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悼国际篮联秘书长鲍曼先生

鲍曼先生的中国缘常常被业界所津津乐道。

据FIBA官方透露,北京时间10月14日,国际篮联秘书长帕特里克-鲍曼先生因心脏病不幸去世,享年51岁。

哀悼

对于这个令人痛心的消息,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表示,国际奥委会总部和国际奥委会在青奥会的总部将降半旗三天,以示对于鲍曼的哀悼。此外,国际奥委会还将在青奥村举行相关的悼念活动。

巴赫表示:“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巨大打击,对我们每个人产生了冲击。对于这样的噩耗我们感到难以置信,从始至终,直至今日,他(鲍曼)一直在为自己心爱的运动所工作。如今,我们失去了一位年富力强、充满希望的领袖,他曾经代表着体育运动的未来。我们的心和他的妻子、孩子、家人在一起。”

此外,国际篮联主席穆拉托雷也代表国际篮联,对鲍曼先生的去世表达了最为沉痛的哀思,对鲍曼的妻子和家庭表达最诚挚的慰问。而在鲍曼先生与世长辞后,穆拉托雷将接替鲍曼先生,负责国际篮联的各项工作。

“作为国际篮联秘书长和国际奥运会成员,鲍曼是我非常亲密的朋友,也是无数国际篮球大家庭成员和体育社区的朋友。在他的领导下,国际篮联的工作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展,因此成为了国际体育组织中成功运作的典范,”穆拉托雷缅怀道,“国际篮联永远铭记鲍曼的贡献,没有他就没有国际篮联的今天。” 

中国篮协也发文表示:“帕特里克-鲍曼先生一直非常关心中国篮球,曾多次表示对于中国篮球发展的信心。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帕特里克-鲍曼先生对中国篮球的支持,特别是他对于2002年在江苏举办的女篮世锦赛以及2019年男篮世界杯的帮助。对于帕特里克-鲍曼先生的离世,我们深表沉痛哀悼,并对鲍曼先生的家属致以深切的慰问。”

对于鲍曼先生在篮球运动推广上做出的贡献,禹唐深表敬意。而对于鲍曼先生的不幸去世,禹唐深感痛心,这无疑是世界体坛的一大损失。

经历

1967年,鲍曼出生于瑞士,1990年,鲍曼毕业于瑞士洛桑大学法律专业,并于1998年拿到了法国里昂大学国际奥委会体育经营管理专业硕士学位,之后又在芝加哥大学拿到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早年间,鲍曼曾在意大利与瑞士有过运动员、裁判与教练经历,也在瑞士洛桑外国警察部与瑞士银行从事过律师工作,并通晓5国外语。

1995年起,鲍曼开始担任国际篮联副秘书长以及纪律委员会秘书长直到2002年。2003年开始,鲍曼正式任职国际篮联秘书长。

2007年起,鲍曼还成为了国际奥委会委员,担任过国际奥委会2008年和2020年奥运会评审委会员成员、2012年奥运会协调委会员成员和评委会主席、2020年洛桑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组委会主席、2024年奥运会协调委员会副主席,以及2028年奥运会协调委员会主席。

2010年起,鲍曼成为了国际体育仲裁理事会成员,并于2011年与2015年当选夏季奥林匹克国际联合会理事会成员。此外,鲍曼还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执行委员会和基金会董事会成员,世界体育学院国际顾问委员会成员,国际体育大会主席以及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主席。

不难发现,鲍曼先生称得上世界体坛的重要领袖,更是全球范围内推广篮球运动的关键人物。正如中国篮协所说的那样,鲍曼先生的离去是国际篮球大家庭的巨大损失。

功绩

鲍曼先生在职期间,做出了诸多卓越的贡献。

就像国际篮联主席穆拉托雷所说的那样,鲍曼先生改变了国际篮联的运作架构,他积极致力于推广三对三篮球项目,并最终促使该项目进入了奥运会的大家庭。不仅如此,鲍曼还倡导“ONE FIBA”的口号,使得国际篮联旗下的所有组织都紧密团结在一起。

2015年,当鲍曼先生第一次接受禹唐的专访时,他就表示:“国际篮联在篮球赛事的发展上已经做出了很多重大改变。我认为我们主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需要让更多的国家参与到最高水平的赛事,因为我们不想看到一支球队长期占据霸主的位置,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目前有215个会员国家,只有仅10%的球队能够经常参加最高级别的赛事;二是想要实现成为最受欢迎的体育社区的目标,我们既需要更多的会员国家,同时也需要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参赛。因此,我们改变了世界杯的比赛机制;最后,我们引入了一些通常无法参加最高级别赛事的国家。而且我们引入了三人篮球草根联赛,让一些国家有机会成为篮球强国。同时,我们会在所有的国家发展篮球运动,无论是大国还是欠发达国家,都有机会在国际舞台上参加三人篮球赛。”

“在我们看来,三人篮球赛在构建另外一个社区方面贡献良多,它比现有的球员社区要大得多。通过把三人篮球引入青奥会、拥有三人篮球世锦赛、三人篮球世界巡回赛,以及与沙滩排球以及其他一些运动类似的赛事,我们为球员们提供了一个家,同时也为他们打通了从草根级别通往顶级赛事的通道。我想一年内这些就可以实现,这是非比寻常的事情。如果我们运气够好的话,三人篮球会在2020东京奥运会期间成为一项奥运赛事。”当时,鲍曼先生这样告诉禹唐。

而如今,随着三对三篮球被批准为东京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更多篮球爱好者得以更深入地参与到篮球运动中来,这对于鲍曼先生实现篮球运动在全球的推广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助力。

中国

毫无疑问,对于篮球运动在全球的推广而言,中国是不可忽略的一大市场,因此鲍曼先生的中国缘也常常被业界所津津乐道。

明年8月31日,国际篮联2019篮球世界杯将在中国鸣锣开战。包括篮球世界杯的前身世界男篮锦标赛在内,这还是世界篮球最顶级赛事第一次走进中国,这对于中国以及世界篮球的发展注定有着非凡的意义。

在整个2019篮球世界杯周期内,国际篮联做了很多创新之举,包括把决赛圈的参赛球队扩军至32支,预选赛的时间线被大幅拉长,这看起来已经很接近足球运动的做法。国际篮联改革的动因正是基于世界范围内篮球运动的蓬勃发展,而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为打响篮球世界杯的品牌提供了强大动力。

借势篮球世界杯,国际篮联与中国市场建立了更为紧密的联系。“我认为我们很幸运,篮球运动在中国非常受欢迎。”鲍曼先生表示,中国市场和企业都在向世界开放,它们要获得新的增长空间。

关于鲍曼先生对于中国篮球的理解与期待,可参见禹唐此前的文章《禹唐独家视频专访 | 国际篮联秘书长鲍曼如何看待中国篮球市场?》、《专访国际篮联秘书长鲍曼:与中国市场建立更紧密联系,推动篮球发展是重点》。在此,我们就不再赘述。

结语:

上个月,鲍曼先生在接受禹唐专访时表示,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在明年看到中国首次举办篮球世界杯,全部比赛会覆盖中国的八座城市,遍及五个省份,这是前所未有的。

可惜如今,鲍曼先生再也无法亲眼见证了。而他的愿望与追求,也只能留待后继者去实现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