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腾讯何以成为IP擂台的最大赢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腾讯何以成为IP擂台的最大赢家?

在追溯企业参与274个入选IP的情况之后,腾讯参与出品的有高达110个——足足是阿里的4倍——这既和腾讯多年以来在「泛娱乐」跑道的布局有关,也得益于经过整合之后的阅文集团囊括了几乎所有主流的网文版权。

文 | 阑夕

就像传统媒体人讨厌所谓的算法推送那样,将文艺创作赋予理工科学的归纳总是被有些人认为可能折损身为人类的尊严。

刘慈欣就曾写过一篇科幻小说,讲述来自宇宙的高等文明燃尽数颗恒星获取能源,只为通过「穷举」的方式按照中国唐宋诗歌的格式匹配每一个汉字,最终把所有排列组合全部用光,从而写完了这个世界上可能存在的所有诗文,让他人再也无诗可写。

这篇小说的创意,未必不是来源于计算机工业诞生以后的一句调侃:如果把一只猴子放在打字机前不停的敲键盘,只要给它无限的时间,它就一定会打出一本莎士比亚文集出来。

然而,将文创行业视为机器理性不得染指的独特领域,未免有些过于高傲,Netflix的成功亦证明了数据能够指导创作并服务市场,在洞悉用户需求方面,来自数字科技的赋能往往会为创意工作插上翅膀。

所以在为IP进行价值判断的时候,由北京文博会组委会和瞭望智库联合发布的「2017-2018年度IP评价报告」就显得尤为特别了,它试图对IP这个炙手可热的商业概念建立标准,以可量化的方式来为文化产业进行评估。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句古话似乎也过时了,因为关于IP好坏优劣的判断者并非出自某位权威——权威总是经不起挑战的——而是依据超过7500万条数据、4个一级指标和6个二级指标验算出来的。

而成为榜上最大赢家的腾讯,则在人们意料之中:在追溯企业参与274个入选IP的情况之后,腾讯参与出品的有高达110个——足足是阿里的4倍——这既和腾讯多年以来在「泛娱乐」跑道的布局有关,也得益于经过整合之后的阅文集团囊括了几乎所有主流的网文版权。

不过腾讯现在已经不怎么提「泛娱乐」了,作为升级之后的战略部署,取而代之的叫作「新文创」。在腾讯看来,「新文创」是「新时代,以IP构建为核心的文化生产方式」,其目标是「打造出更多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中国文化符号」。

如同构建意识形态的影响注定是潜移默化的,如果看不到腾讯在过去将近十年的投入和运营、仅仅惊讶于摘得桃子的结果,就必然会得到有失偏颇的感受。

这里面不乏被其他公司乃至行业认为的「无用之功」,比如腾讯游戏的泛娱乐大师团,就和那些看起来和互联网、产品和资本距离甚远的一些文化名人——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台湾现代漫画家蔡志忠、交响乐作曲家谭盾等——联手加强网络游戏和传统艺术的融合。

包括和日本动漫IP最大的持有者、拥有「JUMP」系列杂志书刊的集英社合作,也相对终了漫画阅览的盗版时代,让中国的网民能够获得正规的消费渠道,亦向作者给予了未曾有过的回报,而在资源积累逐渐丰厚之后,用户习惯的迁徙和整体流量的增长,也为中国的原创漫画家们提供了更为成熟的舞台,在Top 50的IP名单里,归于漫画品类只有3个,而前两位——「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都是出自腾讯动漫之手。

更不必说已经独立拆分出来在香港上市的阅文集团,网文江湖相爱相杀那么多年,最后还是由腾讯出面一家一家的收复失地,把起点文学网、创世中文网、红袖添香、潇湘书院、榕树下这些久经炮火的网文平台逐一并购整合,形成中国网络文学和数字出版史上迄今最强的一家运营主体。

法国社会学家埃德加·莫兰认为广义上的大众媒体意味着一种「向形象和梦想进军的工业化」,它细分到了每一个人的兴趣颗粒里,以批量生产的工序向其贩卖新型的、富有人情味的精神消费品,使得地球上空已经被一个「奇异的神经网络所覆盖」。

考虑到埃德加·莫兰在提出这个概念的时候,互联网还并没有在这个世界上诞生,他其实是在无意之中预言到了被通信卫星包围并造就的信息时代,以及文化产业的迭代与革新。

互联网甚至足以在流行性和资产性方面培育出可以媲美历史型IP的原创型IP,在「2017-2018年度IP评价报告」的榜单前十名里,既有「鬼吹灯」、「斗破苍穹」等网文IP……也包括「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这样利用现代文化娱乐产品演绎传统文化的自创IP,连「王者荣耀」都是以历史英雄为主角、但又赋予了现代娱乐性的全新IP。

一切都在被重新定义。

对于腾讯这家公司而言,从「泛娱乐」到「新文创」,前者为产业提供方法论,属于放水养鱼的阶段,而当这门生意已经到了逾近万亿人民币级别的规模之后,产业与文化的相互促进和二元价值,则被后者有意放大起来。

奥斯卡最佳美术设计奖得主叶锦添在一次访谈里说过,文化具有提高自觉力和认知的作用,从而驱动人们再次投身创造,「每个时代都要有一部分人先站出来。」而沃尔特·迪士尼在年轻时为报社工作、负责漫画专栏的时候,收到了一份解聘通知,报社附上的理由是「缺乏创意」,彼时谁也不曾预料到这个男人会用一只老鼠缔造出一个风靡全球的文化娱乐帝国。

换句话说,随着经济实力的强劲,中国在文化领域的信心同样值得建立起来,无论是消费市场还是企业经营,IP都是生产车间的核心要素。而从宏观层面来看,IP 的使命在于构建真正属于中国的文化符号。

就像魔豆的故事,昨日不经意间埋下的种子,会在明天长出高耸入云的藤蔓,在高空的城堡里,财富和荣誉都等着勇敢的人前去摘取。

当下的腾讯就是在做这么一件事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腾讯

5.8k
  • 蚂蚁、腾讯、百度、京东等联合倡议数字藏品行业自律发展
  • 快看 | 京东与腾讯续签三年战略合作协议,再获微信流量支持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腾讯何以成为IP擂台的最大赢家?

在追溯企业参与274个入选IP的情况之后,腾讯参与出品的有高达110个——足足是阿里的4倍——这既和腾讯多年以来在「泛娱乐」跑道的布局有关,也得益于经过整合之后的阅文集团囊括了几乎所有主流的网文版权。

文 | 阑夕

就像传统媒体人讨厌所谓的算法推送那样,将文艺创作赋予理工科学的归纳总是被有些人认为可能折损身为人类的尊严。

刘慈欣就曾写过一篇科幻小说,讲述来自宇宙的高等文明燃尽数颗恒星获取能源,只为通过「穷举」的方式按照中国唐宋诗歌的格式匹配每一个汉字,最终把所有排列组合全部用光,从而写完了这个世界上可能存在的所有诗文,让他人再也无诗可写。

这篇小说的创意,未必不是来源于计算机工业诞生以后的一句调侃:如果把一只猴子放在打字机前不停的敲键盘,只要给它无限的时间,它就一定会打出一本莎士比亚文集出来。

然而,将文创行业视为机器理性不得染指的独特领域,未免有些过于高傲,Netflix的成功亦证明了数据能够指导创作并服务市场,在洞悉用户需求方面,来自数字科技的赋能往往会为创意工作插上翅膀。

所以在为IP进行价值判断的时候,由北京文博会组委会和瞭望智库联合发布的「2017-2018年度IP评价报告」就显得尤为特别了,它试图对IP这个炙手可热的商业概念建立标准,以可量化的方式来为文化产业进行评估。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句古话似乎也过时了,因为关于IP好坏优劣的判断者并非出自某位权威——权威总是经不起挑战的——而是依据超过7500万条数据、4个一级指标和6个二级指标验算出来的。

而成为榜上最大赢家的腾讯,则在人们意料之中:在追溯企业参与274个入选IP的情况之后,腾讯参与出品的有高达110个——足足是阿里的4倍——这既和腾讯多年以来在「泛娱乐」跑道的布局有关,也得益于经过整合之后的阅文集团囊括了几乎所有主流的网文版权。

不过腾讯现在已经不怎么提「泛娱乐」了,作为升级之后的战略部署,取而代之的叫作「新文创」。在腾讯看来,「新文创」是「新时代,以IP构建为核心的文化生产方式」,其目标是「打造出更多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中国文化符号」。

如同构建意识形态的影响注定是潜移默化的,如果看不到腾讯在过去将近十年的投入和运营、仅仅惊讶于摘得桃子的结果,就必然会得到有失偏颇的感受。

这里面不乏被其他公司乃至行业认为的「无用之功」,比如腾讯游戏的泛娱乐大师团,就和那些看起来和互联网、产品和资本距离甚远的一些文化名人——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台湾现代漫画家蔡志忠、交响乐作曲家谭盾等——联手加强网络游戏和传统艺术的融合。

包括和日本动漫IP最大的持有者、拥有「JUMP」系列杂志书刊的集英社合作,也相对终了漫画阅览的盗版时代,让中国的网民能够获得正规的消费渠道,亦向作者给予了未曾有过的回报,而在资源积累逐渐丰厚之后,用户习惯的迁徙和整体流量的增长,也为中国的原创漫画家们提供了更为成熟的舞台,在Top 50的IP名单里,归于漫画品类只有3个,而前两位——「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都是出自腾讯动漫之手。

更不必说已经独立拆分出来在香港上市的阅文集团,网文江湖相爱相杀那么多年,最后还是由腾讯出面一家一家的收复失地,把起点文学网、创世中文网、红袖添香、潇湘书院、榕树下这些久经炮火的网文平台逐一并购整合,形成中国网络文学和数字出版史上迄今最强的一家运营主体。

法国社会学家埃德加·莫兰认为广义上的大众媒体意味着一种「向形象和梦想进军的工业化」,它细分到了每一个人的兴趣颗粒里,以批量生产的工序向其贩卖新型的、富有人情味的精神消费品,使得地球上空已经被一个「奇异的神经网络所覆盖」。

考虑到埃德加·莫兰在提出这个概念的时候,互联网还并没有在这个世界上诞生,他其实是在无意之中预言到了被通信卫星包围并造就的信息时代,以及文化产业的迭代与革新。

互联网甚至足以在流行性和资产性方面培育出可以媲美历史型IP的原创型IP,在「2017-2018年度IP评价报告」的榜单前十名里,既有「鬼吹灯」、「斗破苍穹」等网文IP……也包括「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这样利用现代文化娱乐产品演绎传统文化的自创IP,连「王者荣耀」都是以历史英雄为主角、但又赋予了现代娱乐性的全新IP。

一切都在被重新定义。

对于腾讯这家公司而言,从「泛娱乐」到「新文创」,前者为产业提供方法论,属于放水养鱼的阶段,而当这门生意已经到了逾近万亿人民币级别的规模之后,产业与文化的相互促进和二元价值,则被后者有意放大起来。

奥斯卡最佳美术设计奖得主叶锦添在一次访谈里说过,文化具有提高自觉力和认知的作用,从而驱动人们再次投身创造,「每个时代都要有一部分人先站出来。」而沃尔特·迪士尼在年轻时为报社工作、负责漫画专栏的时候,收到了一份解聘通知,报社附上的理由是「缺乏创意」,彼时谁也不曾预料到这个男人会用一只老鼠缔造出一个风靡全球的文化娱乐帝国。

换句话说,随着经济实力的强劲,中国在文化领域的信心同样值得建立起来,无论是消费市场还是企业经营,IP都是生产车间的核心要素。而从宏观层面来看,IP 的使命在于构建真正属于中国的文化符号。

就像魔豆的故事,昨日不经意间埋下的种子,会在明天长出高耸入云的藤蔓,在高空的城堡里,财富和荣誉都等着勇敢的人前去摘取。

当下的腾讯就是在做这么一件事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