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下一步税怎么减:严征管低税率,更要精准

专家和企业界人士表示,税收征管加强,漏洞减少,反过来也为进一步减税提供了财政基础。并且,他们呼吁税务机关充分调研,从实际需求出发,精准减税。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年来,国家为企业减税降负的努力有目共睹,但关于企业税负过重的呼声反而越来越大。业内专家认为,这固然和当前的经济环境有一定关系,当企业经营变得困难时,其对税的负担感受也会被放大,但也和税收征管力度加强有关。

10月28日,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研究院举行的沙龙上,与会专家和企业界人士表示,税收征管加强,漏洞减少,反过来也为进一步减税提供了财政基础。并且,他们呼吁税务机关充分调研,从实际需求出发,精准减税。

据财政部估算,在2017年全年减税降费超过1万亿元的基础上,今年减税降费将在1.3万亿元以上。不过,这与企业实际感受可能有差距。2018年前三季度,名义GDP增长速度从上年同期的12%下降至9.85%,但税收收入同比增速却较上年略有上升至12.7%。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表示,税制优化、征管链条完善,带来实际征收率上升,原来遵从度高的企业,名义税率越低受益越大,但原来遵从度低的企业,下调名义税率的效果就不是那么明显,原来交的越少、征收率越低的企业,减税越难惠及。

拿近年来税改方面力度最大的营业税改增值税来说,实际效果就出人意外。财政部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增值税收入同比增速明显加快,较上年同期加快逾10个百分点,也是过去6年来(营业税+增值税合计)同比最高增速。

CEI中国企业研究所秘书长,武汉大学财税与法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唐大杰告诉界面新闻,从理论上来说,“营改增”确实能减税,但这是建立在大家都合法合规纳税、进项抵扣链条完整的基础上,但实际上,情况要复杂的多。他举例称,不少服务业企业因为税率上升、又没有什么进项可以抵扣,税收负担反而上升了。

一位跨国零售企业在中部省份的财务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从我的感受来看,‘营改增’并没有减税,反而把税率从原来营业税的5%直接加了一个点到现在的6%,虽然说有进项抵扣,但合作的供应商若是不正规,就没有进项发票可以用来抵扣。”

 “我身边很少有人感受到了‘营改增’的减税效果,”以制造业为主的西门子中国公司的税务总监李迎也如此表示。“甚至一些小的企业,原来不交税或通过合并征收的方式交很少税,现在,在金税三期的征管下,需要正规交税,税负更高了。”她发言时说。

据国税总局介绍,金税三期工程融合了税收征管变革和技术创新,统一了全国国地税征管应用系统版本,搭建了统一的纳税服务平台,实现了全国税收数据大集中。1994年,国家税务总局启动建设增值税专用发票交叉稽核系统,即金税一期。2001年开始运作金税二期工程,从开票、认证、报税到稽核、稽查等环节进行全面监控,主要监控对象仍是增值税专用发票。2013年,“金三”开始试点,到2016年在全国推广。

唐大杰告诉界面新闻,金税三期对此前不合规的企业影响比较大,企业的所有数据系统里都有,基本没有逃税的机会。“但这是征管加强的过程,而且这项工程也不妨碍企业通过税收筹划进行合法避税。”他表示。

与此同时,企业社保进入“全面合规时代”。中央已明确从2019年1月1日起,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目前,不少企业特别是民营中小企业在给员工缴纳社保时并没有上足社保,而社保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后,这种情况有望得到改变。税务部门可以依靠其长期形成的经验丰富、强有力的征收队伍和系统,将社保费征收规范化,保证社保基金的及时入库,有效保护参保人的权益,同时也会减少甚至杜绝少缴社保的问题。

一家位于深圳的私募基金财务总监告诉界面新闻,“我们已经计算过不同基数下的社保费和公积金,原来是按工资收入的一半为基数来缴纳社保,以后改由税务机关统一征收,社保基数就得调整为全额,社保费和公积金将多缴纳92%,差不多翻了一番。”另一家位于武汉的房地产公司,过去以最低工资标准为基数缴纳,据其财务负责人向界面新闻测算,合规后,这家40余人的公司每年社保费将多增120万元。

像这样的企业并不在少数,根据51社保调查发现,2018年,社保缴纳基数合规的企业比例仅为27%。

此外,国税和地税的合并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征管力度。上述跨国零售企业税务总监发现,“现在国地税合并,大家都不希望在这次机构改革中被淘汰下去,工作积极性明显提高了。和往年比,今年检查的频率变高,税务检查的方式也有变化。过去省里下达检查任务后,一般会下到专管员层级,由专管员打个电话或微信沟通一下,很容易就过了,今年则专门组建了工作组到各区县很认真地检查。”

“不可否认,我们的制度设计是减税的,但是,征管是增税的。”智方圆税务师事务所主管合伙人王东生打了个比方,“这就像打鱼,以前渔网大,只能搂大鱼,小鱼都跑了,现在网眼小了,一网下去,小虾米都上来了。”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教授李时宇表示,税收改革的基本原则是简税制、宽税基、低税率、严征管,这四点并行不悖,在“简税制、宽税基”两个条件更好的情况下才能更好地执行低税率。

在具体操作层面,李迎建议,充分调研,从实际需求出发,精准减税。她指出,有些减税政策没有很好的匹配现实需求。“对于营改增,获得减税幅度最大的是房地产企业,它们获得了整个营改增减税效果的四分之一,但作为国民经济最重要的制造业,特别是高端装备制造业,基本没有享受到什么。”李迎说。

在精准减税方面,也不乏好的事例。比如,2015年,西门子公司因为全球经济长期衰退,德国总部要在全球范围内砍掉研发投入,一开始也包括中国,但考虑到中国对高新技术企业设置了3%的研发投入门槛,为享受到相关税收优惠,西门子公司仍保留了对中国的研发投入。再如,海关总署每年通过暂定税率减税,每年大概有七八百条,都是通过调研,有针对性的降低税率。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岳树民也表示,减税能解决哪些问题要明确。“我们现在讲企业难,到底难在哪里?有资料显示,中国制造业出口利润很少,大部分给了美国,这说明我们有些企业难可能是因为竞争力太弱、议价能力太差。如果是这个原因,减税能不能解决企业的难点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助理教授代志新强调,“很多小细节很重要,税收最终要落实到企业和消费者身上,他们对此会做出什么反应?我们已经在宏观上有了很多的研究和判断,更要从微观层面注重机制的运行,注重企业和消费者对税收的行为反应。”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49

相关文章