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进博会在线】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与中国经贸关系不受澳国内政治影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进博会在线】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与中国经贸关系不受澳国内政治影响

伯明翰表示,不管谁上台,澳大利亚政界价值观和政策是一贯不变的,“无论是自由党—国家党执政联盟,还是反对党工党都会确保与中国建立积极的双边关系,以及帮助强化两国间的经贸纽带。我们期待通过中澳自贸协定审议的机会来进一步加强经贸联系,这也是未来任何澳大利亚政府会采取的方法。”

10月17日,堪培拉,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接受采访。拍摄:陈升龙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将于11月5日-10日在上海举行,目前已有130个国家和地区的2800家企业确定参加进博会。作为开放性的合作平台和全球化国际公共产品,进博会被视为中国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的标志性工程。

澳大利亚是最早获得邀请的国家,参展的150多家企业涵盖食品饮料、农产品、保健品、生物医疗、教育及专业服务等领域。

近日,澳大利亚贸易、旅游及投资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在首都堪培拉接受了界面新闻等中国媒体的采访,就进博会、中澳经贸关系,以及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等热点话题进行了交流。

下月初,伯明翰将和各州首席高级官员、大型出口商代表前往上海出席相关活动。他表示,进博会对于中国经济增长和地区的经济贡献具有重要意义,“中澳之间有着长期且坚韧的经贸关系,澳方感谢中国的发展红利给澳商界带来的新机会。我们也给予部长级出访规格。”

据中方统计,2017年中澳双边贸易额1362.6亿美元,同比增长25.9%。目前,澳是中国第八大贸易伙伴。另据澳方统计,2017年中澳双边贸易额为1256.0亿美元,同比增长19.6%。中国为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出口市场和进口来源地。中国对澳主要出口机电产品、计算机、服装、纺织品、鞋、箱包、玩具等;从澳主要进口铁矿石、煤、氧化铝、铜矿石、羊毛和大麦等。

尽管经济已连续27年保持正增长,但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降,以及国内市场饱和,澳大利亚对国际贸易的依赖越发明显。

中国已与24个国家或地区签署了16个自由贸易协定。于2015年生效的中澳自贸协定是中国首次与主要发达经济体谈判达成自贸协定。

澳大利亚悉尼市文特沃思选区20日举行联邦众议院补选,现任总理莫里森领导的执政联盟丢掉关键议席,成为少数派政府。对于频繁人事变动是否影响其对外政策一致性的疑问,今年8月就任贸易部长的伯明翰表示,不管谁上台,澳大利亚政界价值观和政策是一贯不变的,“无论是自由党—国家党执政联盟,还是反对党工党都会确保与中国建立积极的双边关系,以及帮助强化两国间的经贸纽带。我们期待通过中澳自贸协定审议的机会来进一步加强经贸联系,这也是未来任何澳大利亚政府会采取的方法。”

美国点燃的贸易战火正威胁全球贸易体系,以WTO为代表的多边贸易体系受到严重挑战。据中国商务部网站消息,加拿大政府已邀请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和欧盟等12个国家和区域组织代表参加于本月24日在渥太华举行WTO峰会,讨论该组织改革的三大主题:保障和加强争端解决机制、提高WTO监督职能的效率和有效性、使面向21世纪的贸易规则现代化。据澳大利亚媒体透露,伯明翰将代表澳大利亚出席。

伯明翰对中国媒体说,“澳大利亚呼吁那些单方面制定贸易政策、实施贸易扭曲补贴做法,以及任何可能破坏基于规则的秩序的国家保持克制。我们相信,贸易环境必须保证各种企业在公平的环境中竞争,我们希望看到的措施包括竞争中性原则(注:竞争中性指各成员国竞争政策的协调,取消给予国企的大量补贴,并推行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劳工标准、环境标准、增强透明度等一系列措施)的出台。”

伯明翰补充说,WTO的现代化应该涵盖电子商务问题。他主张给投资者和企业制定一套全球规则。

期间,伯明翰还表达了对贸易摩擦感到担忧,“我们愿向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各方表明我们的立场,即我们宁愿不采取这种关税行动,确保WTO继续作为基于规则的全球贸易体系进行有效而独立的运作。”

伯明翰说,澳大利亚希望与所有国家保持经济贸易关系,“我们应该看到贸易自由化,并尽可能打破贸易壁垒,因为我们见证了通过贸易和经济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取得了巨大进步,尤其是在中国。”

随着关税和贸易壁垒的逐步取消,中国的经济模式正从以制造业为中心向消费驱动型经济过渡,对澳大利亚等国家进口肉类和红酒呈稳定供应量增长。澳洲贸易界将这一趋势形容为“from mining boom to dining boom”(从矿业繁荣农产品繁荣)。

国际教育行业是澳大利亚的第三大出口行业,仅次于铁矿石和煤炭。2015年起,澳政府旨在促进澳学生赴亚洲国家留学的“新科伦坡计划”在华实施。两年后,中国在澳留学生总数超过22万人,是澳最大的海外留学生群体。作为曾经的教育部长,他还鼓励澳方学生到中国的工作参与科研和工作。

另外,伯明翰认为澳大利亚的科研、制造和养老等服务业也会有很多机会。

8月23日,澳大利亚政府以国家安全担忧为由,禁止中国公司华为和中兴为其规划中的5G移动网络供应设备。对此,伯明翰向中国媒体表示,澳大利亚一直欢迎各国投资,中国已成为澳大利亚第五大外国直接投资国,各个国家都会制定有关国家利益,尤其是在关键基础设施方面的政策,“外国资本必须遵守我们对所有国家的规定,我们的法规是透明的,对所有国家一视同仁。”

在过去两年里,中澳两国关系面临挑战,尤其在澳洲媒体上杂音四起。今年夏天,澳参议院正式通过“间谍和外国干涉”以及“外国影响透明度计划”两个法案。在法案讨论过程中,中国经常被当成假想敌。

今年8月初,时任总理特恩布尔在新南威尔士大学发表对华政策讲话,盛赞中国留学生,积极评价华人对澳洲社会做出的贡献,期待推进澳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被认为是有助于缓解两国紧张关系的积极一步。

此次伯明翰率领的代表团也是数年来访问中国的最大规模之一,他本人也将成为过去一年里第二位访问中国的澳大利亚高级官员。

越来越多澳大利亚人意识到,强化文化纽带和经济联系一样重要。伯明翰的两个女儿都是从3岁就开始学习汉语普通话。

采访临近结束,曾长期从事葡萄酒行业的伯明翰还迫不及待向中国消费者推荐南澳的葡萄酒、健康的食品和农产品,以及极受澳洲男性欢迎的手工制鞋品牌R.M.Williams。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