品加工业增长2.4%,纺织业增长1.2%,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3.2%。

而目前在降成本方面,仍需要付出努力。比如1-8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4.39元,同比减少0.35元,降低幅度不到1%。

冯明认为,中国下一步需要显著降低各种税费成本。比如对于中小企业不能追缴过去欠的社保费,目前的社保费率可以降低10-15个百分点,同时增值税税率为10%、16%两档,可以再降低1-2个百分点。企业所得税率也应该下降,个人所得税率累进最高的是45%,都可以大幅下调。

下一步国家应该加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对中小企业和民企的作用,减税减费力度要加大,同时金融对企业融资贷款的力度要加大。“但是要防止资金跑到房地产而不是进入到实体经济,特别是要遏制一二线城市的房价快速上升。”他说。

他近期去了安徽、广东、江苏以及东北地区调研,他发现,即使是经济增速较慢地区,制造业尽管日子难过,但是如果企业加快创新,实施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发展,企业家有想法,愿意吃苦,发展前途仍然不错。

陈乃醒指出,民企成本高是老问题,对于民企和中小企业而言,关键是要克服困难,建议企业促进技术进步,不能跟上市场技术进步要求的只有被淘汰。

“企业产品升级加快,产品样式和品种增多,能更好地抓住市场,中小企业、民企因为适应市场变化快,也有发展的优势。”他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加快降成本步伐 多措并举减税降费

最新更新时间:10/15 17:34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