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家:中国亟需推动服务业供给侧改革

对外开放是深化改革的重要部分,而服务业又是重中之重,中国亟需从多个层面发力,进一步加快服务业开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夏杰长日前在北京表示,对外开放是深化改革的重要部分,而服务业又是重中之重,中国亟需从多个层面发力,进一步加快服务业开放。

10月26日,夏杰长在“中国服务业改革开放40年”成果发布会暨研讨会上表示,随着服务变得越来越可贸易,服务业在国际贸易中的作用被低估了,按增加值测算方法计算的服务业增加值出口比重达31.32%,比传统总值贸易方法计算的服务业比重(13.92%)高出17.4个百分点。

他表示,服务贸易的增长速度已经显著高于货物贸易,未来服务业利用外资的技术含量会显著提升,但目前,服务要素存在向更发达城市和地区集聚的现象,并且,中国服务贸易“引进来”比较厉害,但“走出去”比较弱,对外开放不断推进,对内开放仍是短板。

对此,夏杰长认为,中国推动服务业对外开放应该从多个层面“出拳”。

“一是推动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服务业发展水平,夯实服务业开放基础。中国服务业发展进步显著,但服务业整体发展水平和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差距,面临着诸多问题和挑战。”他表示。

他进一步指出,中国服务业领域竞争不够充分,服务业管制过多,监管与治理不能适应新经济新服务的发展,等等。积极推进服务业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补齐发展短板,提高服务业供给水平,增加服务业知识含量和附加值,推动服务业高质发展,是摆脱高端服务业被发达国家和跨国巨头掌控局面、扭转服务贸易低端锁定的根本出路。

此外,应确立“服务先行”的对外贸易战略。

在他看来,从对外贸易的发展历程来看,中国虽然早已制定了较为完善的对外贸易发展战略,但对服务出口的重视程度还不够。在服务贸易领域,缺乏一个全国性的纲领性发展规划。应把发展服务贸易放在整个对外贸易的优先地位,制定“服务先行”战略,就服务贸易发展战略目标、基本方针、基本原则、重要任务、支撑保障等予以明确。

他还表示,当前中国服务业相关法律法规还不够健全,尤其是部分入世时所承诺的部门尚未立法,因此,亟需根据服务业相关部门的重要性,结合时刻表的进度,早日健全中国服务业的相关法制制度。

同时,应放宽银行类金融机构、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保险机构、保险中介机构外资准入限制,放开会计审计、建筑设计、评级服务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推进电信、互联网、文化、教育、交通运输等领域的有序开放。

夏杰长强调,服务经济正成为世界经济的主导,国际分工当然也由此进入全球价值链分工的新阶段。一方面是从过去一跨国贸易、投资为主导向全球价值链、供应链整合为主导转变,服务外包成为日益重要的驱动因素;第二是服务业跨国投资占2/3,服务贸易比重快速上升,特别是生产性服务贸易对全球价值链作用在增强。

他特别指出,中国应增强外资企业与国内购买方和服务供应商之间的关联度。

“中国服务业发展和开放相对滞后,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中国境内投资的制造业企业与本地的生产性服务业缺乏强关联度,这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中国服务业特别是特别是高端服务业发展和开放。”他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