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摩根士丹利:中国央行此轮降准仅为“防御式”放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摩根士丹利:中国央行此轮降准仅为“防御式”放水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10月15日表示,降准是必然的,不代表货币政策的全面宽松。中国经济的更大挑战在于2019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降低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作为年内的第四次降准,央行此举预计将为市场带来7500亿元增量资金,市场有人士认为此次降准释放出强烈的宽松信号。

对此,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10月15日对媒体表示,央行降低准备金率,很难称之为比较明显的宽松政策,“应该定位为相对防御式的宽松”。

邢自强解释称,目前中国贸易顺差较小,在没有额外外汇流入的情况下,要保持M2增速稳定在8%-9%的区间,“降准是必然的,甚至不代表政策的宽松”。

据摩根士丹利估算,在M2继续保持现在的增速,且并不假设有更大贸易顺差的情况下,想要保持每个月外汇展宽趋于平衡,年内央行或仍需降准1个百分点。而想要保持2019年货币增速与今年持平,则需要降准3到4个百分点。

“这些都是中性的微调,不会推动货币增速的上升,或者是社会融资总量增速的反弹。”邢自强称。

邢自强表示,降准可以为银行提供更多中长期的、确定性强的便宜资金,有利于提振银行的信贷能力和意愿。但这种“防御式的宽松”,只能使社会融资总量稳定在11%到12%之前,不会带来大幅反弹。而在此政策基调影响下,预计今年国内经济增长将迎来“软着陆”:下半年6.5%的GDP增速。

而相比于今年经济增长的“软着陆”,明年国内经济进一步下行的压力更令邢志强担忧。他认为,明年国内经济增速将放缓至6.4%,并或将进一步下行,而这一下行压力主要体现在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影响。摩根士丹利观察到,9月24日,美国正式对原产于中国的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的进口关税,但在此之前,已有很多中国产品提前出口。因而目前贸易摩擦对出口、制造业的投资决定影响还没有出现,将在明年慢慢地浮现。

在国内两大经济支柱,投资和消费方面。摩根士丹利认为,消费增速会在今年余下时间内逐渐回落,主要由周期性短促因素引起。预计今年四季度社会零售品总额增速会继续放缓,到9%以下,2019年在此基数以及正常化消费者信贷基础上,消费增速有望企稳。

投资领域,过去一年多去杠杆政策对基建投资带来的拖累仍在显现。但目前基建政策已出现部分松动,预计到年底为止,基建投资会出现温和反弹,但不可能呈现2009,或者2013—2015年的基建大幅度反弹。

具体到制造业投资,邢自强认为在中美贸易摩擦不确定的情况下,预计明年制造业投资将出现回落。但在国内增值税税率降低,企业社保缴费比率下降,以及强调对民营经济保护的背景下,这种回落的幅度不会过于剧烈。房地产投资则将在人口老龄化加速和城镇化减速的背景下,趋于正常。

政策面上,近日在2018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央行行长易纲首次对国企“竞争中性”原则表态。提出“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我们将加快国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我们将大力促进服务部门的对外开放,包括金融业对外开放”。

邢自强认为,“竞争中性原则”的提出既有利于应对全球出现的贸易保护主义,同时也能够增加国企的活力,减少国内的民营企业家后顾之忧。

邢自强最后表示,为应对明年短期经济增速放缓的压力,国内可能会采取减税、社保缴付比例下调的手段,提振民营企业的信心。而从中长期来看,不管是利用大湾区作为改革开放的桥头堡,进一步提升对知识产权何私有产权的保护,还是加强国企的改革,都有望使得我们渡过这个秋风秋雨,真正看到春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摩根士丹利

2.8k
  • IPO | 临近商业化生物制药公司维昇药业递表港交所
  • 摩根士丹利:股市整体前景仍挑战重重,但不乏战术性机会丨机构展望2023①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摩根士丹利:中国央行此轮降准仅为“防御式”放水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10月15日表示,降准是必然的,不代表货币政策的全面宽松。中国经济的更大挑战在于2019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降低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作为年内的第四次降准,央行此举预计将为市场带来7500亿元增量资金,市场有人士认为此次降准释放出强烈的宽松信号。

对此,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10月15日对媒体表示,央行降低准备金率,很难称之为比较明显的宽松政策,“应该定位为相对防御式的宽松”。

邢自强解释称,目前中国贸易顺差较小,在没有额外外汇流入的情况下,要保持M2增速稳定在8%-9%的区间,“降准是必然的,甚至不代表政策的宽松”。

据摩根士丹利估算,在M2继续保持现在的增速,且并不假设有更大贸易顺差的情况下,想要保持每个月外汇展宽趋于平衡,年内央行或仍需降准1个百分点。而想要保持2019年货币增速与今年持平,则需要降准3到4个百分点。

“这些都是中性的微调,不会推动货币增速的上升,或者是社会融资总量增速的反弹。”邢自强称。

邢自强表示,降准可以为银行提供更多中长期的、确定性强的便宜资金,有利于提振银行的信贷能力和意愿。但这种“防御式的宽松”,只能使社会融资总量稳定在11%到12%之前,不会带来大幅反弹。而在此政策基调影响下,预计今年国内经济增长将迎来“软着陆”:下半年6.5%的GDP增速。

而相比于今年经济增长的“软着陆”,明年国内经济进一步下行的压力更令邢志强担忧。他认为,明年国内经济增速将放缓至6.4%,并或将进一步下行,而这一下行压力主要体现在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影响。摩根士丹利观察到,9月24日,美国正式对原产于中国的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的进口关税,但在此之前,已有很多中国产品提前出口。因而目前贸易摩擦对出口、制造业的投资决定影响还没有出现,将在明年慢慢地浮现。

在国内两大经济支柱,投资和消费方面。摩根士丹利认为,消费增速会在今年余下时间内逐渐回落,主要由周期性短促因素引起。预计今年四季度社会零售品总额增速会继续放缓,到9%以下,2019年在此基数以及正常化消费者信贷基础上,消费增速有望企稳。

投资领域,过去一年多去杠杆政策对基建投资带来的拖累仍在显现。但目前基建政策已出现部分松动,预计到年底为止,基建投资会出现温和反弹,但不可能呈现2009,或者2013—2015年的基建大幅度反弹。

具体到制造业投资,邢自强认为在中美贸易摩擦不确定的情况下,预计明年制造业投资将出现回落。但在国内增值税税率降低,企业社保缴费比率下降,以及强调对民营经济保护的背景下,这种回落的幅度不会过于剧烈。房地产投资则将在人口老龄化加速和城镇化减速的背景下,趋于正常。

政策面上,近日在2018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央行行长易纲首次对国企“竞争中性”原则表态。提出“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我们将加快国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我们将大力促进服务部门的对外开放,包括金融业对外开放”。

邢自强认为,“竞争中性原则”的提出既有利于应对全球出现的贸易保护主义,同时也能够增加国企的活力,减少国内的民营企业家后顾之忧。

邢自强最后表示,为应对明年短期经济增速放缓的压力,国内可能会采取减税、社保缴付比例下调的手段,提振民营企业的信心。而从中长期来看,不管是利用大湾区作为改革开放的桥头堡,进一步提升对知识产权何私有产权的保护,还是加强国企的改革,都有望使得我们渡过这个秋风秋雨,真正看到春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