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小米驱散「他人」梦魇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小米驱散「他人」梦魇

小米所有的成就与痛苦都来自于走在风潮之先。

作者:阑夕

在中国智能手机企业相继掀起滑块相机的方案用以解决全面屏不可克服的「刘海」缺憾时,科技媒体The Verge曾经给出了「The coolest terrible idea」的评价,不失为一句充满矛盾的溢美之词。

另一方面,中国本土的智能手机市场已经长期处于「跌跌不休」的状态,今年前三季度的累计出货量更是破天荒的同比下降17%,竞争带来的压力和动力都是及其显著的,竞相出彩的机械工艺时常使人联想起智能手机时代开启以前的百舸争流,而非当下优雅却疲劳的千篇一律。

所以在故宫宝蕴楼院内搭起的舞台上,当雷军从口袋里掏出小米MIX 3、将它移近话筒演示清脆的滑盖声音——被称作是「刀剑出鞘」——之后,观众的反馈依然是惊喜而标准的,尽管争议注定不轻,但雷军依然将小米MIX 3全球首款「滑盖全面屏手机」定义为当前最能兼顾屏占比和拍照体验的方案,并当众呈现了为其申请的数条专利。

比新品发布更加抓眼的,或许还是在于雷军——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宣布了小米将在这个月结束前提前完成了1亿台的出货量,对于小米而言,这曾是一个他人眼中属于这家公司的梦魇般的数字。

很有趣吧,一家公司,居然会拥有一个「他人视角」推定存在的「梦魇」。

2015年,小米卖了7000万部手机,虽在国产手机厂商里排名第一,却因提前夸口的「大话」——宣称志在冲击1亿台的目标销量——遭到业界甚至来自内部的质疑,小米的低谷也正是从那时首次出现的。

一年之后,第一代的小米MIX横空出世,它象征着这家素以性能和性价比著称的公司,凭借数年攒起的底子,开始试图生产追求极限的产品,追求工程师情怀的表达,并为品牌铸就新的高度。

考虑到立项周期的缘故,很难说小米MIX的推出和公司业绩不达标之间存在多少因果关系,但在时间的次序上,前者恰好成为了后者吹响爬坡号角的某种见证。

显而易见的是,小米的确证明了它塑造概念的能力,在小米MIX发布之前,「全面屏」一词的百度指数是一条数值为零的笔直横线,直到这款产品问世之后,一个陡峭的波峰骤然隆起,如同石块被扔进池塘,涟漪不绝,平静不再。

用杰克·特劳特的话来说,消费级商品的市场定位策略,必须占领「第一说法、第一事件、第一位置」,时至今日,「全面屏」的实际缔造者当时曾有的嘈杂已经不太重要,借着射出第一枚箭镞的先发优势,小米才是享受到了最为丰厚的概念红利的那家厂商。

三年时间过去,小米MIX也经历了三次换代,而小米则不无艰难又迅疾如风的重新步入正轨,它甚至不再可以获得创业公司的评价,在作为独角兽登陆港股之后,估值变成了市值,一切都被洗练得更加透明和真实。

有趣的是,小米跌入低谷的那段时日,正值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强弩之末的增长尾部,它多少有些错过了末日狂欢的不甘,然而到了整个行业已经对负增长的大盘习以为常的时候,小米又逆势实现高速增长,在遍野低迷中重塑乐观。

至此,同样是1亿台的标杆,曾经的心魔,也再次晾在阳光底下,谈笑间化为齑粉。

只有在克服问题之后,问题本身才可以或是值得被围观者说道,得到已时效的理解。人们终于可以为雷军和小米的进步开心鼓掌,而这两年的时间里,曾在生死边缘的小米却已完成了IPO,进入了另一个新的长期考场——如何让那些质疑其互联网属性的人闭嘴。

下一道题待解,但不影响前一道题越大越深。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统计显示,全球销量Top 6的智能手机品牌合计起来的市场占有率从2011年的40%增长到了2018年的68%,集中度逐年提高,风暴边缘不断挤出弱小的玩家,头部效应空前显著。

索尼集团的前董事长出井伸之曾说「中国企业的最大问题是本土市场太大」,然而就像他后来被评价为差点葬送索尼事业的错误那样,他也没有想到,多年以来把日韩消费电子品牌当作楷模崇拜和学习的中国同行,在所谓后经济全球化时代却能够与它们并驾齐驱乃至技高一筹。

今年夏天,B站用户Mr. Lemon晒出了他与雷军在宴席上的合影,雷军说市场部的每一个员工都应该单独敬他一杯,感谢他为小米宣发做的帮助,因为那段著名的鬼畜视频「Are you OK」就是出自Mr. Lemon之手。

还是回到2015年,在演讲现场操着极不标准的英文向台下观众致以「Are you OK」的问候时,雷军并未想到这段素材会被剪辑成为当年的现象级视频,当时是在印度新德里的新品发布会上,他甚至还把「欢迎来到印度」口误说成了「欢迎来到中国」,紧张情绪几乎是扑面而来。

雷总身经百战,这当然不是他的怯场,而是面对全球除了中国之外唯一一个十亿级人口的国家市场,任何企业家都会为此感到激动和忐忑,小米在印度也不是一帆风顺,雷军自己也说,几经波折方才渡过难关、踏上坦途。

三年过去之后,小米已是印度市场连续5季出货量的冠军,被它赶下来的,是在头把交椅上坐了足足六年之久的三星。

就像但丁在诗集里所写的:「我崇拜勇气、坚忍和信心,因为它们一直助我应付我在尘世生活中所遇到的困境。」

从出海寻求新的增长红利——印度智能手机市场的增速还在20%以上——到大举投建线下门店布局零售,以及在上市以后实施公司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小米走对的直线路程,已经远远超过短暂历史里的那几段弯路。

如果我们说到这个时代拥有伟大的属性,无数转瞬即逝机遇的兴盛与离散。小米所有的成就与痛苦都来自于走在风潮之先,有一招看遍长安花,铁人三项+互联网模式暴起于草莽间,3年不到就到中国第一全球前三;有城头变幻大王旗,底气不足支撑不住继续增量渠道下沉的增长转型需求;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中国手机红利渐浅,但全球空间仍多,IoT+AI揭开一道前所未见的全新互联网风景,至少到目前为止,仍未见有人在此领域比小米更有冠军相。

有时候还是要佩服一下小米,顺带还有他的竞争对手华为,佩服下雷军和任正非。2014年到2018年,今日头条成为真正的流量一极,拼多多爆炸式出现提醒消费升级诡谲的地域分布定义差异,腾讯从受人尊重的顶端转向被人指摘「没有梦想」,共享经济大热再到大衰,美团从团购死人堆里爬到了阿里的对立面…… 新经济光怪陆离的变化背后,小米和华为,分别作为互联网和信息设备两个世界的代表,在智能手机战场上,互比互拼,互相砥砺,始终是这个行业最耀眼的双子星,死斗最烈的对手是彼此最大的成就者,这是这个时代最励志的故事。

人们往往兴奋于一代产品的,纠结于一时股价的涨落,但往往忘记伟大的投资回报本质都很简单——成长预期是否大于当前的价值。行业观察家,也多讲述2-3年间所谓起伏兴替,甚至知道了远期答案却纠结于如何用旧价值工具摆平眼下推演的方程式 。

而愈见越多忽生忽死,越见淘漉出真正的企业家何以为续。

雷军在说服晨兴资本合伙人刘芹投资小米的时候,说他对创业仍有敬畏之心,刘芹表示不解,雷军接着又说,他看过太多人死了,不是因为他叫作雷军,就不会死。

刘芹后来在一场分享里说,中国互联网第一代创业者之所以密集的集中在1969年到1971年之间出生,是因为互联网热潮正好是他们参加工作两三年后涌现出来的,而雷军虽然也处于这个年龄段,但他毕业太早了,被软件行业给「缠住了」,其实错失了第一轮的创业窗口。

但是机遇并非只在一时,「互联网是一个每天都会出现颠覆与创新的地方,现在互联网行业里面我看到很多优秀的人没有办法做成大事,是因为他们奇兵不断,怎么能够做到守正出奇是一件极难的事。」

对于雷军和他的小米来说,守正出奇四个字,倒是的确恰如其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小米

5.7k
  • IPO雷达|又一小米系公司要“圈钱”!创米数联创始团队洗牌,陷15起知识产权诉讼
  • 过半收入依赖小米,毛利率低,创米科技要冲击A股

雷军

  • 测评机构DXOMARK疑似回应雷军不送测言论:始终坚持专业、客观标准
  • 雷军:小米12S系列机型不会送测DXOMARK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小米驱散「他人」梦魇

小米所有的成就与痛苦都来自于走在风潮之先。

作者:阑夕

在中国智能手机企业相继掀起滑块相机的方案用以解决全面屏不可克服的「刘海」缺憾时,科技媒体The Verge曾经给出了「The coolest terrible idea」的评价,不失为一句充满矛盾的溢美之词。

另一方面,中国本土的智能手机市场已经长期处于「跌跌不休」的状态,今年前三季度的累计出货量更是破天荒的同比下降17%,竞争带来的压力和动力都是及其显著的,竞相出彩的机械工艺时常使人联想起智能手机时代开启以前的百舸争流,而非当下优雅却疲劳的千篇一律。

所以在故宫宝蕴楼院内搭起的舞台上,当雷军从口袋里掏出小米MIX 3、将它移近话筒演示清脆的滑盖声音——被称作是「刀剑出鞘」——之后,观众的反馈依然是惊喜而标准的,尽管争议注定不轻,但雷军依然将小米MIX 3全球首款「滑盖全面屏手机」定义为当前最能兼顾屏占比和拍照体验的方案,并当众呈现了为其申请的数条专利。

比新品发布更加抓眼的,或许还是在于雷军——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宣布了小米将在这个月结束前提前完成了1亿台的出货量,对于小米而言,这曾是一个他人眼中属于这家公司的梦魇般的数字。

很有趣吧,一家公司,居然会拥有一个「他人视角」推定存在的「梦魇」。

2015年,小米卖了7000万部手机,虽在国产手机厂商里排名第一,却因提前夸口的「大话」——宣称志在冲击1亿台的目标销量——遭到业界甚至来自内部的质疑,小米的低谷也正是从那时首次出现的。

一年之后,第一代的小米MIX横空出世,它象征着这家素以性能和性价比著称的公司,凭借数年攒起的底子,开始试图生产追求极限的产品,追求工程师情怀的表达,并为品牌铸就新的高度。

考虑到立项周期的缘故,很难说小米MIX的推出和公司业绩不达标之间存在多少因果关系,但在时间的次序上,前者恰好成为了后者吹响爬坡号角的某种见证。

显而易见的是,小米的确证明了它塑造概念的能力,在小米MIX发布之前,「全面屏」一词的百度指数是一条数值为零的笔直横线,直到这款产品问世之后,一个陡峭的波峰骤然隆起,如同石块被扔进池塘,涟漪不绝,平静不再。

用杰克·特劳特的话来说,消费级商品的市场定位策略,必须占领「第一说法、第一事件、第一位置」,时至今日,「全面屏」的实际缔造者当时曾有的嘈杂已经不太重要,借着射出第一枚箭镞的先发优势,小米才是享受到了最为丰厚的概念红利的那家厂商。

三年时间过去,小米MIX也经历了三次换代,而小米则不无艰难又迅疾如风的重新步入正轨,它甚至不再可以获得创业公司的评价,在作为独角兽登陆港股之后,估值变成了市值,一切都被洗练得更加透明和真实。

有趣的是,小米跌入低谷的那段时日,正值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强弩之末的增长尾部,它多少有些错过了末日狂欢的不甘,然而到了整个行业已经对负增长的大盘习以为常的时候,小米又逆势实现高速增长,在遍野低迷中重塑乐观。

至此,同样是1亿台的标杆,曾经的心魔,也再次晾在阳光底下,谈笑间化为齑粉。

只有在克服问题之后,问题本身才可以或是值得被围观者说道,得到已时效的理解。人们终于可以为雷军和小米的进步开心鼓掌,而这两年的时间里,曾在生死边缘的小米却已完成了IPO,进入了另一个新的长期考场——如何让那些质疑其互联网属性的人闭嘴。

下一道题待解,但不影响前一道题越大越深。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统计显示,全球销量Top 6的智能手机品牌合计起来的市场占有率从2011年的40%增长到了2018年的68%,集中度逐年提高,风暴边缘不断挤出弱小的玩家,头部效应空前显著。

索尼集团的前董事长出井伸之曾说「中国企业的最大问题是本土市场太大」,然而就像他后来被评价为差点葬送索尼事业的错误那样,他也没有想到,多年以来把日韩消费电子品牌当作楷模崇拜和学习的中国同行,在所谓后经济全球化时代却能够与它们并驾齐驱乃至技高一筹。

今年夏天,B站用户Mr. Lemon晒出了他与雷军在宴席上的合影,雷军说市场部的每一个员工都应该单独敬他一杯,感谢他为小米宣发做的帮助,因为那段著名的鬼畜视频「Are you OK」就是出自Mr. Lemon之手。

还是回到2015年,在演讲现场操着极不标准的英文向台下观众致以「Are you OK」的问候时,雷军并未想到这段素材会被剪辑成为当年的现象级视频,当时是在印度新德里的新品发布会上,他甚至还把「欢迎来到印度」口误说成了「欢迎来到中国」,紧张情绪几乎是扑面而来。

雷总身经百战,这当然不是他的怯场,而是面对全球除了中国之外唯一一个十亿级人口的国家市场,任何企业家都会为此感到激动和忐忑,小米在印度也不是一帆风顺,雷军自己也说,几经波折方才渡过难关、踏上坦途。

三年过去之后,小米已是印度市场连续5季出货量的冠军,被它赶下来的,是在头把交椅上坐了足足六年之久的三星。

就像但丁在诗集里所写的:「我崇拜勇气、坚忍和信心,因为它们一直助我应付我在尘世生活中所遇到的困境。」

从出海寻求新的增长红利——印度智能手机市场的增速还在20%以上——到大举投建线下门店布局零售,以及在上市以后实施公司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小米走对的直线路程,已经远远超过短暂历史里的那几段弯路。

如果我们说到这个时代拥有伟大的属性,无数转瞬即逝机遇的兴盛与离散。小米所有的成就与痛苦都来自于走在风潮之先,有一招看遍长安花,铁人三项+互联网模式暴起于草莽间,3年不到就到中国第一全球前三;有城头变幻大王旗,底气不足支撑不住继续增量渠道下沉的增长转型需求;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中国手机红利渐浅,但全球空间仍多,IoT+AI揭开一道前所未见的全新互联网风景,至少到目前为止,仍未见有人在此领域比小米更有冠军相。

有时候还是要佩服一下小米,顺带还有他的竞争对手华为,佩服下雷军和任正非。2014年到2018年,今日头条成为真正的流量一极,拼多多爆炸式出现提醒消费升级诡谲的地域分布定义差异,腾讯从受人尊重的顶端转向被人指摘「没有梦想」,共享经济大热再到大衰,美团从团购死人堆里爬到了阿里的对立面…… 新经济光怪陆离的变化背后,小米和华为,分别作为互联网和信息设备两个世界的代表,在智能手机战场上,互比互拼,互相砥砺,始终是这个行业最耀眼的双子星,死斗最烈的对手是彼此最大的成就者,这是这个时代最励志的故事。

人们往往兴奋于一代产品的,纠结于一时股价的涨落,但往往忘记伟大的投资回报本质都很简单——成长预期是否大于当前的价值。行业观察家,也多讲述2-3年间所谓起伏兴替,甚至知道了远期答案却纠结于如何用旧价值工具摆平眼下推演的方程式 。

而愈见越多忽生忽死,越见淘漉出真正的企业家何以为续。

雷军在说服晨兴资本合伙人刘芹投资小米的时候,说他对创业仍有敬畏之心,刘芹表示不解,雷军接着又说,他看过太多人死了,不是因为他叫作雷军,就不会死。

刘芹后来在一场分享里说,中国互联网第一代创业者之所以密集的集中在1969年到1971年之间出生,是因为互联网热潮正好是他们参加工作两三年后涌现出来的,而雷军虽然也处于这个年龄段,但他毕业太早了,被软件行业给「缠住了」,其实错失了第一轮的创业窗口。

但是机遇并非只在一时,「互联网是一个每天都会出现颠覆与创新的地方,现在互联网行业里面我看到很多优秀的人没有办法做成大事,是因为他们奇兵不断,怎么能够做到守正出奇是一件极难的事。」

对于雷军和他的小米来说,守正出奇四个字,倒是的确恰如其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